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产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谁是下一个广汇能源

石化作为山东省经济支柱产业,郭树清比谁都清楚这一点。眼看山东地炼不足30%的开工率,58岁的郭树清再也坐不住了。针对原油进口配额问题,他开口尝试向国家争取2000万吨留给山东。

7月3日,国务院在长沙召开部分省份和企业经济座谈会上,郭树清就原油进口问题率先为山东地炼企业喊话,国务院相关领导当即指示有关部门加以研究。

“过去忙,现在也忙,只是忙的内容有差别。以前是吃不好饭,现在是睡不好觉。过去在证监会,平均每周周末可以休息一天,现在在山东平均每周末休息半天。”郭树清不失风趣地谈及自己主政山东一年多的感受。

作为山东省省长,郭树清除了延续自己在证监会时的改革风潮,重拳出台“金改22条”,更多时间,他颇为关注山东经济支柱产业的健康发展。

8月13日,山东省政府召开地方炼化产业转型升级座谈会。郭树清当场表示,要积极向国家有关部门汇报争取,帮助山东省地炼企业解决在生产经营和原料进口等方面的实际困难。“要是老郭带头开座谈会,这事肯定靠谱。”与会地炼企业负责人调侃道。

其实,山东地炼长期受制于油源不足一直是个让历任领导都十分头疼的问题。山东省政府每年都积极争取国家增加该省原油计划指标,放开对该省地方炼化企业加工进口原油的限制,给予该省每年1000万吨的原油非国有贸易进口资质。

郭树清向国家请愿后不久,国务院相关单位开始对山东等地炼油企业进行调研,了解炼油企业关于原油进口权开放事宜。这被媒体视为原油进口权即将开放的征兆之一。

之后的结局早已见诸报端。8月27日,广汇能源接到新疆商务厅通知,已收到国家商务部下发的《商务部关于赋予新疆广汇石油有限公司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的批复》文件。

商务部批复文件显示,广汇能源的控股子公司新疆广汇石油有限公司获得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安排广汇石油2014年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允许量为20万吨;广汇石油可根据市场情况将原油销售给符合产业政策的炼油企业。

此消息一出,不仅带动广汇能源自身股价当天逆市强势涨停,还引燃了A股市场中油气改革概念板块的投资热情。多位业内专家对金银岛财经表示,今年油气改革本身就是重要题材之一,如今原油进口权放开的推进程度超出市场预期,预计未来会有更多企业获得该资质。

 谁是下一个广汇能源?

相较于新疆广汇能源,垂死挣扎的山东地炼企业对原油进口配额似乎更为渴望。为什么是新疆广汇而不是山东地炼?有业内人士认为,广汇能源此番获得原油进口资质属于特事特办,并不具有可复制性,其最大意义或在于鼓励国内企业走向海外上游勘探开采。

金银岛财经查阅相关资料发现,早在2009年新疆广汇石油有限公司经国家发改委核准,通过收购哈萨克斯坦TBM公司49%股份,间接拥有了哈萨克斯坦斋桑油气区块49%的权益,该油气区块原油资源量11亿余吨,投产后年产原油50万~100万吨、天然气5亿立方米。

据广汇能源相关人士透露,广汇能源当初在国家的鼓励下收购海外油田,正是看中国内市场对能源的庞大需求。但如果没有原油进口资质,海外油田的产出就无法运往国内,只能在国际市场销售。由此来看,在目前的原油管制政策下,广汇能源的“特事特办”或是最佳解决方案。

金银岛原油市场分析师黄琳琳对金银岛财经表示,此次批复可以看成是国家鼓励民企积极发展国外油区,完善产业链布局。虽然目前只开放20万吨进口配额,但未来还是有增加的可能。

有广汇能源内部人士表示,在拿到进口权和配额的初期,公司将同国内炼厂进行合作,销售这些海外原油,而销售对象主要是正在等待国家松绑进口原油使用资格的地方炼厂。

这是中国油气行业急需改革的束缚在民营油企身上的另外一条政策枷锁。自1999年《关于清理整顿小炼油厂和规范原油成品油流通秩序的意见》出台之后,民营企业不仅没有进口原油的资格,连进口进来的原油也没有购买和使用的权利。需要经过两桶油“转手”方能拥有使用进口原油的权利。

由于没有原油进口权,地方炼厂只能用燃料油代替原油作为化工原料,而在消费税改革后,每吨燃料油的采购成本后还需加上830 元的税负,进一步增加了地方炼厂的生产成本,使得本来开工率就不高的地方炼厂,生存压力越来越大。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切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会长刘爱英对金银岛财经透露,国家发改委正在研究,具体方案可能近期就会落实下来。

那么,下一个获得进口原油非国营贸易牌照的会是谁?7月份,国务院密集调研山东地炼企业,参加调研会议的包括山东晨曦集团、山东万达集团、天弘化学公司、山东汇丰石化集团有限公司等。也有媒体报道称,这几家企业有望成为获得原油进口权的试点单位。山东海科化工集团办公室主任王金智也对金银岛财经表示,现在生存状况不好,山东地炼企业都有这个期盼。

据金银岛财经查阅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山东共有地方炼化企业49家,一次加工能力合计11265万吨,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360亿元,两项指标均占全国地方炼化70%以上。

因此,无论是从整体战略考量,还是从解决实际问题出发,山东地炼都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广汇能源诞生地。

门缝能开多大?

目前,国内的原油进口分为国营和非国营贸易两种,国营主要由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化、珠海振戎5家控制,进口数量无上限限制。非国营共有23家企业,但其中大部分企业都有国有石油公司背景,有些甚至是“两桶油”的关联公司,民营企业真正能获得的进口配额极其有限。

截止目前,共有23家企业拥有原油非国营贸易经营资质,2012~2014年国家对这部分贸易配额规定是2910万吨/年,但这些配额的完成量一直没有公布。

王金智认为,20万吨的原油进口配额量实在难以满足地炼企业的需求,只是杯水车薪。2910万吨/年能够给山东地炼一半都是奢望。即便广汇能源愿意将进口原油卖给山东地炼,我们也要考虑这20万吨原油的运输成本等诸多因素,如果是一锤子买则卖意义不大。

那么,进口原油的大门究竟能对民企敞开多大门缝?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对金银岛财经表示,国家一直不愿意放开原油进口权,主要是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原油是中国的经济命脉,如果国家不能控制原油,一旦出现极端状况,油源可能成为很大的不稳定因素。但在石油行业,民营企业所占份额毕竟有限,得到原油进口权只会增加市场活跃程度,不会对国家对原油的控制产生威胁。

黄琳琳则认为,放开原油进口,可能会有倒票的行为发生。即一些有原油加工和进口资质的企业进口到原油后,除了自己生产用以外,剩余用不了的一部分,可能供给其他炼厂,也有可能会出现其他小炼厂通过以燃料票倒票的形式购买,但这一般都是私底下交易。

金银岛财经查阅相关数据发现,2013年中国原油表观消费量为4.87亿吨,同比增长2.8%,原油进口量达2.82亿吨,同比增长4.03%。由于精炼厂启动新产能、重建库存等因素,中国原油的需求量正在逐月增加,2013年12月中国原油日均需求量达1000万桶左右,预计到2020年中国石油需求总量可能超过7亿吨。

面对不断增加的进口需求,广汇能源的成功,为国内民营炼厂在原料方面指出了另一条可行之道,即可以将原料的获得由国内转向到国外,通过收购油气田等进行上游产业链的拓展。随着石化领域改革进一步深入,上游油气开采领域的高盈利吸引越来越多的民企参与海外油气并购。

但是,山东恒源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有德表示,面对“无米下锅”的窘境,他们和其他实力较强的地炼企业都想尽快出国找油。然而,面对动荡不安的中东政局,地炼企业出海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在他的计划中,恒源石化最迟明年初一定要实现走出去的目标,这不仅是为了响应政府号召,更是为了企业生存和发展,用他的话说,这次是被“逼”出去的。

“鼓励我们出国找油自力更生,又不给我们原油配额,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王有德直言,原油配额一旦放开,肯定会刺激企业快速“走出去”。刘爱英也对金银岛财经表示,现在省内不少企业准备抱团出国一起找油,“大家可以组团到一个国家投资,这样抗风险能力会更强。”

但王金智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心,虽然抱团出海“人多力量大”,但企业之间难免出现利益冲突。此外,民营企业在海外原油贸易上的经验和积累并不多,也可以考虑和两桶油合作,一起出海拓展上游产业链。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