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场外金融衍生品风险新途径:利率互换7月起强制集中清算

6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清算所”)最新获悉,从7月份开始,金融机构(涵盖中资、外资行)之间新达成的相关人民币利率互换交易,应提交上海清算所进行集中清算。

所谓“集中清算”,也称为“中央对手清算”,即在利率互换交易中引入中央监管层认可的一家机构作为中央对手方,作为买卖双方的交易对手,取代原有的双边清算,控制交易双方的履约风险。

今年初,央行下发了《关于建立场外金融衍生产品集中清算机制及开展人民币利率互换集中清算业务有关事宜的通知》(简称“29号文”),明确了我国金融衍生品集中清算有关政策,并赋予了上海清算所“合格中央对手方”的地位。

“目前,确定参与成为上清所利率互换清算会员的单位已有40多家,主要为银行类和证券类金融机构,基本涵盖了人民币利率互换市场主要参与机构。”上海清算所总经理谢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据介绍,利率互换为国内场外金融衍生品集中清算的第一个标的。之所以选取利率互换产品,部分源于该产品交易量大,有代表性。2013年,人民币利率互换金额达到2.6万亿。

双边清算存缺陷

场外衍生品集中清算的讨论源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彼时,由于场外金融衍生品普遍采取传统双边清算模式,导致风险敞口不透明及违约风险传染。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雷曼公司。市场对金融危机中这家巨头的倒闭仍记忆犹新,并从中开始认识金融衍生品风险之大。事实上,在倒闭前,雷曼持4000亿美元未到期利率互换协议,以及风险敞口达到720亿美元CDS。

“但由于巨额的未到期利率互换引入了伦敦交易所作为中央对手方,破产前,后者通过实时监测、追加保证金、强行平仓等进行风险控制,仅用了2个月就将其处理完毕。”谢众表示。

而CDS头寸未引入集中清算机制,尽管数额上较利率互换小很多,但对雷曼处置花费时间远远多于利率互换协议,且交易对手造成了巨大的账面亏损。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的G20会议上,各国达成最重要的共识之一,就是推动场外金融衍生品集中清算,并提出到2012年末,各国原则上要建立强制集中清算机制。

为了兑现G20峰会承诺,2013年,美国已率先对利率互换、远期利率协议、CDS等进行强制集中清算,欧盟、日本等国也已取得实质性进展。

“金融衍生品九成是场外交易产品,利率类产品又占到金融衍生品的七成,因此,我国选取了利率互换作为集中清算的开始。”谢众对记者称。

事实上,今年初,人民币利率互换集中清算业务已经在上清所推出。截至目前,金融机构既可以选择集中清算,也可以选择双边清算。但从7月开始,根据央行要求,所有金融机构特定利率互换均要进行强制集中清算。

当然,并非所有利率互换合约均要进行集中清算,目前纳入的仅为银行间7天回购、3个月SHIBOR等三个品种,期限为5年期以内。

5家机构成首批综合清算会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上清所利率互换集中清算将采用会员制度,包括综合清算会员、普通清算会员。其中工商银行、交通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中信证券首批成为综合清算会员。

“区别在于,综合清算会员可以办理代理业务,即代理非清算会员参与人民币利率互换集中清算业务。”谢众表示。

为防控代理风险,上海清算所约定综合会员向非清算会员收取保证金并不得低于上海清算所标准,同时,综合清算会员的自营业务和代理业务应严格分离。从上海清算所层面来看,其对综合清算会员的代理业务和自营业务的结算资金、保证金也将分开计算、分别结算。

据了解,综合类会员选取标准包括人民币利率互换交易规模排名市场前20位等。目前除了5家综合清算会员,已经成为上海清算所普通清算会员的也已有42家机构,包括汇丰、花旗等15家外资机构。

然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利率互换集中清算推动并非一帆风顺。例如,集中清算需要金融机构提交保证金,显性来看,相对于双边结算,这无疑增加了金融机构资金占用,提高了成本。

对此,谢众解释称,仅从表面和前期来看,这一担忧有些根据,但从整个金融机构财务角度考量,双边清算需要互相授信和交易额度限制,单此一项就占用了金融机构大量资源;但集中清算为中央对手方,且净额轧差,金融机构将省去大量授信占用。“后期,我们还将推进债券抵押担保,以此来替代部分保证金占用。”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