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农产品 >> 农产品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菜籽托收作假 进口货顶包入国库

原本以扶持国产油菜籽产业为初衷的油菜籽托市收购,正成为托市收购链条上各企业谋利的工具。

本报记者在湖南、湖北、四川等油菜籽主产区调查了解,一些承担国家油菜籽托市收购任务的企业,大量采购进口转基因油菜籽和转基因菜油冒充国产菜籽油,流入国储库。骗取国家补贴的同时,也在赚取巨额的差价。

一些业内人士估计,今年四川、湖南这两个省份80%的托市指标是用进口菜油冒充的。湖北地区的情况较好,不过当地的一些贸易商私下告诉记者,即便中粮、中纺这样的央企,也在玩这种“狸猫换太子”的游戏。

今年国家油菜籽托市收购量为500万吨,而上述三省托市收购量就超过200万吨。

大量价格便宜的进口菜油混入托市收购,这让急需国家政策保护的农民,在托市收购过程中,再次被边缘化。另一个恶果是,自从2009年国家启动油菜籽托市政策以来,油菜籽和菜籽油的进口量急剧攀升。

  进口菜油混入托市收购

为了保护农民利益,保证食用油市场供应和价格基本稳定,今年5月23日,国家发改委、国家粮食局、财政部下发《关于切实做好2013年国家临时存储菜籽(油)收购工作的通知》(国粮调〔2013〕117号),启动油菜籽托市收购,油菜籽挂牌收购价格为2.55元/斤。

这次国家托市收购油菜籽收购总量为500万吨,折菜籽油166.7万吨左右,收购执行区域为内蒙古、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四川等省份。

本报调查了解,在四川、湖南、湖北等省,不少中储粮委托的托市收购企业用进口菜籽油冒充国产菜籽油,大量混入托市收购过程中,并躲过中储粮各地直属库和分公司的监管。

今年四川省油菜籽托市收购计划总量为63万吨,分两期进行,第一期收购45万吨,第一期完成后再实施第二期收购。

本报在新津县、双流县、德阳市调查采访了解,上述地区委托收购企业目前无一家企业完成托市收购量。位于德阳市的德曼粮油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四川今年收储企业每家托市收购指标都是不太高,最大的企业的获得收购指标也就7000-8000吨。

在以国家托市收购价2.55元/斤收购部分菜籽后,四川地区油菜籽价格被炒到2.7-2.8元/斤,委托收购企业都停止了收购,几乎无企业完成国家给予的托市收购指标。

接受本报采访的成都市兴福粮油有限公司陈姓人士表示,未完成的量,公司会向外地企业购买菜油和菜饼(含油率7%左右),之前公司也从外地购买菜饼和菜油。该人士表示,“国家规定进口菜籽不准在内地卖,进口的菜油和进口菜籽加工过的菜饼可以卖到四川地区”。

该陈姓人士表示,公司每年购买菜饼3万-4万吨,另外还会采购一些菜油。

距离兴福粮油不超过500米远的成都中兴粮油有限公司董姓负责人则告诉记者,中兴粮油会从港口直接购买菜油,进口商直接出货,进口菜油期货价7600元/吨,运到厂里合7800元/吨,中兴粮油每年要从港口购买进口菜油7000-8000吨。

事实上,上述两家企业所购买的菜油或者菜饼主要都是转基因菜籽压榨出来,本报从多个渠道调查了解,四川多数企业随后会以菜油抵充托市收购指标,大约80%的菜油会用进口菜油抵充。

而为了应付中储粮各直属库和分公司的检查,这些企业将收购价定得很高,而本报在这些企业门前根本未见到有油菜籽收购。

  转基因菜籽“顶包”暴利

每年国家确定油菜籽托市收购数量后,负责国内粮食和油脂托市收购的中储粮就会在各省选择委托收购和加工企业名单,并将托市收购指标分配给委托企业。

参与托市收购的企业获得托市收购资格后可以获得每吨220元的委托加工费,有存储能力、获得国家油脂代储资格的企业还可以从中储粮获得每年120元/吨的代储费用。

有企业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一个企业拿到1万吨收购指标,该企业将获得220万元的委托加工费,如果再获得1万吨的国家临储油脂代储资格,又可获得120万元的代储费,对于中小企业来讲,这是不需要太大投入,几无风险的赚钱买卖。

但是面对进口低价菜籽和菜油的涌入,这些托市收购企业不安分起来,打起用进口菜籽油冒充国产菜籽油的主意,希望赚更多的钱。

据了解,目前,进口菜籽和菜油价格远比国产菜籽和菜油便宜。东方艾格油脂分析师常贵先告诉记者:进口转基因菜籽到岸完税后价格要比国产油菜每吨便宜500多元;进口菜油每吨8000多元,国产菜油价格在9000多元,进口菜油每吨要便宜1000多元。

国内一大型油脂企业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国家托市菜籽折油在10400-10600元/吨,比进口高出近2000元,面对这种价格倒挂,对每个企业都具有很大的诱惑,都想利用政策的漏洞赚取差价利润。

上述企业人士表示,1万吨的油菜籽收购指标,按照35%的折油率就是3500吨菜油,按照托市菜籽折油价10400/吨计算,每吨赚取2000元差价,就可获得700万元的差价。

四川省内的一家油菜籽加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国储菜籽托市收购价从5.1元/公斤,涨到5.4元-5.6元/公斤,哪有企业会傻到高价购买亏钱往国储库交?买进口菜油能赚大钱,对于企业来说为什么不会去做呢?肯定都会去做。

上述国粮调〔2013〕117号通知强调,入库的国家临时存储菜籽油质量标准为国标四级,不符合标准的菜籽油不得入库。严禁从现有库存陈油中划转或直接收购菜籽油入库;严禁将进口油菜籽加工后作为国家临时存储油入库;不得有混掺棉籽油、棕榈油等掺杂使假行为。

上述油脂企业负责人表示,现在政策存在漏洞,政府部门监管不严,就为违规留下了空间。

  相关报道:托市收购“作假”恶果:托市企业推高菜籽和菜粕价格(21世纪经济报道)

油菜籽托市收购企业不仅故意推高油菜籽价格,同时也因大量采购菜粕充抵托市收购导致其价格飞速高涨。

据本报调查了解,湖南当地油菜籽托市收购价格也都在2.6元/斤以上,比四川价格稍低。当地油脂企业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很多油厂口号是高调收菜籽,低调外购菜油,故意挂着2.6元以上的收购价,但是就是不多收,做做样子,应付中储粮的检查”。

同样,本报在四川成都、德阳调查的多家企业门庭冷落,根本不见油菜籽收购车水马龙的场面。而多数企业托市收购指标根本完不成。

由于往年托市收购企业用转基因菜籽油冒充托市收购菜油,今年国家规定,受委托的托市收购企业如果用菜油抵充国家收储指标,在向中储粮交菜油的同时也必须上交菜粕。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湖南、四川、湖北等地企业蜂拥采购菜粕,导致国内菜粕骤然紧张,一时间价格不断上扬。

东方艾格油脂分析师常贵先告诉记者,6月份菜粕价格平均2800元/吨,到8月20日,菜粕价格已达到3200元/吨,每吨被炒高400元。

同时,上半年国内已经进口了177万吨菜油。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托市收购500万吨,折合菜油也才有166.7万吨。国内的托市收购成就了进口菜籽和菜油的大量涌入。

  高价挂牌托市玄机

湖南省油菜籽托市收购量为30万吨,金健米业旗下金健植物油公司、盈成油脂工业公司、巴陵油脂公司、岳阳市永盛油脂公司、华容华威油脂等27家企业获得托市收购指标,其中盈成油脂获得3万吨指标,金健植物油公司拿到1.5万吨。

它们也同时获得委托加工,需要将收购的油菜籽加工成菜油上交中储粮直属库或者托市企业代储。

湖南当地油脂企业人士表示:位于岳阳的巴陵油脂、君山永盛、华容华威、岳阳洞庭等9家企业在托市收购之初,就对外高调将三级菜籽托市收购价从2.55元/斤调高到2.59元/斤,并将油菜籽水杂控制在11%的要求,放宽到12%-13%。

本报调查了解到,这些企业在6月份托市收购开始后,每天只收2-3卡车,就是不多收,以应付相关政府部门和中储粮湖南分公司的检查。

当地油脂企业人士告诉记者:岳阳市的企业每个厂油菜籽托市收购量最多不会超过两三千吨,甚至有的企业只收购几百吨,都不会开机压榨,而是等国家粮食局和中储粮的检查结束后卖掉,然后购买菜油充抵。

有另一油脂企业人士告诉记者,托市收购企业故意将价格抬高后,面对上面检查就借口称,农民对油菜籽价格期望高,托市收购价低,农民惜售;而面对农民卖菜籽则称,国家要求按照托市价格收购,不能亏本收购,就将农民打发掉。

当收购价格被炒高到2.6元/斤以上,企业的藉口更是充足,收储停止。而本报调查了解,目前油菜籽价格高于托市收购价,相关政府部门和中储粮并未下发通知,要求暂停托市收购。

据了解,金健植物油公司、盈成油脂、常德西洞庭油脂公司已经收购一部分,并开机压榨。不过,上述几家企业并没有放开收购,知情人士表示,“每家企业差不多留一半指标用菜油抵充”。

而在湖南非菜籽主产区的邵阳、衡阳、郴州等地方的油厂也获得了托市收购指标,但是当地无菜籽可收,多数企业也都是用菜油抵充收储指标。

当地企业人士告诉记者,据统计,湖南托市收购的菜籽加起来有10万多吨,真正已经被压榨成菜油和菜粕的只有5万吨左右,另外25万吨菜籽都会向外采购菜油抵充,按照34.5%的实际得油率计算,这25万吨菜籽需要用8.625万吨菜油充抵,前期可能已经购买4万-5万吨菜油,这些托市收购企业还需要再补充购买4万吨左右的菜油。

湖南地区的高价挂牌托市的“猫腻”同样在四川地区上演。

不过,四川当地多家小油脂企业则指出,托市收购企业故意抬高油菜籽收购价格,不进行收购,让小企业也跟着受罪。四川省内一家油菜籽加工企业负责人表示,收储企业抬高价格后,收购就会亏损,这些企业有的就到外地买菜油,有的去买菜饼,用浸油工艺,从菜饼中提取菜油。

 

推高菜粕价格

自从国家油菜籽托市政策开始后,部分有门路的托市企业就做起了进口菜籽和菜油冒充国产的菜籽和菜油的生意,而且顺风顺水。但是没想到今年国家政策突变,让措手不及的企业只能高价购买菜粕抵充。

本报调查了解,中储粮要求,托市企业所生产出来的产品必须按照35%的四级菜油和60%的菜粕上交中储粮各地直属库,然后中储粮按照每加工1吨菜籽付给220元的加工费。

这就意味着,每收购1吨菜籽,托市企业必须上交350公斤四级菜油和600公斤的菜粕。

中储粮要求,各托市企业交付的菜粕必须符合饲料企业生产饲料标准要求,所有的菜粕由中储粮随行就市销售。中储粮给托市企业所产菜粕定的底价是6月15日前为2700元/吨,6月15日后,菜粕底价调整为2630-2670元/吨,各地企业与中储粮所谈的基价不等。

由于必须上交菜粕,这让以前只买油充抵的企业慌了手脚,只好到外地去购买菜粕。这样一来菜粕骤然紧俏,价格也不断上扬。

东方艾格油脂分析师常贵先告诉记者,5月份菜粕市场价格平均2800元/吨,到了7月份涨到2926元/吨,而8月份前20天则达到3113元/吨,8月20日的价格则为3200元/吨。

一油脂企业人士表示,目前,大型油脂企业生产的菜粕出厂价都被炒到3000元/吨。这对下游饲料行业都是冲击。

本报所调查的成都和德阳地区的托市企业由于主要向外购买菜饼加工菜油,在菜粕上并不紧缺。倒是山东、安徽、湖北的企业到四川采购菜粕。

中兴粮油董姓负责人则表示,菜粕价格是被湖北的企业抬高了,很多湖北的企业到四川收购菜粕。成都迎新粮油的员工则告诉记者,该企业生产的菜粕都远销到安徽、山东等地,每天有好几车。8月15日,本报记者在该公司采访时看到有几辆运菜粕的卡车进出。

托市企业作假恶果不仅让进口菜油和菜粕蜂拥进入,也让本该获益的农民成为了牺牲品。多个行业人士担忧,如果再不整顿,国产菜籽行业将会重蹈国产大豆的覆辙。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