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产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霍林河模式催生全国最大铝产业基地

一边是融滴未尽的冰雪,一边是萌绿莹出的青草。5月初的霍林郭勒,别有一番异样情致。

在霍林河综合资源循环经济工业园区B区,4000多人的施工队伍被分解成40多家施工单位,2000多台套大型设备扑进铝产业项目工地……

今年4月,国际期货市场铝产品价格低位降至每吨14300元,较2012年低位15800元滑落明显,较2005年最高位价格每吨28600元下滑幅度达到了50%。

据成本核算,铝产业已无利可图,全国铝产业几乎呈全亏损态势。

然而,在霍林郭勒市,超过500万吨的铝产能、350万吨铝精深加工投资框架已经形成,项目建设正在紧锣密鼓实施中。鸿骏高精铝、立中车轮、霍煤万祥铝业等煤电铝链条企业在满负荷生产的同时,积极谋求技术创新与产能扩张。

逆势走强,霍林河模式演绎出了生动而华彩的一章。

宏观布局:煤电铝产业规划立意高远

2011年8月27日,通辽市第四次党代会,市委书记杜梓在工作报告中提出了“开放转型、创业富民”的总体战略,确定吸纳融合全市各类高端要素,带动资源型产业转型升级,打造具有竞争力的优势产业集群,提出集中培育煤电铝产业,加快建设区域性铝加工新材料基地。

这一年,霍林河地区电解铝产量为46.7万吨,铝后加工产量为36.9万吨。

目标极远,任务艰巨。

回望2004年,全国铝产业形势向好,霍煤集团接管通顺铝业3年,进入满负荷生产运营期,霍煤鸿骏铝电项目投产运营,依托当地霍煤鸿骏铝电公司和霍煤通顺铝业股份公司铝用阳极的市场需求,霍宁碳素有限责任公司投入运营,在我市薄弱的工业体系中,煤电铝产业渐露头脚。

今年5月10日上午,在霍市矿宾馆二楼的一间小会议室里,霍林郭勒市委书记宝音达来把已静音的手机交给身边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起建设全国铝产业基地的缘起。

“从45万吨到500万吨,2012年初市委提出了这样一个规划。山东与河南用了数十年时间,才接近这样的规模。”宝音达来说,“但是现在可以这样说,这并非天文数字,目标完全能够实现。”

因于先进产能,才有逆势突围,霍林郭勒完成了煤电铝产业的华丽转型。

能源转换:把资源优势打造成铝产业成本洼地

相较于山东、河南等原铝产业大省,广东、江苏、浙江的铝产业资产和规模都比较小,但因其从事铝产业下游产品精深加工,年获利税却反超上游。

2010年9月,来自杭州的中国制造业500强企业锦江集团决定在霍林河工业园区建设原铝生产和50万吨连铸连轧铝板带项目,项目奠基后,受政策、成本、市场等多重因素制约,进展并不顺利。

虽然铝价格持续回落,但在霍林郭勒市,霍煤鸿骏铝电公司因其配煤备电而形成的原铝成本优势进一步突显;霍煤鸿骏高精铝业公司决定将建于北京、丹东等地的多条铝后加工生产线回迁至霍林河工业园区,将高精铝项目和电子铝箔项目做强做大。

基于复制这一模式的锦江集团如果闯不出来,全国煤电铝基地建设的梦想将永远只是梦想。

2011年6月,《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内蒙古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支持建设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新型化工基地、有色金属生产加工基地。自治区与通辽市委也相继出台政策,为产业集群发展提供强力支持。

2012年,锦江集团与霍煤集团等共同投资建设的锦联项目,各项路条要件审批程序通过,决定改变原投资220亿元的计划,利用5年至8年时间,将总投资规模增加至1000亿元,建设300万吨电解铝、300万吨铝后加工项目。一期100万吨电解铝项目全面开工建设,于2013年底形成先期25万吨产能。

今年3月5日,《自治区关于发挥电力优势促进工业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出台,被称为“7号文件”的政策优势进一步坚定了地方工业经济发展的信心。4月中旬,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君到通辽视察调研,来到锦联项目建设现场,鼓励企业抢抓发展机遇。随后,包括铝后加工在内的有关企业发展全链条设计的多家部门聚齐园区,为加快发展再次布局。

为企业提供低位成本的自备电厂设计全面展开,2×20万千瓦两台机组均已开工建设。4月下旬,一号机组进入主厂房紧身封闭施工阶段,负责施工的中国能建东电三公司项目部经理邓恩洋表示:按照设计进展,8月末即可试运营。锦联公司负责电力项目的副总经理郝开武介绍说:“2×35万千瓦机组也将于年内开工建设,为二期100万吨电解铝提供动力的6×35万千瓦机组正在设计,计划2014年开工建设。”

能源转换在煤电铝产业链条上形成的成本优势集中显现。

“只有把霍林河工业园区建成区域性电网,才能破除电力成本制约瓶颈,这是我们要在两三年内做成的一件大事,也是把霍市建成全国铝都的必由之路。”宝音达来说。按照区域性电网建设的政策支持和安全稳定性原则,霍林河循环经济工业园区已为最后的冲刺做足了准备。

加大投入:推出煤电铝产业逆势走强的霍林河模式

2012年,市委在加快发展的一系列部署中,提出着力打造南北两个增长极的目标要求,北部霍林河综合资源循环经济工业园区,整合霍林郭勒工业园区、扎哈淖尔工业园区和通辽煤化工园区的基础和优势,依托丰富的煤电资源和产业基础,巩固提升传统优势产业,重点培育发展煤电铝、褐煤清洁高效利用、高技术煤化工三个产业链。

在这个由4个区域构成的霍林河综合资源循环经济工业园区中,有3个区域在霍林郭勒市境内,为增强园区配套功能,为大型煤电铝企业提供强力支撑,霍市累计投入资金15亿元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园区总规划面积78平方公里,建成区面积19平方公里,园区道路、电力、给排水、通讯等设施形成基本配套。今年更是计划投入资金15亿元,企业集群化、产业集约化发展态势日渐形成。

山东创新集团180万吨铝合金项目已投入建设,杭州鼎胜集团与锦联等企业共同实施的200万吨板带箔项目进入实施阶段,河南豫联煤电铝项目经过频繁对接,业已尘埃落定,江苏常发、浙江巨科、上海萨帕等项目稳步推进。至此,原铝计划实施产能已达600万吨,铝后精深加工能力达350万吨,建成全国铝都的步伐进一步加快。

时光回转至2012年7月19日,霍林郭勒草原婚礼节盛大开幕。

云集八方宾客的同时,还有一批重要的客人赶来参加同时举办的高峰论坛——“霍林郭勒铝产业发展交流会”。来自全国各地100余家铝产业企业代表齐聚一堂,共同研究和探讨如何做大、做强、做优铝产业,推动铝产业发展等相关课题。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文献军,已是第四次来到霍林郭勒。

“霍林河虽然不是发展铝产业最好的地方,却是中国最适合发展煤电铝产业的地方。”对铝产业有过深入调查研究的文献军,基于霍林郭勒的发展基础、能源现状、环境容量、地理区位和政策比对,对“霍林河模式”发展铝产业给予了精确定位。

今年4月,自治区政研室课题组专家专程赴霍林郭勒就煤电铝产业发展进行调研,在形成的独立调研报告中指出:霍林河地区经过不断实践,摸索出的煤电铝一体化发展之路,是我区能源工业与用能产业应对当前经济形势和现行电力体制制约,解决发展难题的现实选择,是一条破解能源工业与用能产业困境的可行路径。

煤电铝产业发展,霍林河模式形成。

链条招商:构建独具特色的煤电铝产业集群

全球性铝产业低迷,导致国内重要铝产业基地的大型集团企业务必要寻找新的发展路径,在不能提升原铝产品价格的当前,只能集中于降低生产成本、实施产业扩能转移、在提高产品附加值上发力。

这为霍林郭勒铝产业发展提供了难得机遇。

内蒙古霍煤万祥铝业总工程师武文岐介绍说,目前山东、河南铝业大省已没有扩展资源,企业发展的路向是新疆和内蒙古,通辽市占据褐煤资源优势,加之具有自备电发展优势,可以说是得天独厚。

沿煤电铝发展产业链条,霍市将向全国原铝大省和铝后加工大省派驻了6支招商队伍,定向接洽。

2012年5月,霍煤集团董事长张世文向霍林郭勒市委书记宝音达来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鼎盛集团在铝后产品精深加工方面将扩能建厂。

然而,这个过程又是艰难的。招商引资进入困难期,电话不接,信息不回。

在洽谈进入最关键的阶段,宝音达来用一通韩国电话促成了鼎盛锦联强强联合铝后加工项目入驻霍市的美好姻缘。

既是招商,也是选商。霍林河不能再走向铝产业发展的老路了,而是把目光锁定在成长空间大、远景期望高的铝产业链条下游。

目前,霍林河地区已形成煤炭5000万吨、电力装机250万千瓦、电解铝223万吨、铝后加工200万吨以上建设产能,形成了“铝水—精铝-电子箔-化成箔”、“铝水-铝轮毂”、“铝水-铝锭-铝型材”等多条产业链,至“十二五”期末,将建成全国最大的煤电铝产业基地。

铝产业基地

按照内蒙古自治区“8337”发展思路,把我区建成有色金属生产加工基地。铝产业是我市有色金属第一大产业,已形成完备链条体系,“十二五”期末可建成全国重要铝产业基地。

霍林河模式

霍林郭勒市通过低值煤发电降低成本,利用微电网低价直供用电企业,沿价值链一体化发展煤电铝产业,创造了资源开发地区独具特色和极具竞争优势的发展模式。

铝后加工

铝水、铝锭是铝产品最基本的原材料。铝型材加工作为下游产品之一,按规格要求添加其它元素成为合金,用于特定需求;电子箔、化成箔等精深加工进而贴近终端产成品;车轮毂等产品为终端产品。

霍林河综合资源循环经济工业园区

我市南北两大增长极中的北部增长极,包括4个区域,其中3个区域在霍林郭勒市,另一个区域为扎鲁特旗扎哈淖尔工业园区,其发展方向为煤电铝产业集群。

(文章来源:呼和浩特日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