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易纲:人民币入篮无碍金融改革既定路径

人民币已确定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央行副行长易纲昨日在人民银行举行的吹风会上表示,尽管中间有一些波折,以及作了一些技术和操作层面的改革,但总的来说人民币加入SDR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

易纲强调,加入SDR后金融改革的步伐不会放缓。汇率方面,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的评估报告并未要求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作出改变,未来人民币汇改的最终目标是清洁浮动,而从管理浮动向清洁浮动过渡的过程需要平稳。此外,货币政策框架转型会按照既定的方向,为便利加入SDR货币篮子所需要的操作和改革,与央行既定的举措是完全一致的。

汇改目标是清洁浮动

此前有市场分析认为,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后,央行如不频繁干预,资金就会外流,人民币将加速贬值。对此,易纲表示:“关于人民币加入SDR后人民币汇率是不是会贬值,我觉得这种担心是大可不必的。中国的经济还在中高速增长,增长的态势没有改变,目前我国的货物贸易还有较大的顺差,外商直接投资(FDI)和中国对外直接投资(ODI)都是持续增长的,外汇储备也非常充裕。这些因素决定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

目前,中国官方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表述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易纲强调:“汇率形成机制也一样,我们最终的目标是要稳步地实现人民币汇率的清洁浮动。也就是说,从目前有管理的浮动,向比较干净的浮动过渡。这当中过渡的过程是渐进和稳健的,换句话说我们完全有能力来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清洁浮动”即自由浮动,指中央银行对外汇市场不采取任何干预活动,汇率完全由市场力量自发地决定。相应地,在管理浮动的制度下,央行为了控制或减缓市场汇率的波动,对外汇市场进行各种形式的干预活动。

相较欧元、日元和英镑对美元的波动率,人民币对美元的波动率比较小。易纲指出,在尽可能的条件下,会尊重市场供求的决定性作用,但如果这种波动超出一定幅度,或者发生国际收支和国际资本流动异动,央行还是会果断地进行适当的干预。

“从目前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到未来清洁浮动,这个过程一定要把握得比较平稳。”易纲指出,“这种平稳,对中国有好处,对周边的国家有好处,实际上对全世界的增长和金融市场的稳定都会有好处。”

加入SDR不影响货币政策框架转型

易纲透露,IMF关于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的评估报告认为,“入篮”对中国货币政策框架影响有限。

目前,央行已经放开了存款利率浮动上限,中国货币政策框架正在从数量型工具为主转向价格型工具为主。而为了稳定预期,央行也正在着力打造利率走廊,并已明确探索SLF利率为利率走廊的上限。

易纲强调,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世界经济深度融合。以人民币市场为例,有在岸市场,也有离岸市场。货币政策就要面对这一复杂的局面,在保持中国特色的同时,更加紧密地与国际接轨。

具体来说,数量型的货币政策工具会继续使用,但利率、汇率这些价格型的货币政策工具的作用会越来越重要。同时,要强化宏观审慎管理。为便利加入SDR货币篮子所需要的操作和改革,与央行既定的完善货币政策框架的举措,是完全一致的。

易纲还特别提到了利率走廊。他表示,利率市场化的改革,就是要使利率政策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稳定,要形成一个利率走廊,有一个上下限,这样整个市场的预期就稳定了。

人民币在SDR货币篮子中的权重为10.92%。此前,国内曾有投行预测人民币在SDR货币篮子中的权重大约为14%到15%。

易纲透露,计算权重时的公式是:“出口占一半权重(包括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另一半是金融变量(其中外汇储备、外汇交易和国际金融业务各占三分之一)。我们也参与了公式制定的讨论,对于这个公式算出来的权重,我表示认可和尊重。”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