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摩根士丹利: 石油和黄金繁荣已告终

中国经济减速继续对海外市场造成影响。尽管在5月3日好于预期的美国就业数据过后,大多数商品迎来了一次反弹,但过去几个月的价格重挫仍然表明,长达十年的商品牛市已经告终。

对于我们这些身处矿业之外的人来说,这实际上是个好消息——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迹象,表明全球经济正在恢复正常

中国对所有原材料的贪婪需求——例如石油、钢铁、大豆、黄金等—— 似乎一度勾画出这样一个未来:大宗商品价格无止境上涨,发达国家生活水平下降。这是一种马尔萨斯式稀缺:新兴经济体需求不断上升,而供应不断减少,这将推高自然资源的价格。燃气价格将永远不会回落,一盎司黄金将花费几千美元。

许多国际投资者选择了豪赌中国。因为很难直接进入中国投资,于是他们买入了中国所需的商品:俄罗斯石油,澳大利亚铁矿石,等等。

于是便诞生了中国-商品关联。同时,金融企业家们创立了允许交易黄金、白银等商品的ETF,就如同交易股票一样。

“超级周期”的开始

美国养老基金历史上首次持有大宗商品份额,甚至美联储也在无意中卷入。美联储大力开动印钞机,而其中的一大部分资金用于押注中国和大型新兴市场,主要形式又是投机于大宗商品。

商品价格有如抛物线一般上涨。从2000年到2011年间,铜价上涨了450%,油价365%,金价超过500%,最高涨至每盎司1900美元上方。市场上还曾有过这样的言论:油价将触及每桶200美元,金价达到每盎司10000美元。这是一个狂热期,所有一切都基于一种认识,即中国的崛起已引发了大宗商品“超级周期”,这将无限期地维持高价格。

黄金等商品价格趋于在金融系统信心衰落时上升,在信心高涨时下跌。从这一点上来看,其与温斯顿·丘吉尔的一句话相符:“他具有所有我不喜欢的美德,零个我欣赏的恶习。”

高商品价格助长了腐败者和政治上拉帮结派者的势力。同时,高商品价格,特别是高油价,压榨了穷人和中产阶级,并像是给工业世界的增长带来了一道刹车。21世纪初,美国曾担忧过腐败石油大亨和肮脏石油国家独裁者的崛起,理当如此。

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商品价格下跌是个好消息(尽管最近价格反弹,但今年以来,黄金和铜仍下跌逾10%)。中国-大宗商品关联正在崩坏。在经历了连续三十年的超速增长过后,中国不可避免的经济减速已使得空气抽离泡沫:自从2011年4月触及峰值以来,衡量商品价格的最广泛可用指标已经下跌16%。最近几个月里,资金已开始流出大多数商品ETF。

有关需求不断增长和供应减少的“马尔萨斯担忧”已被一种新的现实替代,那就是,对于大多数商品而言,需求持平,而供应快速上升。自从1995年以来,发达国家的石油需求已经保持平稳,因为高油价促使日本和美国等国加大了能源保护努力。

(华尔街见闻相关文章:《Ruchir Sharma:我们应该庆幸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的终结》)

趋于平缓的需求

现在,随着新兴国家也开始追求能源效率——例如,中国就正在努力发展电动汽车,尽管其仍在建设许多燃煤电厂——全球需求可能会在这个十年内保持平缓。“石油峰值”辩论可能由之前的供应减少威胁转为需求触顶威胁。

当然,这个世界已不再害怕重要商品耗尽。高价格吸引了人们投资铜矿、铝冶炼厂和其他基本供应来源。在过去10年里,能源和材料行业的投资已经上升了600%,而其他行业平均只上升了200%。

受到广泛讨论的美国页岩气繁荣只是这类投资的一个结果。自从2001年以来,中国的工业金属产出已增长了许多倍,包括铁矿石的约140%,镍的775%。

这是世界经济正常周期的一部分,并非超级周期。商品价格繁荣将限制需求,同时吸引资金和创新来增加供应,而这将导致价格崩溃。在过去200年里,商品价格遵循着这样一个可预测周期:10年上涨,通常是非常急剧的;随后20年下跌。结果就是,自从1800年以来,实际价格并未上涨。这一规则也有例外,包括石油和铜等一些商品,实际价格有一些上涨。但黄金只是实现了保值而已,在经通胀调整后,今天的金价(约在每盎司1,500美元)大致与1980年持平。

如果历史模型继续有效,那么,我们现在就是步入了一个长期的商品价格下跌期,这可能持续20年。这对美国等进口国来说是好事,正如上世纪80年代和80年代商品价格下跌时那样。当前的零售汽油价格下跌,应该能够增加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抵消来自政府自动减支方面的财政拖累。

同时,那些近些年因商品繁荣而意气风发的国家,可能将要沮丧地重返“世俗生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