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天风证券翟晨曦:期待推出更多利率期货

“从去年至今,我国处于利率市场化加速的过程中,而恰好这个过程中叠加了去杠杆。去杠杆、调结构将继续,意味着货币政策难言大幅宽松,同时我们又在走利率市场化之路,两个因素叠加,利率总体天然易上难下。目前国内的经济环境、欧美的环境,都指向未来半年内中国需要适度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但以什么方式来降低值得考量。”天风证券总裁助理兼固定收益总部总经理翟晨曦表示,今年是货币政策调整的一年,相对去年而言,进入了去杠杆的第二阶段。目前国债期货虽处于初级阶段,机构类别还不够丰富,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没有交易机会。

中国证券报:请介绍一下天风证券国债期货交易情况?

翟晨曦:中国进入了利率市场化的加速过程,利率从去年上到今年下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小周期,波动性明显提高,在波动性市场中如何获得稳定收益,就需要做好对冲。衍生品产生的初衷是用来管理风险,中国国债期货上市初期流动性是好于很多发达国家上市初期的。

可能目前国债期货持仓量和现货交易需求相比有一些距离,总体结构还处于初级阶段,机构类别还不够丰富,这是流动性受限的根本原因,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就没有交易机会。

今年4月份以来债券市场经历了一个比较好的小周期,在此期间用好了国债期货的话,回报率是比较不错的。

就天风证券而言,我们于今年4月正式开始入场交易,在持有债券现货头寸的同时,会适度使用国债期货进行对冲。在牛市格局下,可能会把对冲头寸降低,或者适度增加杠杆提高收益,比例一般不超过30%;在偏熊格局下,利率品头寸和国债期货的头寸,最高的时候可达到100%对冲。在交易过程中,遵循动态管理的规则,适当做择时。

此外,平时会进行两类套利:一是期现套利,尤其是移仓时有比较好的期限套利机会;二是近远月合约之间的价差套利。

中国证券报:您如何看待当前中国货币政策?

翟晨曦:回顾今年全年,从二季度开始,货币政策操作进入调整,市场经历过两次定向降准,7月份下调过一次正回购利率,8月定向下调过再贷款利率,先后投放过再贷款、PSL。截至目前,除了没有全面的降准降息外,我国其实已经动用了绝大多数已有的货币政策操作工具,并且适时创新了PSL等新的工具。因此,我们对市场的定性是:去年的6月到12月份,是货币总量收紧,利率上行显著,属于去杠杆的第一阶段;今年还是货币政策调整的一年,但相对去年而言,进入了去杠杆的第二阶段。

未来去杠杆之路还会继续,但又不能因为去杠杆而主动引爆风险。因此,个人判断,我们正在走“逐渐出清债务,以时间换空间,通过标准化债务替代非标,通过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进行分流,适度降低全市场融资成本”之路,经济将在三期叠加中反复筑底。

资金层面,虽然目前三季度的资金情况好于市场预期。但随着美国QE退出和加息预期的越来越临近,我们将面临外汇占款增加持续低位的挑战。

虽然欧洲央行意外降息,但美国进入升息周期的步伐难以阻挡,美国国债利率面临上行,可能导致中美息差收窄,从而使我国面临利率和汇率的双重压力,人民币出现贬值压力。目前看,我们主动降息的时间窗口越来越稀缺,如果9、10月份,美国真的进一步确认退出和加息计划,其美国国债利率将出现反弹,而在美元升值过程中,人民币汇率压力很大,如果这时中国降息的话,汇率的压力会进一步增大。个人以为,在此之前为对冲未来的汇率风险而提前主动降息,将利率主动调整到我们可以承受的范围是比较好的选择。

可以说,我们在未来半年之内是非常需要降息的。从去年至今,我国处于利率市场化加速的过程中,而恰好这个过程中叠加了去杠杆。既然去杠杆、调结构将继续,货币政策就不会全面宽松,同时我们又在走市场化之路,两个因素叠加,利率易上难下。

目前的经济环境、国内外的环境,都指向未来半年内需要适度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但以什么方式来降低值得考量。从观测到的情况看,整体资金依然中性宽松,但结构不平衡情况存在,后续是否能够处理好国内IPO、缴税、节日带来的季节性波动以及外部资金回撤带来的市场利率波动,是很考验货币当局智慧的。

中国证券报:当前中国的经济和货币政策调整要经历几个阶段?

翟晨曦:要经历三个阶段。去年是去杠杆的第一个阶段,这一阶段表现是货币总量收紧、利率大幅上行,压缩所有机构的杠杆。去年,整个货币政策从原来偏松的状态转入偏紧状态,金融体系内的资金非常紧,但由于金融体系资金的投放主要在上半年,因此实体企业去年的感受尚好。

由于金融机构适度去杠杆、美国QE退出以及下半年互联网金融、利率市场化加速等因素,国内整个金融机构的融资成本大幅显性上升,今年年初所有金融机构在内部做转移定价时大幅调高了其利率基准,这也是今年年初我们看到很多商业银行停止首套房贷款的原因。同时,整个货币池子也适度宽松,但因为去年利率上升的滞后影响传导到今年,使实体企业在承受去年利率上升带来的压力,今年实体企业的日子比去年还难。

目前则处于第二阶段,表现为货币中性宽松,利率适度回落,但仍在去杠杆。由于认识到去年高利率的方式对实体企业影响很大,目前的利率正在向着更合适的水平在回落。这个时间会比较长,个人以为,需要观测不同行业的杠杆率回落情况。

第三个阶段是货币总量逐渐宽松,利率回落到偏低水平,杠杆率适度回升到健康水平,进入真正意义上的新常态。这就是当前大家期待的“股债双牛”时期。如果过剩行业债务率因整合出现正常回落,而新兴产业则适度回升,这就表明经济的结构性调整进入尾声,经济要重新起飞,这时就要进入第三阶段,即适度恢复杠杆,将债务置换,使负债率从不应该承担高杠杆的行业调整到可适度加杠杆的行业。

中国证券报:对于国债期货发展有何意见和建议?

翟晨曦:从全球经验看,最大的大类资产是债券,这是固定收益的魅力,第二大类是股票,中国市场也是如此。我国的债券规模超过了股票规模,是亚洲第二大、世界第三大债券市场。

中国市场权益类市场起步早,债券类市场起步晚,大幅发展是在90年代末银行间市场成立之后。相应的衍生产品也是权益类先发展,但债券市场的现货产品规模很大,对利率类衍生品的发展我们是非常乐观的,对于未来国债期货发展,我们有以下几点建议:

其一,债券市场在利率市场化没有完全完成的背景下,其实已经完成市场化了,构造了“从一个月的超短融到永续中票,从三个月贴现国债到五十年国债”的完整收益率曲线。但国债期货毕竟刚刚起步,刚刚生了一个“儿子”,我们非常希望它能多生几个“儿子”,如三年期、十年期国债期货,让国债期货也实现收益率全曲线。要知道,流动性是靠交易出来的,曲线越完整,可对冲的风险越完善,交易量会越大,除了5年期以外,希望能推出其他关键期限点上的、跟现货对应的国债期货,让持仓机构对冲效率更高,同时可做更多曲线策略,真正实现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健全国债收益率曲线。

其二,目前国内利率类期货只有国债期货,但市场的需求是多样化的,只要是投资者,都面临资金利率风险,期待中金所[微博]能推出更多利率期货,如以交易所回购利率为基准的期货工具等,为利率市场化下的各类机构提供更为丰富的管理工具。

其三,尽快上市外汇期货,丰富大类资产。随着外汇改革提速,希望外汇期货的品种也能够早日提速,使更多的机构乃至个人可以参与。

此外,目前推出的都是单一的品种,可以学习国外推出价差策略品种,如1年*5年,5年*10年的曲线价差品种,或者1409*1412的近远月价差品种,适度增加现金结算的价差品种,促进曲线交易,提高曲线定价的完善程度,有效促进国债收益率曲线建设。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