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蔗糖产业如何找回“两头甜”?

 
崇左市江州区甘蔗高效节水灌溉项目成效明显,甘蔗亩产达到8吨。陆华勇 黄成城摄影报道

 进入5月,糖厂已全部停榨。与此相伴,广大蔗农与糖厂延续高价的梦想也停摆了。糖价的低迷,让蔗农与糖厂在甘蔗丰收季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几年间,糖价为何如同坐上了过山车?曾经“两头甜”的产业,何以变得“两头不甜”?新一轮产业复苏的突破口又在哪里?近日,记者深入产糖量占全国六成以上的广西,一探究竟。

  1 遭遇困境

  蔗农丰产不丰收,糖厂举步维艰,“两头甜”产业变“两头不甜”

  “现在化肥和人工成本太贵了,蔗农根本赚不了什么钱。”广西崇左市江州区古坡村蔗农王立勇扳起手指,算起了种蔗收入:家里种了22亩甘蔗,产量92吨,每吨475元,减去肥料钱1万元,请人帮忙砍蔗的7000元,一年的纯收入只有2.22万元。“虽然风调雨顺,比上年增产了7吨,但实际收入却比去年低了近7000元。”王立勇说。

  本榨季以来,广西砍蔗劳动力紧缺,砍蔗费用上涨明显。江州区蔗糖局局长马捍文说:“以往榨季也存在用工难,但今年特别突出江州区5家制糖企业总日榨量6万吨,需要砍伐工人8.5万人,劳动力长期缺口2万人左右。”供需失衡,使得劳动力价格大幅提升,今年比去年每人每天增加20元,达到了100元。与此同时,化肥成本每亩也增加了150多元。

  成本大幅上升,甘蔗收购价却不见提高。2012/2013年榨季,广西甘蔗收购价每吨475元,比上年减少25元。农民种蔗每亩收益只有571.5元,净利润减少189元,每吨甘蔗净利润减少42元。

  蔗农叫苦不迭,糖厂也是举步维艰。

  “这个榨季,我们进厂原料蔗96万吨,每8吨甘蔗可榨1吨糖,付给蔗农3800元,加上物流、人工、税收等投入,今年制糖成本达到每吨5400元。”崇左湘桂糖业公司常务总经理莫江说,现在白糖的售价是每吨5500元,已逼近了成本价,靠榨糖基本赚不到钱。“还好我们建起了蔗糖循环经济科技产业园,还能靠下游产品,如酵母、肥料等获利。”莫江说。

  并非所有的榨糖企业,都能像湘桂糖业这样“有后招”。采访中,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以前糖厂每年的甘蔗收购资金主要来源于政策性的收购贷款,但现在则主要靠企业自筹。连续几年的行情低迷让很多中小糖厂不堪资金重负,被迫参与到“买卖糖花”交易中。一些小糖厂因赌错了市场走向,导致收购资金大量亏损而被迫倒闭。

  糖厂的举步维艰,引起了政府注意。国家发改委已明确2012/2013年榨季收储300万吨食糖来缓解国内市场压力,由于收储价格远高于目前的市场价,收储可以说是“瞬间完成”,企业交储热情空前高涨,亦反映出企业普遍认为后市行情不容乐观。

  2 症结何在

  成本、进口、金融三路挤压,导致蔗糖产业难获喘息机会

  是什么造成蔗农、糖厂今天的困局?

  广西糖业发展局副局长张鲁宾认为,首先是国际糖价走低给进口糖带来了利润空间,配额外进口量增加冲击国内市场。近两年国际糖价大幅下跌,从2010年的35美分/磅跌至目前的18美分/磅,换算成人民币,按15%关税计从8700元/吨降到4350元/吨,按50%关税计,降至5600元/吨左右,进口糖可直接运到销区。国内外糖价存在价差,造成大量食糖进口。2011年全国进口食糖291.9万吨,2012年进口食糖374.7万吨。受到进口糖的冲击,国内糖价大幅下跌。

  其次是种蔗成本高。广西蔗糖业基础设施落后,能灌溉的种植面积不到5%,亩产只有4吨左右,机械化水平低,种蔗成本相比甘蔗主产国较高。世界几个甘蔗糖主产国,巴西、印度、泰国的甘蔗收购价折成人民币是240—250元/吨,广西甘蔗价475元/吨。此外,运费25元/吨左右,8吨左右甘蔗产1吨糖,甘蔗成本4150元,占到了吨糖总成本的77%左右。

  制糖成本上升,也是糖厂困局的推手。“虽然甘蔗收购价降了,但糖价也跟着降,而今年物价涨得快,糖厂机器设备成本、用人成本都提高了,糖厂运营压力很大。”莫江说,去年以来崇左湘桂糖厂管理工资开支同比增加了10%。

  除却上述三个因素,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热钱炒作白糖也是造成糖价波动的重要原因。

  记者从多位期货从业人员处了解到,白糖是季产年销的产品,而且可储藏较长时间,这为资金炒作提供了不小的空间。我国年白糖消费量约1400万吨,按照6000元/吨计算,共有约840亿元的“盘子”,而炒作资金通过资本市场的杠杆效应放大后,只需要1/10即84亿元,就能将市场上的白糖货源基本掌控。

  “在资本市场整体氛围配合下,只要控盘超过50%就有绝对把握,因此实际只要动用约40亿元人民币,即不到7亿美元,就可以把这个千亿产业炒得"波涛汹涌",这对热钱的诱惑非常大。”当年的“糖高宗”风潮,在一定程度上,是金融资本在白糖供需失衡年份的一次集中操作。金融白糖对产业影响巨大,这一观点得到多位糖企高管的认可。

  3 如何突围

  瞄准“第一车间”,降低制糖成本。破解困局尚需国家支持

  广西蔗农有2000多万人,农民收入的1/5来自甘蔗业,让蔗糖产业重新焕发活力尤为迫切。为解困局,广西尝试着向不同方向突围。

  应对低糖价,“中国糖都”崇左把目光瞄准了“第一车间”甘蔗种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糖厂的成本控制空间不大,而占据制糖成本77%的“第一车间”的空间还很大。

  “企业发展有赖原材料供给,在蔗区面积既定的条件下,精耕细作势在必行。”广西永凯糖纸集团左江分公司副总裁吴绍向记者介绍,企业流转了1万亩土地,用来引进良种、实践机械化生产,充分发挥对蔗农的示范带动作用,达到控制总体成本的目的。

  广西还有一个特殊区情不得不重视。该区糖料蔗70%左右种植在贫瘠的旱地、坡地,抗旱能力差。针对这种状况,广西大力推进甘蔗高效节水灌溉项目建设。

  记者来到崇左市江州区驮卢镇安定屯一个万亩连片的甘蔗基地里。一条条水管像“血管”穿行蔗海,数控房就是无数“血管”连接的“心脏”,由电脑精确配比的水肥由此注入水管,再通过等距漏孔一滴滴渗入蔗苗根部,让蔗苗茁壮成长。

  江州区委书记赵丽说,按传统种植方法,节水灌溉之后每亩投资成本1400元左右,亩产量8吨,比原来增加3.5吨,增收1200元左右。

  通过机械化生产、高效节水灌溉,广西找到了降低“第一车间”生产成本的突破口,正在逐步向全区推广。但除却广西本身的努力,破解困局还需国家的支持。

  张鲁宾认为,必须坚持和完善糖价与蔗价联动政策。目前,一面是由政府定甘蔗收购价,而另一面糖价又完全市场化,并且受国际影响很大。所以必须同时考虑保护蔗农基本利益和制糖企业的基本利益,通过糖价与蔗价联动政策调整好蔗农与制糖企业关系,实现和谐统一。

  此外,有关专家还指出,国家应出台种植甘蔗的直补政策和改善甘蔗种植的土地、水利、种子、机械化等方面条件的扶持政策,推动提高糖蔗生产效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