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产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政府减负挑战进口煤 神华垄断国内煤炭定价权

政府减负挑战进口煤 神华垄断能否打破值得关注 金银岛配图

政府减负挑战进口煤 神华垄断能否打破值得关注 

本轮煤炭产业危机集中体现在煤炭价格持续走低,除了市场需求不振的原因外,进口煤带来的价格冲击也是国内煤炭企业无法回避的事实。同样,神华一家独大带来的价格垄断,也是国内其他煤炭企业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而这一切或将在中国能源体制改革的进程中被打破。

政府减负挑战进口煤 国内煤企开始海外建厂

“受美国页岩气开采的影响,美国煤炭出口增加。而欧盟、日本的需求没有同步增加,这导致国际煤炭价格走低。另外主要产煤国家为露天开采,生产成本低,到我国东部港口的到岸价相对比较便宜。进口煤不仅影响沿海地区,而且也影响了山东、河南、安徽、湖南、湖北等内陆地区煤炭市场。”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表示。

近些年来,印尼、越南、美国等地的煤炭在中国长驱直入,进口量增幅不断加大,在姜智敏看来,这都是中国煤炭商品竞争力不足所致。国外煤矿大多是露天开采,成本相对较低,而我国由于煤炭资源赋存条件差,开采成本高,导致我国煤炭生产综合成本相对较高。

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前4个月我国累计净进口煤炭1.06亿吨。这对于本来就受到产能拖累和需求挤压的国内煤炭市场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目前,我国570万煤炭产业工人生产了36.5亿吨煤炭,而美国10万煤炭产业工人生产了10亿吨煤炭。这说明,我国吨煤生产效率较低,由于计划经济的滞后影响和企业遗留问题没有根本解决,国有煤炭企业减人提效并不显著,这是由国情决定的。

不仅是由于国外煤炭需求萎缩导致进口煤激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国家煤炭供应量在迅速增加,他们纷纷挤进亚洲市场,导致亚洲市场煤炭价格持续走低,使得中国煤炭价格与国际价格形成倒挂,进口煤数量增大。

除此之外,由于中国煤炭生产地与消费地在地域上的失衡较为严重,主要煤炭消耗地区在华东、华南这些东南沿海地区,煤炭经过长距离运输才能到达消费地。尽管近年来中国铁路及港口运输瓶颈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但在一些地区、一定时段仍然可能造成国内煤炭供应的紧张局面,因此东南沿海地区的煤炭消费企业多数依靠从海外采购部分煤炭来满足需求。量大价低的进口煤炭涌入,推动了国内市场煤炭交易价格的进一步下跌,给煤炭生产带来一定的影响。

抑制进口煤的冲击只有两个渠道,一是降低煤炭生产、运输成本,进一步拉低煤炭价格;二是通过加强进口煤管理,通过限制“劣质煤”进口等一系列手段对进口煤的等级进行限制。“限制进口煤进入中国不能通过行政手段完成,中国已经完全在WTO的框架之内了,如果用政策手段限制进口煤,极有可能受到WTO的调查和仲裁。”姜智敏认为限制煤炭进口将面临更大风险。

应对进口煤似乎只剩下降低煤炭成本、拉低煤炭价格的唯一出路了,而国内煤炭企业降低生产成本的主要方式就是降低管理成本,降低管理成本最主要是降低税费以及地方上不合理的各项收费。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山西省已经陆续出台了两次规模较大的针对煤炭企业的降税费政策,虽然山西省内煤炭企业对这些政策是否能真正落地实施表示怀疑,但政府毕竟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努力,这对于降低煤炭生产成本会有一定帮助。

原煤炭部副部长濮洪九在谈及降低地方政府收费时表示:“煤价中,税费占到了30%-40%,运输占了20%多。煤炭的资源税改革,倒是可行,但是前期地方上给煤炭企业摊派的税费太多,现在上面的文已经出来了,要求清费立税,但是基层的反应并不积极,有些省老想把它原来不合理的费纳入到资源税里去,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到现在费还没有清理出来,资源税有它的合理性,但是出台之前一定要把不规范的费清理掉。”

“政府‘有形之手’要做好该做的事。有的地方各类不合理费用和中间环节收费较重,有的地方依然延续着计划经济时期统一经销的模式,企业负担沉重。”中国煤炭信息研究院孔晋华主任对金银岛说。

在孔晋华看来,政府必须利用“有形之手”建立合理的“游戏规则”,加快清费立税等措施,真正减少企业负担,建立全国统一的销售市场。只有去掉束缚市场主体活力的“绳子”,让企业在合理竞争中强身健体,煤炭行业才能迎来真正的“黄金期”。

在煤价节节败退之时,为了增加本地区煤炭的竞争力,内蒙古、山西、陕西等煤炭大省,接连出手救市。从当前三省出台的政策看,煤炭生产企业吨煤减负的规模都在10元左右,虽然从当前税费比重来看,这种减负的幅度还是很小,但这已经算是了一种进步。

此外,进口煤增加成常态或成为我国煤炭产业向国外转移的开始。由于国外煤炭开采成本低,还可以维持一定的利润,国内好多煤炭企业开始转向海外投资煤矿开采,再以进口煤的形式销往国内。

神华掌握煤炭定价权 能源市场定价可期

经过两年多的竞争,煤炭市场几大趋势渐现。一是煤炭巨头神华集团一枝独秀更加突出,其煤炭报价已成市场风向标,国内煤价随之“一升俱升,一降俱降”;二是处于第二“方阵”的地方国有企业苦苦支撑,寻求转型。

作为大型中央企业,神华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例如在产销与下游用煤企业的协议上,例如在协调煤炭运输的价格上,例如在于其相关业务往来的大型中央企业的谈判上,神华都可以通过中央主管部委的层面上协调解决。这无形中给其从事经营活动带来了诸多便捷,也为其市场的主导地位奠定了基础。

对于神华主导全国煤炭定价权的问题,孔晋华认为;“这更多的是一种市场行为,更多是源于神华对下游用户的把控,虽然这种把控来自于一些非市场因素。这种价格的主导并不是铁板一块,更多还是需求不振导致的。每个地区的煤炭品质与生产成本是不同的,就算价格主导在神华那里但针对不同煤质需求,地方一些煤炭企业还是有一些定价权的。同时,成本控制是煤炭企业应对市场低迷的主要手段,除了降低管理成本,绝无他法。”

“神华实际上是低成本的占领了国家的优质资源,它的煤矿是中国最优质的、开采成本最低的,这就是因为它的企业属性和政府背景决定的。这实际上并不是在合理的市场竞争环境中形成的。”一位在煤炭行业从事多年的专业人士向金银岛表示了不同的观点。

像神华这样有浓厚政府背景的企业垄断市场确是饱受质疑,而这种情况或将被打破。6月1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这次会议主要议题就是研究我国能源安全战略。能源“革命”是本次会议的关键词,其力度超过“改革”、“变革”。

习近平特别强调,推进能源体制改革,抓紧制定电力体制改革和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启动能源领域法律法规立改废工作。这表明,能源体制的弊病已被决策层重视,旧有的格局亟待打破。

当前,我国的能源体制存在自然垄断、行政垄断等问题,市场竞争不充分,社会资本参与程度偏低成为我国能源体制的诟病。习近平强调:“坚定不移推进改革,还原能源商品属性,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转变政府对能源的监管方式,建立健全能源法治体系。”

虽然在能源体制革命的安排中,电力体制改革、油气体制改革先行进入决策层视野,但煤炭作为中国能源消费配比中最大的产业,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理顺价格机制,迟早也会进入决策层视野。

对于这次能源“革命”,中央政策能否真正落地?各主管部门如何将中央政策贯彻实施?我们拭目以待。当能源“革命”真正获得成功时,无效率的煤炭资源利用格局和不公平的金融资源配置,也会得到根本改观。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