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全球市场溃败 四大因素是背后推手

近期突然出现全球股市的溃败,周二Capital Economics列出了四个拖累大盘表现的因素。

 (1) 欧元区经济增长忧虑

Capital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Julian Jessop周二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欧元区经济增长下行出现新的信号,特别是德国的表现是目前市场最为担忧的问题。

Jessop称,“若未来数月欧洲央行[微博]不采取进额外宽松刺激的话,似乎没有任何解决方案。”

据德国经济部上周二(10月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德国8月工业产出大幅下跌,跌幅创2009年年初金融危机以来最大,为德国经济状况恶化担忧的最新证据。数据显示,8月份德国工业产出月率下跌4%,预期下跌1.5%。此外,德国2014年第二季度经济确认为萎缩0.2%,三季度存在跌入衰退泥潭的可能性。从欧元区整体表现来看,二季度GDP表现持平,不及预期。

欧洲股市(10月13日)窄幅震荡,早盘低开后录得反弹,但在尾盘再度回落,最终各国股市涨跌不一。周一收盘,英国FTSE100指数上涨0.41%;德国上涨0.27%;法国CAC40指数上涨0.12%;意大利MIB指数下跌0.32%;西班牙IBEX指数上涨0.36%。

 (2) 油价大跌

Jessop表示,拉低大市表现的另一因素是油价的大跌,不过该因素的拖累程度较小。布伦特原油(84.84, -0.90, -1.05%)期货价格已周四年终高点下跌了逾18%,目前交投于85美元/桶附近。

Jessop称,“油价的大跌过度表现了全球经济的疲软。”并称,这归因于中国和欧洲需求的疲软,供应的增多,美元的强势和部分卖压的打压。

他还指出,“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油价下跌,较低的能源价格实际上有利于全球经济增长的强力启动。”并补充认为,预计年底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将小幅反弹,涨向93美元/桶。

(3) 工业金属价格下滑

Jessop表示,另一个拖累因素“本质上是旧闻”,即大型新兴市场经济增长的放缓。大部分发生于2010-2012年间,体现在工业金属价格的下跌上。

Jessop指出,“大部分坏消息来源于商品价格,特别是金属价格,目前已经明确计价在内。”

并补充称,尽管最大的新兴经济体,中国三季度经济增长跌至7%下方,但仍是合适的,且较为健康的。

 (4) 地缘政治风险

Jessop表示,目前最大的地元政治风险是埃博拉病毒疫情。

其中,欧元区经济忧虑为“头号杀手”

他在谈及英国独立党(UKIP)的崛起时和英国脱欧公投表示,“这些因素总体被市场担忧过度,但欧元区经济增长停滞是最大的威胁。”

Perennial Investment Partners股票分析师Matthew Hegarty也认同Jessop的观点。Hegarty表示,欧元区潜在的通缩是较大的担忧。

Hegarty指出,“目前欧元区前景取决于欧洲央行的决定。”

不过Hegarty认为,欧洲央行将跟随美联储的带领,并需求非传统的政策工具,或对股市提供支撑。

Capital Economics还指出,即使所有这些担忧因素迅速消退,市场焦点也将重返美联储是否加息。

Jessop称,“这将从国债收益率重拾升势和市场波动性较大中看出。”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