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证监会突击检查嘉实长盛等基金 被查公司口径不一致

继私募名人徐翔被查后,多家公募基金公司也被证监会所关注。

11月9日,多位消息人士向《棱镜》证实,长盛、嘉实等公募基金公司,被广东证监局突击检查。要求基金从业者上交手机、电脑,提供微信、邮件、QQ的个人帐号密码。

事发突然,以至于证监局检查人员出现在上述一家基金公司时,该基金公司工作人员愕然回应称,“我们并没有收到要检查的通知。”

随后,广东证监局检查人员进入公司机房,并拒绝该基金公司督察长陪同。此外,根据知情人士消息,检查人员并未查封电脑或带走工作人员,只是在检查机房时做了物理隔离,未让基金公司工作人员进入。

此次检查是否有针对性,尚且不明。但此前针对公募基金的检查,大多与“老鼠仓”的查处有关。

非同寻常的是,遭遇检查的基金公司,对于此次检查口径不一,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例行专项检查。

多位公司遭遇检查的基金业内人士,坚持对《棱镜》表示,这就是一次例行专项检查。

一位了解内情的基金公司高管对《棱镜》称,这次检查由于基金公司并未提前收到通知,因此“肯定不是例行检查”。

非同寻常的“例行检查”

一位了解内情的人士对《棱镜》表示,本次检查事发突然,并与以往例行专项检查明显不同,“感觉不像是例行检查”,这让公司上下都在揣测原因。

但嘉实基金对于本次检查的性质说法明显不同。11月9日晚间,嘉实基金副总经理李松林向《棱镜》表示,监管层此次检查为常规例行检查,嘉实基金目前一切运转正常。请广大媒体及投资者勿对此事过度解读。

他表示,自己也是从网上看到才知道有此次例行检查。

“我今天一天都在公司开会,也不知道有检查这回事儿”,他同时表示,“例行检查也是如此,也有可能对电脑等个人物品进行检查”。

广东证监局来北京公募基金公司进行检查,早有先例,《棱镜》了解到,每年的检查通常都是异地交叉检查。

一位证监系统地方分局人士对《棱镜》分析,之所以由广东证监局出动,因为从全国范围来看,北上广深四地分局能力相对较强,因此挑的担子也最重。他同时透露,该地稽查局工作人员,由稽查总队统一部署,目前几乎全员外出执行任务。

有基金业内人士认为,此类跨辖区检查,也不排除一种可能性:即监管部门已获得一些线索,试图通过例行检查的方式,获得更进一步的证据。

此外,嘉实基金一位中层管理人员对《棱镜》表示,此次只是例行专项检查,例行检查都是把电脑带走,公司电脑上也不会有任何个人东西,公司风控都做了很严格的风险隔离。

“如果公司或者个人要做老鼠仓,也不会选择在公司的电脑上进行。”一位公募基金经理表示,因为大家都知道随时会有突击检查,而且还有公司风控把关,除了公司所赋予的交易权限和指令,其他指令电脑也无法执行。

《棱镜》从不同信源处了解到,广东证监局在上午突击检查完毕之后,长盛基金并未有人被带走。

基金捕鼠成惯例

针对基金公司的例行专项检查,从2014年底起就已成规。

在2015年1月30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曾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针对基金公司的专项检查会成为新常态。

当时,他还提示,证监会于2014年12月组织开展了针对基金行业从业人员利用未公开信息违规交易行为的专项整治活动。有关派出机构对15家涉案基金管理公司进行了专项现场检查。

他强调,2014年资管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资产管理规模超过10万亿元,比上年增长了101%。为防范行业风险,证监会加大了日常检查力度,对检查中发生的问题采取了行政监管措施。

今年5月,包括银华基金在内的三家基金公司,被传遭到北京证监局“突击检查”,据传在检查现场,银华基金所有基金经理和和助理的手机都被收走,开机密码也被拿走。

随后银华基金人士出面对媒体表示,此次检查为事前通知的例行现场检查,而非“突击检查”。

从历史情况来看,证监会针对公募基金访查,多针对“老鼠仓”等内幕交易事件。

2007年,上投摩根基金经理唐建,成为被中国证监会查处的首例“老鼠仓”案件。

根据公布的案情,唐建自担任上投摩根基金经理助理起便以其父亲和第三人账户,先于基金账户开户前新疆众和的股票,其父的账户买入近6万股,另一账户买入20多万股,之后获利150万余元。

2006年11月,唐建在某日尾盘突然拉升新疆众和的做法引起交易所的警惕,之后被证监当局正式调查。,2008年4月,最终的处理结果是,证监会取消了他基金从业资格,没收违法所得并罚款50万元,还对唐建实施终身市场禁入。

2008年,在南方基金管理过多只基金产品的王黎敏,也因“老鼠仓”案发被查。最终,他受到取消基金从业资格、没收违法所得、罚款50万元以及七年市场禁入的处罚。

时至2009年,基金行业的“老鼠仓”案频发,这一年有多位基金经理被查。长城基金的韩刚,与妻子共同操作账户谋取私利被查,并在之后被判有期徒刑一年,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罚金31万元,成为首例因老鼠仓被判刑案件。

虽有刑律加持,然而潘多拉的魔盒似已开启。2009年以后,“老鼠仓”的涉案金额急速膨胀。从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李旭利,到博时基金马乐,再到汇添富基金的苏竞,硕鼠之利都已至千万以上。

其中,苏竞从2009年起利用管理基金产品之便,操纵买卖了130多支股票,总共非法获利达3652万元,到目前仍是中国已查的非法获利最高的老鼠仓案件。最终,2014年10月21日,上海市一中院一审判处苏竞有期徒刑 2年6个月,并罚金3700万元。

嘉实长盛重仓股或承压

相比于两家基金公司被查原因,更令市场关心的,则是两家基金所持有的重仓股是否会出现抛压潮。

《棱镜》梳理数据发现,截至9月30日,按照持股市值占基金净值比来计算,嘉实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包括,中兴通讯、华策影视、北新建材、华东医药、牧原股份、康得新、东土科技、杭萧钢构、中路股份、中国联通。

按照持股总市值来计算,嘉实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包括,华东医药、兴业银行、招商银行、中国平安、国药一致、中国联通、中国中车、民生银行、伊利股份、信维通信。

按照持股市值占基金净值比来计算,长盛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包括,中国中铁、宝硕股份、天龙集团、招商银行、万丰奥威、中国平安、大华股份、洲明科技、国兴地产、碧水源。

按照持股总市值来计算,长盛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包括,万丰奥威、大华股份、碧水源、四方股份、金风科技、伊利股份、国电南瑞、德赛电池、宇通客车、国新能源。

一位私募基金经理对《棱镜》表示,基金如若遇到负面消息,很可能会导致较高的赎回潮,这会对基金所持有的重仓股产生一定影响。“基金经理很可能会选择出售流动性较好的蓝筹股,来应对短时间内的大额赎回。”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