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教育 >> 高手论道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高频交易商盯上新兴市场

核心提示: 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简单来说,高频交易是靠速度取胜的,是交易方式的革命。

 

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简单来说,高频交易是靠速度取胜的,是交易方式的革命。艾琳·奥尔德里奇在《高频交易》一书中这样写道:如果说传统的交易技术关注的是水面上的波涛汹涌,高频交易关注的则是水面下的丝丝涟漪;高频交易利用的交易机会可能不为交易员所察觉,或者容易被交易员所忽视,但正是市场中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交易机会构成了高频交易的核心;“积土成山,风雨兴焉”是高频交易的秘诀。书中还提到,据不完全统计,2008年,运用传统低频交易的投资者有70%发生亏损,有些基金机构甚至挣扎在生死线上,而高频交易基金经理几乎都在当年实现了盈利。

 

世界交易所联盟(WFE)近日发表的研究报告称,近两三年来欧美市场的高频交易占总交易额的比例有所下滑,不过在其他新兴市场则继续快速上升。美国高频交易占总成交额的比例从2005年的21%升至2009年的61%,此后逐年回落,2012年占比为51%;欧洲也有类似情况,从2010年的41%下滑到2012年的39%。WFE称,尽管这种趋势是在最早采用高频交易的市场中平稳下降,不过在其他市场依然上升。东京证券交易所在过去的三年中,高频交易已经逐步发展到与美国和欧洲的交易所相当的水平。而在一些新兴市场,虽然基础数字较低,但得益于技术环境的发展,高频交易仍然快速增长。

目前,高频交易商进入新兴市场的热情日益高涨,但由于进行高频交易的成本越来越高,也引发了高频交易商之间的合并。高频交易商不仅在规模上发生了一些变化,策略也趋向于多样化。Progress软件公司银行及资本副总裁理查德·宾利说:“现在高频交易商正在慢慢退出北美和欧洲这样比较成熟的市场,开始进入新兴市场,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一种趋势。”

法规在变化

目前有许多因素共同作用,正在将高频交易“挤出”北美及欧洲等传统的成熟市场。其中一个因素便是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相比欧洲为了抑制过度高频交易而征收金融交易税的举动,美国监管机构迄今为止并没有对高频交易采取非常敌对的行动,不过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在5月中旬一致投票通过了对高频交易的“衍生品市场扰乱性行为”的定义,并表示将起草一份关于潜在监管变化的文件,预示着美国监管机构也开始准备对高频交易采取一定的措施。高频交易商可能在明年面临更大的困境,因为在今年1月份,欧洲有11个国家已经获批从明年开始征收金融交易税,而法国和意大利已经率先实行。高频交易在西方成熟市场上遭遇越来越多法规上的阻碍。

交易量出现下降

许多西方成熟市场交易量和流动量的下降也给高频交易的盈利能力带来了打击。2012年,美国和欧洲主要衍生品交易所的交易量相对2011年下降了20%左右。一般来说,高交易量和高波动性市场有助于高频交易的盈利,是高频交易的制胜法宝,这些市场的变化使得高频交易面临一定的“瓶颈”。新际集团的高级总监安德鲁说:“交易量下降只是其中一个问题,每个交易所自己独特的交易模式和技术也会影响企业的交易行为。”诚然,比较成熟的高频交易商具有雄厚的资本基础,同时他们的交易方法也经得起考验,因此对市场有比较强的适应性。但这对小型的高频交易商来说则会成为一个难题,不利于小型交易商的生存。当市场活跃性大,参与者众多的时候,小型高频交易商仍然可以从中获得属于他们的一份“蛋糕”,但当整体市场交易量和波动性出现下降,加上一些其他因素的影响,很容易导致一些小型高频交易商被淘汰,对整体高频交易行业带来一些影响。

发现“新大陆”

许多新兴市场正在进行的技术升级,吸引了高频交易商的眼球。目前,随着技术越来越商品化,很多国际知名交易所开始进行“技术销售”,这使得很多小型的交易所得以接触最新的技术。新兴市场交易所采用发达国家交易所技术和交易平台的现象越来越多,这对于在西方交易市场交易惯的高频交易商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因为他们如果转向新兴市场,将不用面临交易平台变换的问题。交易平台是吸引高频交易商的一个因素,而流动性是吸引他们的关键。“金砖四国”衍生品市场的巨大发展吸引了西方高频交易商的眼球,BCS公司大宗信用总经理蒂姆·贝文对此给出了解释:“不仅仅因为这些市场的高流动性,更主要的是这些市场的主要交易都是由当地的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产生的,算法交易者很少,这是吸引高频交易商的重要一点。”但是,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打开了高频交易商的准入大门。例如,中国目前就由于监管和技术的限制而不允许国外高频交易商进入中国市场交易。印度是另外一个基本上对高频交易商封闭的市场,印度的高税制以及频繁变动的税务规则也使得一些国外的高频交易商对印度市场望而却步。有趣的是,自动化交易公司Gecto在今年3月份获得了在印度证券交易所交易股票以及股票期权的许可证,成为第一个获批进入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印度衍生品市场的西方交易公司。

打开大门

虽然中国和印度市场对于高频交易商还存在不确定性,但巴西和俄罗斯已经逐渐为高频交易商打开大门。在巴西,巴西证券期货交易所(BM&F BOVESPA)已经用了五年的时间进行基础设施重建,引进合作定位设施、数据中心、新的匹配引擎以及新的应程序编程接口和新的交易屏幕。该交易所即将推出其与CME集团共同合作开发的彪马交易系统。这项投资已经使得巴西证券期货交易所吸引了一些高频交易商。巴西证券期货交易所与CME集团在各自的交易平台均推出了对方的交易品种,因此巴西证券期货交易所的产品开始在Globex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同样,俄罗斯莫斯科交易所也正在进行技术升级,开发新的股票、外汇及衍生品工具数据中心,目前高频交易商进入俄罗斯市场的难度相比几年前已经简单了很多。

存在的疑虑

鉴于高频交易在西方市场存在较大的争议,因此,新兴国家鼓励高频交易商进入的行为引发了较大争议。新兴国家的交易所对高频交易商开放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增强流动性,从而提高市场的质量,增加市场的深度和竞争力。反过来,高频交易商希望进入这些市场,是因为高交易量和波动性可以使他们从中获利。这听起来就像一个双赢的方案,但是这些交易所会不会遇到西方交易所现在面临的问题呢?从俄罗斯来看,市场发展一直相当良性,高频交易商在俄罗斯市场一直没有产生什么负面新闻,这可能是因为俄罗斯严格的交易风险管理模式使得其不存在相同的系统性风险,不过,新兴市场也应该在技术创新的同时,谨慎地从其他市场学习,避免一些其他市场已经发生的失误。

在美国,2006年美国证监会(SEC)颁发的“全美市场系统条例”使得高频交易者可以在30秒内利用计算机技术和市场的滞后信息而获利。但这被认为对其他市场参与者不公平,因此SEC随后取消了这个条例。而在巴西,并没有这样的条例存在过。另外,在巴西和俄罗斯,由于不像欧洲市场那样有着不同的货币组成的“多边交易设施”以及暗池交易,因此其市场更加容易接纳高频交易商。

(本文编译自www.fow.com)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田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