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人物 >> 高管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山东能源集团外部董事 温燕明:钢厂原料采购策略及风险管理

    温燕明:各位嘉宾,非常感谢上海钢联宋总邀请我参加这一个会,感到收获很大,上午听了那么多大专家发言,对期货市场和互联网有了更深刻认识。我感觉作为在企业里面工作很长时间的一个人,我也是一直搞经营,感到期货市场来的太晚了。我们的观念转变又和他嫁接太缓慢,应该看到是物流,资金流给行业带来的经营业态的一个革命。刚刚阳光老总讲我们的经营原来要素经营,到底什么价格不知道,大家打电话问。有了这些信息流,上午王会长讲可以发现价值。原来我们预测价值很难,有了流,有了大数据做支撑我觉得变了。大家都感到我们以前有百货公司,现在没有了。每个城市都有百货大楼,现在也没有人去了。刚刚到国外时很边远地方一个大超市大家很不理解,好好买一个月的东西干什么,不理解,家家都有超市,没有超市不行。现在马云搞一个东西超市又不行了,什么原因?流代表了价值的更新,代表了价值的透明度,人的生活质量,得以根本性的改变。我们经常讲第三次工业革命。实际这就是革命一个重要的标志。

原来那个课题是鞍钢的一个窦总来讲,就是新常态下的高炉需求是什么,因为我不大了解原来窦总的角度,他那个材料我也看了。我感到应该讲新常态下的钢铁流程的需求什么。这一件事儿,我也搞了这么一个幻灯片。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煤焦都是基础能源。钢铁厂里面消耗一千吨刚,消耗一千六百万吨的矿石,第二大宗的燃料就是煤焦,煤焦将要消耗六千五百万吨。但是我们钢厂只有钢铁产品,渣子变成了水泥,这是这几年的进步,但是能源没有产品,价值在哪里?流程过程当中消化了。所以我这一个提的表述,从钢厂,能源流的转化价值回归。来看钢铁流程能源流网络集成及钢铁流程结构优化的潜力。我们用了那么多的煤,用了那么多的焦,它是不是就应该产生这个价值?我感到不是。所以我觉得由原来我们钢铁原来流程的结构,现在用流的思路来分析。应当说新的价值出现了,和上午讲的这一个期货一样,新的价值出现了。我说这里头,要由要素思维转向系统思维。我们现在的期货就是一个系统思维。所以我说要由三传一反走到三流一态。三传一反原来我们研究的是结构。比如我们搞了一个TRT,搞一个发电这就觉得很不错了。三传是指传热,传力和反应器,现在系统来看要从能量流,物质流,信息流来集成看待三流的运行状态,它的状态价值。所以我这里面跟大家交流一个观点,经过高速发展及节能降耗,钢铁企业取得了显著的进步。大家都说我们中国的钢铁,这个产量世界第一,品种世界第一,能耗王会长讲了也是世界第一,我们说上午讲中钢能耗550千克,这一个数实际上是电的指标系数,中国特色5.129我们才550千克,按照国际标准我们说比日本高,比日本低,那个指标不统一,还原成日本指标0.36,我们的吨钢可比能耗应该在650千克,我们还到不了这么低。这些能源在里面起什么作用,我一会儿来谈。

取得这么大的成绩,但是由于产能过剩,发展粗放。已经进入了结构性调整和周期性调整叠加的深度的调整期。企业进入深度调整期。我国钢铁企业面临极为严峻考验。那不是一般的寒冬,非常严峻考验。不是说调整八千万吨,我感觉不一定解决问题。深度调整。企业面临这一种情况怎么办?我们的中国冶金专家,殷院士提出来,冶金流程学的理论。多功能性,多目标性,多价值形,以及物质流,能量流,价值流有序高效,匹配集成。这样一个思路,为钢铁企业系统能效,系统价值优化指明方向。

大家看我这个图因为是临时抓的,我们这些年来发生的变化,能耗在下降。能耗指数下降,产量指数也是提升幅度相对来说也是下控的,但是能源价格指数发生巨大变化,增加到三百多,这一个数如果再延伸的话表现更突出。就是说原来钢铁产品的能源成本占钢材成本的6%左右。现在占多少?35%,有的企业到了40%。说明什么呢?说明原料成本变了。但是原料成本增加在钢铁企业里面没有增值。钢铁用的矿石进来了也没有增值,但成本升了,为什么钢铁企业困难?除了外界矿石提价,煤炭提价以外,还有一个是钢铁企业内部的价值流失了。这样我想先分析一下冶金能源流网络优化的进展和潜力。就是我们中国好象能源消耗很低,大家知道我们中国钢铁工业从1980年以来,经历了三个阶段。三个十五年,除了三个L形。从原来的能耗,我们曾经高达两吨多能耗炼一吨钢,到现在降到六百多千克,这个过程从单体设备优化到流程的优化,好象做的很好了。是不是这样?不是。潜力已然有。大家都知道最早的时候,钢铁企业由平炉起家的,那时候没有联柱。70年到济钢的时候那时候都是磨柱(音),后来发展进步了。但这一个时期日本经历能源危机,出现了什么?出现了对能源的节约,设备的改造。所以你看那一个TRT,烧结发现这些都是他们搞的。这一个期间,我们在流程进步上,由平炉到转炉,鞍钢刘婕去就是平改转取得进步过程成本下降了,这只是局部。但经过系统,2003年到日本去看完以后发现,他比欧美进步在哪里?进步在系统能源进行了优化,但是他优化停留在发电,从那时候它的自发电率曾经高达93%。我们很羡慕。我们2003年回来向发改委马凯同志汇报要搞自发电,看到搞发电这是一个历史时期,这几年我们来观察,由于市场环境的变化,我们发现我们的过程当中产生的能源,去发电,是一个大的浪费。应该改变这一种认识,挖掘我们流程当中能源的价值潜力,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应该认识到有价值空间。这就是殷部长提出来的,就钢铁流程本身有三大功能,一大功能是产品制造功能,上午王会长讲有的企业很优秀,宝钢是产品的差异化,汽车面板,谁也比不过宝钢。宝钢占据了这些汽车用的面板,价值很高。竞争力很强。形成特钢,高附加值的都在特钢。太钢不锈钢。这一个制造功能的这一种优势打造很难。所以他是模范企业,优秀企业,和新日铁一样,但是我们比较忽略能源转换价值。我们现在的能源基本是在低效,低附加值的应用,基本烧掉企业要脱贫解困,不能盼矿石降价,煤炭降价,关键内涵竞争力,成本降下来,内部价值提升起来。

大家看一个钢铁流程,我们用那么多能源,做了什么呢?实际上钢铁流程有用能源消耗只有28.3%有用。有71.7%都成了余热余能。这都是钱,能源在厂里面做什么?就是化学反应和物理形变的温度条件,并没有大量直接消耗,直接消耗只有28点多。我们怎么认识这些,我们后来认识这个气体能用,我们就锅炉器使用,最开始这个不适用,都风扇,我们还买重油给轧钢用,后来我们发现这个可以转化成风气,可以变成发电,我们都做了,是不是最好的效果?不是。说明能源潜力很大。

大家看这几个工序的能源的解析,北京钢铁研究总院几位专家专门做了探讨,像焦化流程主要能源转化一个供需,它的潜力怎么样?到现在为止发现吨焦工序能耗可以达到70千克,69.5,现在我们的工序能耗多少?平均在144千克。有的焦化企业把这个数报的很低。同志们那是假的。你糊弄不了别人。因为钱没有拿到。你的成本还是高的。能耗是高的。相当于多少潜力?还有50%的潜力。比如说我们黄煤区余热,烟道区余热,这些余热我们没有利用,包括过程的热流鼓的余热都没有利用,要进行技术开发,要实现这个进步我认为是可期的。再一个是炭烧结,这个流程潜力也很大。极限能耗测算出来27千克,实际全国现在什么状态?62千克。节能潜力在56%,最大,因为大量冷却风都把这个能源耗散了。我用风机鼓风降温都给浪费了,有一个干余焦回收热量,它都没有回收。

再说炼铁,这个工序应当说比较优秀工序,在能源消耗上是最好的一个炉型。能源效率比较高,但我们以前对高炉的认识就是炼铁。但是现在如果按照流程工业来认识高炉的话,我这里给一个数。炼一吨铁,产生两吨气。什么气?高炉煤气。高炉煤气怎么出来的?焦炭和喷煤转化成的气。原来我们就盯着铁水,那个气不值钱,能烧就烧,不能烧就放,现在他可以成为化工价值。所以由此来看,钢铁流程在生产钢铁产品的同时,它还是一个煤作为能源的细化的过程。先炼焦,30%煤气化的,回收很多价值。而且回收的焦炉煤气是氢气,然后炼铁,87%又气化变成高炉煤气。铁水里面还有炭,百分之三点几,二点几,到了转炉,氧气,顶炊又变成高炉煤气,这个煤气形成过程当中它的转化成本和煤制气是根本不一样的,煤制气要花钱的,你那里要氧气进去,那一个成本很高,而且那一个硫还要脱,我们炼铁就是脱硫工序,到了转炉煤气基本不含硫,是优秀的化工合成气。化工合成气价值非常高,恰恰我们当普通气给用了。举一个例子,我们的焦炉煤气里头含有氢气55%,含有24%的甲烷。这两个加起来,接近80%。原来我们直接烧,干什么呢?就是配给各个系统作为混合煤气去烧。我们如果把氢气分离出来,因为氢气在焦炉煤气当中,占比重占50%到55%。但是它的热值只占1%。体积比重占了55%。如果氢气拿出来它的热值才一千多大卡,如果去烧,一毛钱。一立方一毛钱。氢气作为合成气一块六。由于焦炉煤气把氢气分出来了,剩下那一部分由4300大卡升到7000多大卡,大家知道天然气9000大卡卖三块五,如果七千大卡,我类似天然气,我可以卖到两千块。现在焦炉煤气很难搞到一块,一般厂子都是两毛钱,八毛钱,一块钱的,起码卖一块五,加说那一部分升值呢,它的价值确实存在,但是我们钢铁流程当中把它们烧了。高炉极限能耗多少?354,它的潜力只有11。关键是什么?是我们高炉以前的这一块儿能耗,占到钢铁流程的量,就热值的量用含来说占到74,用质来说也占69%,数额很大,钢铁厂能源成本基本在炼铁之前,大家公认的。恰恰这个能源成本付出了,产出没有。我们现在要研究它的产出。它有了产出,这能源流的价值就变化了,所以我的说法就是要从能源流的角度来研究。

刚才说原来窦总有一个发言就是说高炉的需求,高炉是一个要素思维,原来我们也是这样的,炼焦怎么需要什么样的煤,烧结需要什么样的煤,高炉需要什么样的煤,我们是这样的。但是如果系统思维,按照能源流思维概念变了。就是高炉将来不但有铁水制备功能,还有煤气转化功能。高炉转化成的煤气要去增值,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发电,发电把煤气烧了,烧了出什么?出二氧化碳。所以钢厂,二氧化碳排放,是成为大家关注的一个焦点。如果把能源流结构优化了,第一个降低成本,第二增加附加值。第三减排二氧化碳,环境清洁。所以我说从能源流的角度来看,它和现在的期货市场,就是它的信息化,资源的平台没有建立起来。我们原来只是统计铁产量多少,渣子多少,到底能源流是什么概念没有。所以现在提出来要高度重视能源流。因为焦化厂是钢铁厂的能源中心。由焦化厂的能源中心来重新构筑钢铁流程的新价值。这是我今天要说的这个事儿。

现在钢铁流程做很多工作,现在是以发电为特征的余热与余能网络,能源的价值没有得到有效发挥。埋没了。本来是博士生,你非叫人家看大门。说这个博士生有责任心,看大门很好。它中学毕业看大门也有责任心。博士生干的不是看大门。我们现在就是让氢气干看大门的活。大家知道现在氢,氢在哪里,雾霾的解放就是要靠氢,石油更要加氢,现在质量不好主要是雾霾产生的主要来源就是它。它现在要加氢,为什么不能宣传?成本增加加不起。宝钢新厂一年三十八亿的氢气给旁边的石油厂,中科的石油厂,焦化厂氢气出来都给他还不够,宝钢在这里能够卖一块六毛钱多少钱的氢气美滋滋的,非常好。

现在来看,从余热余能角度,我们过程当中已然有一百多千克的潜力余热余能,我们现在只回收37%。所以我说表面看能耗指标跟国际上差不多,实际我们能源潜力还是巨大的,我只要给大家说这么一个观点。能源这个网络怎么高效集成,大家知道我们在能源的问题都是要素思维。高炉煤气我都用了就好了,焦炉煤气都用了,我不放散,放散低就满足了,其实不是,就如何把你的能源按照它的价值序,质量序重新排序。大家知道我们钢铁企业流程是能量的预知工序,能量过剩,我们原来没有能量流优化概念,烧开水也是焦炉煤气。我空调都是电,这些结构要不要重新优化。比如泰钢现在不光不锈钢,把余能的热送给太原市两千五百万平方米,每年光这个钱多收将近两千亿,他从能源流角度运行,烧煤气都推出去不烧,结出优质煤气做合成。所以现在来看,国际标准来看同样也是一百三十千克。能量流网络中要重新认识能量价值,时间,空间,经济适配效应和耦合效益空间进行优化,因为能源有时空,比如北京有一小时一百吨蒸汽,高压的。上还有一个用户,神仙也办不了,送不过去,等你送过去成水了,一定要有用户配备,时间空间都要配备,这就要做工作,这个过程就是要按照流程这个角度,重新优化你的用能方式,把替代技术开发出来,使这个成本能够得到。这个流程促进钢铁结构重新调整也促进能源结构价值调整,实现钢铁企业能源最小,效率最高,环境最好效益最大。

第二个角度是做什么呢?要在钢铁企业建设分步式用能模式地现在我们用能模式不是分布式的,都是直行的,我们有发电,有送热。北京送热就烧天然气,烧锅炉,发电厂发电,假如分步式模式是什么?发电和送热同时供应,热效率提高37,这里面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工作。现在泰钢做的就是这一个工作。本来存在的这一个效率我们给他流失了,能源流的问题。再一个就是能源流过程当中一定要实现热能的梯级利用,按照热流股的不同,我为什么说热流股?我们钢铁厂一说就是蒸汽。热水,还有热流股。比如渣子出来那个温度,连铸机,连珠了以后那个水的温度。像焦化厂现在都整流,那个热平油干什么使,我们都没有用,都用冷却水冷,这是一个系统,如果按照分布式能源优化,实现了梯级利用,多段利用,能源效率可以提高40%。这一个潜力巨大,技术都有。第三个要实现煤气系统的资源化的物质转化和价值升值。刚才我说钢铁流程本身就是一个煤气化的过程,煤气化这么多,经过对能源优化以后节约出来了。焦炉煤气节约了,这时候我们怎么办,原来是CCPV发电,能源发电,好不好?好,但我觉得一个历史阶段结束了。再新上的不能再搞了。上午王会长讲自发率75%,平均接近50%,这是很大的增进,2003年以前钢铁厂没有发电,进步很大,但价值不行。效益不行,怎么办?我们提出来一个要实现物质转化,钢厂要出能源产品。我们在企业里面做的这个工作,原来钢铁厂的煤气叫做三混,两混在那里使用给大家用,通过优化以后发现不能混。混是高值低用。价值流失,这个企业当中已经做到了,先把高炉煤气用起来。有一系列的技术措施,然后焦炉煤气替出来,不用焦炉煤气了。

再有转炉煤气也不用了,因为转炉煤气含一氧化碳多少?65%到70%。这在化工合成企业很难得到这样质量的一氧化碳。我们都给他烧了。这样一来,这一个气体结构就变了。原来是都烧,经过我们这一优化不烧了,就优化出来多少?优化出来三百万吨钢,优化出来可以用于合成乙二醇十三万吨。三百万吨钢,企业不大,得到什么结论?一氧化碳合成甲醇,一氧化碳用偶联法生产草酸值,草酸值加氢就是乙二醇,大家知道乙二醇是两个碳,两个氧分子式,还有六个氢。分子量66,氢,分子是1,是66:6,还不到9%。说明90%以上是什么?是一氧化碳。由于焦化厂的氢气,带来了钢厂转炉煤气一氧化碳增值,带来了一氧化碳的增值,这样在生产三百万吨钢的同时我还能生产13万吨的乙二醇,这乙二醇有没有市场,价值怎么样。是巨大的变化。所以昨天我跟宋经理说,我说现在咱们讲的是煤焦钢,恐怕将来得有一个煤焦钢化。因为它是一个产业链。钢铁厂不能光出钢铁产品,还要出化工产品。得出来的结论是什么?这个做法完全可以保证钢铁流程所有能源需求,使流程正常运行,钢铁产品该怎么生产怎么生产,该生产什么品种生产什么品种,就多出来了。什么概念?一千元吨钢多出来五十万吨的乙二醇。

现在有的企业在搞什么LNG,搞甲醇,但价值不一样。这样我们就觉得在流程当中,先把焦炉煤气的氢分出来,剩下的气体到轧钢系统,配高炉煤气,热值也保证,也是高的,生产问题没有。再把转炉煤气一氧化碳拿出来就实现了合成性。大家看现在的市场价格,乙二醇是七千多一吨,这一个甲醇是两千三一吨。两千九一吨,三千块钱。LNG是五千多块钱。这一个价值带来了大家应该走向高端。而且乙二醇的市场是比较大的。从技术方案来比较,如果这一个企业生产五十万吨乙二醇的话,就是十六亿利税,给企业增加16亿利税,我想如果钢厂在现在的市场价格下有16亿利税,钢厂可以扭亏为盈,我觉得现在淘汰落后也好,淘汰富余产能也好,核心是工艺结构调整,工艺结构调整是技术进步,光靠淘汰我认为没有意义,我们得往前走,实际人类发展史就是在不断的探寻新的价值,创造新的价值。

大家知道钢铁企业最早的时候,那个过程的都是手工的。现在成了连续的。又走向了价值的提升,这一个过程都是在不断创新,不断增加价值。大家看我们中国,2013年的乙二醇消费量一千二百三十五万吨,进口825万吨,对国外依存度70%,为什么?因为国外的石油价格到国内的竞争力不一样。所以感到钢厂不光是搞乙二醇,还有别的。还有很多低碳化工,就是我们要在钢厂把原来没有价值的地方找到价值,这样钢铁企业才有了新的竞争力。

深度调整是调整什么?就是要把原来的钢铁流程的能源流重新构筑一个新的能源流网络的状态。创新钢铁企业能源转化模式,使能源系统价值得到优化,成本下降,环境改善,产品市场价格价值得到提升。原来能源基本厂内消化,现在我们要实现分布式能源网络,一个要对社会,把我们的富余能源低品质的,比如二百度以下的供应给社会,还有一个高品质的气制能源变成化工产品供应社会,这样把能源产品价格提升转换成新的价值对冲。企业经营的竞争力就提高了。

大家都知道原来学化学的同志都知道,一个石油化工,一个叫做煤化工。现在比如刚才我说的做乙二醇,石油化工是用什么?用石油转化。他也是转化气,转化成一碳化工,成本很高。比如做一吨甲醇的话用天然气或者石油,它的原料成本占到2600到2800。然后又是煤化工,煤化工也是煤炭转化,煤化工转化当中,这个成本,因为煤的制气消耗水,消耗能源量很大。要用氧气增氧,气化。这样得到的每吨甲醇的原料气相当于两千四,比那个低,大家看我写了一个煤铁化工,钢铁流程不但有生产铁和钢,同时生产气,合成气。这一个成本多少钱?经过达刚测算,一吨甲醇合成八百块钱。石油是两千八,我这里是八百。可想竞争力之大。这一个优化的过程,钢铁流程通过优化,成本下降一百,由于气态能源变成了化工产品,增值可以达到16亿。大家知道相当于增加了26亿的价值。所以我的认识是什么?就是我们一定要把原来钢铁厂的这些气体资源的价值收回来,变成我们的产出,得到企业的本质竞争力。

通过这一个说法是什么?同行交流是改进,我们整天交流,你们发多少电我发多少电,我改进,我多发一点。跨行交流是革命,我们一定要努力的把化工企业的行业的知识,技术嫁接过来,大家不要害怕说乙二醇我们玩不了,不用你玩,你只要把氢气拿出来,只要把一氧化碳优化出来给人家,人家做。所以焦化厂在钢铁流程内部,比独立焦化厂的价值潜力要高数倍。当然焦化厂,独立焦化厂有独立焦化厂生存空间,但是钢厂大家应该认识到,将来不是生产钢铁的厂,应该是钢铁化工连锁企业,原来我们叫钢铁联产,应该是钢化联产,钢铁厂不应该再发电,你拿那么优秀的一氧化碳65%的去烧了发电,还不如用煤去发电了。把那么高价值发一个电干什么,人家还不能上访。

第二企业竞争不是赢在起点,而是赢在拐点。不是说企业越大越好,在拐点的时候你有没有奇招。有没有创新,你有没有新的价值发现,所以处在深度调整期的钢铁企业。要在能源流网络优化集成上有所作为,认真解决资源可供,环境可容,市场价值可持续的本质竞争力的提升,任何企业都不在淘汰范围,竞争以后淘汰别人,留下是你,就说这么多,谢谢各位。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