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宏观经济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2014年宏观经济展望

经历了20年的飞速增长,中国经济模式遇到了瓶颈。十八届三中全会看似为中国经济规划了未来10年美好的前景,但我们应该清楚的认识到这无法避免中国经济在未来的增速放缓,甚至进入衰退。在刚刚结束的201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明确了未来经济有下行的风险,另外打消了各地政府想着靠城镇化来大拆大建的粗放型经济模式拉动GDP的念头。

改革重政治,轻经济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公布的改革计划,重政治,轻经济。一方面显示党开始意识到政治改革的急迫性,民众对政府过低的办事效率的不满,对官员贪腐和特权的憎恶,和对城市和农村间资源分配不均等的反感,做出了一系列改革的方案。在经济改革中虽然提出了让市场来决定,减少政府的干预的想法,但依然坚持让国有企业在垄断性行业中继续扮演唯一的主角,这就充分体现了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中所遇到的阻力,就像前任国家领导人也表达了改革的决心,淘汰落后和过剩的产能时,以钢铁行业为例,产量不减反增,而钢厂几乎年年亏损但仍然不停得生产。这就是由于各地方政府对于自身政绩和GDP的盲目追求,使得这种对于资源和国家财政浪费的行为屡禁不止,因此本届政府对于改革的实施程度有待观察,就像李克强总理说的让市场来决定,但公布的改革方案细节极少。

财政支出的缩减和环境治理的升级

此外由于银行信贷从前几年的盲目投放,到如今不得不理性收窄,必将以房地产为首的投资拉动经济对的方式一去不复返。但在李总理强调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将不会出台的时候,习主席又称将在“十二五”推出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以上两种论调似乎有矛盾之处。另外加上2013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城镇化的建设主要以优化环境布局,提倡自然换进和原居住环境的保护,也在为之前粗放式的发展模式画下句号。另外这个冬天罕见的大范围雾霾天气,势必会把中国的环境问题进一步的推上风口浪尖。而政府也将从政治民生角度来考虑对环境进行治理,这将会减少重工业占GDP的比重,使得重工业增长放缓。

制造业的困局

在中国经济和就业赖以生存的传统制造业,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的今天,制造业的经营压力日益加大,工资成本大幅增加,造成制造业处于低利润,强竞争的状况。另外就是资金面的紧张,借贷成本的高起都使得制造业如今举步维艰。全国很多企业都依靠银行的贷款艰难的维持着,就如无锡尚德一样,纸做的大象总有一天会被风吹到。制造业企业的倒闭潮在2014年上半年可能会再起。

地方债务

另外在上周刚结束的年度经济会议中着力防控债务风险。此前众多机构公布的地方债务的总量有较大的区别,其中渣打银行估计中国的各地方债规模或超21万亿,因此预计明年各地方政府的财政支出将会有很大的下降。从本次会议公布的明年工作重点中说明本届政府在此问题上头脑相当的清醒,如继续大力举债加大政府支出来刺激经济的话,势必终将压垮中国经济。

外需不振,内需不足

尽管在近期美国和欧洲公布的重要经济数据中,都反应了经济已经走出了衰退,尤其的美国。但随着明年美联储QE政策的结束,势必会对全球的流动性造成紧张,也将会为全球资本市场带来动荡,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另外人民币的升值也使得中国的出口产品的价格竞争力有所下降。此外从11月欧元区工业增长数据来看,欧洲经济仍然存在下降的风险,但预计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出口增长将会减速的同时,内需也无法有明显的拉动,中国经济将继续放缓。

综上种种都说明了明年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对于基金属市场来说,明年价格低迷的情况不会改善。虽然产能过剩的情况将有所改善,但是整体的供应过剩的情况短期内无法扭转,明年GDP将进一步下降。尽管中国经济将在未来几年经理痛苦的转型,但唯有断臂之痛才能使中国真正的进行经济结构的转型和升级。如果只为了保住近几年的经济增长,那么在3-5年后的未来,当一切的刺激完全失去效用后,经济将会崩盘。因此本届政府让市场来决定供需的想法是完全正确的,只有市场经济才是最合理和有效的。(大有期货 梁程)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