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产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银价暴跌50%远超黄金同期跌幅 冶炼企业深受其苦

曾经坚挺的白银价格,犹如决了堤的洪水,一泻千里无法回头。以上海黄金交易所为例,在2012年9月13日创出7360元/千克的高位后,白银T+D开始了下跌乃至暴跌之旅,以2013年6月26日最低价3666元/千克计算,白银T+D区间价跌幅超过50%,远超“套牢中国大妈”的黄金同期33%的跌幅。

银价暴跌影响的不止资本市场的投资者,白银冶炼生产企业更是深受其苦。国内白银生产量最大的企业豫光金铅,去年录得首次亏损,银价下跌成为最大推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和外界通常的感受不同,身处白银产业中游的首饰加工行业,以及下游的白银终端销售行业受到银价下跌的影响极小。但其更安全的行业特性,吸引了大量资本涌入,白银中下游面临的主要难题不在于银价,而在于惨烈的竞争。

上游

银价暴跌重创冶炼企业两龙头业绩一亏一降

银价在2011年中达到高点,近两年虽有反复,但基本趋势是不断走低。广西南宁飞拓矿产有限责任公司的许经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银价最高是在2008年,当时能卖到10元/克,如今只能卖到4.1元/克,接近4元/克的盈亏线。

综合多位行业人士的分析,去年以来银价下跌,主要是因为美国经济好转,美联储收紧宽松政策,美元走高,导致黄金和白银的避险功能减弱,价格就一路下跌。

银价下跌,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上游的银矿开采企业。我国白银的主产区包括江西、广西、福建等省份。据《广州日报》报道,我国一半的银矿处于停产状态。江西银海矿业有限公司的李辉告诉记者,该公司开采的是混合矿,银只是其中一部分。尽管开采白银不划算,但还是会开采下去,但也只能勉强维持。

豫光金铅套期保值谋扭亏

地处河南的豫光金铅,是国内白银产量最大的企业。2013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公司生产白银700.5吨,同比增长13.5%;实现销售收入113亿元,同比减少9.6%,净利润亏损-4.9亿元。

对于巨额亏损,豫光金铅解释道,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白银价格的快速大幅下跌。

在豫光金铅的主要产品中,电解铅价格同比下跌7%,黄金价格下跌15%,白银价格跌幅最甚,高达27%。白银的毛利率为-2%,比上年下降8个百分点。

“目前银价一直处于低迷状态,没有好转,虽然公司今年一季度盈利了,但由于经济持续低迷,第二季度和全年能不能扭亏比较难说。”豫光金铅证券部人士6月4日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目前没有采取停产减产的方式,但套期保值工作一直在做,希望减少损失,但想获得较大利润比较难。”

6月5日是豫光金铅举行的网上投资者接待日,豫光金铅财务总监苗红强当时表示,当前公司主要遇到包括金属价格波动和汇率波动等困难,“因为公司是冶炼加工企业,对价格波动十分敏感”。

“不过,从第一季度看,比去年同期好,但是未来一个月白银价格的不确定性,会使我们很难对上半年有准确的预期,感觉应该比去年要好一点。”苗红强说。

为了应对银价低迷的不利影响,苗红强称公司正积极采取措施提高今年业绩,主要包括积极探讨运用现货、期货、长单、定点销售等各种营销手段,争取采购和销售效益最大化。

 金贵银业增收不增利

地处湖南郴州的金贵银业(002716,SZ),也是目前国内白银年产量居前的企业。公司于今年1月刚刚上市,主要产品为白银、电解铅、黄金,主营业务为“从富含银的铅精矿及铅冶炼废渣废液中综合回收白银及铅、金等多种有色金属”的清洁生产和销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金贵银业是白银生产、出口的重要基地之一,其招股说明书介绍,公司拥有10万吨铅、200吨银冶炼产能,在募投项目投产后,白银产能将达到608吨。2013年报显示,白银收入和利润占金贵营业收入和利润的56%和68%。

近年来,白银价格的大幅下跌,尤其是去年白银价格大幅下跌,使得金贵银业处于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

据统计,金贵银业2011~2013年白银销售数量虽然不断增加,但白银销售收入的增长却并未同步跟上。资料显示,金贵银业2011~2013年白银销售数量分别为243吨、335吨和464吨,增长了90.9%;同期白银收入分别为14.3亿元、17.7亿元和21.6亿元,仅增长51%;同期白银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19%、17%和17%,呈下降趋势。

由于贵金属价格的大幅下跌,金贵银业上市后的一份年报就出现了业绩下降。公司2013年净利润为1.6亿元,同比下降6%,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净利润为1.2亿元,同比下降14%。

“白银价格一直比较低迷,对公司的影响大小可以参见财报,对于后期白银价格判断,需要董秘对外统一披露。”6月6日,金贵银业证券部人士以董秘出差为由谢绝了采访。

事实上,为应对银价低迷给业绩带来的压力,金贵银业选择 “走量”加以应对。

4月28日,金贵银业披露业绩预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6985万元~8455万元,净利润变动幅度为-5%~15%,公司解释,业绩变动主要是因为公司白银产品在一季度销量增长了40%,预计第二季度将会保持同样增幅。

中游

赚加工费不赚价差白银加工业少了风险丢了利润

27岁的龚伟达(化名)已是两家银饰加工厂的老板,10余名员工每年可以带来上千万的生意,但他到手的净利润却只有几十万。“我们不赚银料的差价,只赚加工费,银料可以客户自己提供,也可以由加工厂向银料商购买,但价格较为透明,一般不会赚取差价。”龚伟达说。

在广东汕尾海丰县的梅陇镇,像龚伟达这样的年轻老板大有人在。汕尾市金银珠宝首饰行业协会办公室主任施华溢向记者介绍,粗略估计该镇银饰加工企业数量在1500家左右,各式珠宝加工企业数量超过2000家,全镇约10万人口中有3万~4万人从事该行业,其对当地GDP的贡献率约为70%,是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

在坩埚炉、喷枪、焊枪、喷灯喷射的火焰的映衬下,砧台上锻打着各色银饰,声音清脆而密集,混响在梅陇镇的上空。人声鼎沸、一片炙热的背后,潜藏的却是白银加工行业,产业分散、作坊林立、企业盈利能力极弱、缺少品牌的冰冷现实。

尽管基本摆脱了银价波动带来的风险,但随着人力成本的上升,梅陇镇经营者们微利甚至是亏损局面愈发严重。

 “老板帮工人打工”

入行7年的龚伟达尽管已经成长为老板,但仍脱无法摆脱起早贪黑的劳碌。一大早开工到晚上22点后收工回家,他每天都要花费十几个小时在工作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银饰零售商身份同龚伟达取得联系。在他其中一个工厂里,记者看到,狭小的空间里坐着七八个年轻的工人,他们正在细心地修饰着手中的银料,按照客户的要求,将其做成精美的手镯、戒指、吊坠等银饰产品。

在梅陇镇首饰加工行业,“老板帮工人打工”成了当地茶余饭后的谈资之一。记者的调查证实了这一玩笑话的真实性——小型加工厂老板赚取的利润低于员工薪资的现象普遍存在,在行情不好的情况下,亏损也要做。

即便如此,用工荒亦长期存在。记者在多家工厂门口看到,不少印有“长期招工”字样的招聘海报已十分陈旧。

“人工成本很高了,最普通的工人月薪保底也是4000元,有点技术含量的老师傅就是1万多。”龚伟达介绍说。

随着沿海产业加速向内地转移,此前很多外来务工人员都选择了返乡务工,而海丰作为经济水平一般的县级市,对内地劳务人员的吸引力正在下降。如此一来,企业招工不得不转向周边地区甚至是本地年轻人,这个群体对薪资待遇的要求比外来务工人员要高。

施华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次强调,日益高企的人力成本和长期存在的用工荒矛盾是制约梅陇镇首饰加工产业发展的主要瓶颈,从目前看来,这一难题基本无解。

廉价加工费

梅陇镇并不产银,加工厂所需的银料要么是客户自己提供,要么是前者向当地银料商购买。据介绍,梅陇镇大概有10家银料商,他们向银矿拿货,面向当地加工厂批发。

“我们从银料商购买的白银,价格比国际价格稍稍低一点,但是我们不赚取客户的差价,都是以出货当天的国际价格作为参考。”龚伟达透露,今年以来白银价格下降对当地银饰加工产业影响不大,原因在于加工厂利润来源为加工费,而非银料差价。

“要说影响,主要体现在价格波动较为剧烈的时候,客户订单可能会有所变化,比如在价格下降的时候,客户出于观望心态,下单会保守一些,但市场供需变化不大的情况下,影响还是有限的。”龚伟达介绍道。

龚伟达分析指出,当前银价处在低点,这个时候进来相对保险,理由在于银价不可能一直如此之低,待价格上涨,可赚取的利润会更高。

至于具体的加工费,龚伟达举例道,一个普通的银手镯,他收取的加工费在10元钱左右;一个30克的手镯,若以每克4元钱的白银价格计算,算上加工费,拿货成本则为130元,这样的产品在市场上大概可以卖到300元左右,有的甚至更高。以300元售价计算,梅陇镇加工环节仅赚取了整个银饰产业产值的1.3%。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以客户身份走访了多家银饰加工厂,模式基本与龚伟达一致,但由于不同产品的制作难度不同,以及厂家自我定位的差异,加工费有高有低。

“加工费看似很低,如果刨去所有成本,一个首饰只有几毛钱的利润,甚至更少,出货量大的话,还是有利可图的。”施华溢表示。

消费升级需求巨大

通过大量走访梅陇镇的工厂、铺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尽管规模各异、款式和价格有别,但各家银饰工厂鲜有为客户和市场发愁的。在该镇的东怡首饰珠宝交易广场,虽然烈日炎炎,但前来这里“寻宝”的外地客商仍不少,甚至出现了多个外国人的身影。

“我们有一半的订单来自欧美。”龚伟达说,只不过他不直接与海外市场对接,而是通过贸易商完成。他表示,外贸订单的加工费要高于国内市场。

作为国内银饰产品加工最大的集散地之一,梅陇镇的银饰加工产业规模近10年来发展速度惊人,这一方面得益于当地产业人士的传帮带,另一方面同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亦密不可分。

梅陇镇首饰加工产业起源于1988年前后。香港金至尊珠宝创办人,被称为香港“一代金王”的林世荣就是梅陇镇人,其在香港用380公斤黄金用以修厕所的事被梅陇人津津乐道。

“梅陇镇首饰业的发展肯定受到他(林世荣)的影响,加上我们这里距离深圳、香港比较近,有人出去做珠宝生意之后也带出了很多人,这样一来,回乡创办企业的也就渐渐多了起来,产业不断成熟,大家看到能赚钱,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这个。”梅陇镇副镇长罗鸿雁表示。

据介绍,特别是在2000年之后,随着国内经济发展提速和人们生活水平的进步,首饰宝珠消费连年走高,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梅陇镇,其首饰产业迅速壮大,加工厂也从彼时的100多家发展到现在的上千家,首饰加工产业一跃超过农业成为当地的第一大支柱产业。

下游

原料仅占银饰价格一成白银终端“不患银价患竞争”

白银价格大跌让上游的生产商不堪其苦,中游加工环节则凭借只收取加工费的模式得以 “独善其身”。对于白银下游产业即终端而言,其所处环境比上游和中游都要好,一是银饰品价格中银原料的占比较少,对银价波动不敏感,不会出现上游厂商越产越亏的情况;二是直接面对消费者,利润空间更大,而非加工环节只赚取附加值极低的加工费。

不过,由于白银饰品终端受银价波动极小,以及较高的利润空间,大量资本蜂拥而至。激烈的竞争让从业者步履维艰。

银价波动对银饰品影响小

中商情报网产业研究院奢侈品行业研究员林丽楠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国际银价下跌,对银饰、银制工艺品在零售环节的影响不大,价格依然坚挺。”

据记者走访了解,银价下跌所导致的行业萎靡并未波及零售端,或与两方面因素有关,一方面银料成本占零售价格的比例低;二是消费者购买银饰主要是作为消费品,而非投资品。

记者调查还发现,银价下跌对于终端还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一位在深圳水贝首饰批发市场银饰店工作了三四年的梁大姐说,“我店里的货不论925还是纯银,都是按克走件,每天随国际银价变动,然后再统一加手工费,很多来水贝批发的客人,如果进货那天正好碰上银价下跌,就会比平时多进一点。”在她看来,当银价下跌时,客人们进货就会豪爽很多,批发量会增加。

资料显示,深圳水贝首饰批发市场聚集了2000余家从事各类首饰礼品加工和销售的企业及手工作坊,其首饰礼品的产能占全国50%以上。

在水贝的一栋工业楼内,深圳市黄金珠宝文化研究会秘书长张祖辉告诉记者,零售端“黄金原料价格能占黄金饰品、工艺品的八成,但银制品的原料价占不了这么多,所以去年虽然金银原料价都在降,但是大家多抢购黄金饰品,而少见抢购银饰。”

另据记者在深圳花园城百货的七度银饰专柜了解到,一款不到30克的990银制手镯标价近1000元。这意味着,零售的银制产品将达30多元/克,而3.78元/克的银料价在其中仅占十分之一左右。

6月7日正值周末,该专柜销售郝小姐面带喜色的说,“因为夏天比较热,所以来买耳环、项链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对此,林丽楠向记者解释道,国内银饰的消费者以35岁以下的时尚年轻人为主,比如大中专学生或者刚参加工作的爱美女性。在她看来,消费者将银饰等作为时尚消费品,而非保值品,因此不会密切关注银价。

银价下跌难挡入行热情

虽然水贝主打的是黄金珠宝,可在金碧辉煌的金店旁边,白银批发城、银饰铺、银料加工厂的数量亦多的令人惊奇,往往三两聚集,甚至门对门竞争。

“不论是批发还是零售,做的人越来越多,竞争太大了。”6月6日,在水贝市场的百分百银饰销售现场,其工作人员劳大姐无奈地说。

长期研究水贝市场的张祖辉也向记者介绍道,以前街面只有几家银饰批发店,但现在非常多。据他了解,新增投资中,不光有业内资金,也有业外资金,其中业外的投资者一般将资金投进后便由业内人士操盘,而这些业外资金中有相当一部分来源于服装、餐饮行业。

但是,银价在下跌,为什么入行者不减反增呢?据张祖辉向记者解释,这主要是由三方面因素造成的,一是当下其他行业的生意都不好做;二是白银的前期投入相对少,约一两千万就可以做得很大;三是白银毕竟属于贵金属,相较其他行业,这个行业还是相对稳定的。

趋势

白银价格走势分歧大

与黄金类似,白银可以作为保值和流通工具,具有投资属性。与此同时,白银又有很强的工业属性,50%的白银需求来源于工业用途,远高于黄金的11%。经济发展和投资需求都可能支持银价上涨。

对于银价长期低迷,卓创资讯贵金属分析师周姣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年来全球经济处于筑底企稳的阶段,工业发展增速明显放缓,使得白银用量难有增加,缺乏需求支撑,银价上涨乏力。

“实际上,全球仅有约17%的白银用于投资及套期保值”,周姣认为,目前消费者的投资热情偏弱,这对银价来说也是利空。

周姣分析道,未来银价或先抑后扬。“一组数据或能很好地支撑这一判断,金银地壳含量1:17,但目前世界储量金银比是5:1,这说明白银更为稀缺,加之白银是工业的必需品,后期增值空间巨大。”

中投顾问高级顾问刘建修也表示,“2014年工业领域白银需求将增加,主要需求来自于电子行业。”

据巴克莱数据统计,2013年全球白银制造业总需求达到27182吨,同比增长3.2%,扭转2012年下滑的趋势。受全球经济进一步回暖刺激,工业用银需求恢复至14708吨,同比增长1.5%。

商务部对外贸易司的报告则持不同意见:在美国QE缩减购债、全球经济复苏进一步企稳的大环境下,整个大宗商品市场的不景气,加之美元和美债收益率逐步走强,避险资产将继续失宠于投资资金。尽管工业需求稳定,但因缺乏投资需求支撑,2014年银价将跟随金价向下找底,预计2014年国内银价平均在4450元/克,并在3560~6000元/千克区间震荡。

豫光金铅财务总监苗红强认为,有色金属在去年经过大幅度下跌后,目前进入盘整期,技术面看下跌的幅度有限。冶炼厂目前大都在亏损,从供需层面看不会像去年那样大幅度下跌,后续看涨的概率大一些。

“影响有色金属价格的因素很多,现在要去判断未来几个月有色金属的价格确实很难。个人的看法还是盘整向上。”苗红强认为。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