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美国QE五年拯救经济无望 80%美成年人面临着贫困威胁

目前,美国16至24岁青年的失业率为16.2%。CFP

由于不断恶化的财务状况,80%的美国成年人都面临着贫困威胁

自奥巴马2008年11月当选美国总统以来,不间断的量化宽松(QE),似乎成为奥巴马政府主要“经济之声”。原因在于,经济危机是奥巴马政府当选的主要原因以及执政大环境。

不到5年时间,QE就从一个略显深奥的经济学名词,摇身一变成为充斥全球社交媒体、巷尾街头的热议话题。

然而,随着一轮轮QE政策的展开,美国乃至全世界都开始对此产生了疑问:美国经济是否已经患上“QE依赖症”?QE何时退出?股市及大宗商品市场将如何反应?QE将如何影响世界经济的未来?

“美国梦”变“美国噩梦”?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斌向《中国经济周刊》指出,从操作目的上来看,美国的QE实际上可以归结为两轮。第一轮推出的政策背景是金融危机,美联储是出于稳定金融市场、增强稳定信心的考虑;第二轮的政策意图是为了刺激经济的增长,更改债务的期限结构,压低长期利率,降低抵押贷款利率,起到刺激经济的作用。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是刺激房地产市场的增长。

4年多时间里,许多分析人士认为,美国经济正在开始爬升,大部分经济学家对美国经济的前景较为乐观。

张斌认为,总体来说,近2%的GDP增速数据显示,目前美国经济处于复苏当中,略好于欧洲和日本的情况。然而,美国经济投资方面显得疲软。虽然资金持有成本不菲,但由于对未来投资前景并不看好,目前美国企业选择持有大量现金而不是投入再生产。“美国也面临一个产业转型的问题。”张斌指出,美国制造业方面的投资处于一个不稳定的波动过程当中,而且波动的程度比较大。

事实证明,美国经济仅仅是在“沿着底部爬升”,民众对此意见很大。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想要自己的收支平衡,还需要“三条腿”的支撑:投资,资产和工作。如果做不到投资收益增长、资产增值,普通民众就只能“挣的比花的多”了。现实是,53%的普通美国人除养老金外,根本没有任何投资。目前,房产市场尚在疲软中,抵押贷款利率已开始逐渐走高,工资似乎成为普通民众唯一的指望。

决定工资收入水平的是就业状况。大约2/3的就业岗位为低工资、福利差的兼职和临时性岗位。全职永久性工作岗位,自2013年1月已经减少25万个。

工薪阶层家庭的收入仍处于下降趋势,“美国梦”已经变成了“美国噩梦”。7月,美联社发布了一项令许多美国人担忧的调查结果,由于不断恶化的财务状况,80%的美国成年人都面临着贫困威胁。其中,制造业方面高薪工作的减少,过于依赖社会福利被指出是造成这一现状的重要原因。

勃兴的中产阶级正在消失。人们开始质疑美联储4年来的经济政策,到底是帮助了“街上的普通人”还是“华尔街上的那些人”。

美联储最新公布的一份《联储向谁购买资产》的研究报告中,联储研究人员赛斯·卡朋特(SethCarpente)发现,美国居民(包括对冲基金)、股票交易商、保险公司成为国债的最大卖家,美国居民、投资公司和养老基金,是住房抵押贷款的最大卖家。

芝加哥大学教授约翰·考克伦(John?H.?Cochrane)对此评论道:QE只是改变了美国政府债务的期限结构——市场上短期债务增多,置换成了等量的长期债务。其结果是,重组到期的美国国债掌握在私人手中,而美国政府则更多地暴露在短期债务的风险压力之下。QE的另一个危险其实是“以短期内金融体系的脆弱,换取一个长期更富有权力的美联储”。

“QE99也无法拯救美国经济”

7月19日,伯南克的公开讲话,被认为是正式传达了美联储将要逐渐退出QE操作的信号。

有分析认为,单从总量上来看,QE投放85%的流动性没有起到帮助美国经济的作用。有美国网站类比了QE与零售业的雷同,暗讽伯南克的QE实为“买一赠三”。著名的末日博士贝尔则声称别说QE4,就是QE99也无法拯救美国经济。

地方联储并不与美联储时时保持意见一致。堪萨斯州联储主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明确表示反对美联储的做法,认为持续的QE将加剧金融失衡且不实现联储保持通货膨胀的目标。

下一任美联储主席候选人之一、白宫前顾问劳伦斯·萨默斯曾在今年4月指出:“QE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没有大多数人期望的那么有效。我不认为5.5%的失业率是正常的。”他认为,假设美国经济真正保持了缓慢的增长,现有的低利率政策就不足以激发经济的增长潜力。这无疑等于公开质疑目前美联储的低利率政策和扭曲市场操作的合理性。

对于萨默斯所透露出的“反量化宽松”情绪,美国约翰·汉考克(JohnHancock)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比尔·切尼表示,这是一个重大的下行风险。“政治斗争将导致过度的财政紧缩,通过直接减少开支和间接影响市场信心而抑制经济。”

“QE对于美国经济自己来说总体上是积极的,但对于其他国家就未必了。”张斌告诉《中国经济周刊》,QE很可能对新兴经济国家产生明显的溢出效应,比如巴西和印度。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经济周期不一致和对于抵御经济变动影响的市场机制不同。“例如,假设说美国大宗商品的价格上升10%,也许自身CPI只上升0.2%,而他国的CPI甚至有可能上升20%。”

张斌说,由于新兴市场国家自身的市场体系不完善,供应链不完备,不具有弹性的抗危机体制,因此,宏观经济很可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现实的证据是,2010年第二轮量化宽松推出后,许多国家的通货膨胀率上升了很多。

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很难同时实现

8月初,奥巴马在5天内4次在公开讲话中提到要避免“人造泡沫”。奥巴马表示,1.7%的经济增长率不能成为美国乐观的理由,失业率和工厂开工率仍处在危机前水平以下。奥巴马提醒市场关注经济危机的潜在风险,包括投机催生的资产价值飙升以及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

美国媒体分析指出,奥巴马其实是在暗示,似乎很难同时实现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两个目标。

这同时也是许多投资者的担忧。标准普尔分析师霍普金斯则预测指出,未来美国的住房抵押贷款利率将会继续上升。曾工作于纽约投行CIBCWorldMarket的个人投资者萨沙(SashaCekereva)撰文表示,自己最大的担忧是因QE而导致的错误资产定价。他表示,当基准利率被人为地控制在低区间内时,为获取收益,投资者往往倾向于承担更高的风险。他分析道,2013年的前六个月,垃圾债券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4%,总量高达2350亿美元。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