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能源化工 >> 能化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煤价已跌破成本线 秦皇岛港煤堆高耸产能过剩

6月26日下午,最新一期的秦皇岛港煤炭价格指数显示,发热量为5500大卡的动力煤价格为595元/吨至605元/吨,又降了5元/吨。一年半以前,2012年初,这个数据是797元/吨;再往前6年,它曾经站在1080元/吨的最高点。一路执著着向下的价格曲线眼下还没有止住的势头,而已经跌破成本线的煤价依然没能唤起贸易商的积极性。曾经繁忙的秦皇岛港交易大厅空旷而寂静,煤老板和贸易商们,一边追忆想当年,一边憧憬着这个漫长的低潮期早点过去。

寂寞的秦皇岛港

“现在进出的船少了,连鱼都比以前好钓多了”

即使从各种数据中已经得知煤炭行业相当不景气,但当记者来到秦皇岛港码头,办公区的异常安静还是让记者吃了一惊。

在5月底关停的秦皇岛港三公司堆煤场内,一座座高耸的煤山默默地留守在这座有着115年历史的港口上。而在九公司偌大的码头上,停靠的船舶寥寥无几,一艘5万吨的船舶正在卸货,海风和海浪声掩盖了机器的作业声。码头边的钓鱼人逐渐多了起来,不一会工夫便收获了一条大鱼,“现在进出的船少了,连鱼都比以前好钓多了。”

6月26日下午,最新一期的秦皇岛港煤炭价格指数显示,发热量为5500大卡的动力煤价格为595元/吨至605元/吨,较前一个报告周期下降了5元/吨,而实际的交易价格要再下调5到10元,而在2012年初,5500大卡的动力煤价格还在797元/吨;2008年,秦皇岛港煤价的最高点曾达到1080元/吨。

“价格已经严重倒挂。”北亚经贸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昆向记者解读了煤炭的成本构成:以发热量5000大卡的煤为例,每吨煤的开采成本为170元到190元,短途的倒运费为20元/吨,再加上每吨200元的运费以及各种港杂费、税费,每吨煤的实际成本超过500元,当日,5000大卡的动力煤报价为505元/吨至515元/吨。

不过,已经跌破成本线的煤价依然不能唤起贸易商的交易积极性,整个办公区空空荡荡,只有两三名工作人员留守,在记者停留的30分钟内,没有见到一个人前来交易,连办公桌上的电话声都未响起。

曾经的机器轰鸣和煤灰飞舞竟然成为过往的回忆。煤炭何时能好起来?曹昆说:“什么时候有5台装船机同时转动,煤炭行业就有起色了。”

煤价已跌破成本线

“这或许只是煤价新一轮跌势的开始”

勒紧裤腰带过冬的绝不仅仅是煤炭商,危险的信号已经向上游传递。6月24日,中煤能源煤炭销售公司重新调整了最新一期平朔现货动力煤北方港口的挂牌价格,相比前一期大幅下挫,其中5500大卡动力煤较上周下调28元/吨,已跌破600元/吨。而另一大煤炭巨头中国神华则立刻宣布重新制定现货煤炭价格。竞相降价的两大巨头迅速推倒了行业的多米诺骨牌,大同煤业和伊泰5500大卡动力煤价相继下调至580元/吨。

中小煤企跟风降价和市场的恐慌情绪使得最新一期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跌破了所有人的眼球。秦皇岛煤炭网的数据显示,6月19日至25日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603元/吨,比前一报告周期下降4元/吨,环比降幅继续扩大,而此前该指数一直延续一周降1元/吨或2元/吨的幅度。

煤炭巨头的同时调价迅速引发了市场的猜测。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冬娜表示,神华降价放大了市场对煤炭的恐慌情绪,市场将再度陷入观望,煤炭成交量将持续萎缩。

“这或许只是煤价新一轮跌势的开始。”煤炭贸易专家黄腾日判断,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今年或将跌至550元/吨,明年跌至500元/吨,这将有一批煤炭企业和贸易商被淘汰。

需求不振PK产能过剩

工业血液等待宏观经济突围

被称为工业血液的煤炭行业,选择在临近上半年末疯狂降价引发了行业的各种解读。版本之一便是,此乃“钱荒”惹的祸。

这种联想不无道理,自经济增速放缓后,银行和钢贸商因钱撕破脸的案例数不胜数,作为钢铁上游的煤炭行业短期内也很难得到银行青睐。而银行“钱荒”的突然到来,让所有行业措手不及,耗钱大户煤炭难免首当其冲。

秦皇岛北亚经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韩志江就差点因为“钱荒”耽误了几千万的生意。最近谈成了一笔大生意的韩志江准备从天津港卸2.7万吨煤运往武汉,港口的态度相当务实,同意收到一半的钱便发货。这在曾经的卖方市场条件下是不敢想象的优惠政策。“以前至少是先交80%的款,还得是现金。”可手中拿着一张巨额银行承兑汇票的韩志江却犯了愁,跑遍了秦皇岛的银行,所有相熟的行长都是同样的话:“月底了,授信额度用完了。”韩志江只得来北京找钱,然而戏剧性的是,一进北京总公司开户行的大门,行长便热情地握住了他的手,“兄弟帮个忙,把钱存我们这儿两天,下周你再取走。”最终,他只得通过民间资本实现贴现。

实体经济遇冷已是不争的事实。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一季度,我国GDP同比增长7.7%,较去年同期回落0.4个百分点,较去年四季度回落0.2个百分点。回升乏力的经济也导致电力需求增长持续放缓。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1至5月,全社会用电量累计同比增长4.9%,较去年同期回落0.9个百分点。其中,火电发电量仅同比增长2.1%,较去年同期大幅回落2个百分点。另一方面,粗钢和水泥产量增速仍处于近10多年来同期较低水平,实际用煤需求增长并不是很快。

煤炭行业如何才能度过寒冬?产能过剩和需求不振的矛盾何时才能解决?这不仅是链条中每个人都要思考的问题,也是整个实体经济乃至国家都必须面对的问题。

(文章来源:北京晨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