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金属 >> 金属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高电价触发贵州电解铝关停潮

12月初,贵州目前产业层次最高、上下游配套最为齐全的遵义铝工业基地传出遵义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关停的消息,给这个寒冬平添了一股萧杀之气。而长期以来无法化解的电解铝超高电价问题,则是选择关停甚至破产申请极端手段的根本原因。

按遵铝公司0.56元每度的用电价格,每生产一吨电解铝综合成本高达16700元以上,其中电价成本占据一半多,对照目前电解铝产品市场价格,每吨净亏损2000元至3000元。

据了解,在中国电解铝主产地中,贵州电解铝产业电价高出新疆1倍,高出青海、甘肃、宁夏20%—40%。超高的电价,让该行业成为“既有电力优势、却又是高电价成本”的孤岛。

据测算,仅电价成本,贵州每吨电解铝要高出云南700元、青海2324元、新疆3920元。

覆巢无完卵。事实上,遵铝公司的关停并非只是个案。早在去年,贵州铝业公司就关停了电解铝产业,贵州另外7个电解铝公司都已面临关停困境。而最新行业数据显示,目前在全国排第10位的贵州电解铝产业,去年产量为101万吨,今年产量就已减少到40万吨,预计明年还将减少一半。

贵州曾多次尝试从协调降低网电价格、支持企业建自备电厂、启动大工业直供电政策等方式解决高电价问题,均因政策、资金等障碍无果。为保住产业根基,贵州甚至壮士断腕般祭出过大工业用电财政直补政策,但终因杯水车薪而难以为继。

“如果解决不了电的问题,用不了一年半时间,贵州电解铝产量将降至零。”不久前在贵阳举办的有色金属论坛上,一业界人士中肯地作出这样的论断。

而随着电解铝产业的举步维艰、临崩在即,大批刚刚配套建成或在建的铝深加工业随之转移已成必然。记者了解到,原依托贵州铝业而成立的金飞轮毂正计划撤出贵州转移山东。

“如果贵州电解铝产业崩盘,每年直接产能损失高达300个亿,间接带来的关联损失在500个亿左右。”贵州铝镁设计院一位专家预测说。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