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证监会中高层调整 改革攻坚或始于交易所

9月1日,证监会原主席助理吴利军被选举为深圳证券交易所理事会理事长(副部级)。

吴利军的人事变动,只是证监会高层队伍大调整的开始,由此,证券期货监管体系新一轮中高层人事调整格局初见端倪。这是继今年4月证监会机构人事大调整落下帷幕之后,证监会内部以及证监系统内部轮岗、调动的延续。

证监会此次人事大调整或将成为资本市场下一阶段改革攻坚的开始。9月12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对此回应表示,人事调整在各个单位都很正常,随着时间、监管内容、机构设置的变化,证监会有相应的人事调整也属正常。证监会将根据监管工作总体要求对人事作出妥善安排。如果后续(人事调整)有变化,官方网站会及时发布。

高层缺位

在周思远(化名,北京某券商副总)看来,证监会原主席助理吴利军的这一步,应该算是情理之中的变化。

按照过去的经验,沪深证券交易所一般由卸任退居二线的证监会副主席级别的官员担任。比如,此次卸任的深圳证券交易所原党委书记、理事长陈东征,以及上交所前任和现任理事长耿亮和桂敏杰,都曾担任过证监会副主席。

“吴利军此前曾是证监会副主席的热门人选。”证监会内部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去年10月时,吴利军曾在会内被推荐为副主席人选,但一直没有正式宣布。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吴利军的赴任与监管部门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处于市场与监管之间桥梁的交易所或将成为改革的前沿阵地。

在吴利军的任命大会上,证监会主席肖钢发言称,交易所作为资本市场资源配置的平台,要进一步拓宽服务实体经济的广度和深度,深交所要继续壮大中小板市场,加快推进创业板改革。他强调,随着资本市场改革的深入,交易所将承担更多的任务。

吴利军于2009年4月升任证监会主席助理。在分管稽查工作期间,吴利军推动了沪深交易所与各地证监局“大数据”系统的整合,将其升级为“云稽查”。今年以来,大量老鼠仓、股价操纵和内幕交易等案件得以顺利查办移交司法,以“大数据”为基础的“云稽查”功不可没。

然而,随着吴利军赴深交所就职,证监会高层明显“缺血”。

证监会官方网站组织机构设置显示,证监会设主席1人,副主席5人,主席助理1人。然而,目前证监会实际只有4名副主席,包括庄心一、姚刚、刘新华和姜洋以及主席助理张育军。此外,领导班子还包括纪委书记王会民。

而2015年,两位1955年出生的副主席——刘新华、庄心一,都因达到退休年龄而卸任。1956出生的姜洋至2016年也临近退休年龄。换言之,短期之内证监会所面临的是,要为上述职位遴选合适人选,至少2位副主席以及1位主席助理。

其实,证监会中流砥柱的中高层干部空心化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证监会一直担负着为地方政府输送省部级官员的重任。2007,证监会原副主席屠光绍调任上海副市长;2012年5月,证监会原主席助理朱从玖就任浙江省副省长;2013年3月,前主席郭树清调任山东省委副书记,山东省人民政府省长。而且,郭树清赴任山东之后,还带走了一批证监会中层骨干。

“如果不出意外,下一步张育军将升任副主席。”周思远猜测,“而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宋丽萍有可能会升任证监会任要职。”在业内人士看来,宋丽萍是主席助理的热门人选之一。

随着证监会高层调整到位之后,年轻化、专业化将成为监督机构高层的新趋势。

中层轮岗

除了高层领导变动之外,证监会还有三个重要部门出现重大人事变动,主要涉及的是国际合作部、创新业务监管部和研究中心三个部门的一把手。

今年7月,祁斌调任证监会国际部主任,国际部原主任童道驰赴商务部任部长助理。上海证监局局长张思宁将接替祁斌,任创新部主任。在2012年赴任上海证监局之前,张思宁曾任证监会创业板发行监管部主任。

原来由祁斌兼任的研究中心主任一职,将由证监会市场部主任王建军兼任,同时他还兼任证券期货研究院院长。

一直以来,证监会内部就有轮岗、调动的传统。“一般来说,跨部门轮岗的(干部)都是会里人才培养的重点。”证监会内部人士说。

不过,祁斌的调任或属意外。今年清明节前后,祁斌刚刚接手新成立的创新部。上述内部人士称,祁斌一直处于蛰伏状态,此番受到重用并提拔也正当时。根据证监会官网显示,创新业务监管部的职能还包括,研究证券期货市场创新发展,推动证券期货市场业务创新试点;研究资本市场互联网创新活动;协调制定证券期货市场中跨市场创新业务和产品的监管规则;承担金融创新领域的部际协调工作等。

祁斌是证监会第一批“海归”,自2000年加入证监会算起,至今已在证监会内工作近十四年。祁斌曾在多个部门任职,是难得的综合型人才。回国前,他就职于华尔街高盛集团。在证监会期间,祁斌则先后任战略规划委员会委员、基金监管部副主任、研究中心主任。2012年起,他兼任北京证券期货研究院执行院长。

2007年,在任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时,祁斌作为写作组组长,主笔写作了《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报告》,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历程进行了回顾和总结,对资本市场未来十五年的发展进行了战略规划。

董登新表示,无论是创新部,还是国际部,都将成为证券监管部门的重中之重。“前者的主攻方向是创新与发展,也是证监会管辖下机构做大做强的前提。后者则肩负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重任,包括即将实施的‘沪港通’、即将推出的‘深港通’,以及中港基金互换等跨境业务。”

继国际部原主任童道驰调任商务部部长助理,国际部原副主任汤晓东辞职后,证监体系内的老“海归”已不多见。而资本市场的创新与发展,以及与国际市场的协同合作,恰恰有赖于“海归派”的推进。

作为证监会第一批海归,童道驰在国际部任职期间,证监会取消了境外上市的无异议函,大批境内企业得以快速登陆境外市场;大幅开放了外资参股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的比例;大幅提高了QFII对A股市场的投资额度,并批准了多家境外合格投资机构参与A股市场投资。同时,童道驰还多次主持参与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谈判,包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央政府与香港特区政府签署的《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中国内地与台湾签署的《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

此外,还有多地证监局官员也在此次调整范围之内。

上海证监局网站显示,上海证监局局长已由严伯进接任张思宁。严伯进是安徽证监局原局长,之前曾任证监会上市部副主任,后担任过上海证监局副局长。

而接替严伯进任安徽证监局局长职位的是贵州证监局原局长郭文英。此外,证监会行政处罚委员会原副主任滕必焱已赴江西证监局任局长。

资本市场改革任重道远

证监会此次人事大调整,或将为资本市场新一轮改革拉开序幕。

“在中国经济改革进入深水区之后,资本市场改革也同样经历深水区。”在董登新看来,未来,随着资本市场市场化改革的深入,多项行政审批的取消,部分审批权也会逐渐下放到两大交易所,交易所将成为改革前沿。

其中,市场寄予厚望的发行体制改革,其最大受益主体也是交易所。股票发行由核准制转向注册制是IPO改革的终级目标。此外,中小板、创业板再融资审批权将下放至交易所。

多年来,在沪深两大交易所的竞争上,更有闯劲与创新精神的深交所略胜一筹。退市制度、降低创业板上市首发门槛等创新性改革都是深交所先行一步。

在前不久举行的中小板启动十周年座谈会上,各界的建议仍然集中在降低上市门槛、完善小额快速再融资制度以及完善股权激励、并购重组配套政策等方面。

“吴利军就任之后,深交所或将迎来更快速发展。”董登新评价。

在深交所干部大会上,吴利军表示,坚持服务中小企业、推动各板块上市公司做优做强、持续优化壮大中小企业板、积极推进创业板市场改革等工作,不仅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和证监会的工作要求,也是交易所发展的自身需要。

很显然,资本市场的并购也是企业做大做强的捷径之一。

“市场化的并购是真正意义上的等价交换,也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途径,因此,中国资本市场将成为未来企业并购的主战场。”董登新分析,更为重要的是,并购可以将场内市场与场外市场(新三板、地方柜台市场)有机地连接起来,且场外挂牌公司也将成为场内上市公司的并购主体。

在人民币汇率改革、中国金融国际化的大背景之下,资本市场的国际化也是证监会的重要命题之一。此前,肖钢曾表示,资本市场改革要坚持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取向。2014年,证监会对外开放措施包括,进一步扩大QFII和RQFII的投资;按照负面清单加准入前国民待遇模式,研究机构对外开放;进一步落实港澳台的合作;推动国内证券公司、基金到海外经营和发展。

国家外汇管理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26日,已有254家QFII累计获批596.74亿美元的投资额度,8月新批额度为17.76亿美元,其中2家机构为首次获批。RQFII方面,8月底总额度已达2786亿元,较上月底增加210亿元。此外,8月共有121家QDII累计获得842.93亿美元额度,较上月底增加17亿美元。由此可见,证监会对外开放的措施正在逐步得到落实。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