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金属 >> 金属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中国铝业秘鲁发展调查记

从秘鲁首都利马向东,沿盘山公路上行至海拔4500多米的高原,就到了莫罗科查。6年前,中国铝业公司收购了这里的特罗莫乔铜矿,使这个只有5000多居民的安第斯山脉中的小城名声大增。一些西方媒体纷纷派记者来这里采访,他们关注的不是中铝公司的采矿活动,而是中铝将如何解决5000多居民的搬迁……

从非洲荒凉的大漠到秘鲁贫瘠的高原,中铝秘鲁公司总裁黄善富的工作经历是中国企业走向海外的一个缩影。

“我们是后来者,好开采的矿早就让别人拿走,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沿着险峻的盘山公路,来到海拔4800多米的中铝秘鲁特罗莫乔矿区,记者体会到了黄善富这番话的意味。

生存环境恶劣几乎成为中国能源矿产类企业近年在海外发展普遍面临的挑战,但难度不止於此。

秘鲁官方数据显示,秘鲁贫困人口比例虽从2004年的59%下降到去年的26%,但大部分贫困和极端贫困人口仍居住在安第斯山区和亚马孙盆地,而这些地方恰恰有着大量的矿产储藏。秘鲁需要吸引更多外资开发矿产,通过拉动就业来推进脱贫计划,也由於同样的目的,秘鲁也在不断提高着对外资社会责任的要求。秘鲁总统乌马拉许诺要建设一系列社会和环境项目。据秘鲁媒体分析,这些项目的资金来源很可能来自对矿业利润征收更高的税率。秘鲁中华通惠总局主席萧孝权对本报记者说,没有外资投入,秘鲁经济上不去﹔而矿区居民对环保和补偿要价不断提高,又使很多外企的发展受阻。

全球范围内对跨国公司矿业开发的国际标准也在提高,中国企业在秘鲁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开发,要付出远比当年西方企业更高的代价。

日供1万只鸡为员工配餐

中铝在职工医疗福利等方面的投入采取了高标准的国际规范。“因为在高山地区施工,我们必须对所有员工的健康负责。”负责环境和项目合作的中铝秘鲁公司副总裁艾奇奥·布塞利·卡内帕说。

上山采访的前一天,中铝安排记者接受体检。在利马市内一家体检中心,我们看到不少即将到矿山工作的人员也在这里接受体检,并被要求在上山后将体检表交给山上的医生,再做现场检查。中铝雇有一支分为4个小组的医生团队,每月轮流在高山矿区工作一周,专门负责职工健康。

来矿山工作的每一位员工都住在带洗澡间的单身房间,并配有氧气和电视。另外,营地还有多功能娱乐设施。他们大多是在周一上山,周五下山。在矿区的职工食堂,记者看到有烧鸡块、烤鸡腿、烧菜花、烧玉米等多种相当可口的饭菜、点心和水果供员工挑选。艾奇奥告诉本报记者,最多时有12000多人在矿区工作,平均每人每天要吃一只鸡,“光是这1万多只鸡就为周边的居民提供了很多就业机会”。

 “我们只有做得更好”

安第斯山区是全球着名矿区,这里的开采活动已有几百年历史。从西方殖民者早期的掠夺式挖掘,到后来一些西方跨国公司运用现代技术的开采,都没有给当地居民留下太多的财富。特罗莫乔矿周边有些矿业公司已经营了几十年,但矿产挖走了,却留下一座破旧的老城。矿区附近的矿工家庭,有的几乎是家徒四壁。

中铝进入后,有不少西方媒体派记者前来采访,美欧的一些研究机构也开始关注这一大型矿产项目。但他们关注的是“中国”这两个字,这样的“特殊照顾”显然在加大着中铝运作的难度。

“我们只有做得更好。”中铝决策层是这样确定的。仅仅按照通行的规范来运作这一项目,显然已经不够,中铝必须超越过去的惯例,这就是中铝为什麽会选择为当地居民建新城的原因。

秘鲁能源和矿产部长豪尔赫·塔浮近日对这一项目评价说,莫罗科查新城是第一个由采矿公司规划、全权建设的城市,它拥有齐全的基础设施,并为当地居民提供了更好的生活条件,使他们在采矿活动开始之前就可以远离矿区的纷扰。

9月初的一天,本报记者来到莫罗科查。站在路牌下,可以看见不远处那座灰暗破旧的老城。那些用土坯或石块垒起、铁皮当顶的住房看上去十分简陋,有的已摇摇欲坠,附近的洼地成了大片大片脏污的泥潭。老城中居住的几代矿工,用辛勤的劳动创造了巨大财富,可至今仍有很多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

从这里前行不到7000米,转过几道山弯,中铝建造的新莫罗科查就出现在我们眼前。一排排整齐排列的房屋,清一色的桔红色屋顶,在蓝天、白云与雪山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醒目。清澈的溪流绕城而过,在低洼处形成了一团团湖泊,湖中有水鸟游弋,十多只栖息於海拔4000米以上的羊驼慢慢行走在对面山坡上。

艾奇奥告诉本报记者,为了确保新城居民的用水安全,中铝在这里建造了一个小型水处理工厂,解决了几十年来一直困扰当地居民的水源不洁问题,也让鱼鸟重新回到了这里。

在整个秘鲁山区中,中铝投资新建的占地面积为1.8平方千米的新莫罗科查,是极具现代特色的一座城市。新城与老城有天壤之别,它几乎拥有所有现代城市的功能,有医院、教堂、市场、小学、托儿所、警察局、市政厅,还有12个专供儿童嬉戏的游乐园。各公园均设有残障通道,还整齐地摆放着垃圾桶,有专人负责街道卫生。新城的入口处是一座能容纳5000人的多功能体育馆,自去年建成以来,已经举办了4场流行音乐会。

新城把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带给了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居民。据记者了解,老城的多数市民此前都是租房居住,而新城落成后,搬入的家庭将拥有房屋的产权。41岁的西尔维娅带我们走进了她的新家。两间房屋每间大约20多平方米,一间用来开设杂货铺,另一间居住,后面还有一个70平方米的院子。房间虽有些狭窄,但有干净的饮用水,还通了电视、网络,这些都是老城没有的。

西尔维娅的丈夫在铜矿上班,3个女儿中老大已上大学。“原来的老城没有干净的水源,更没有什麽文化场所。中铝买了我们家的老房子,又在新城送给我这样一套新房。新城干净整齐,生活环境真好。”

另一位名叫稀罗的居民也是刚刚搬到新城的。他开了家裁缝铺,同时还在中铝的矿山工作。稀罗说,他之所以搬过来,一是因为大部分居民都已搬到新城,他在老城的生意难以为继﹔二是这套新房是中铝送的,有厕所、有厨房、有上下水,地基还可承负三层,可在原有基础上再加盖两层。

新城里现有92家小商户,为了帮助像稀罗这样的人能够平稳地渡过迁移期,中铝还在当地专门设立了一个办公室,为当地居民建小商店,给予指导和小额资助。

再难喝的酒也要喝下去

中铝从一开始运作这一项目就坚持“本土化”的原则。中铝的员工98%是当地人,工程管理人员来自多国,中方人员目前只有5人。甚至连新城住房的分配,中铝也采取了本土化,由当地8位居民和一位中铝人员组成的委员会来分配住房。

一位在中企工作的巴西员工告诉本报记者,他觉得在中铝工作与在其他外国公司工作没有什麽差别。“如果说有区别的话,那就是中国人很有耐心。”

尊重当地风俗也是中铝本土化的一个原则。黄善富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矿山开始剥离前,要按照当地风俗举行祭祀仪式。当地居民拿来了他们酿制的土酒,随手在地上抓了一把土放到酒罐里,送到大家面前。大家二话没说就将一罐脏兮兮的烈酒喝了下去。

秘鲁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安赫尔·马丁内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中铝在秘鲁所做的工作让我们看到一个新的中国形象。中国不仅遵照国际规范来做事,而且还尝试着“本土化”。他们为居民修建了新的社区,改善了居民的生活环境……这些都证明中国企业越来越了解秘鲁的社会和文化,也愿意更好地履行社会责任。

矿山建设与新城建设同步

秘鲁矿藏丰富,但长期以来,解决原住民搬迁的方式,一般都是给当地居民支付一定的搬迁费后就什麽都不管了。中铝是南美第一家通过建设新城来解决矿区原住民问题的公司。

按照预期,矿山的开发从预期今年年底投产算起,要到7年之后才会扩展到现在的老城。但中铝没有采取以往其他外国公司的传统作法,等开矿获利后再履行社会责任,而是同步进行矿山建设与新城建造工程。中铝秘鲁公司总裁黄善富告诉本报记者,“即便矿山投产因遇到一些麻烦而有所拖延时,我们也仍然坚持按部就班地按照协议进行新城的建造工程。”

谈及此前多家外媒报道的老城钉子户问题,负责新城建设的中铝秘鲁公司的阿尔瓦罗先生告诉本报记者,新城共建有1050套住房,已经有790家约占82%的老城住户搬到了新城。还有一些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搬迁,其中有些人要求中铝给予更多补偿,这种情况在秘鲁的矿产开发中十分常见。

几年来,中铝一直在耐心细致地按照协议做搬迁户的工作,同时也在努力争取从法律层面上获得更多支持。就在本报记者采访期间,在中央政府的努力推动下,秘鲁国会通过了两项法案,确认莫罗科查老城已经不再适合人类居住,并将新城改为州府所在地。这两项法案的通过为中铝解决搬迁问题奠定了法律基础。

秘鲁能源和矿产部长豪尔赫·塔浮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国会的决议对於在秘鲁投资的矿业公司是一个“绝佳消息”。特罗莫乔矿将造福整个地区,不仅对秘鲁GDP贡献巨大,同时也会有力提升周边地区居民的消费能力。这个建设在环保基础上的项目,将为秘鲁人民提供更多就业机会。

中铝预测,这个矿山将增加2400份工作,为当地在未来30年中创造15亿美元的收益。艾奇奥说,中铝投资铜矿,不仅增加了当地人的就业机会,还建造了新城,改善了当地居民的生存环境,为未来这一地区的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

旅游就是一个亟待开发的项目。蓝天、白云、雪山、湖泊,构成了一幅奇特的高原风景画。目前,新城中已建和在建的旅店共有5座,居民们希望旅游业能进一步带动新城的就业。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