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教育 >> 期海勾沉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从香港金融保卫战看跨市场操纵

救市时机和战术选择至关重要

 

  在亲自执笔的《领先趋势线的人:索罗斯》一书中,索罗斯曾形象地阐述了自己的“立体投机”战略战术——“一般的投资组合是扁平或二度空间的东西,最容易了解。但我们的投资组合更像建筑物,用我们的股本作基础,建立起一座三度空间的结构,有结构,有融资,由基本持股的质押价值来支撑……我们根据股票头寸、利率头寸和外汇头寸三个主轴投入资本……不同的部位互动强化,创造出这个由风险和获利机会有机组成的立体结构。通常只需两天——一天上涨一天下跌——就足以使我们的基金高速膨胀”。
  这无疑是对“跨市场操纵”最经典最真实的写照。
  事件回顾
  1997年夏,“打垮英格兰银行”斩获10亿美元的索罗斯“联合军团”转战泰国,“亚洲四虎”之首最终以银行倒闭56家、泰铢贬值60%、股市狂泻70%落败。唇亡齿寒,泰铢崩盘令菲律宾比索、印度尼西亚盾、马来西亚林吉特等相继成为国际炒家的“猎物”。1997年7月11日,菲律宾比索大规模贬值,8月马来西亚弃守林吉特,一向坚挺的新加坡元备受冲击,最惨重的印尼盾8月23日贬至历史低点。11月17日,韩元兑美元破纪录跌至1008:1,被迫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援。危机殃及大规模投资韩国的日本金融业,1997下半年,日本大批银行和证券公司相继破产。
  挟横扫东南亚之雄风,索罗斯剑指回归前夕的特区香港。他精心策划立体出击,而关键时刻中国政府果断救市,力挽狂澜,顶住了索罗斯的狂轰滥炸,令国际炒家巨亏上千亿港币铩羽而归。
  索罗斯战略布局
  按照索罗斯的战略,先锋操盘手罗德内·琼斯(Rodney Jones)团队1996年进驻香港,“在这一地区飞来飞去”,准备系列作战计划并寻找突破口。1997上半年起,索罗斯集合旗下量子基金、老虎基金、宏观对冲基金等分工合作,并与见血跟风的各路国际炒家结成同盟,利用汇市、股市、期市之间的密切联系和杠杆效应,充分运作“声东击西”、“立体投机”战略战术,先在货币市场拆借大量港币,然后在股票市场通过券商从世界各地秘密买入港股或借入成分股,一路拉升股市、汇市,同时在股指期货市场暗中建仓累积空单。
  “联合军团”发起总攻
  1997年随着香港回归日临近,国际炒家在全球范围制造舆论攻势,超前大肆透支利好。恒生指数被国际炒家反复热炒,至8月7日盘中上冲16820.3点,收盘于16673点。以量子基金为首的索罗斯“联合军团”从11月起先后三次出击金融市场。香港金融、地产、贸易、旅游四大支柱产业相继“挂彩”,整体经济甚至出现了多年未有的负增长。
  1998年8月,索罗斯指挥其“联合军团”发起总攻,疯狂打压股市并在外汇市场利用即期交易抛空港币,仅8月5—7日便集中抛售460亿港币,同时卖出港币远期合约。香港股市8月6日开盘下跌近100点,全日数次下滑并以最低位7254点收市,下挫212点,跌幅近3%。各大银行门前迅速排满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港币挤兑长龙,迫使特区政府为捍卫联系汇率而急剧提高拆息和银行利率,导致股市和恒生指数期货指数进一步暴跌。
  紧接着,“联合军团”利用加息对股市的利空冲击,迅速发动舆论攻势,拼命鼓吹“恒指将崩盘至4000点”、“人民币即将贬值10%以上”、“港币汇率即将与美元脱钩并贬值40%”等,还竭力借助东南亚危机、俄罗斯弃守卢布、美欧股市大跌、全球市场恶性循环等系列外围利空,全方位疯狂围剿香港金融市场。一家海外基金甚至开出了“1998年8月12日香港联系汇率脱钩”的期权。
  与此同时,“联合军团”顺势将先前布局的港股和融券借入的成分股大肆抛出,集中打压恒指,导致股市“三面受压”而直线暴跌,短短4个交易日恒生指数一度下跌300点洞穿6600整数位关口,于8月13日最低跌至6544.79点。最后,在股指期货市场以期指空单张网坐收暴利——恒生指数每跌1个点,每张空单即获暴利50港币。8月14日前恒生指数连续下跌2000多点,每张空单狂吞港币10余万。
  中央政府救市战法
  香港特区政府在中央政府全力支持下沉着应战。由香港财政司统一指挥,香港金融管理局配合,针锋相对与国际金融大鳄叫板。
  8月14日开盘后,索罗斯突然发觉有一股神秘资金,将无数抛盘悄然吞下。他绷紧神经,指挥“联合军团”不计成本将全部股票存货倾仓砸空,谁知被神秘资金不动声色照单全收。原来特区政府一面将银行隔夜拆借利率由7%提升到300%,令国际炒家投机成本陡增;一面协调内地中资银行及本地资金入市,两周投入资金逾千亿港币,集中收购恒指成分股托市;同时多家篮筹、红筹上市公司联手从市场回购股份,对巨额砸盘悉数全收。当日港股成交创出历史天量,国际炒家狂轰滥炸几近弹尽粮绝,恒指却坚守阵地寸步不让。
  与此同时,特区政府接盘国际炒家抛空的港币240亿,推动其他银行接盘46亿,将汇率牢牢锁定在7.75港币兑换1美元的铜墙铁壁前。接盘后港币立即放回银行体系以宽松银根,缓解同业拆息利率飙升的利空,有效化解加息对股市的冲击。
  最后,特区政府组织多头阵营全仓买入8月到期的股指期货合约,8月24日推高期指由6610至7820点,高于“联合军团”7500点的建仓均价。28日合约到期最后决战,全天成交790亿港币创历史天量。其间买盘于午市瞬间中断,恒指两分钟暴跌300点,紧接着被巨量买单重新拉回7900点。当日恒生指数急升318点,收盘7829点,比香港金融管理局入市前大涨17.55%计1169点。
  与此同时特区政府大造声势,宣传政府救市、央行减息等重大利好,推动市场强劲反弹,全面收复失地。而“联合军团”却大乱阵脚,有的偷偷倒戈空翻多,有的争相平仓期指空单,还有的乘乱回购沽空的股票,相互踩踏兵败如山倒。据琼斯日后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当时虽判断为特区政府介入,但对其实力、企图、风格、策略浑然不知,一举陷入被动挨打境地,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接下来3天是周末和抗战胜利纪念日休市,再开市时美股已大幅上扬,日元汇率在日本政府可能干预的预期下逐步趋稳,亚洲股市普遍反弹,护航香港市场持续回升。
  对历史的反思
  审时度势方能稳操胜算
  琼斯曾说:“时机和战术的选择至关重要。”由于东南亚系列危机的严重警示,香港特区政府早就未雨绸缪提前防范,始终严密监控市场异动,提前将对手的动机、目的和策略、部署掌握得一清二楚,并针对性地制订了正确有效的对策,而对手却浑然不晓。
  重要关头,中央政府提前派出央行两名副行长坐镇香港,要求全港中资机构全力支持港府护盘;央行坚定不移维持人民币不贬值,成为香港的坚强后盾。特区政府一改以往“积极不干预”政策,时任特首董建华在请示中央政府后,用30分钟做出了就任后最重要也最受争议的决定:动用全香港人民多年辛勤劳作积攒的家产亦即保卫香港经济的最后屏障——960亿美元外汇基金和土地基金,果断入市反击。
  正如琼斯战后所说:“香港特区政府的决心非常坚定,出手时机选择非常好。”8月14日周五开市前半小时,财政司司长曾荫权郑重通知香港证监会主席梁定邦:为捍卫联系汇率,打击国际炒家,决定对股、期两市进行干预。紧接着特区政府召集香港外汇基金咨询委员会紧急会议,就动用外汇基金干预股市取得了一致意见。当天下午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亲自坐镇指挥,正式打响反击之战。
  力挺股市方能清源治本
  索罗斯“联合军团”跨市场操纵的基本手法是“股市抛空、汇市打压、期市获利”。特区政府清醒认识到上述密切相关的三个市场中,股市是核心要塞,汇市是侧翼战场,期市是狙击阵地,因而始终将股市作为防守反击的主战场。特区政府一方面将主要“兵力”投入股市,从汇市回购港币以增量股市流动性,同时突然大幅提高隔夜拆借利率,釜底抽薪置国际炒家于股市“弹尽粮绝”之境地。8月13日当恒指被打压到6660点一线时,国际炒家存货几近抛光,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不惜血本继续向交易所融券借入股票抛空,得到的回答却是“不借”。
  决战前夕的8月27日,国际炒家在全球股市疯狂抛压围剿港股,美、欧、拉美、亚洲股市全线大跌。恒指33只成分股开盘遭遇强力打压,全天此伏彼起轮番轰炸,收市前9分钟一家外资券商以每股15港币砸空1亿股大蓝筹“香港电讯”,但特区政府金融管理局沉着迎战照单全收。大多数香港股民拒绝“与狼共舞”,既不抛售也不买进,使港股成为当天全球唯一上升88点的“红盘”。
  事实证明,特区政府治标先治本,打蛇打七寸,成功实现了预期的救市目标。显而易见,打压股市可以在期市获利,做空期市却不能在股市获利。单靠股指期货开空仓来诱发股市暴跌,那股市暴跌反而会导致跨市场操纵者的股票头寸产生巨亏;如不买股票单靠做空股指期货来赢利,那又丝毫不沾边跨市场操纵。在“联合军团”1997上半年开始的前期布局过程中,建仓期市累积空单并未改变股市持续走高的多头行情;而防守反击中特区政府将股市巨额抛单悉数吞下,力挺恒指走强,就立竿见影导致了“联合军团”在期货市场的内部哗变,争先恐后平仓出逃甚至空翻多。这些都充分证明了相关联的三个市场中,归根结底股市大盘定乾坤。
  决战期货方能扭亏为赢
  “联合军团”在股市高位抛压,特区政府救市在低位接单,虽能缓解暴跌维稳大盘,但还不能彻底改变国际炒家大面积赢利的局面,低位接单仍随时面临相互踩踏令大盘进一步下探的风险。
  由于期货市场特有的双向交易、杠杆机制和到期交割制度,使股指期货市场成为“联合军团”实现暴利、张网坐收特区政府和民众血汗的“终极提款机”。国际炒家仅8月期指空单就有10多万张价值150亿港币,再加上9月到期的数十万张合约,只要恒生指数保持目前点位或继续下降,则至少可攫取逾500亿港币的超级利润。面对特区政府的反击,“联合军团”悄然调整部署“以退为进”。尽管特区政府要求托管银行及中央结算银行不再办理合约展期,但仍有千余张8月期指空单抢先移至9月。
  “主力兵团”挺进股市初战告捷后,特区政府不失时机“出奇兵”转战股指期货。港交所先期以市场手段布下两道坚固防线——前沿是8月24日期指到期当周首日的“先头阵地”,纵深是8月28日合约结算日的“核心堡垒”。24日特区政府组织多头阵营主动出击,买入8月合约抛出9月合约,力逼对手平8月仓,将期指由6610点推高至7820点,高于国际炒家平均建仓的7500点价位,但仍有万张合约出逃至9月。
  28日殊死决战到期日,多空拼杀反复争夺,成交创790亿历史天量。午市“联合军团”一度突破防线,恒指瞬间暴跌300点。特区政府火速投入“战役预备队”,大手买单急拉318点重新杀回7900一线。当日恒指收盘7829点,比金融管理局入市前大涨1169点升17.55%。暴跌到急升令“联合军团”穿仓爆仓溃不成军,眼看落到嘴边的巨额财富顷刻灰飞烟灭。特区政府和多头阵营虎口拔牙龙眼夺珠,成功捍卫了上千亿港币的胜利果实。
  之后到8月31至9月7日,特区政府和金融管理局分别颁布了限制卖空和外汇、证券交易和结算的规定,使炒家的投机大受限制。特区政府限制抛空港币,将股票和期货的交割期限由14天锐减至2天,极大限制了裸卖空行为。为降低期指的杠杆作用,港交所将合约面值由每张5万港币提升到12万港币,将持仓限额从500单位降为250单位,加设空头未平仓合约申报机制,迫使炒家“原形毕露”。这些措施使退守9月的空单逐步化解,市场得以稳定和恢复。
  17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香港金融保卫战,用雄辩的事实告诉我们:跨市场操纵并不可怕,只要切实管控住期现两市可能引发关联交易的相关账户头寸(包括与这些账户头寸有关联的舆论发源地),只要政府未雨绸缪随时有计划有能力出手救市,只要严密组织协调各路资金抓住关键要害——首先接盘成分股抛压,力挺蓝筹,然后决战期指,就可以有效化解股、汇、期三大市场的做空能量,令跨市场操纵折戟沉沙。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