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专题 >> 会议专题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丁伟:加强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律的针对性

核心提示: 2015陆家嘴论坛6月27日的专题论坛《金融法治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上海市立法研究所所长丁伟表示,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出来以后,更主要还是要有效的修改法律而不是制定法律,对现有的立法资源怎么规定,现在一方面是法律针对性不强,另一方面同样类型或者内容交叉的法律五花八门。地方人大立法、地方规章还有其他规章文件很多,真正打官司没有几个有用。

2015陆家嘴论坛6月27日的专题论坛《金融法治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上海市立法研究所所长丁伟表示,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出来以后,更主要还是要有效的修改法律而不是制定法律,对现有的立法资源怎么规定,现在一方面是法律针对性不强,另一方面同样类型或者内容交叉的法律五花八门。地方人大立法、地方规章还有其他规章文件很多,真正打官司没有几个有用。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上海市立法研究所所长丁伟_副本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上海市立法研究所所长丁伟

以下为演讲实录:

丁伟:今天几位嘉宾都不约而同讲到金融投资者或者说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法治很重要,周汉民先生一上来就说金融互联网法治先行。我就考虑这个问题,法治先行完全符合四中全会提出的依法治国的理念。法治先行,法治怎么走呢?按照我们对法治建设的理解,这个逻辑的顺序应当是立法先行。

首先对于金融投资者也好、消费者也好,保护的动因在哪里?优先发展也好,突出保护也好,理由在哪里,这是我们首先要研究的问题。

我的感觉,应该说金融消费者、投资者本身有特殊的情况,我们现在的金融机构是规则的制定者,又是服务平台的提供者,也就是说我们的金融机构有它的垄断地位。在现在发生的这些纠纷当中,我们的投资者也好、消费者也好,作为原告的情况比较多,都认为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害,寻求法律保护。我们上海也急需形成跟国际金融中心相适应的法律制度,也就是说完善法治环境是有必要的。

关键是怎么搞法,刚刚很多嘉宾都讲了。我认为对于金融消费者、金融投资者的权益保护法治先行毫无疑问,那么法治先行是不是能理解为增量?

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对现有的立法资源怎么有效的利用,就是盘活存量。因为考虑到中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中国法治建设最重要的还是执法问题,立法在中国已经不是问题,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以后,中国什么东西都缺,就不缺法律。法律越来越多,从国家到地方都在做五年立法规划,不断地催生法律。法律体系内部各个功能、各个法律之间的相互关系、上下左右的协调非常重要。四中全会提出要增加立法的有效性、针对性、协调性。就今天讨论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来说,也不说没有法,刚刚主持人说了,金融消费者、投资者本身是一个双重身份,它的地位是双重的。对于权利性保护的法律,我认为也是多元的。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来说,我们主要的法律或者说基本法是消法。

刚才几位嘉宾都说了,消法本身是对消费者权益保护的一般制度做规定,和金融消费者有关没有规定的这么多,但我觉得基本制度是有的。是不是说有一种新的业态出来,就要立一部法。我个人感觉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出来以后更主要还是要有效的修改法律而不是制定法律,对现有的立法资源怎么规定,现在一方面是法律针对性不强,另一方面同样类型或者内容交叉的法律五花八门。地方人大立法、地方规章还有其他规章文件很多,真正打官司没有几个有用。

关于金融消费者保护立法方向怎么走有很多的观点,一种观点就是现在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可以扩大保护范围。现在消保委受理的案件纠纷当中金融服务业像银行的信用卡,我们都受理,比如说保险业,人寿险、车险都受理。退一步来说,从司法角度来说现在投资法、合同法,对于投资者的保护都有法律规定,也就是说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上对现有法律进行改造,有些是对现有法律进行修改,有些是对有关的法律制度进行必要的解释。怎么样充分的利用现有的立法资源控制增量、盘活存量是我的观点。

另外上海要形成国际金融中心,当然中央非常支持,“一行三会”在金融中心建设给予了大力的政策性支持。从地方层面来说,有没有相应的立法空间。如果说纯粹从立法角度来说,按照传统的理解地方是没有权限的,因为金融制度涉及的是国家基本的经济制度,是立法法规定的。从监管角度来说,金融监管也是国家的事权,是垂直的体制,地方是没有权限的。这是不是意味着地方没有相关的立法权限呢?不能完全这么理解。

换个角度来,我们上海在“四个中心”建设当中立法也在不断地进行探索,比如说我们可以从对金融服务怎么提高水平方面,对相关的金融机构的监管职能进行规定,这方面地方立法是有一定的空间的,包括怎么样建立透明的、有效解决的机制,机构的信息披露制度、风险防范制度,这些都和地方立法不矛盾的。我想在现有的立法体制下,我们地方还是有一定的创新空间。我们上海这方面的立法还是很多,比如说上海的消保条例,有些还是可以解决大部分金融消费领域的纠纷。所以,我的观点归纳起来就是,立法很重要,但是有一个观点,立法不是万能,立法的功能是有限的。

公众号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