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产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铁矿石贸易融资风险加剧 链条断裂警报响起

[ “矿价还有一定的下行空间,一是由于一季度受天气影响而减少的矿山发货量会逐渐增加,二是钢铁需求仍无起色,钢厂减产检修都在增多,对矿石的需求也不会有大的增长。” ]

要不是港口的铁矿石库存在春节刚过就破1亿吨创了新高,越来越多钢厂和贸易商悄然在做的“融资矿”生意,可能仍不会为人注意。

“自去年10月份以来,铁矿石的港口库存基本上就是呈直线上升的态势,除了澳洲矿山发货量的上升、钢厂减产等因素,融资矿占比的升高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国内一家中型钢厂的矿石采购部门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了钢材市场持续低迷,铁矿石进口和港口库存却居高不下背后的原因。

“融资矿”与去年一度被收紧的“融资铜”类似,都是利用矿石或者铜贸易进行融资,此前,部分钢厂和贸易商就曾从事过“融资矿”生意,不过由于以前国内的融资途径没有那么困难,“融资矿”的规模比现在小得多。

而随着钢铁下游需求的持续低迷,铁矿石价格也在逐渐下行,也使“融资矿”成为一颗随时被引爆的炸弹,一旦矿石销售不畅,或者库存跌价损失超过企业所能承受的程度,贸易商或钢厂将面临信用违约风险。

非完全需求导向的融资工具

“融资矿”是通过铁矿石贸易进行融资的代名词。所谓贸易融资,是指融资方通过信用证向销售方采购产品,获得提单后直接卖出获得资金,以弥补自身的现金流不足,或投资其他领域,通过获得更高的收益来弥补融资成本。此前,在铜的进口贸易和钢材进出口贸易中,都出现过贸易融资的情况。

上述钢厂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现在越来越多的钢厂和贸易商,也开始用铁矿石进行贸易融资,具体的模式是,钢厂或贸易商通过海外银行开出的信用证(通常为3~6个月),在支付15%~30%的保证金后,由银行向矿山企业支付货款,矿石则发货至钢厂或贸易商手中,货款则在3~6个月以后偿还即可。在此期间,如果将到手的矿石变现,也就相当于获得了一定期限的短期融资。

“由于海外银行的贷款利息低,‘融资矿’的利率只有3%左右,而国内银行融资的利息要在6%以上。”上述人士介绍,因此,有海外信用额度的钢厂或者贸易商现在都倾向用“融资矿”的模式进行进口铁矿石的贸易,贸易商通过销售到港的铁矿石,获得了三到六个月的低成本短期贷款,而钢厂即使是进口来的铁矿石都自用,也比国内融资来得划算,而且从去年开始,国内银行对钢铁行业的贷款政策和授信额度越来越收紧,很多钢厂和贸易商根本拿不到新增贷款。

海外融资成本的低廉以及国内融资渠道的受限,也使“融资矿”的比例逐渐增加,根据“我的钢铁”的调研,目前港口库存中的融资矿和托盘矿的占比在30%~40%,而以前最多10%左右。

这里所说的“托盘矿”,与过去几年爆发的钢贸风险中所说的“托盘”生意类似,即部分资金实力和信用证不足的钢铁企业,委托信誉良好、资金实力雄厚的大贸易商采购铁矿石,后者允许前者先提货,还款给予一定的缓冲期,不过要收取一定的代理费。这些海外融资渠道不丰富的钢厂的需求,也加剧了“融资矿”的增多和港口库存的增加。

矿价下行风险加剧

如果链条的每个环节都有序进行,“融资矿”可以给钢厂和贸易商带来贷款成本低、资金占用少等不少好处,然而,在目前钢铁行业持续低迷,矿价也在不断下行的情况下,谁来接盘“融资矿”,成了其中的风险是否暴露的关键点。

根据本报记者从多家钢厂和贸易商处了解到的信息,目前有开具信用证渠道的钢厂和贸易商,都有选择“融资矿”的模式,一些钢厂除了自用生产,部分进口的“融资矿”也向外销售,以缓解资金的紧张,而贸易商在销售“融资矿”获得现金后,很多又投资于房地产等其他行业,然后再开具新的信用证,获得更多“融资矿”。

然而,现在要想将矿卖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目前,铁矿石现货到岸价已经从元月份的135美元/吨下跌到了118美元/吨,很多有矿石库存的钢厂,并不急于采购新的铁矿石,由于预计矿石价格仍将进一步下跌,补库行为也并不积极,这也是目前港口库存不断增加的原因之一。

“铁矿石价格从135美元跌至118美元,不算融资成本,港口库存的那1亿吨铁矿石的跌价损失就达1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0多亿。”一位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如果按港存中3000万吨是“融资矿”算,损失也达5.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1亿),相当于矿还没有变现,损失已经产生,而一旦矿石销售持续不畅,或者库存跌价损失超过企业所能承受的程度,贸易商或钢厂将面临信用违约风险,而对银行来说,也将面临巨大的坏账风险。

事实上,这样的后果并非不可能。据记者了解,最近,南方一家钢厂就出售了一船澳洲矿粉,价格只有115美元/吨,低于现货价格出售,很可能就是为了缓解资金周转的困难,或者是缓解某笔到期还款的压力。

“我们预计,矿价还有一定的下行空间,一是由于一季度受天气影响而减少的矿山发货量会逐渐增加,二是钢铁需求仍无起色,钢厂减产检修都在增多,对矿石的需求也不会有大的增长。”“我的钢铁”分析师李晓洁对本报记者预计,目前,钢厂的高炉开工率在进一步下降,已经从春节前的90%左右下降到83%,而一旦钢铁产品库存挤压,资金周转困难,可能导致钢厂或贸易商恐慌抛售,低价变现。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融资铜”风暴一度有愈演愈烈之势,铜价也是一路下跌,之后,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就连连出台政策,严加管控融资铜这类贸易形式所带来的风险,当时沪、浙、冀、粤等地多家银行一度停止对小型的铜贸易商开立信用证。而与铜贸易相比,铁矿石虽然单价低,但在大宗商品进口总值规模中却仅次于原油,根据海关总署的统计,2013年,全球一半的铁矿石出口到中国,进口量达到8.19亿吨,总价值高达6384亿元。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