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教育 >> 高手论道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中国的影子银行——信贷富农

各种理财产品的增长反映了更深的金融扭曲。

富农在共产主义中国时代是个被蒙上污名的阶层,作为富农的孙子,张乔成长于错误思想轨迹的一方。在读书时他羡慕那些在粮食商店或者写些宣传报道等清闲工作的城里孩子。但是在大学赢得了一个机会后,他最终选择离开北京的央行,来到了香港的投行。通过答辩、请愿和打乒乓球(他讨厌的一项运动),他甚至在1985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2011年,他的工作事业经历了一个突然的逆转。在当今中国受污蔑和歧视的一个角色:他成了一名影子银行家。在他的新书里写道,“中国的影子银行:下一次的次贷危机?”叙述了在广州的一个小额信贷负责人的经历。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小额信贷是受尊敬的,甚至神圣的。但在中国,张先生在他的新书里抱怨说,它是“只是比按摩院或者夜总会稍微受点尊敬。”

他描述了在中国庞大的银行体系中各种机构和金融工具操作和创新,而金融当局却很难监管到。他们包括非正式贷款人、街头资本家和在中国比较有名的黑市银行家们。但是最重要的机构是中国的67家监管较松的信托投资公司,他们可以贷款和做其他投资,但是不能吸收存款。而且最重要的工具是一些数不清的理财产品(简称WMPS),可以从富裕的投资者筹集金钱,数额大(至少5万元,大约8160美元),期限短(通常低于6个月,有时甚至更短)。与银行一样,影子银行是中间人,发行债务和持有资产。另外,他们资产的相似性往往是缺乏流动性,期限长,比他们能承受的负债意图更具风险性。不像银行,他们缺乏官方的安全网,比如最后贷款人制度,这些制度的不匹配能暴露出来。

这些使得影子银行有一点恐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焦虑的称“一个缺少金融体系监管而快速增长的信贷份额”。张先生的书里提到了在影子银行中怀疑系统性风险的人。但是继续要讲述的故事是更加有趣的。他争辩道,影子银行是“比疾病本身多一点症状”。

疾病本身是金融抑制。政府设定了银行存款利率的上限,银行的融资成本低,使得他们更急于放贷。为了抑制他们的积极性,监管当局必须施加抵消贷款的限制,正如香港货币研究中心的董和和王红林指出的那样。这些限制比率从保守的存贷款比率到沉重的存款保证金率,以及像一些房地产开发商或者内地政府这样的曝光过度借款人的黑名单。

张先生说,哪里有规定,哪里就有反抗。很多中国的影子银行体系仅仅是帮助银行摆脱存款上限和贷款限制。如果中国的借款限制不那么严格的话,这种现象也不会那么普通。如果银行融资成本不那么压制的话,这些限制也不需要如此严格。

银行忽视的一些问题,一些小公司愿意通过中国的6080家小额贷款人付20-24%的利率。但是在去年年底小额贷款总额只有5920亿元(970亿美元),相当于不到1%的银行信贷。对于流动性差的公司更多的金融资源在于其他流动性强的地方。非金融公司被禁止直接借给其他人钱,但是他们能通过银行或者信托机构来委托贷款。这个借款量是巨大的,根据标准普尔指数,也比较安全。大部分借款是被一些大公司或其姊妹公司借走的。

理财产品,有。

从一个公司到另一个公司为了刺激贷款,信托公司也通过发行自己的理财产品来汇拢资金。这些产品在2012年底时达1.9万亿元,1-3年内更成熟,根据审计公司KPMG的Jason Bedford说。然而有些产品是富有想象力的,比如投机一些茶、烈酒及墓地。最近一个案例是,这种产品不只是有想象力了,而是完全凭空想象。一个不靠谱的信托公司经理通过完全一个不存在的项目来筹钱。

这些产品是有风险的。但是潜在的损失被担保品和一些不放大的杠杆作用有所减,Bedford指出。原则上这些损失也是属于投资者的。中国最大的信托公司,中信信托发行了两款不好的信托产品,买家被告知不要期待解套了。但实际上,一些信托公司不是那么死板,他们试图挽救投资者的损失来保全他们的信誉。

通常情况下,信托产品通过银行售卖、分发,但是不保证。张先生说,然而公众“假装不知道他们的区别”。他还说道,偏激的投资者通过假装无知,还希望恫吓政府来保证银行的责任。香港银行不得不通过其分行销售雷曼公司的迷你债券减轻损失。值得注意的是,涉及的银行之一,中国银行,一直不寻常的在内陆惜售一些理财产品,一家研究公司Sanford C.Bernstein公司的Mike Werner指出。

这些理财产品通过银行售卖试图造成低风险的现象:银行产品被信托公司打包。 Bedford指出,第一,银行服务信托公司,通过提供人员和分支机构来开拓分销渠道。第二,角色扭转:信托公司,以及越来越多的证券公司,提供服务给银行,帮助它打包理财产品的资产。

不像在银行销售的信托产品,被信托公司打包的银行理财产品是相当保守的,他们几乎是“类存款”,标准普尔指出,提供比银行存款利率上限高一到两个百分点。Mr Werner指出,为帮助银行打破这个限制,这些产品允许银行装扮一下他们的资产负债表。每个季度结束之前,这些理财产品基本上到期成熟,这些钱又回到了投资者的手中,一般放到银行的存款账户里,及时的将银行的贷款存款比率低于75%的监管限制。

如果理财产品有更多大的风险,它可能会促使投资者买一些新产品。对银行系统的影响是不太明显的。如果投资者对理财产品失去信心,他们很可能用会去存款来代替。这种结果便是钱都跑到其他银行了,而不一定是这家。唯一的担心是投资者不跑到发行大多数理财产品的那些相同的银行。中国的一些小股份制银行,发行理财产品,可能结果却面临着资金压力。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