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牌照混业再进一步: 松绑尚需制度准备 投行业务或最先放开

有关证券期货的混业经营顶层设计正在进一步酿变。

12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要进一步发展直接融资,研究证券、基金、期货经营机构交叉持牌,并稳步推进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在风险隔离基础上申请证券业务牌照。

事实上,这是自去年5月份的17号文(《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下发以来,国务院层面对证券期货经营机构(下称证监类机构)的交叉持牌和放开已经进入了部署阶段。

据接近监管层人士透露,在交叉持牌和松绑证券牌照的路径上,投行等卖方业务将成为机构交叉持牌的首个领域,而证券投资咨询等非行业主流牌照,也将优先作为其他类机构抢滩证券业务的入口,同时监管层还将赋予此类机构更多的业务范畴。

而有业内人士认为,进一步推动证监类机构牌照的交叉化与松绑化,仍需要在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中予以确认。此外,由于经纪业务、融资融券等业务在券商当前收入中占比仍高,而该类业务开放的阻力与难度也将高于投行等卖方业务。

牌照松绑尚需条件

去年17号文后,国务院常务会议再一次对证监类机构牌照的松动进行了方向性明确。

“研究证券、基金、期货经营机构交叉持牌,稳步推进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在风险隔离基础上申请证券业务牌照。”常务会议指出。

“(交叉持牌)应该是让现有的不同种的机构通过申请、控股或参股的方式经营其他类牌照的业务。”江浙地区一家券商高层指出。

接近监管层人士认为,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明确,意味着证监类牌照松绑的研究和推动即将进入部署实施阶段,而证监会下一阶段将根据会议安排开展动作。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4年5月,17号文也曾对证监类牌照交叉持牌有所提及,但在其后的2015年内,证监类机构的松绑力度似乎并不明显,全年尚未出现推动交叉持牌或混业经营的制度性文件。

但在前述接近监管层人士看来,目前大力度推动交叉持牌和牌照松绑,仍然需要相关制度的完善和行业监管水平的相匹配。

分析人士认为,证监类混业化的最大前提,当时同体系内部各类业务防火墙制度的完善。

“其实我们最早就是牌照混业化的,当时各家券商都在营业部下面设点,但后来2000年以后,行业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而清理过后,才有了证监类机构内部也较为分业的状态。”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研究员表示,“当时的问题就是在于防火墙,比如在理财产品这块,券商用固定利率募的钱去做二级市场,最终导致了风险暴露。”

投行业务或成放开入口

在诸多证券业务中,以财务顾问、证券保荐承销为代表的投行业务或将成为混业的首个试验田。

“投行业务可能会被讨论成为率先开放的领域,而且这一块开放的难度并不大。”前述接近监管层人士透露,“一些领域之前已经有所尝试,比如银行间市场,许多融资工具的大卖方都是银行。”

早在11月28日,证监会在回应牌照管理问题时也曾流露出类似的暗示——“机构申请与证券交易、证券投资活动有关的财务顾问业务资格或证券承销与保荐业务资格的,须符合各类业务相应资格。”

在业内人士看来,财务顾问、保荐承销等投行类牌照的“松动”,或与满足当前资产证券化的“盘活存量”、新股注册制的落实以及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需求不无关联。

“常务会议继续提到发展直接融资。除了推进注册制,还要求支持创新创业企业融资,增加新三板公司的数量,并推动创业板转板试点和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前述接近监管层人士分析称,“这个庞大的市场需要庞大且足够数量的中介机构来完成,这可能是国务院进一步加快牌照松动的内在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营收占主要组成部分经纪、两融业务则短时间内放开的概率较小。

“先开放投行的原因也有暂时保住经纪业务的成分在里面。”前述券商高管称,“我们觉得放开经纪业务的阻力是比较大的,包括融资融券,这是券商盈利的根基。”

而除推动牌照交叉外,以证券投资咨询牌照为代表的证券牌照的发放或将提速,而其业务范围也有望扩宽。

事实上,证券咨询机构在诸多牌照中已属于门槛较低的存在;据《证券、期货投资咨询管理暂行办法》规定,证咨公司的注册门槛仅为100万元,而除具备公司章程、管理制度以及固定营业、通信场所外,还需具有五名以上取得从业资格的专职人员。

“会里之前已经放风让投资机构和证券咨询机构来参与新三板市场的挂牌和做市,这个牌照门槛不高,许多嗅觉灵敏的人应该已经在准备了。”前述非银金融研究员称,“因为新三板已经近5000家公司,券商才100多家,平均分配一下每家近50家,这在增加券商压力的同时,也变相提高了企业的挂牌成本,所以先放开这些机构进入新三板、场外市场的概率比较高大。”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