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商务部:人民币升值导致外贸企业有单不敢接

  专家建议,通过人民币汇率决定机制的改革,让人民币尽快过渡到自由浮动的状况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16日召开的新闻例行发布会上表示,人民币升值对中国外贸企业是有很大的影响的,对出口企业来说更多的是不利的影响,企业普遍对于远期经营信心不足,其中,“有单不敢接”的现象更为突出。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周四公布,5月16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2096。至此,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在9日突破6.20整数关口并刷新6.1925的汇改新高后,已盘整了5个交易日。

  人民币升值加速,影响最大的是外贸企业。沈丹阳指出,近期人民币快速升值,虽然有利于改善进口贸易条件,但对企业出口签约和利润产生了比较大的负面影响。

  沈丹阳说:“这种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有单不敢接’的现象更为突出。第二,企业出口利润空间进一步缩窄。商务部抽样调查显示,77.5%的企业1-4月占首合同利润明显下滑,6.6%的企业甚至表示会影响正常履约,还有73.4%的企业预计今年全年出口利润同比只能持平或者下降。最后,是对中小企业出口的影响。”

  为了渡过难关,有的企业表现出使用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的强烈意愿。央行下一步将继续扩大人民币在跨境贸易和投资中的使用范围和规模,今年内将实现个人跨境人民币结算,但这都不是长久之计。

  对此,有专家建议通过人民币汇率决定机制的改革,让人民币尽快过渡到自由浮动的状况。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指出,原则上,汇率机制改革尤其是汇率波动幅度的扩大,有助于企业增强风险意识,更多采用汇率避险工具来规避或降低风险,有助于促进企业加大产业升级换代步伐,尽快提高出口产品的技术含量和附加值,提高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能力和话语权。当然,汇率机制改革对进出口企业的负面影响也有许多,不过,人民币单边升值总体影响是负面多于正面。

    商务部承认外贸数据存在异常

  今年以来中国内地对部分地区出口出现高速增长,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昨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其中既有合理的因素,也有一些异常的因素,具体原因还在调研分析之中”。此外,他称,当前外贸形势依然充满变数和不确定性,外贸发展面临的国内外压力还没有根本缓解,对外贸形势不能过于乐观。

  据海关统计显示,今年1~4月,全国进出口总额8.36万亿元人民币(约13307.5亿美元),扣除汇率因素同比增长14%。其中,出口6958.7亿美元,增长17.4%;进口6348.8亿美元,增长10.6%。4月出口增长14.7%,远超市场预期。

  沈丹阳提供的数据显示,1~4月,内地对香港以外其他市场的出口增速是8.5%,而内地对香港双边贸易增长66%。此前,有关广东特别是深圳与香港贸易数据失真,已引起广泛猜测。而从贸易对象看,前4月,中国与美国、东盟贸易平稳增长,对南非双边贸易增长49.7%,与欧盟双边贸易下降1.3%、与日本下降8.5%。

  “当前外贸形势依然充满变数,外贸发展面临的国内外压力还没有根本缓解,对外贸形势一点也不能过于乐观。”沈丹阳认为,发达经济体进一步下行的风险有所缓解,市场需求预期有所恢复。但外需不足尚未根本改善,全球性、系统性风险仍值得警惕。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中旬发布了《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到3.3%;世贸组织公布去年全球贸易量增长只有2%,远低于2011年5%的增速,并将今年全球贸易量增速的预期也下调到3.3%。

  在沈丹阳看来,国内经济总体向好,但劳动力、土地等要素成本上升,融资难、融资贵、人民币升值等诸多的困难还存在。特别是近期人民币快速升值,虽然有利于改善进口贸易条件,但对企业出口签约和利润产生了比较大的负面影响。

  沈丹阳指出,这种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有单不敢接”的现象更为突出。其次,企业出口利润空间进一步缩窄。最后是对中小企业出口的影响。特别是劳动密集型出口企业主要依靠低成本优势赢得市场,因此产品附加值低、利润率普遍低于3%。由于国外客户对价格相对敏感,所以汇率波动对它们造成的直接影响和冲击较大。(证券时报)

  人民币升值过快不利于经济结构调整

  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累计升值900多个基点,特别是4月份以来人民币升值加快,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已经逼近“6.1”底线,创出2005年汇改以来的新高。人民币升值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国经济稳步回升的预期、外贸出口形势的好转、国际热钱的大量流入,都是导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不断走高的原因。但是,相对于去年全年仅升值146点来说,当前人民币的升值速度已经过快,不利于我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汇率是结构调整重要变量

  人民币汇率作为重要的相对价格水平变量,影响我国参与国际分工的成本,对于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具有重要作用。过去我们执行单一钉住美元的汇率制度,人民币汇率偏离市场价格长期被低估,使得我国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有价格优势,国内资源廉价供应国外,促进了外需,但抑制了内需。廉价劳动力和廉价资源相结合,造就了我国不合理的产业结构,第二产业过于庞大、第三产业极为弱小、第一产业相对落后,并且每个产业都集中在发展低附加值行业,高附加值行业占比相对较小。脆弱的产业结构对汇率变动极为敏感,尤其是第二产业中的制造业,在人民币升值面前不得不转型升级。

  随着汇改步伐加快,人民币升值对第二产业发挥了显著的抑制作用,而对第三产业则具有促进作用;对东、中部地区产业结构的影响显著大于西部地区;对劳动密集型行业发展有一定抑制,对技术密集型行业发展有较为显著的促进作用,但对资本密集型行业发展具有不确定性。人民币汇率变动带来了国际贸易的变动,人民币升值与贸易额增长、贸易结构改进并存,贸易结构改善与产业结构优化同步,朝着劳动密集型行业占比下降,技术密集型行业占比上升的方向发展。

  汇率波幅大影响经济稳定

  虽然人民币升值对经济结构起到了改善作用,但不能以此得出人民币升值必定促进产业结构升级以及要大力推进升值速度的结论。这是因为,我国产业结构在一段时间内仍将以第二产业为主,并且在制造业中劳动密集型行业仍将占据较大比重。汇率制度改革必须遵循产业演进的规律并紧密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以合理的速度和幅度来推进。

  第一,我国是劳动富裕型国家,低廉的劳动力价格与国外资本相结合,形成了我国对外贸易的优势,这种优势在短期内很难转变成知识、技术密集型的优势。国内劳动密集型行业向资本、技术密集型行业转换也需要一个过程,这就需要人民币汇率适度、渐进地升值,以保证转换的时间和空间。突然、大幅的汇率变动,会使我国既丧失原来的产业优势,又没有新的产业来支撑,造成经济大幅下滑。

  第二,我国市场经济体制还不成熟,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效用有限,会导致人民币汇率升值对某些行业不能起到有效地促进作用。即使立即推出浮动汇率制,由于市场机制的不健全,也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市场经济的完善不是一蹴而就的,它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和发展条件。因此,只有将汇率制度改革与市场经济完善同步推进,才能使经济结构调整取得实效。

  第三,产业演进遵循一定的规律,不能主观跨越。我国经济整体正处于工业化中后期,制造业强于其他行业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发展第三产业必须经历第二产业发达的历程,发展高附加值行业必须要经历低附加值行业成长壮大的过程,才能提供后续发展的物质基础,这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是不能逾越的。如果因为人民币升值能优化产业结构而不顾现实基础加速汇率制度改革,会给产业发展带来严重后果。

  坚持渐进式改革为结构调整留足空间

  我国正进入经济结构调整的新阶段,人民币汇率的渐进小幅升值将有利于我国经济结构的升级演进。通过人民币小幅渐进升值,在给相关产业施加升级压力的同时,可以为结构调整留出一定的时间和空间,促使国内低技术行业向高技术行业转化,劳动密集型产品向技术密集型产品升级,最终实现经济结构调整。我们还可以利用人民币升值的机会,进口相关资本品,提升国内资本密集型行业的技术水平,为国内产业发展需求提供保障。我国经济正处于“爬坡过坎”的转型阶段,短期内经济还难以释放增长动力,注定这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所以,此时更要在保持我国汇率水平基本稳定的基础上,对人民币汇率进行渐进调整,以免对我国经济发展产生巨大冲击。

  从我国经济基本面和实体经济状况来看,目前人民币这种升值状态并非正常,尤其是经济基本面并未有显著变化,人民币已是过度升值,短期负面影响较大,不符合汇率改革的主动性、渐进性、可控性原则。事实上,央行既不希望人民币在诸多压力和“美元因素”下,走日元升值的老路,但也无法放手一搏支持贸易,以弱势人民币应对“日元贬值+美元升值”的难题,而是寄希望能保持均衡。随着监管机构对热钱加强管控和周边国家经济好转,未来人民币升值势头将有所收敛,甚至会转向贬值,双向波动将成为今后的常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