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中国原油期货呼之欲出 力图打造原油定价基准

过去十年里,中国已逐步成为全球石油市场上最重要的力量之一。今年,中国将和美国争夺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地位。

如今中国政府希望,凭借自身日渐强大的实力,从纽约和伦敦的交易商及交易所手中夺取权力,在原油定价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计划今年推出其首只国际原油合约。该交易所希望最终能够确立一个亚洲石油交易基准。

如果这一举措取得成功,中国不仅会从规模数万亿美元的原油期货业务中分得一杯羹,还可能增强自身在原油期货市场的影响力。在中国看来,目前这个市场往往偏袒西方石油公司和欧佩克(Opec)成员国。

普氏能源资讯(Platts)全球石油主管戴夫•恩斯伯格(Dave Ernsberger)表示:“这是成为世界舞台上百分百玩家的中国梦的一部分。”普氏掌管着为中东输往亚洲的原油定价的主要交易流程。

“他们的愿景无疑是这样:一旦能力许可,他们就会尽可能地依照中国的参考合约来为其大宗商品市场定价。”

中国国有交易商已经在中东石油现货买卖中显示了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今年8月的进货量达到创纪录规模。但中国政府还希望提高在国内外石油期货市场的影响力。

不过,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不会仅仅依赖国有交易商来支持其期货合约。上周在新加坡的一次会议中,该交易所详细介绍了希望吸引国内投资者雄厚资金的计划。之前本土投资者就已经支持了中国推出的一些大宗商品期货合约,如铁矿石合约。

该交易所还有意打造中国第一个完全对外国投资者开放的大宗商品市场,以期与布伦特(Brent)原油合约及西德克萨斯中质油(WTI)合约竞争。布伦特原油合约是美国洲际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Exchange)在伦敦交易的全球基准合约,而WTI则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美国基准合约。

咨询机构China Matters的迈克尔•迈丹(Michal Meidan)表示:“初期以及短期内,此举用意是在中国国内打造一个定价基准。不过再过几年,当中国成为更大的能源强国之后,拥有自己的基准对中国来说将具有十分重要的象征意义。”

该合约的细节目前仍不清楚。不过,业内消息人士表示,该合约似乎针对国内的投资者及小型独立炼油企业。

合约规格为每手100桶,相比之下,布伦特原油合约和WTI合约均为每手1000桶。合约将以人民币计价——一些较大的交易商表示,考虑到汇率波动,这一点会加大交易风险。

今年7月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的一篇论文称,中国的原油期货合约是对其金融体系去监管化的一次押注。中国股市近期的动荡,已令这一去监管化过程受到质疑。

不过,在石油流动转向东方之际,交易商们正在密切关注的是,中国政府是否有决心赢得交易商和影响力巨大的中东产油国的青睐。

迪拜商品交易所(Dubai Mercantile Exchange)董事总经理欧文•约翰逊(Owain Johnson)表示:“考虑到中国在岸期货市场的巨大流动性,以及中国当局的鼎力支持,该合约预计会从第一天起就有巨大成交量。不过,要想被接受为有代表性的国际原油期货价格,还需要一段时间。”

过去一年,在石油价格暴跌之际,中国国有交易商在中东最重要的原油定价机制中扮演了主导性角色。上月,在普氏价格评估流程中,阿曼、阿布扎比和迪拜所发的原油有逾90%被中国石油(PetroChina)下属的交易商中联油(ChinaOil)买走,这是迄今最大规模的此类买盘。

通常,沙特阿拉伯在制定其石油销售价格时,参考的是普氏迪拜基准价格。但在这个月,沙特却基本忽略了该指标,以避免降低其原油的竞争力。

约翰逊表示,如果新期货合约获得成功,人们可能会更强烈地感受到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他说:“对中东产油国来说,问题在于它们是否为石油价格在上海确定的那一天做好了准备。”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