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印尼矿石出口禁令殃及铜市场 供应与定价模式受冲击

当印尼政府今年1月出台未加工矿石出口禁令时,人们一致认为首当其冲的应当是镍和铝原料市场。

几乎没有人提及铜。

比如在禁令生效两天后,麦格理银行分析师1月14日发布研究报告,以问答形式研究了禁令的影响,报告仅在第19行小标题里才提到一次铜,还起了一个生动的标题:“彻底放铜生产商一马?”

然而六个月以后,该国两大巨型铜矿中,一家进入维护和保养,另一家将产量减半。它们自1月以来就已停止铜精矿出口。

这不仅是对今年铜矿供应最大的冲击,而且还加速了铜精矿定价模式的解体。

合同之惑

拥有和运营Grasberg矿山的美国自由港麦克默伦铜金矿公司(FCX.N),以及Batu Hijau矿山大股东和运营商Newmont Mining(NEM.N)似乎都对1月的禁令感到猝不及防。

它们不仅是印尼的大型雇主和纳税大户,而且还自以为受到有法律约束力的承揽合同(COW)保护。这些合同涵盖了其在印尼的业务。

不论如何,铜精矿都不是未加工矿石。Newmont反复指出,铜精矿在价值链中占比约95%。所以何必在印尼新开炼厂,只是为了争取那最后的5%呢?

但印尼决策者并不认同。在2017年前,印尼也将大幅并逐步增加对铜精矿出口征税,随后完全禁止出口。

为了适应新规,似乎这些有法律约束力的COW也得修改。

在数周谈判之后,Newmont本周宣布将寻求国际仲裁。自由港仍在谈判之中。

供应受冲击

在此同时,这两座铜矿今年初以来均未出口,使得全球市场失去了一个重要供应来源。

自由港把Grasberg矿的每日磨矿量降低了一半左右,以适应印尼目前唯一一座铜冶炼厂的消化能力。自由港拥有该炼厂的部分股权。

Newmont与Gresik炼厂之间也有购买合同,但数量不够多,难以支持Batu Hijau矿持续运营。该矿在今年剩余时间内,将从库存中出货8.1万吨。该矿6月关闭进行维护工作。

Batu Hijau原计划今年生产11万-12.5万吨铜精矿,意味着每关闭一个月就要损失大约1万吨产量。

Grasberg铜矿最初预计2014年产量为11亿磅(略低于50万吨),在自由港公布第一季财报时,该目标下修至9亿磅(略低于41万吨)。

但即使这样,假设5月恢复出口,该公司警告称,如果不能按时恢复出口,则意味着每月将“延迟”5,000万磅(2.27万吨)产量。

因此,由于未能就恢复出口达成协议,目前每月导致铜产量损失约3.4万吨。或者按自由港的说法,是“推迟”了 。

以前,这应该是铜市的一大利多因素。但以前是铜矿不足时代。而现在,供应情况已今非昔比,原有项目扩张和新矿投产之后,几乎所有分析师都认为2014年市场供应将明显过剩。

尽管印尼两矿的合计产量损失会导致过剩程度略有下降。

断裂的市场

但印尼停止出口的真正影响,不只是体现在供应数量上。

Batu Hijau和Grasberg都生产“干净”的铜精矿,含有大量的金和非常少量的砷等杂质。

在铜原料市场,这是越来越重要的独特优势,因为不断投产的许多新矿生产的是“肮脏”的铜精矿。

最明显的例子是中铝旗下的秘鲁Toromocho矿山,中铝6月时警告,除了因为投产问题而要调降这座矿山今年产量预估,所生产的部分铜精矿,砷含量也超出5%。

5%是极为重要的门槛,因为基于环保限制,中国冶炼商无法加工这种铜精矿。事实上,冶炼商甚至无法合法进口这种铜精矿。

这表示,这种铜精矿必须与杂质较低的铜精矿混合,像是Grasberg及Batu Hijau生产的矿石。

在印尼实施矿石出口禁令之前,铜精矿的定价模型已经因为这些因素而开始松动。

举例来说,Toromocho铜精矿的加工处理费,目前报价接近200美元/吨,相较之下,必和必拓(BLT.L)与中国冶炼商洽谈的2014年下半年价格为95.50美元。这还没算进冶炼商对于铜精矿杂质所收取的额外费用。

铜精矿定价逐渐演变成两种阶级,一种是低杂质,另一种是高杂质,而市场少了大量印尼低杂质铜精矿供给,只会加速这种阶级分化现象成形。

长短期皆受冲击

自由港与印尼政府确实看来有可能达成某种协议,允许重新出口Grasberg铜精矿。Newmont的机会可能比较低,因为Newmont寻求国际仲裁的作法,已经引发印尼经济统筹部长丹绒(Chairul Tanjung)一些不满评论。

不过较长期的影响仍然没变,因为印尼高层没有立场松动的迹象,准备坚持自2017年1月起,所有印尼生产的铜矿石,必须在印尼精炼的规定。

结论就是,短短几年后,亚洲的铜冶炼商将永久失去两个铜精矿重要供应来源,特别是低杂质铜精矿的供应源。

到时候,当前铜矿供应的成长动能已经减弱。事实上,分析师已经预测铜供应将重新回到短缺局面,这是目前自然资源产业在股东施压下减少投资,将产生的滞后效果。

整个铜市场被印尼政策打个措手不及的情况,似乎和那两家铜产商不相上下。

但这还只是暖身。真正的冲击将从2017年1月开始,也就是印尼铜精矿全面禁止出口的生效之日。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