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农产品 >> 农产品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中储粮河南公司原董事长被判无期

  对李长轩的审判终于在一年半后尘埃落定。
  
  据新华社7月13日报道,其从河南省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河南公司原董事长李长轩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日前审结。法院依法以受贿罪判处其无期徒刑,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此次案件备受瞩目,而案件审判的公正性也引起了舆论热议。一位不愿意具名的知名律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刑法中受贿金额的上限为十万元,因此十万元以上的受贿金额案件,要具体看司法实践,“个人认为,此次审判结果较为妥当。”
  
  2011年12月,继周口直属粮库主任乔建军卷款逃跑后,河南中储粮分公司总经理李长轩被“双规”的消息使中储粮陷入风口浪尖。
  
  2010年以来,中储粮许昌直属库及其襄城分库、安阳直属库滑县分库、河南周口直属粮相继发生多起贪污腐败案件,其中以去年中储粮许昌直属库发生牵涉到库主任任国正、副主任姚宝山等10多名管理人员的腐败大案涉及金额数千万元,2011年中储粮河南周口直属粮库主任乔建军侵吞巨额公款潜逃国外最为重大,引起了业内外的广泛关注。
  
  据之前传闻透露,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总经理李长轩本次被中纪委“双规”与近两年中储粮河南分公司下属粮库频繁发生的贪污腐败案件有关。
  
  李长轩是驻马店人,郑州粮食学院毕业,曾先后在河南省粮食局饲料公司任职,后中储粮河南分公司组建,他一直担任总经理,在2011年周口直属粮库主任乔建军侵吞巨额公款潜逃国外之后,由于涉涉案金额上亿,很多人认为河南中储粮分公司下属粮库近几年出现的种种乱象都与中储粮河南分公司的管理失职有关,由此将问题的矛头也对准了李长轩。
  
  而在7月13日,河南省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审理查明:李长轩于2002年至2011年先后担任中储粮郑州分公司总经理、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总经理、中储粮河南公司董事长。
  
  法院查明,李长轩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先后收受漯河市大道谷物董事长宛振水、登封市粮食收储公司负责人王国顺等65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407.9万元、4.5万美元,为宛振水等人在托市粮收购、中央储备粮调拨、人事安排、粮库建设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李长轩另有人民币893.6万余元不能说明来源。
  
  河南是全国粮食生产第一大省,据了解,仅河南一省,从2006年国家粮食托市政策实施以来,执行小麦托市收购的粮库库点就扩展至3500多个,期间有大量的民营企业和个人参与粮食托市收购中来,暴露出诸如哄抬小麦收购价格、“转圈粮”等种种乱象,直至在乔建军案件事发之后,有的粮食库点甚至被发现是空库存,严重影响了中储粮河南分公司的信誉。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李长轩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目前,判决已生效。
  
  相关文章:中储粮河南原董事长获无期(时代周报)
  
  记者13日从河南省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河南公司原董事长李长轩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日前审结。法院依法以受贿罪判处其无期徒刑,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审理查明:李长轩于2002年至2011年先后担任中储粮郑州分公司总经理、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总经理、中储粮河南公司董事长。任职期间,他利用职务便利,先后收受漯河市大道谷物董事长宛振水、登封市粮食收储公司负责人王国顺等65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407.9万元、4.5万美元,为宛振水等人在托市粮收购、中央储备粮调拨、人事安排、粮库建设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李长轩另有人民币893.6万余元不能说明来源。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李长轩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目前,判决已生效。
  
  解码中储粮:“硕鼠”频出,储备粮安危堪忧
  
  2013年5月31日,中央第一巡视组进驻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下称“中储粮”)不久,位于中储粮所属黑龙江林甸直属库便发生了一场大火,烧出了这家巨型央企的种种问题。这场火灾让中储粮遭受重大损失,从官方先称损失过亿元到后来改口直接经济损失307万元,凸显出中国部分粮食品种庞大的收储规模与存储安全的矛盾。
  
  收储灰色地带
  
  中储粮的仓储收益优厚,国家相关托市收购规定:一公斤普通小麦的收储和保管费用加起来是0.13元/年,一吨小麦就是130元/年。为了收入和利润,粮库普遍抢收粮食。业内人士透露,2009年、2010年的时候,中储粮和委托库点抢收小麦“近乎疯狂”。有些小麦达不到品级要求的,也一并收储。比如本来属于三级、四级的小麦,粮库宁愿按照一级、二级小麦的价格收储(每级小麦价差2分钱)。
  
  抢收之外还有放粮不及时,中储粮在企业库存紧张时期放粮不及时,造成粮价不正常上涨的现象屡见不鲜。
  
  另外,各种收储性质的粮食之间的转换,是粮库普遍存在的牟利伎俩。
  
  业内人士介绍,中储粮粮库收储的粮食大致可划分为三种:储备粮、托市粮和贸易粮,储备粮为执行国家战略储备任务而收储;托市粮即是每年执行最低收购价政策而收储的,故名曰“托市”;贸易粮则是粮库为牟利而自行购进、卖出经营的粮食。三种粮食虽然价格不一,但在现实中却没有明显界限,之间的转换存在“空间”。比如,当粮价上涨到1.4元每斤,粮库把托市收购的粮食当成“贸易粮”卖掉,每斤三分钱的差价,一吨就是五六百元。
  
  内部“硕鼠”频出
  
  在中储粮以外的粮库工作者眼中,中储粮才是粮食系统里真正的肥缺,他们是政策补贴的最大受益者,又能凭借垄断优势占领市场资源。托市并不太赚钱,来自国家粮食局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丁声俊的研究表明,中储粮2005年到2006年的托市粮的“购与销”环节核算,仅盈利2.7亿元。然而同期中央财政还提供了158亿元的财政补贴,其中粮食保管费用72亿元,贷款利息补贴86亿元。中储粮的粮食保管费用就是一笔不小的钱,在地方粮库的人看来,这就是中储粮稳赚不赔的又一砝码。
  
  尽管成立只有13年,但中储粮系统内部腐败一直是个无法忽视的问题。最近几起关于中储粮内部腐败给公众印象最深的,就是其河南分公司的腐败窝案。自2010年以来,中储粮许昌直属库及其襄城分库、安阳直属库滑县分库等相继发生多起贪污腐败案件。中储粮河南周口直属库主任乔建军携款潜逃后,直到2011年12月份,李长轩被中纪委“双规”,中储粮河南分公司腐败窝案才告一段落。
  
  由于中储粮属国资委直管,其各个直属库基本免于纪检、工商、税务、卫生等部门的外部直接监管,整个中储粮系统来自外界的监管显得十分有限。这些粮库的库主任,动辄贪腐过千万元,其涉案金额丝毫不逊于官员的贪腐数额。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