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芝商所主席:中国期货市场开放迎来最佳时机

“当下的中国已经到了金融期货市场开放的最佳时机”。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荣誉主席利奥·梅拉梅德(LeoMELAMED)如此说。

3月26日,博鳌亚洲论坛的第一场午餐会,《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杨燕青对话梅拉梅德。

今年83岁的梅拉梅德于1972年创立芝加哥交易所,被誉为“金融期货之父”。他1985年第一次到访中国,此后关注并多次为中国金融期货市场的建立和发展建言献策。

在午餐会现场,他回顾了过去三十年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和改革,并表示,进一步放松监管、还市场以本色、给创新以空间,是下一步发展的最佳路径。

梅拉梅德认为,中国目前的金融期货市场发展还不够成熟,但是如果逐渐开放的话,可以邀请国际化的市场主体融入国内市场,中国的期货市场会发展得更好。上海自贸区内实现的能源期货试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2013年11月,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落户上海自贸区,这标志着资本市场支持自贸试验区若干政策的实质启动。该中心是由中国证监会[微博]批准的第五家全国性期货交易所,主要从事原油、天然气等能源类相关衍生品交易、交割的场所。

梅拉梅德表示,“这个方向是正确的。”他称,中国60%的能源需求来自于进口,而且在价格发现方面没有话语权,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运作之后,中国就可以参与到国际的交易市场。

“我相信,从长期来说这会是平衡能源价格非常重要的一步。现在石油的价格在大幅下降,石油使用大国压力小一点,但能源价格是会变动的,而且没有能源的话什么事情都做不成。”梅拉梅德说。

他认为,开放实际上能够减少中国市场的投机行为,有利于市场本身的发展。中国期货交易市场将要增加能源交易品种,这对于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具有极大的价值。

他强调,必须要引入国外的市场主体加入,这是因为能源市场绝不只是一个内部的市场,而是一个全球的市场。“我看到证监会肖钢主席已经采取措施,朝着这个方向推进”。

他也指出,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有很强的互联性,它们互相指导、互相影响。他关注过的每一个期货市场都先有一个活跃交易的现货市场,然后再有一个期货市场。

在他看来,目前中国债券市场还非常薄弱,必须进一步加大债券市场的建设。

“银行现在还不允许用期货,一方面监管不让他们动用期货,另一方面它们没有学会如何使用期货,所以我鼓励先要大力发展现货市场,将来期货市场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并且启动两个市场之间的良性互动。”

近期,中国高层多次表态称,2015年中国努力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对此,梅拉梅德对这一决定表示赞许。他称,中国的决策层认识到了目前是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放开的非常正确的时机。“特别提款权(SDR)篮子当中必须包括人民币,我们看到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当中有一个环节就是可兑换性,所以可兑换是必要的。”他说。

他承认,人民币国际化的道路上,必然存在着风险,如何避免?答案是必须给市场空间,让市场自己发言,让市场具有创新的能力。“监管与开放之间一定找到一个平衡。中国刚开始发展的时候,我当时非常赞赏中国严格的监管,那是发展初期所需要的;但同时那样的监管遏制了一些进步和创新,中国现在已经不是发展初期,而是在成熟之路上跑了很远,所以,现在要给市场创造更大的空间让其增长发展。”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