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农产品 >> 农产品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曝光台:谁动了粮农的小麦补贴?

本该最晚3月底前就应到账的粮食直补款,直到6月底才以现金形式陆续发到农民手中;种植一亩小麦,今年国家规定给粮农补贴金额是125元,由于被截留抵扣,到了农民手里只剩下五六十元;用来获取国家补贴的“惠农一卡通”存折,本应在2008年办理后就交给农民,却一直被村干部攥在手里。
  
  山东临邑县一村庄涉嫌违反国家政策,长期截留抵扣粮食直补款,扣押村民的“惠农一卡通”存折。
  
  “小麦补贴刚发没几天,存折都在村里呢”
  
  “我们村只有6组的人因为某种原因,小麦补贴存折是在自己手里,其他人的存折这些年都在村干部手里。”临邑县临南镇石家村多位村民告诉记者。
  
  村民石法明说,他家一共5口人,每人3亩地,一共15亩地。今年6月28号被通知领取小麦补贴款,他拿着身份证到村书记家,在一个册子上签字确认后领到了828元。“这些年一直都是这么领的。”石法明说。
  
  石家村1到5组共有村民1037人,耕地2335亩。按照粮食直补每亩补贴125元计算,共应补贴291875元。记者两天走访了几十户1到5组的村民,接受采访的村民都表示,小麦补贴款是近一个星期才陆续从村书记那领到的,并且“这些年存折一直在村书记手里”。
  
  根据山东省财政厅今年年初要求,2013年度小麦直补款要确保在3月31日前全部通过“山东省财政涉农补贴一卡通”发放到种粮农户手中。
  
  记者调查了几十户1到5组村民获得小麦直补款数额,经过粗略计算,村民领到的每亩粮食直补金额在50元到60元不等,与国家规定的小麦直补每亩125元相差一半多。
  
  那么,村民这些年有没有见过“补贴一卡通”的存折呢?
  
  “刚开户的时候见过,开户之后就被村书记拿走了。”多位村民跟记者表示。也有部分村民表示曾见到过存折,“存折上名字写错了,书记说取不出钱来,就带着去信用社修改,修改完又拿走了。”村民林广臣、石法明等人表示。
  
  镇政府曾发现过“问题”整改却没下文
  
  记者通过入户、电话等多种形式都没有联系上村书记,于是来到临南镇政府核实。
  
  临南镇镇长徐心刚说,他们也联系不上村书记。据他了解,石家村村民和村委会之前曾“达成协议”,在老百姓同意的情况下,小麦补贴扣除黄河水费、小麦玉米政策保险以及养老保险费之后发给村民。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村民,但没有任何一位村民表示曾和村委会达成类似协议。
  
  农业部规定,任何部门和单位不得截留、挤占、套取、挪用直接补贴资金,要足额、及时、准确、不折不扣的将直接补贴资金发放到农民手中,确保农民得到实惠。财政部在相关规定中也严禁用直补资金抵扣各种收费,同时要严肃处理截留、挤占、挪用补贴资金的行为。
  
  据记者了解,对于石家村的粮食直补发放,镇里是发现过“问题”的。
  
  “去年就发现石家村(发放小麦补贴)违规,要求整改,但后来一直没有落实……村里这么做也是为了好开展工作。”徐心刚说。
  
  徐心刚给记者出示了一份临南政发【2012】8号《临南镇人民政府关于对小麦直补自查工作的通报》。通报显示,石家村仍存在发放不到位等问题,给予石家村全镇通报批评,并责令3日内发放到位,文件落款时间是2012年4月6日。
  
  当记者询问徐心刚今年有没有类似的自查,为何过了一年还没有整治好时,徐心刚表示“今年还没来得及,整治起来有难度……”。
  
  “俺就想要回自己的存折”
  
  山东农业信息网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以前国家粮食直补,实行的是以村为单位领取粮食直补,然后由村委会在村内统一发放到群众手中。2008年以来,小麦直补实行的是县财政局直接把直补款项存入群众个人银行账户的方式,不经过乡镇和村庄。
  
  那么,村书记是如何把钱取出来的呢?徐心刚一再跟记者表示:“没有身份证,不是本人,肯定取不出钱来。”另外,徐心刚一再表示程序没有问题,“老百姓亲自签字,摁的手印,手续完备。”
  
  山东省农村信用社临南镇营业网点一位高姓大堂经理说,粮食直补存折都是在老百姓自己手里,别人不可能拿到。“取钱的时候,一般由本人带上身份证支取;存折支取方式一栏注明‘凭密’的,需要输入密码支取。”高姓大堂经理对记者说。
  
  石家管区第一书记石连峰说,他知道存折一直在石家村书记石法宪那,发放到农民手中的补贴每亩大概是60元钱,是扣除了每亩黄河水费50多元,小麦保险和玉米保险各两元。
  
  在采访中,石家村多位村民跟记者表示:“其他钱该怎么交怎么交,俺就想要回自己的存折,别老是这样不明不白的。”
  
  7月9日,记者收到一份发自临南镇政府的情况说明。说明中承认“石家村1至5组小麦直补存折在石家村村支书石法宪手中”,提到原因时说,“村书记石法宪联系信用社工作人员携带存取款系统到村中,现场为村民支取小麦直补款。在领取小麦直补款时,支部书记要求没有缴纳黄河水费的农户,可现场缴纳”。这份说明还提出:“镇党委政府决定责令石家村村委会限期发放1至5组村民的小麦直补折,并对村委会进行全镇通报,对村支书石法宪给予批评教育。”
  
  记者10日致电多位村民,他们均表示:“领补贴时没有见到信用社的人员,现在也还没有收到存折。”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