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产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全球1/3矿商失守成本线 四大矿逆市增产挤垮中小矿

一年有余的断崖式下跌未见终结,对全球铁矿石行业来说,在供给过剩的格局中,真实的情况可能会更加糟糕。

汇丰银行4月14日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目前的铁矿石价格已经低于大约三分之一国际矿产商的边际生产成本。一位国内矿企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国有矿的税后成本,大部分在700元/吨以上,卖一吨矿粉至少亏200元。

日前,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阿特拉斯(Atlas)宣布在4月份会陆续停止生产,对外出口也将停止,何时复产取决于铁矿石价格的走向。中钢集团澳大利亚子公司也被曝出将关闭旗下澳洲Blue HIls铁矿。

不过,占全球供应40%以上的四大矿山(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FMG)并没有减产的迹象。有分析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冲击矿价虽不是四大矿山逆市增产的主因,但通过低价竞争,打压一下竞争对手,这个很正常。

三分之一矿商陷亏损

让国际铁矿石商意想不到的是,由于中国需求的放缓,他们不断释放的新产能,如今已成为“烫手山芋”。

西本新干线的监测数据显示,进入4月份之后,普氏63%铁矿石指数已跌破50美元的关口,最低曾触及47.50美元/吨。在金银岛市场分析师弭澎琦看来,全球四大矿山的铁矿石采矿成本多在20~30美元/吨,在价格较低时也能获得足够的利润。

根据摩根士丹利数据,2014年力拓、必和必拓及FMG都圆满完成扩产目标,力拓与必和必拓未来2年还将增产5500万吨,淡水河谷未来3年增产9000万吨,供应可能还在继续增加。花旗集团在其第二季大宗商品展望中表示,“我们预计2015年出口产量成长将增加1.1亿吨,其中6800万吨来自力拓。”

对于逆市扩产的思路及逻辑,力拓CEO沃尔什给出解释:作为一个周期性行业,铁矿石价格主要由供需决定,但这基本属于成本区间的第四区间,也就是成本会比较高的价格。

弭澎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力拓的铁矿石离岸成本仅在20美元/吨左右,领先全球,不管周期如何变化,其成本仍有很强竞争力。

全球几大主要铁矿石开采商的逆市增产,进一步加剧了市场供大于求的状况。根据Metal Buletin的数据和全球最大船舶经纪商Clarkson Plc汇编的年度基准数据,铁矿石价格上周已跌至2004~200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正因为如此,西澳大利亚州州长、矿业大亨Colin Barnett认为,铁矿石巨头在市场低迷之际继续扩大产能的做法十分不可取。

中小型矿山停产陷困境

按照力拓的说法,尽管铁矿石价格大跌使得一些较小的竞争对手陷入困境,但四大矿山仍将继续增加铁矿石产量。

在Mysteel进口矿分析师周远见看来,冲击矿价虽不是四大矿山逆市增产的主因,但通过低价竞争,打压一下竞争对手,这个很正常。

上周五,中国钢厂重要的铁矿石原料供应方之一、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阿特拉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陆续停产。

2011年初开始,阿特拉斯先后收购了铁矿石生产企业Giralia和FerrAus,获取了巨大的直运铁矿石资源。

根据阿特拉斯董事会当时制订的投资计划—2013年将铁矿石年产量提升至1200万吨,到2015年提至1500万吨,随着Hedlang港阿特拉斯新的泊位于2015年建成,2017年公司计划提升产量至4600万吨。

不过,铁矿石价格的快速下跌,已然超出了阿特拉斯的底线。根据一份官方公告,阿特拉斯在4月份会陆续停止生产,其对外出口也将停止。停产后,所有阿特拉斯铁矿项目将进入维护阶段,何时复产取决于铁矿石的走向。

作为澳大利亚第四大铁矿石供应商,阿特拉斯的停产,似乎揭开了海外高成本矿山停产的序幕。

据外电4月14日消息,中钢集团澳大利亚子公司Sinosteel Midwest Corp本周二称,将关闭旗下澳洲Blue HIls铁矿。《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耗费中钢集团大量投入的Blue HIls铁矿,在2013年8月才刚刚投产,原计划将持续运营5年,年产铁矿石300万吨。

在弭澎琦看来,上述矿山的关停,对铁矿石的供应不会产生很大影响,但从消息面上,折射出国外矿山活得也挺艰难,尤其是被击穿成本线的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卓创资讯的消息显示,从2014年10月份开始,国外部分中小型矿山受成本压力,已经开始纷纷宣布停产或倒闭。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