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宏观经济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陶冬:美国国会或将再重击人民币汇率

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后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俄罗斯,而在北京会见的第一个外国使节团,却是美国新任财长杰克卢为特使的美国代表团。美国新国务卿克里的亚洲之旅,充满着对中国围堵的味道,不过成行之前奥巴马却派遣财长去北京解释。

美中两大经济体于去年完成了权力交替,不过彼此之间的角力与融合并未因此而放缓。中国要打造的是多极的国际政治,美国想达成的是经贸利益,双方都在为亚洲地区的地缘冲突降温,但同时又在其核心利益上互不相让。

有趣的是,尽管两国在一些领域剑拔弩张,在另一些领域暗自角力,双方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几乎不再发声。人民币汇率议题,曾主导中美关系近十年,几次濒临贸易战的边缘,但是去年以来,几乎销声匿迹。

在2012年大选中,人民币汇率被奥巴马当成政绩来处理,这个议题对于执政近四年的奥巴马来讲,拿出来只会被对手追打,应对得好并不加分,应对稍有不甚便会影响民意。于是自从2005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近三成,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亮点,一笔带过。

大选后一直被减赤问题困扰的奥巴马,忙于国内政治,无暇顾及海外,加上克林顿、盖特纳双双离任,美国的对华政策几乎陷于停顿。近来美国对华活动 重新启动,不过汇率议题似乎已经让位于服务业市场准入和网络安全,不再是美方的焦点。这个与人民币过去几年的升值有关,与国会山庄内关心中国议题的议员人 数下降有关,与奥巴马更关注就业与服务业出口有关。

美国方面压力减轻,为中国赢得了一些喘息的空间,近来人民币的基本面因素已经转弱,增长乏力,出口竞争力下降,资金外流,金融风险上升。而且美 元转强本身,也在推高人民币的实质汇率。然而这些因素只是令人民币升值速度大幅放缓,未必会导致人民币兑美元持续贬值。人民币汇率,仍是世界的焦点,也可 能重新成为美国国会的打击目标。同时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上任伊始,工作千头万绪,而且多是棘手难题,中美经济问题目前能不找麻烦,最好不找麻烦。“维持”成 为目前中美双方都能接受的选择。只要中国经济或美国经济不出现意料之外的危机,笔者料人民币兑美元每年升值1%,即以最小可接受的升值幅度移动汇率,这一 点恐怕不会因为中国增长放缓或贸易出现短暂逆差而改变。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