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第四届中国衍生品峰会2014 初探中国衍生品行业新趋势

期货日报网  由CDMC Events 决策者会议主办的第四届中国衍生品峰会(CDF 2014) 于10月23日-24日在上海中星铂尔曼大酒店顺利召开。此次大会汇聚了200多位来自期货公司、银行、对冲基金公司、监管机构、交易所、结算所、经纪商、交易平台提供商、风险管理公司等的衍生品行业专家,围绕中国衍生品市场发展新纪元、中国衍生品市场新趋势和大宗商品以及股票类衍生品三大方面展开讨论,为共同推进和迎接中国衍生品市场新发展树立行业标杆。

中国证监会原期货监管部副主任、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正局级研究员黄运成阐述了中国期货和衍生品市场的发展与改革。他认为,期货和衍生品市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一些空前的关注,至少有三个方面重要的原因。一个是宏观经济的增速不断下行,第二是外贸形式,第三是在调结构这种大的经济下行。

黄运成指出,从期货衍生品发展的趋势来看,全国有三个主要的趋势,其一是商品交易全球化的趋势在加强,期货价格已经成为衡量经济运行的一个重要的指标,其二是期货及衍生品的市场成为大国整合国际市场的主要力量,交易所通过大国兼并在做大做强,最后是成熟市场,国家增强了跨国监管的力度,长臂管辖加剧。

另外,他强调,垄断性的市场,这些领域如果不突破,下一步整个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就不能到位。李克强总理提出了,政府机构改革实行正面清单的管理,对市场来讲,要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法无禁止即可行。具体的在期货衍生品市场,大的方向还是简政放权、放开准入、去行政化等方面。

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胡汝银向与会嘉宾解读了上交所ETF期权市场建设与方案要点。他说,在期权期货市场上面,期权,包括个股期权、ETF期权,股指期权,首先是个股期权占最大,其次是股指期权,再就是ETF期权。在国内为什么上交所首先选择ETF作为股票期权的试点的标的呢?是因为和个股相比较而言,ETF期权有它独有的特点,比如价格波动比较小,价格操作的风险比较小,内幕交易的风险也比较小,系统性风险,对冲功能比较强。

另外它可以有助于ETF期权市场作大。ETF期权市场作大以后,有助于机构投资者以及长期资金进行资产配置,包括资金比较大的一些个人投资者来进行精确的风险控制和可靠的收益证券工具。胡汝银同时也指出,期权市场主要的风险是运营风险、结算风险、高频交易风险、经营机构风险、炒作与操纵风险等。在这方面上交所都有一系列严格的风险防控体系,包括期现独立,期现独立是一把双刃剑,本来这个是打通的,可是有些投资者不是太成熟。还有严格的保证金制度,以及资金和持仓的前端控制,这个是中国独有的一些制度安排,甚至还有更为严格的限仓制度。

上海期货交易所总监助理朱洪海先生的演讲主题为商品指数衍生品设计与创新。朱洪海具体介绍了目前在推进的有色金属指数和仿真合约的情况,指导思想是一个中心两个坚持,一个中心就是指围绕市场需求,服务实体经济,坚持产品服务创新,坚持风险管理的创新。编制的原则是标尺性、可投资性、抗操纵性。

谈及指数及衍生品创新的思路和想法,朱洪海说,从上海期货交易所来讲,发展这些指数衍生品的目的是要发展一个均衡的,多层次的商品市场体系,商品期货的层次感还是需要进一步加强。首先是一个均衡的概念,均衡主要是指市场参与者要经营,希望有更多的金融机构、投资者有更多的比较有战略性的投资者,能够进行到这个市场进行商品的交易。第二个强调的是一个多层次的市场,因为你有了不同的市场参与者,你最后的交易目的是不一样的,交易的策略是不一样的,交易的风格也是不一样的。最后希望通过均衡和多层次的这两个重点,能把期货市场的市场功能发挥出来。

上海黄金交易所研究与发展部副总经理徐荟竹演讲主题为黄金国际板的探索与实践。她指出,黄金市场为什么要启动这个国际板?有两个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一个是机遇成就,第二句话是使命必然。第一个市场机遇是因为这个市场已经有了初步的规模。第二个机遇是,中国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所有国家里面,上中下游产业链覆盖最全面的国家。在上游,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的黄金生产国。第三是黄金市场迎来了国际化的窗口期,这个窗口期在哪里?第一我们有体量规模。第二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正在加快,第三是上海自贸区的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

同时,徐荟竹也谈到了国际板的定位,就是要引入国际投资者,参与上海黄金交易所以人民币计价的黄金、白银等所有贵金属产品交易。同时充分利用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相关政策优势,为黄金投资者提供便利的实物黄金转口服务,将上海打造成为全球黄金交易中心,人民币定价中心和亚太实物黄金转口中心。

东方证券金融衍生品业务总部董事总经理、负责人凌学真作为大会第一天下午小组讨论的主持人,就金融衍生品交易的制度监管与风险管理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凌学真说,做场外衍生品不光是有交易对手的风险,其实我们跟交易对手打交道的过程当中,实际上要签交易协议,这个是一个法律的东西,大家也知道国家的法律体系还没有细到,能够把现在做的金融创新包括进去。

换句话说,我们国家的《破产法》和跟金融相关的《公司法》也好,《证券法》也好,《担保法》也好,里边是不是有一些有冲突的地方?司法解释的不确定性也会造成一些风险。为了规避这些风险,做场外交易的是要求交易对手付很多的保证金或者是履约保障品。在某种意义上来讲,降低了市场的效率,但是没有办法,为了规避法律的风险,还是把钱,把东西压在这儿。但是你即使压了很多的履约保障品,如果市场发生剧烈的波动想平仓,但是你不一定平得了,这个就涉及到产品和市场层面的流动性风险。

新湖期货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期货业协会兼职副会长、上海市期货同业公会监事长马文胜发表了关于迅速扩大的中国期货市场——创新带来新机遇的主题演讲。说到期货市场转型、创新的方向,他表示,交易所作为要素市场在整个金融体系中的重要性会更加突出。那么交易所的产品、工具、制度的创新将会推动风险管理以及财富管理市场的发展。交易所一个简单的政策,比如说交易制度一点点创新就会激发市场很大的能量。交易所中央对手方、清算职能的发挥将带来场外市场的迅速发展。

马文胜说,对商品期货产品发展的理解,我觉得大宗商品期货在中国是很前景的。简单算个账,43个大宗商品,一年产能大概是16万亿,以每年波动20%,我们就说它的贸易环节是一次性的,中间没有过程,那20%也有3万多亿的风险需要对冲,但现在这个市场资产规模才2000多亿,远没有达到这个体量,应该说这个市场还是很有前景。最后,他表示,投资者结构的转变,商业机构头寸越来越集中,对冲基金的占比越来越大,以做市商为商业手段的机构将快速出现。

招商银行总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杨德行讲述了从中、港两地银行结构化产品异同,初探中国衍生品市场趋势。他说,中港两地银行结构化产品的异同,表现在首先是货币的自由兑换,其次是利率市场化,第三是基本的国际化因为基本的流动,会带来很大的避险的需求,第四就是标的市场以及工具的发展。

另外,他也指出,衍生品二级结构化这个东西,始终还是一个合成的东西,相对比较复杂一点。所以,对投资者的专业度,他的投资经验、风险偏好以及承受能力都要好好的考量。这一块始终是时间沉淀的过程。投资经验就是从生活中,积累出来的。在内地可能还是需要时间,包括投资人对风险市场定价的判断,然后是产品的特征。在香港地区,存量的组成,基本上应该占了整个结构化理财规模里边70%以上。另外,利率型的产品也是比较大的合成的部分。然后就是期限,香港产品的期限分布得比较平均,通过一些EOI、投资人卖出一个期权,这个是完全不保本的。

中信证券股权衍生品业务负责人薛继锐阐述了机构投资与场外衍生品市场创新。他分别从市场规模、结构、趋势、参与主体、交易的目的等方面分析了场外市场。薛继锐表示,在衍生品发展的市场过程中,尤其在场外市场,证券公司扮演了非常的角色,同时也受制于市场的发展。在自己规模扩张上,也是伴随延伸工具的不断创新,不过自身财务的规模也是逐渐扩大。

同时,薛继锐也说,随着衍生工具的丰富,衍生品和技术资产之间搭积木的效应会迅速增强。另外,随着未来期权的推出可以发现,投资者通过不同的观点和判断,实际上盈利模式要迅速丰富。比如说从股价上看,或者是市场从波动率二维的角度来讲,或者是波动率中心,这两个一组合,可以发现组合的模式是非常非常多的。当然这也增加了投资者的难度,所以对专业投资者要求也是越来越高。从机构间,主要还是跟整个制度设计模式是相关的,本身场外也是保证金交易制度,交易双方都需要进行时时盯事。金融机构之间更多是交接管控,通过授信管理,是一种交接的关系。

中金基金总经理、量化团队负责人阚睿为与会嘉宾带来了重大金融亏损及其经验教训的演讲。他分别提及了1995年巴林银行事件、2001年爱尔兰联合银行交易员非授权外汇投机交易损失、2008年法国兴业银行的损失、金融危机导致李曼兄弟公司倒闭等案例。

问及衍生品在其中有没有起到坏的作用,阚睿表示,衍生产品本身并不是导致这些公司倒闭的原因,而是怎么利用这个衍生产品。衍生产品是一个零和游戏,有人买就有人卖,所以它的存在既不增加,也不减少整个市场的风险,仅仅是把市场风险从一个实体转移到另外一个实体,当然它转移本身是非均衡的转移,所以造成某些实体会在短暂时间内失衡。尤其是衍生产品有巨大的杠杆率,所以它的风险特征是非常非线性的。从这里得到一个经验教训,就是流动性风险和高杠杆率加在一起可能是致命的,另外就是信用风险及其相关性、前台和后台的隔离、对于这些明星们的风险管理以及盈利时的风险管理这几方面的因素。

信诚基金数量投资总监、资深基金经理吴雅楠讲解了场内衍生品交易与绝对收益策略。他表示,在衍生品慢慢多时候,对冲策略会多元化,这就是要看怎么平衡和匹配。把结构化的工具能够放到场内,风险可以转移,融资也可以在市场当中去用市场化定价的方式去获得,这是分级基金给市场当中最有效的工具。从而分级基金本身提供一个是看跌的,一个是看涨的,在过去一年当中大家应该看了很多。在期权还没有完全丧失的时候,在市场当中有非标准化的,能够给投资者实现杠杆化工具的补充。

讲到未来可以想象的一个事情,吴雅楠表示,就是当衍生品工具多了之后,它可以最大的改变我们资产配置的观念。过去我们想象资产配置,讲的是打雷资产、股票、债券和大宗商品。如果有不同β、α,我可以把它做不同的组合,这个时候把能力的配置就提高了新的层面。讲到债券型的基金,如果把沪港通的概念放进来,如果未来市场是全球联动的市场,外汇基金管理也会给我们创造α。如果我们把外汇α放进来的话,同样可以带来这样一个超额收益。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