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金属 >> 金属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LME内地设交割仓库有望“破冰”

LME在亚洲区的发展有希望迈出重要一步——在中国内地设立仓库。

  7月10日,路透援引消息人士指,中国发改委正考虑允许外资交易所在上海自由贸易区设立商品仓库,而去年末被港交所收购的LME有望成为首个获批机构。对此,港交所发言人表示,无可置评,她指出,如果有相关发展,港交所会适时公布。

  7月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刚批准了在上海外高桥保税区等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设立自由贸易区,但目前还未有更多细则出台。

  “如果LME可以在内地设立仓库,内地投资者就可以利用LME平台,最大的好处是实物交割更加方便。”海通国际期货董事卢任培认为。

  内地仓库面临监管障碍

  目前,LME在全球14个国家的36个地区拥有700多家核准仓库,绝大多数位于美国和欧洲,其中,美国有11个核准仓库,欧洲则有15家。在亚洲,加上今年新增的台湾高雄港仓库,LME共有9个核准仓库,分别位于韩国、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台湾地区。而在中国内地这个最大的商品市场,LME却没有仓库。

  “不同的仓库,交割价格也不同。”卢任培以铜为例指出,供求关系和运输成本都是影响最终交割价格的因素,亚洲区对铜的需求量大,铜的用家很多也在亚洲,而亚洲仓库相对较少,部分导致亚洲的交割铜价一般高于欧洲。

  事实上,几年前,LME就曾有意在上海设立核准仓库,按照其对于核准交割地点的要求,内地无疑是最理想的地点。此前,港交所主席李小加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当然,最理想的还是LME最终能够直接在中国内地设立核准仓库。”

  根据标准的核准流程,LME对交割地点的要求包括当地的政治、经济及财务稳定状况、是否具备完善的物流条件以方便物料运送、是否安全且管理完善,此外,还要考虑大宗商品的净消费区域或其门户所在地。而对于核准仓库的要求也并不低,LME须评估仓库是否发展成熟具有一定规模,并在装卸相关物料方面经验丰富;仓库建筑的规模、质量、容量和运营必须合适;道路、铁路是否便利,必要时也需要具备便利的水路运输;称量、捆扎、起重机、叉车等设备条件,及是否定期检查。

  除了基本要求,尽管LME并非核准仓库的所有人,但会对核准仓库进行后续的定期检查,并设定仓库出仓率。现在,年储量超过90万吨的仓库公司,每个地点每日出货量须达到至少3000吨;年储量介于60万至90万吨的仓库公司,每个地点每日出货量至少2500吨;年储量介于30万至60万吨的仓库公司,每个地点每日出货量至少2000吨;年储量少于30万吨的仓库公司,每个地点每日出货量至少1500吨。今年4月起,锡和镍的最低出货量须额外增加60吨。

  尽管LME对核准的仓库要求不低,但阻碍LME在内地发展步伐的并非仓库质素。金融危机前后,由于商品期货交易成交量、成交金额迅速增长、价格波动加剧,加上全球经济环境不稳定,2008年,出于稳定国内期货交易发展的目的,中国证监会决定,禁止任何境外期货交易所及其他机构在境内指定或设立商品期货交割仓库,以及从事其他与商品期货交割业务相关的活动。如今,这仍是阻碍LME在内地设立核准仓库的主要因素。

  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割裂境内外市场令风险对冲无法彻底进行。卢任培指出,以铜价为例,虽然LME价格受到上海铜价的影响,但二者并不相同,“上海的铜价不是受供需影响,投机因素的影响很大,因此价格会偏离LME价格。在内地是封闭市场的情况下,哪一个价格能够代表真正的市场价格还是一个问题,如果能够打通海外通道,上海铜价和全球价格之间的差价空间就会缩小,对铜的生产商和原料需求厂家都很有利。”

  为合作产品铺路

  “上海的铜产品基本是参考LME订立的标准,但却不能用LME铜进行实物交割。”卢任培解释指,LME在全球的仓库中,所有品种都是LME规格的产品,而只有是LME规格的产品之间才可以完成实物交割。

  而现在,上海期货交易所的产品细则和LME并不完全相同,实物之间又无法相互交割。“如果进口铜的合同以伦敦每个月的价格作为当月基准价,而在上海做保值,上海和伦敦的价格虽然有很好的相关性,但仍有背离的时候。”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如果LME能够开放给内地,上海应该会和LME在亚洲时段的定价上有一些合作机会。”卢任培认为,如果上海的交易品种和LME一样,二者价格又逐渐接近,事实上是两个市场在逐渐汇合,有机会实现互通做对冲、套利交易,为以后二者合作推新产品奠定基础。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