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农产品 >> 农产品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中小棉纺织企业面临市场政策双重考验

棉花产业的现状让人既有欣喜,也有担忧。

欣喜的是,近几年尽管棉纺织行业正经历着最为跌宕起伏的市场行情,竞争压力加大,但棉花质量逐步提高,棉纺织企业效益总体上保持增长。

担忧的是,源头上棉农效益增长缓慢、种棉意愿不强,棉纺织企业面临市场和政策的双重考验,众多中小企业举步维艰。

调控市场应灵活

2011年,为了稳定价格剧烈波动的棉花市场,国家多部门联合出台了棉花临时收储预案。当年的收储价格为皮棉每吨19800元,2012年调整为20400元,2013年维持这一价格。但国际棉价2011年后急速下行,高峰时比国内收储价每吨低6000元,目前还低3000元至4000元。由于收储价格固定,从种植源头到加工纺织企业不用担忧价格起伏,但也遇到了不同烦恼。

在湖南南县棉花主产地华阁镇,棉农陈和林说,现在卖棉花倒是方便,但籽棉每斤只能卖3.8元至4元,国家棉花收储是以皮棉定价,对应的籽棉价是多少,棉农没有说话权。

安乡县大湖口镇树安棉花收购部总经理熊树安也揪心。他告诉记者,他这个总经理就是一棉贩子,把籽棉收上来再皮辊轧花。皮辊轧花属于要淘汰的工艺,因此他的皮棉只能卖给中小纺织厂。

大型企业湖南恒生棉业有限公司也烦恼。恒生公司是400型企业,国家发改委要求每条400型生产线最低加工皮棉5000吨,但2012年这家企业仅加工2000吨,原因是收不到棉花。原来,安乡县有9家400型加工企业,加上30多家200型企业和皮辊企业,大大超出安乡全年折合皮棉4万吨的产量。

中国棉花协会副会长高芳认为,棉花临时收储起到了保护棉农、稳定棉花种植、促进产业健康发展的作用,但临时措施长期化,只有中储棉一家收、一家卖,市场效应就打了折扣,还要在针对性、灵活性上多下功夫。

从源头来看,临时收储价格公布的是皮棉价,对应的籽棉价格本来很清楚,但中间要算上加工企业每吨1000元加工费,这就给了收购商还价、压价的空间。棉农陈和林说,不管收储价还是托底价,要是直接以籽棉定价就好了。

对纺织企业来说,由于国际市场持续疲软,国内劳动力成本上涨、人民币升值,加上棉花进口配额等因素,许多纺织企业这几年过上了“寒冬”。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产业部副主任许淮滨认为,稳定市场的临时政策,要不断依据市场变化体现灵活性才能发挥应有作用。

种植面积要稳定

稳定棉产业,首在种植面积。2007年,我国棉花种植达到历史新高的8889万亩、762万吨,此后逐年递减,2013年跌至7000万亩以下。如果以保障国内需求为底线,种植面积应该在8000万亩上下、皮棉产量700万吨左右。“如何稳定面积,简单地说,在源头就是农民愿意种棉花。”种植业司经作处处长王戈说。

“现在种棉花还是靠天气,技术制约、投劳多和基础设施薄弱是种植环节的‘软肋’。如果耕作方式不改变,别说稳定面积,谁来种棉花都成问题。”湖南安乡县农业局副局长毛勇说,安乡是产棉大县,2010年棉田达到45万亩,但现在增长乏力,原因之一是种棉太“锁人”,一亩田要投25个工,比种稻费工多了。为此,安乡县这些年主要探索了增产减劳技术,比如改油菜育苗移栽为油菜直播以促进棉花早播,改多次偏施氮肥为配方缓释肥等。

在种棉大县湖南华容,推进技术进步的一个重要抓手是农民棉花专业合作社。华容县团洲乡是“万亩产棉乡”,棉农李立新说,去年他的20亩棉田平均单产600多斤,比一般棉农高,这多亏了银华润农棉花专业合作社。银华润农棉花合作社在产前统一供种供肥,产中作技术培训,产后订单收购。李立新说,棉花称为“药罐子”,以前一生虫就打药,现在合作社统一防治,既省工,效果还好。湖南省农业厅高级农艺师吴若云说,解决棉花种植环节的根本问题在于集约化、规模化和机械化,“这几年湖南棉花种植面积不降反升,与合作组织的作用分不开”。

稳定种植面积关键还是效益。安乡县安全乡种棉大户易先亮说,只要价格好,就一直种棉,这是棉农的普遍想法。农业部种植业司负责人认为,目前稳定种植面积的主要困难,一是棉花比较效益下降,近年棉麦比价一直低于1:8的正常水平;二是用工成本走高,一个工由过去的20元、30元上涨到目前的80元至150元;三是棉花政策扶持力度减弱,棉花自2007年开始才有每亩15元良种补贴。

对此,中国棉花协会副会长高芳认为,棉花是耐旱作物,轻度盐碱地可直接种植,不与粮食争土地,保持基本种植面积只要政策措施多管齐下并不难。比如,政策上一方面要加大棉花良种补贴,可以像粮食一样出台最低收购保护价;另一方面要对棉花大县实行奖励,提高地方抓棉花的积极性,还可以考虑棉花直补等。

扶持政策需全面

促进产业升级是棉花产业面临的现实挑战。中国棉花协会副会长高芳说,棉花临时收储预案对棉包的包装规格、棉花质量、安全管理都制定了规范,推动了国内棉花质量提升,提高了国际竞争地位。但是,原来的收储标准并没有与国际标准全面接轨,这种推动作用也打了折扣。比如,摘棉本来应做到分采、分择、分晒、分交“四分”,但因为优质的棉花没有相应的好价钱,所以摘棉的时候就把好棉劣棉全混在一起了。

《2013年度棉花临时收储预案》规定,收储皮棉将采用“颜色级实物标准”,与国际标准全面接轨。中国纤维检验局局长陆阳表示,这有利于涉棉行业提高效益,推动棉花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将对5000多家有资质的棉花加工企业、1000多家流通企业和10000多家纺织企业产生直接影响。

湖南省高级农艺师吴若云说,新标准将从源头促进品种优化。现在一个县就有几十甚至上百个品种,有的棉农一户就种几个品种,混杂在一起质量肯定受影响。在加工环节,新标准对轧工质量分为好、中、差三档,对加工人员的要求明显提高。目前,棉区一些企业已计划趁早对设备进行检修,更换机器重要零部件,以提高皮棉轧工质量。

产业升级迫在眉睫。在种植源头,稳定面积的难度大,专业合作组织的能力有限;在收购纺织环节,许多企业正在勉力“爬坡”。一些企业反映,除了要面对国外低棉价、低劳动力成本挤压,还要承受融资难度和融资成本加大,以及高电价和高征低扣税收的影响。

如何解决这些难题,湖南农业厅经作处处长胡耀龙说,解决棉花产业问题首先需要对产业有明确定位,同时明确国内棉花需求是靠国外资源还是国内自给。解决了这两个问题,政策着力点就清晰了。从产业提升来看,棉花临时收储的作用很明显,但当市场价格出现巨大反差对企业造成非市场因素的挤压,就要及时调整、改善。企业就怕不公平竞争,比如这两年内外棉价反差巨大,有的纺织企业能拿到进口棉花配额,有的企业拿不到,拿不到配额的企业从起点上就输了。所以,产业政策要更全面,对应措施要到位,给企业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任何企业都可以做大做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