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中金所9天内三次出手 新加坡A50趁虚而入

自7月初国家开始救市以来,随着股指期货贴水不断升高,一些市场人士被市场情绪所影响,不断发布观点将引发股灾的原因归咎为股指期货。

或者正是这些来自专家、学者、股民对股指期货的舆论轰炸,终于逼出了监管层的“自残”行为。9月2日中金所发布公告,宣布再出四项措施抑制股指期货过度投机,其中包括单个产品、单日开仓交易量超过10手的构成“日内开仓交易量较大”的异常交易行为。

在胜利日小长假前夕监管层放出这则消息,让整个市场为之震惊。事实上,这已是过去9天内,中金所第三次出手稳定股指期货市场,其措施也日渐严厉。

股指期货新规一出,关于股指期货的消息铺天盖地,特别是对单日开仓超过10手就视为异常交易行为的规定颇具争议。业内人士认为,这种限制不仅会使得市场整体的流动性陷入枯竭的境地,而且会促使很多期货投资者去海外开立账户,参与新华富时A50股指期货的交易。

  面临流动性枯竭

9月2日中金所发布公告,宣布再出四项措施抑制股指期货过度投机。“虽然中金所此前已连续推出限制股指期货的交易措施,但小长假前夕放出这则消息,还是让整个市场为之震惊。之前提高保证金和交易手续费已经影响到股指期货整体的交易量,现在又规定超过10手就算异常交易,这个规定简直不可想象。”长期从事股指期货交易的投资者王海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王海认为,先不说现在做一手股指期货要付出比之前多的保证金和手续费,每天你不管开多单还是空单,开满10手之后就算违规,个人投资者随便开几手就超了,更何况是进行风险对冲的机构投资者,中金所提出如此多限制,估计股指期货功能基本消失了。

对于中金所的新政策,也有市场人士认为,虽然中金所这样做会影响到股指期货交易量,但是在当前股市不断暴跌的轧多行情下,中金所自身已经到崩溃的系统性风险边缘。如果到了9月中旬交割时还不能转嫁释放风险,交割的支付义务就会出现问题。因此,中金所这样做也可以理解为自救行为。

而从中金所之前出台的规定看,8月25日第一次出手时,限制期指开仓数量为600手,8月28日第二次出手时,这个数字直接降至100手,可见力度之大。这对于规模稍大的机构来说,除了做套保不受限,10手限制使其在期指上的交易也基本上失去意义了。

“此轮股市暴跌很大一方面是因为股票市场制度的不健全,导致与股指期货市场交易制度不匹配。此前,中金所持续提高期指交易保证金和手续费,大幅降低限制期指开仓数量,不仅限制了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投机交易和高频交易,很多对冲量化基金也无法真正运行。”一德期货资深股指期货分析师周猛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周猛表示,虽然现在只有股指期货套保不受限制,但套期保值的保证金也大幅提高,这就意味着套期保值的功能也无法随意开展。其实交易所目前是限制开仓,包括开多和开空,单品种均限10手,没有要求单边做多或者做空,提高保证金也是多空都提。这本质上是让股指期货短期休克,抑制活跃度。至于何时回到正轨,还得看股票市场波动率何时能够趋于稳定,比如年化40%以下。

此前美国东湾资本负责人胡晓辉也认为,由于股指期货政策限制,最终会导致期货流动性枯竭。由于持有股票卖出期货的操作依然必须进行,虽然套保卖出不受政策限制,卖出压力依然,但现在投机买入,也受到严格限制,结果就是期货买入流动性丧失。期货卖出减少有限,买入大大减少。股指期货贴水更为加大,良好的愿望,结果却正好走向政策的反面。

“现在市场都聚焦于股指期货的贴水,其实套保盘才是造成贴水的主要力量,目前投机盘的主要成本是30%,而套保盘的成本则是10%,套保盘如果找不到对手盘,则会继续下杀。”上海某私募基金杨经理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股指期货的各种限制,对于我们这些想取得绝对收益的私募是很不利的,等于失去了一个良好风险管理工具。”

众所周知,由于投机盘和套保盘都是一个正常期货市场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虽然套保盘仍可以参与交易,但是没有了投机盘的参与,套保盘的对冲风险功能必然难以发挥。对此,招商期货分析师刘煦然也认为,在限制投机诸多规定颁布之前,股指期货市场IF、IC、IH全线将大幅贴水。

刘煦然认为,全线大幅贴水对投资人来说其实是不适合进行套期保值的。换言之,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的职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弱化。另外,新规的本意是修正过度投机对市场定价机制的扭曲,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市场的一种保护,也是对大多数投资人利益的一种保护。

  或将激活新华A50

据期货公司内部人士透露,虽然此次中金所新规是针对股指期货的投机交易,但套保交易可以不在日均限制10手空单的规定内,只要申请套保交易编码就可以。不过中金所现在查得很严,一般会在每日收盘后核对套保编码内的头寸和现货头寸匹配的程度,这也增添了很多日常的工作量。

在中金所发布新规之后,使得投资者不得不将注意力转移至与之相对应的新加坡A50股指期货。

“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失去了套期保值这把保护伞后,其行为将彻底回归散户化,财富管理能力将大幅下降。在股市中与散户完全一样追涨杀跌,接下去的市场波动可能会进一步加大。而刚刚发展起来的中国对冲基金行业,也将因为失去工具而大幅萎缩,估计不少资产管理产品的策略可能将不得不终止。”上海某私募基金杨经理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与此同时,伴随着国内股指期货的交易限制日趋增多,新加坡的股指期货已成为国内股指期货的首要替代标的。正当市场还在讨论股指期货交易是否还能开展之际,部分投资者已经开始咨询新加坡A50开户的相关事宜。新交所富时中国A50指数期货是与中国A股市场相关的唯一离岸指数期货。

以快速且具有成本效益、以美元计价的方式访问中国最有吸引力的上市公司,实现跨产品保证金储蓄与跨商品价差,在任何地点进行电子交易,从新华 A50 指数的特点来看,其具备许多国内市场所欠缺的优势——合约较小,每手保证金只要2000美元就能交易,方便投资者进行交易投资。

目前,由于沪深300股指期货的入市门槛高,导致很多投资者望而却步。相比之下,新华A50期货合约则具有合约规模小、杠杆比率高、资金占用低、交易时段长、进入限制少等一系列优势,势必将弥补这部分投资者的投资缺口。

“参与新加坡A50指数期货交易可以去有A50股指期货交易资格的公司开户,相对来说,新加坡本地公司优势更明显一些,对于量化投资机构来说,那里速度更快,费用也更低一些。新加坡推A80应该和中国限制股指期货交易有关,毕竟交易所层面也需要竞争。”北京智赢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瑞军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王瑞军也认为,从历史上看,日本股市就是由于期指限仓后把新加坡日经指数期货定价权拱手相送,股指期货的定价权很有可能丧失。不过鉴于国内机构不能完全对冲,但是也能对冲一部分,总比没有的好,现在未来如果又推出A80,是进一步增强品种满足机构风险管理需求。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