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央行注入2000亿遏制钱紧苗头 银行否认违约传闻

局限于交易员圈子间的资金流动性紧张问题,终于在昨天挑破。

12月19日晚间,央行突然发表声明称,央行已运用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调节市场流动性。央行还称,未来,将视流动性余缺情况灵活运用SLO调节市场流动性。

一家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透露,此次央行SLO规模高达2000亿元。

与此同时,知情人士还透露,昨日银行间市场交易系统延迟了半个小时收市。“钱紧”之下,银行违约的传言开始出现。昨日,市场传出平安银行、杭州银行发生违约,但记者向上述两家银行求证时,这两家银行均予以否认。

最近一段时间,资金面持续紧张,央行昨日宣布动用SLO的意图已十分明显,即维稳市场预期。但从今天算起,至年末尚有10天时间,越是临近年末,银行间流动性将越紧张。市场担忧,6月的资金紧张局面可能再次降临。

银行违约传言再现

“十一”以后,银行间的资金面就持续紧张,尤其是最近一周,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出现了大幅度攀升的现象。

昨日11:30,Shibor延续了此前多日的上扬趋势。上海的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所有品种的Shibor全线上升,1个月以内的短期资金涨幅最高。

其中,2周Shibor暴涨113.9个基点,达到6.2180%的水平;1周Shibor激增57个基点,达到6.4720%的水平;1月Shibor上涨33.62个基点,至7.1012%的高位。

尽管资金成本畸高,但部分缺钱机构仍然咬紧牙关在高位完成交易。当前的资金价格已是6月之后的最高水平,一时间,对于资金紧张的担忧又开始在交易员之间蔓延。

行至下午,前述知情人士透露,银行间市场交易系统发出通知,当日延迟半小时至17:00收市。

这是今年6月之后,交易系统首次以通知的形式明确交易延长半小时。正常情况下,闭市的时间为16:30。

交易时间延长的消息反而更为加剧了外界的担忧,因为这意味着,可能有机构平不了账,延长交易时间,是给这些机构更多的时间寻找交易对手。在6月的“钱紧”期间,为方便机构轧平头寸,系统就曾延长过半小时。

这更加渲染了当下流动性紧张的氛围。“钱紧”之下,银行违约的传言开始出现,“中枪者”为平安银行和杭州银行。

平安银行相关人士事后对记者称,平安银行没有发生任何违约,在央行规定的时间之内,已经完成了所有的交易和交割;而杭州银行相关人士亦表示,昨天“我们头寸很多”,根本没发生违约。

转折点发生在16:55,央行正式通过其官方微博宣布,已据市场流动性状况通过SLO向市场适度注入流动性。

至此,紧张的市场神经终于得到了舒缓。

SLO是指参与银行间市场交易的主要机构,可以在流动性短缺或者盈余时,主动与央行进行回购或者逆回购的操作,操作期限一般不超过7天。

前述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称,此次央行SLO的规模高达2000亿元,足够缓解当前资金面的紧张。央行及时出手,并公开稳定市场预期之后,利率开始出现下行迹象,如1个月Shibor品种已经有以4.8000%的低利率成交。

“资金面持续紧张,主要原因还是融资需求比较大。一些前期投资的项目不断地滚动融资。”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分析师李志强表示,年底也是一个季节性资金容易短缺的时候。

交易时间缘何延长

昨日,银行间市场交易时间延长至17点。这是自6月之后,交易时间首次延长。

对于延长交易时间的原因,前述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分析认为,正常情况下,拆借、回购等交易的闭市时间为16:30,延长闭市时间,无非是给银行更多的时间寻找交易对手,好把账给平了。

他进一步称,央行SLO规模高达2000亿元,大行拿到这些资金之后,再拆出去,交易员录入数据等都需要时间。因此央行延长交易时间,在一定程度上也应该是考虑了这个因素。

“此前也发生过闭市时间延长的现象,只不过没有正式通知。”该人士称,资金紧张,当时下午4:30已经过了,一些平不了账的银行,也还在满世界找钱。

“资金面紧,央行不愿意放松货币政策,这是一个大的环境。”另有银行交易员称,临近年底,大家都在为来年资金做准备,资金交易都在高位成交。

而在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研究中心研究员马跃看来,准备金缴存也是一项重要因素。

“月中准备金补缴使得资金拆入出现一定难度。”马跃解释称,而随着时间渐近年末,为提前应对年末的流动性需求,大行有可能主动提高备付水平,导致融出资金意愿降低,从而加剧资金面的季节性紧张。

此外,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士还表示,美国削减量化宽松(QE)、IPO开闸等事件虽然不是主要因素,但也在心理层面冲击市场。“这周资金面紧张,主要还是国内的因素居于主导地位。”

12月19日凌晨,美联储宣布开启QE退出之旅:决定将每月85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规模缩减100亿美元,至每月750亿美元。美国退出QE,将推升全球利率水平,导致新兴市场国家资金外流。

SLO救急释放信号

资金面紧张,市场期盼央行早早出手。但央行似乎并不急于出手向市场投入流动性。算上昨日在内,在多个公开市场操作日,央行已经连续多次暂停了逆回购操作。

分析人士称,临近年底,银行揽储压力大增,但央行连续两周都未进行逆回购,这对市场信心打击很大。日前有4000亿的国库定存到期,加上美国退出QE,央行又没有进行逆回购,让机构大为失望。

6月资金紧张之初,央行就曾坚守“原则”不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但此后事态愈演愈烈,Shibor也创下了历史纪录,央行才公开发声维稳流动性。或许是吸取了上一次的经验,央行在昨日及时声明:已运用SLO调节市场流动性。

这或多或少对市场起到了一定的维稳作用。但市场期待央行能进行逆回购操作,为何央行却偏偏选择SLO?

在上述银行交易员看来,采取SLO而不用逆回购,这是央行在向市场传递一种信号。

该交易员解释称,央行如果进行逆回购操作,表明其不希望资金如此之紧。昨日不进行逆回购,央行就是不希望给市场传达一个“松”的预期。而SLO是一种对口式的操作,动用SLO说明央行在随机而动,随时引导市场预期。

SLO于今年1月创立。在央行的工具箱中,SLO是作为公开市场常规操作的必要补充,在银行体系流动性出现临时性波动时相机使用。

央行曾称,这一工具的及时创设,既有利于央行有效调节市场短期资金供给,熨平突发性、临时性因素导致的市场资金供求大幅波动,促进金融市场平稳运行,也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和有效防范金融风险。

李志强则表示,SLO主要是针对几个大行进行操作,只是一种局部性的缓解,流动性依然紧张。

年底“靴子”待落

事实上,除了年底因素,以及QE退出等对流动性产生负面影响的因素外,当下亦有一些积极因素,能适当缓解流动性紧张。

11月全部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规模达到3979亿元,已经是连续4个月正增长。外汇占款是创造基础货币最主要的渠道,其与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密切相关。外汇占款增加,意味着向银行间市场注入流动性。在人民币升值的背景下,12月外汇占款依然将保持高位。

与此同时,相较往年,2013年年初至今财政存款总体留存较多,从已公布的前三季度和10、11月财政存款数据来看,中央增加财政管理力度、整治“三公消费”,对计划外财政支付形成了明显约束,前三季度财政存款高达1.46万亿,是去年同期的2.5倍。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鄂永健就表示,按往年规律,年末集中支出的现象——12月财政资金集中投放——仍有较大可能出现。这将形成年末1.2万亿以上的资金投放,故此,预计12月市场流动性将由此得到缓解。

央行昨日也称,历年,年末市场流动性状况受财政收支情况等因素影响较大。

在透露进行了SLO操作之后,央行昨日还表示,如有必要,将据财政支出进度情况,继续向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通过SLO提供流动性支持。未来,将视流动性余缺情况灵活运用SLO调节市场流动性。

上述交易员认为,不管央行怎么操作,到年底资金面还是会偏紧。因为,明年存在一定的通胀压力,国家也不会要求经济增长的速度非常高,所以会把资金面保持在一种偏紧的状态。

马跃也认为,在年底之前,流动性将持续紧张。但马跃强调,鉴于有6月“钱紧”的经验,央行不会坐视利率飙升不理,即使临近年底,“钱紧”亦料难上演。

(本报记者孙红娟对本文亦有贡献)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