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产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两桶油暗战页岩气 油价成共同敌人

10月中旬的一天,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龙会镇被蒙蒙细雨笼罩,本就崎岖的泥结碎石路也变得更加泥泞难行。在向镇东北驱车五公里后已近黄昏,四下里早已寂静一片,前方却隐隐传来隆隆的机器轰鸣。

驶过一个山坳,地势渐平,轰鸣声则越来越响,车随后在一处工地前停了下来。走进工地,灯火通明的场地上,两座峭拔突兀的“大铁塔”直插天际,每座“铁塔”约有18层楼高,离地十余米处有一个工作平台,再往上是一个更小的平台,塔身正面则并排竖置着数十根黑黝黝的细管。

“这是我们威204H4平台所用的两台钻机,这些细管就是钻杆。三根钻杆组成一根立柱,通过顶驱不断往下钻,全部下完后可长达5000多米。”中石油川气钻探公司页岩气项目部经理罗欣在嘈杂环境中大声地对上证报记者说。

他所说的威204H4平台是中石油在威远区块的钻井平台之一,用以开发5000米地下蕴藏着的神秘的页岩气。过去由于技术条件所限,这些气藏无法开采出来。但随着以水平井分段压裂为代表的体积压裂技术在美获得突破,页岩气革命横空出世,四川盆地地下埋藏上亿年之久的丰富资源也终于得见天日。

对页岩气钻探来说,最主要的成本体现在钻井平台设备的租金,钻杆、钻具租金,人工费用以及固井、测井、录井的费用等。每缩短一天开发周期,就能减少大量成本。此前,中石化[微博]曾在涪陵焦石坝创下38天的最短钻探周期,被业界视为中国页岩气开发提速降本的典范。

而据罗欣透露,川西钻探公司的长宁H3-5井前不久凭借33.66天完钻4570米进尺、1800米水平段的钻探周期已超越了中石化,创下全国页岩气水平井钻井周期最短新纪录,较之前完钻的平均周期缩短28.5天,钻井周期缩短45.82%。

记者注意到,这段话也被印刻在威204H4井场一块公告板的醒目位置。显然,中石化开发涪陵页岩气获得的巨大成功已经让中石油按捺不住,两大巨头在页岩气降本、增产等方面的比拼正日趋公开化。

然而,令它们措手不及的是,一个更大的威胁已悄悄降临:在过去5个多月中,国际油价已经从6月20日115美元/桶跌至12月16日的60美元/桶,跌幅高达48%。机构预测,明年国内存量气价非但不会上调,增量气价还可能下调,这意味着原本用以衡量页岩气效益化生产的气价基础已不复存在。

  揭开页岩气成本高昂之谜

页岩气藏的储层一般呈低孔、低渗透率的特征,气流的阻力比常规天然气大,只有采用压裂技术进行开采,这是其开发成本高昂的重要原因

尽管页岩气概念在资本市场早已耳熟能详,相关报道也早就汗牛充栋,但外界对这一非常规能源开采机理与成本真相的了解其实还十分有限。

和传统油气储藏有所不同,页岩气藏的储层一般呈低孔、低渗透率的特征,气流的阻力比常规天然气大,因此只有采用压裂技术才能开采出来。这是其开发成本高昂的一个原因。

就威204H4平台来说,需要经过先钻井、再压裂的过程。记者从现场看到,该井场共六口井,并排两列,每列三口,采取两部钻机同时施工。

“这六口均是水平井,等钻完后会形成类似两条对称的鱼尾巴形状,三口井一条。这就是工厂化运作,打完一口井后就平移至下一口,像流水线一样。等其他井全部打完后再规模化的压裂,这样可以节约酸化压裂的用水量,更环保经济。至于为啥钻机要用两台,也是为了降低成本。通过平台钻井,可以节约土地、共享装备和资源。”罗欣说。

在他的引导下,上证报记者登上了井场右侧的一部钻机,一睹页岩气钻井作业的真貌。

沿着陡峭的扶梯爬上平台,率先看到的是几个哑铃形状的黑色铁制设备正在快速振动,之前听到的轰鸣声正出自这里。其后,一个圆墩墩的绿色罐体悄然伫立,再往后则是两台橙色的离心机。所有这些装置全部通过各色管道相连。

“前面这个叫振动筛。简单来说,钻井就是借助钻井泥浆辅助进行钻进的过程。随着井深不断增加,用泥浆来带出岩屑,最后需要通过振动筛把岩屑过滤掉。绿色的那个叫除气器,如果泥浆中含有气,也要通过这个装置及时除掉。离心机则将泥浆中的细小颗粒甩出,剩下比较干净的泥浆重复利用。”罗欣说。

记者注意到,就在振动筛的底下有一条用网格覆盖的沟槽,褐色的泥浆正快速地沟槽中汩汩流动。而推动这些泥浆循环的则是离心机后面的一台搅拌器和泥浆泵。

“搅拌器用于搅动泥浆,越搅动,流动性就越好;泥浆泵则通过活塞向钻孔里压送、循环泥浆。打个比喻,泥浆泵类似人的心脏,泥浆就像血液。”罗欣说。

这一钻井过程将持续数十日,之后再经过固井、完井作业后,则启动压裂过程。

压裂的具体流程是用压裂车把高压大排量压裂液挤入产层,当把产层压出许多裂缝后,再加入支撑剂填充裂缝。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威204H4平台此次将动用16台压裂车,每台车工作一小时的租金就达4000元,按一天压裂6小时计算,仅压裂车费用每天就需要2.5万元,这还不包括压裂液、配给车、运油车等其他原料和辅助设备的费用。至于1 台新压裂车的售价则高达数百万元。

“总体上,完成一口井需要70-80天。我们还在努力缩短时间,最终要实现60天,甚至50多天完成这样一口井。如按80天计算,三口井就是240天。两台钻机同时进行,六口井总共要240天可以完工,预计明年上半年投产。”罗欣说。

 石油巨头间的“军备竞赛”

在四川盆地和重庆市涪陵区,两大石油公司不仅在页岩气产能上展开PK,还在成本上暗暗较劲

威204H4平台只是中石油在四川盆地展开大规模页岩气开发的一个缩影。记者获悉,类似这样的平台,在威远县就有12个,明年可能有15个以上,在长宁县则已有15个左右。

“现阶段,我们正在长宁、威远两个国家级示范区进行规模产能建设,计划明年投入100亿元人民币,完成131口井的钻井压力和地面长输管道、脱水的配套建设,实现产能20亿立方米。对此,我抱有信心。”中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副总经理、四川长宁天然气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谢军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说。

而从长期规划看,中石油西南油气田还将在明年实现20亿立方米的基础上,争取2017年产气50亿立方米,2020年产气120亿立方米。在谢军看来,四川盆地的页岩气资源量远远超过这一规模建设量,今后能建成的规模也将远远大于120亿立方米,因此要保持既积极又科学稳妥的态度进行开发,将视进展和效果调整规划目标。

不过,作为老对手的中石化显然有后来居上之势。中石化宣称,中国页岩气开发的历史性突破,是从中石化部署在重庆市涪陵区焦石镇的焦页1HF井开始的。作为我国首个投入商业开发的页岩气田,涪陵页岩气田同样被评为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

中石化勘探分公司总经理郭旭升12月12日说,中石化在今年3月就已宣布涪陵页岩气田提前进入商业开发。2015年产能将达50亿立方米,生产页岩气35亿立方米。目前,中石化涪陵页岩气产量已累计突破10亿立方米。截至11月30日,涪陵页岩气开钻149口,完钻120口,完成压裂试气49口,累计产气11.36亿立方米,销售10.88亿立方米。

除了页岩气产能上的PK外,两大石油公司还在成本上暗暗较劲。

此前,中石化涪陵区块的成本优势一直为业界称道。就在本月初,中石化集团刚刚宣布,截至10月底,涪陵页岩气田累计开钻145口,完井110口,投产45口,销售页岩气突破10亿立方米,单井投资成本较开发初期平均下降10%。

而中石油在四川盆地的页岩气开发成本也在不断下降。

“早期我们打的水平井1000米水平段,垂深2500米,总径直4000多米,需要150天;现在平均可以缩短到70天;最近一个井的最高纪录不到40天。钻井成本从初期的一个亿,现在降到六七千万。”马新华对上证报记者说。

尽管如此,成本仍是中国页岩气能否实现商业化突破的关键难题。作为对比,美国的页岩气单井成本仅为3000万美元。

据马新华介绍,中国页岩气的地下地质条件比北美复杂、埋藏深度普遍比北美深、成熟度比北美高、页岩气有利区多处于丘陵-低山地区、地表条件比美国复杂、施工难度大,这些都导致中国的页岩气开发成本偏高。

“四川盆地的埋藏深度比北美深1000-2000米,且地形条件不太好,都是崇山峻岭,整个工程中仅钻井工程的投资成本就是北美的10倍,平均成本则是北美的两倍,最高的一个钻井平台工程达到2000万。总体上,勘探开发尚处于初步阶段,有些在实践过程中改进。”谢军进一步解释说。

值得注意的是,页岩气的采收率也比常规天然气低,后者在60%以上,而页岩气仅为5%~60%。这都推高了页岩气的开发成本。

  油价暴跌打乱页岩气开发阵脚

两大石油巨头开发页岩气的降本增效投入不可谓不大,但连续跳水的国际油价,对其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降本之战依然严峻

国有石油巨头开发页岩气的热情不可谓不高,在降本增效方面的投入不可谓不大。但这些努力在连续跳水的国际油价面前却显得如此孱弱。

过去5个多月中,布伦特油价已从6月20日115美元/桶跌至12月16日的60美元/桶,跌幅高达48%。而美国页岩油厂商对外宣称的盈亏平衡点是70-80美元/桶。国际能源署上月报告指出巴肯盆地原油在42美元/桶的价格仍可盈利。在业内看来,国际油价的不断探底也在试探美国页岩油开发的真实成本。

《经济学人》杂志近期的封面文章《酋长对决页岩人》这样评说:美国中小厂商疯狂开采,石油产量提高了1/3至接近900万桶,只比沙特日产少100万桶。双方竞争使得世界原油市场供应从短缺变为过剩。如今沙特正在推行不同的策略——放任油价下跌,淘汰掉高成本的生产商。

不过,美国的页岩气开发商似乎还能挺住。

相比之下,成本高出一大截的国内页岩气开发更是雪上加霜。

安迅思天然气分析师王瑞琪表示,目前国内天然气价格实行与进口燃料油、LPG价格相挂钩的模式,即政府规定的天然气价格与60%燃料油和40%液化石油气价格之和的90%相当。按照原定计划,2015年国内将实现存量气、增量气价格并轨,前者要进一步上涨。但由于近期国际油价暴跌,令国内存量气价格的走势变得捉摸不定。

一些业内人士也在提醒低油价可能给非常规油气开采带来致命打击。中石油集团政策研究室发展战略处处长唐廷川近日在2014中国天然气国际高峰会议上说,如果国际油价长期处于70-80美元以下,非常规油气将无利可图。

“不过,油价低对大企业影响不大,中国开发页岩气的既定战略不会变,只是小企业需要警觉。”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岳来群向上证报记者表示,“不能光看每口井的盈利,“两桶油”、华电等更看重的是资源储备,以及页岩气勘探的经验积累。毕竟我国常规资源有限,油价下跌不会阻挡开发步伐。”

他认为,目前的低油价不太正常,这种程度的偏低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也有权威专家私下表示,虽然中国企业开采页岩气投入大,但加上0.4元/立方米的财政补贴,收回打井成本后,就能持续盈利。

但何时能收回打井成本仍要看未来的气价水平。一个业内共识是,在低油价背景下页岩气实现效益化开采的时点势必会推迟。为此,两大石油公司在降本之路上的争分夺秒还要继续,挑战依然严峻。

  失去开发热情的民企

短短两年时间,民企对于国内页岩气市场的热情就从争先恐后变为退避三舍,他们似乎更愿意“出海”淘气。有民企老总告诉记者,在北美打井,就像在中国开发房地产一样稳赚不赔

堂皇转眼凋零,喧腾是短命的别名。

对方兴未艾的国内页岩气市场来说,民企从争先恐后到退避三舍只过了短短两年。

两年前的此时正值国内页岩气第二轮招标落定。当时,整个产业峥嵘初露,沉睡在地下庞大的资源给了市场无限想象空间,一时间概念股纷飞,民企热情高涨。然而喧嚣过后,一切重归平静。包括企业圈而不采、能源局下调页岩气产量规划等情况凸显了社会过高期待与中国产业软肋之间的巨大落差。

时至今日,第三轮页岩气招标迟迟没有落地。

岳来群向记者透露,页岩气区块第三轮招标正在准备中。然而由于矿权问题,有吸引力的区块都与三大石油公司目前的油气矿区块重叠,难以流转仍是最大障碍。

上证报记者了解到,不少实力颇强的民企,之所以未参与第三轮招标就因为区块吸引力不够,测算投入产出比不能盈利,转而在海外开发积累经验,如宏华集团、海默科技等。一位在北美从事页岩油开发的民企老总告诉上证报记者,在国外搞页岩气,就是租个区块打井,工程外包给当地的作业团队,资金由风投共同出资,项目权益共享,流程简单、专业,风险可控。

在他看来,在北美打井,就像在中国开发房地产一样稳赚不赔。然而当记者问起是否会考虑参加国内第三轮招标,他表情犹疑。事实上,种种资质门槛就已把他挡在了门外。

或许,页岩气开发的新机遇已经在油价暴跌砸出的大坑中悄然勃兴,而留给中国企业的时间还有多久?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