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全球最大铁矿石生产商淡水河谷十年首现亏损

很少有一家跨国公司能像淡水河谷(Vale)这样与中国的经济命途捆绑得如此紧密。

过去十年间中国快速增长的钢铁需求令淡水河谷获益良多;如今中国经济增速下台阶,进入“新常态”,淡水河谷这家全球最大的铁矿石厂商也正在经历“非常”时刻:今年第三季度出现十年来的首次亏损。

淡水河谷今年的第三季度产量创出单季新高。淡水河谷首席执行官费慕礼说,该公司正在“按部就班地进行扩张”。2014年淡水河谷的铁矿石产量达到3.19亿吨,较其此前制定的生产计划超出720万吨。

共振   

铁矿石将淡水河谷业绩表现和中国经济状况紧密连接起来。前者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商和出口商,后者则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

淡水河谷的业务范围涵盖了铜、镍以及煤炭等领域,不过铁矿石是其最大宗的收入来源。2015年第三季度,淡水河谷的铁矿石产量达到创纪录的8820万吨。

在费慕礼的眼里,二十世纪曾出现过两轮分别由美国、欧洲和日本发展带动的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而二十一世纪的一轮则是缘于中国的崛起。从2005年左右,中国对矿产资源的强劲需求带动全球矿业产品价格进入上涨通道。

中国的大规模投资带来对钢铁需求大扩张,国内粗钢产量迭创新高。而铁矿石是钢铁产业最重要的原材料。过去十年间,中国粗钢产量从3.4亿吨增至8.2亿吨,而淡水河谷出口到中国的铁矿石则满足了中国钢铁厂商的“胃口”。

“如果以中国的标准来衡量的话,可能没有哪个国家能够达到中国的(铁矿石)需求水平。”费慕礼表示。

需求和价格的同时上涨,令淡水河谷、必和必拓等铁矿石供应商获益良多。

如今中国经济结构越来越多地向服务产业倾斜。费慕礼注意到“自从2012年以后,中国的服务业发展很快,并且在全国的经济比例不断上升。”

中国经济增速“下台阶”和结构调整,终结了大宗商品的超级周期。2015年铁矿石价格一度跌破50美元/吨,而2011年曾达到200美元/吨,下跌幅度超过了75%。

“我的钢铁网”铁矿事业部合伙人鲁晓静将铁矿石领域的变化称为一场“史无前例的价格大滑坡”。

尽管运送至中国的铁矿石数量仍在增长,但价格的急剧下挫损伤了淡水河谷的利润表。2015年第三季度,淡水河谷净亏损21.17亿美元,这是近十年来该公司首次遭遇类似损失。

 钢铁产量真的还有峰值?

“今年我们预计运到中国的铁矿石有1.8亿吨。”费慕礼表示,到2019年淡水河谷每年运抵中国的铁矿石有望达到3亿吨。

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粗钢生产国,2014年产量为8.2亿吨,占全球粗钢产量16.6亿吨的49.5%。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进口铁矿石9.33亿吨,对外依存度提高至78.5%。淡水河谷、必和必拓以及力拓(RIO.N),是全球范围内最主要的三家铁矿石供应商。

中国钢铁厂商的“胃口”已经没有原来那么好。2015年上半年中国粗钢产量4.1亿吨,出现近20年来的首次下滑。

这令市场担心中国的钢铁产能峰值不久就会到来。

“我个人认为,中国政府目前在钢铁行业进行调整,当前也面临着过剩产能的问题。”费慕礼说,但从整个行业来看,这只是进行一个行业的调整,需求在经过调整之后,我们认为不会是下降的。

淡水河谷正在就铁矿石行业史上最大的项目进行投资。S11D铁矿项目位于巴西北部的帕拉州,项目最初预计投资195亿美元。据费慕礼介绍,该项目进展过程中节省了大量成本,目前预算其总成本为150亿至160亿美元之间。

成本的节约部分来自于巴西货币对美元的大幅度贬值,部分则来自于持续进行的成本削减措施。

另外两家矿石产品巨头力拓和必和必拓同样没有缩减产能的打算。必和必拓今年二季度铁矿石产量6009万吨,同比增6%,截至2015年6月30日的2015财年产量为2.33亿吨,达创纪录水平。

“大矿山的策略就是扩到不能扩,加快吞噬其他小矿山的市场份额。”鲁晓静说。

淡水河谷规划年产能9000万吨的S11D项目的矿山与工厂建设已经完成了全部进度的75%。随着产能的释放,费慕礼乐观地预计中国钢铁行业的新需求也在“6~12个月”内产生。

他相信中国的钢铁需求峰值还没出现。“Vale预计(峰值)应该是9亿到9.4亿吨。”费慕礼表示。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