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教育 >> 期货职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期市人生之考察漫笔——日本印象

我们一行10人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登机,满怀期待地踏上了赴日考察的路程。

整个日本之行历时7天,每天的时间安排得都很满,大家都希望能够最大化利用这段珍贵的海外之行。我们首先抵达日本第二大城市——关西地区最为繁华的大阪,随后朝本州的东北方向前进,途经最具日本传统风情的古都京都、集历史古迹和现代工业技术于一体的日本第四大城市名古屋。驱车奔跑在山梨县与静冈县的高速公路上,我们幸运地一路清晰地看着平时躲在云中难见全貌的富士山,最后到达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世界金融中心之一的东京,主要拜访了我们的同行——日本最大的期货公司之一的冈地株式会社(OKACHI & CO., Ltd),并参观了日本最大的商品期货交易所——东京工业品交易所(TOCOM)。最后一天去机场前我们还抓住机会前往日本第三大城市、人口数量仅次于东京的港口城市横滨,感受了一下东京湾外港的宏伟气魄和中华街的繁华氛围。

日本的“小”与“大”

因为日本过去的侵华历史,不少中国人并不喜欢日本这个国度,倾向于叫它“小日本”。其实日本人自己并不忌讳这个称呼,他们还经常这样自称。确实,日本很小,南北狭长,总国土面积只相当于中国的云南省,人口也远不到中国的十分之一,而且还在持续老龄化中。日本的资源较为贫乏,许多都依赖进口;日本的物价很高,房子很小。

然而,日本却是当前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号经济大国。在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日本可以说是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不仅GDP总量在1968年赶超德国仅次于美国,连人均收入也曾在1988年一度超过美国,目前也跟美国差不多,其工业技术也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财富五百强的排名日本入围企业数目位居第二。

跟一位日本朋友聊天时,他突然的提问让我陷入深思:为什么小小的日本会取得如此大的发展?我思考良久,也许正因为日本的小,它必须在很多方面苦下功夫。由于资源贫乏,它必须重视学习和开发先进的科学技术来提高资源使用效率,提高产品质量;由于人口有限,它需要加大教育力度,改善国民素质,提高人力资源效率;由于资金有限,日本人倾向于节俭,储蓄率极高,于是为国民经济的发展积累了财富;由于国土有限,它没有后路,承担不起环境恶化的后果,必须将环境保护提到日程,因此我们看到了日本的干净与整洁……日本人的努力,使他们实现了将“小”从劣势向优势的转化。这些,都在我们短短几天的日本之行中有切身体会。

日本人对规则和细节的态度

第一天到达大阪城公园参观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公园角落排成一排的四个木制垃圾桶,上面用日文清晰地写着“玻璃瓶”、“金属罐”、“可燃烧物”、“不可燃烧物”。虽然之前对日本的垃圾分类有所耳闻,却没想到实施得如此细致。经了解得知,日本每个小区家庭每天扔垃圾的类别都是有规定的,每个家庭必须在家中将垃圾分类整理好,按规定时间放到小区垃圾回收处。在日本街道上,很少能见到垃圾桶和收拾垃圾的清洁工,很多日本人都选择将路途中产生的垃圾随身带好回家,省去了不少人力,也减少了公共场所垃圾分类带来的麻烦。虽然看起来似乎不太方便,但习惯之后发现这样才是可持续发展之路啊。

日本的人行横道只要是红灯,看不到一个人横穿马路。日本人对规则的遵守还体现在电车里绝不打电话,一般都调成静音和选择有事发短信。如果实在是有急事电话打过来,也会赶紧说一句“我正在电车里,回头很快打给您”,下一站下车后马上打回去。此外,日本的自动扶梯上所有人都整整齐齐地靠一边站,另一边给有急事的人上下。日本人习惯了什么都会整齐地排队,在超市、餐馆等很多地方,都会看到清楚的一列。这些看似硬生生的规则,却体现了他们为他人着想的态度和维护共同环境的责任感,也整体上提高了社会效率。

参观冈地期货公司

冈地期货公司是日本期货行业的老牌,以橡胶和石油交易为主要优势,拥有50多年的期货交易经验。在冈地期货公司东京分部的大楼里,我们首先参观了海外事业部,经理大木先生给我们讲解了海外事业部的架构和业务情况。大木先生会说一些简单的中文,他说他还在努力学习中,经常向他的中国籍部下讨教。他很看重中国期货投资者的潜力,公司在海外事业部专门设立中国事业推进部门也是他大力倡导的。尽管他此前对中国市场早已有所了解,但当他从我们这里打听到中国期货市场2009年前10个月的成交量16.5亿手、成交额近百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六七成时,还是禁不住目瞪口呆了一阵,最后发出感叹:中国市场实在是大啊。据我们后来在东京工业品交易所(TOCOM)了解到的数据,日本2009年1—10月份全国商品期货成交量约为2910万手,不到中国的2%。

我们紧接着参观了冈地期货公司唯一在东京分部保留下来的公开喊价交易场地,这在日本已经比较少见了。因为日本期货市场有静盘和动盘两种交易方法,这也是其特色之一。不过目前除东京谷物交易所(TGE)和中部大阪商品交易所(C—Com)的部分静盘品种外,其他交易所都已经完全电子化。我们参观的这个交易场地是冈地期货公司的业务人员或独立经纪人(相当于中国的居间人)集中向交易所场内下单的地方,我们的耳边不时地听到电话声,看到下单员和经纪人面对面地在大厅里打手势确认交易的场景,大厅旁边的墙上挂着各个品种主力和非主力合约的保证金要求一览表的白板,桌上堆满了文件、无数台电话、电脑和笔。据介绍,大部分经纪人都在这里度过了半辈子,一眼望去许多都已经白发苍苍,但却充满着活力,不断下单交易,让人顿时热血沸腾,不禁感叹:这就是期货的魅力啊。

我们一边参观一边跟大木先生了解到,从2009年10月起,东京谷物交易所的部分产品也逐步开放电子盘,预计未来两年内会全面开放,这种公开喊价的场地也将可能不复存在。曾在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实习过的大木先生感叹道,虽然电子盘更公平和方便,但这种场内公开喊价的气氛却让他惊心动魄,更容易把握商品行情的冷热,而现在对着电脑,无法感受到这种气氛的话,只能通过图表来观察了,颇有一种寂寞之感啊。但反过来说,电子化交易将全球市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也提供了更多的交易机会。

聊到这里,大木先生破例让我们参观了冈地公司的自营部门,不过要求分几批进入,以免影响到交易员。在自营部大木先生向我介绍了他们中一位战绩不菲的交易员,他一个人聚精会神地对着八块电脑屏幕再加一台手提电脑,全部是各个不同市场的行情交易软件,有美国、英国、日本等好几个国家好几个交易所。据大木先生介绍,这位交易员已经连续几天没离开办公室了呢。他们对自营交易员的要求很高,为减少风险,一般只做套利和日内交易,并且一旦亏损达到一定的额度就得走人。在日本,符合一定资本金要求的期货公司就可以做自营业务,不过中国这方面还没有放开。

东京工业品交易所座谈会

在冈地期货公司人员的陪同下,我们紧接着拜访了日本最大的商品期货交易所——东京工业品交易所(TOCOM)。进入交易所大门我们就看到大厅高高悬挂着中日两国国旗,大厅前台的桌面上也插着两国小旗帜。乘坐电梯到楼上,透过一片玻璃窗看交易大厅最大的一块电子屏幕上显示着“热烈欢迎来到TOCOM”的字样以及飘动的中国国旗,这样隆重的接待仪式让我们倍感亲切。俯瞰整个交易大厅,因为已经完全电子化,只看到人对着电脑屏幕看行情报价,我们的到来似乎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一些工作人员抬头挥手向我们示意。

随后我们进入交易所的会议室,大家互换名片开始进入座谈。会议桌上摆放着交易所发给我们的介绍资料和印有交易所字样的U盘纪念品,还有一盒供大家中午一起在会议室吃饭的精致小便当。会谈正式开始后,首先由交易所的人员向我们介绍了TOCOM的发展历程、上市产品和交易时间等基本情况,并对日本整个期货市场的监管机构、各交易所分类、清算机构、市场参与者构成、成交量、海外订单变化情况等进行了较为详尽的介绍。紧接着冈地期货公司的人员向我们介绍了日本期货行业的产业结构、日本经济和期货市场未来展望以及他们关注的一些市场投资策略。之后由一家日本期货交易软件的提供商简短介绍了他们的软件功能设计。

进入自由讨论阶段,双方开始互相提问题,针对中日期货市场的各种差别,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沟通。我们了解到了TOCOM最近在白天的交易时段之外,还增设了夜间交易时段,吸引了欧美投资者在夜间进行的跨市场套利活动。此外,出乎我们意料的是,2009年日本商品期货品种中交易量最高的是黄金、白银等贵金属,其次才是橡胶。原来,自雷曼兄弟倒闭、金融危机全球化之后,黄金等贵金属在日本大受追捧,企业参与交易的黄金标准合约和个人投资者参与交易的迷你合约加起来的成交量就占去了所有商品成交量的一半以上,而在中国,黄金期货上市时间还较短,参与者比较少,加上个人投资者不能参与交割,成交量远远不足。不过对于橡胶来说,三年前上海还是东京的影子市场,但现在东京的橡胶交易者已经要紧紧盯住上海市场了。

我们所了解到的日本期货行业

不同于欧美和中国期货市场,各个交易所的监管机构和法律法规都是统一的,日本相对较为分散,商品期货和金融期货交易所的监管机构和依据的法规不一样,而商品期货中四个交易所的监管机构又不完全统一。此外,由于之前提到的各个交易所的交易方式有所区别,每个交易所都有自己的一套交易系统,这就造成投资者希望交易国内品种时要打开好几个交易软件。这种交易所分割、品种分割、监管分割的局面给日本期货行业、期货公司的发展带来了较大阻碍。我们还了解到,日本的期货经纪公司不能代理金融期货,而是由证券公司代理,所以期货公司的规模总体来说都比较小。

在与冈地期货公司的交流中了解到,日本期货行业自2006年以来开始走下坡路,一方面是因为金融危机对日本实体经济的影响,一方面是因为国内期货行业法律限制,国内投资者开发的潜力已经达到一个瓶颈,越来越依赖海外客户的开发,其中冈地期货公司的海外客户就占到公司总客户保证金的60%左右。而要做到开发海外客户,又面临着其他交易所的竞争与日本交易所自身机制和行业监管上的阻碍。一位冈地期货公司的员工感叹道,日本期货行业就像一根陈旧的橡皮筋,弹性已经大不如前,未来的发展潜力可能要靠中国的外力来带动了。听到这里,我切身地体会到了“中国因素”的真实感。的确,危中有机,中国在这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中凸显了其经济的巨大韧性和潜力,中国经济在全球的重要性大幅增加。同样,中国的期货行业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机遇,在过去一年多里,“期货”一词从鲜为人知到影响逐步扩大,期货品种的创新进步和保证金增长速度也是惊人,国内期货行业正处于蒸蒸日上的状态。

不过,我们也应看到,中国金融体系的开放度、经济的发达程度期货投资者的广度和市场开放程度还有很多地方不如日本。日本仍是亚洲的领先者,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学习借鉴,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在学习中超越!

短短的7天日本之行,充满着无数的感慨和回忆。用心去体会、思考和学习,会在今后的工作与生活中受益良多。只有永不停止的学习,才会有无止境的进步,这就是期货人的精神!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