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习李新年首次调研喊话 去产能再成调控靶心

中央高层新年第一次调研便释放出去产能信号。

习近平主席1月4日-6日在重庆考察时提出,要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重点是促进产能过剩有效化解,促进产业优化重组。1月4日在山西调研时,李克强总理在考察钢铁、煤炭企业过程中亦强调了去产能、促升级的重要性。

“以往治理产能过剩的行动仅限于一般意义的产业结构调整范畴,这一次不同,现在的去产能是供给侧结构调整的一项重要举措。”1月8日,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

信号明确,产能过剩又一次成为调控的“靶心”。李克强专门在太原主持召开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工作座谈会。国务院决定,3年内对煤炭、钢铁新上项目,一律不得核准、备案。

过剩产能重灾区

风雨欲来,早有征兆。

半个月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6年的五大任务中,第一项就是去产能。工信部副部长冯飞此前也曾在国务院的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说,目前有很多行业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包括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电解铝等行业;其中,钢铁业排在第一位。

1月7日,国土部部长姜大明在2016年全国国土资源工作会议上表示,结构性改革的重点是化解过剩产能,当务之急是处置“僵尸企业”。当前,要以煤炭、钢铁行业为重点,加快去产能步伐。

中央之所以如此重视钢铁、煤炭行业,李锦认为,这就好比上世纪90年代末期去产能行动以纺织行业为突破口,现在去产能的突破口是钢铁和煤炭业。

钢铁业已是产能过剩的常客。自2004年开始,抑制产能过剩就成为调控关键词之一。在2005年11月2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之后,产能过剩更成为调控的“靶心”。2009年8月和2013年5月,被国务院及各部委点名的产能过剩行业依然有钢铁。

而这一次,钢铁业再度被总理重点关注。李克强在座谈会上称,当前,受国内外需求下降、价格下跌等影响,钢铁、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矛盾尤为突出。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钢铁行业的粗钢产能已经从2008年的6.6亿吨猛增到2014年的11.6亿吨,产能利用率却从2008年的75.8%下降到2014年的71.6%,低于国际公认的80%合理水平。

“根据目前新增产能和淘汰落后产能预估,2015年粗钢产能预计为11.8亿吨,粗钢产量8.1亿吨,产能利用率预计为68.6%,创近8年来最低。”1月8日,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对本报记者说。

我的钢铁网研究员徐向春认为:“至少要出清2亿吨的产能,才能使钢铁产业过剩问题得到有效缓解。”

煤炭行业也是产能过剩的重灾区。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各类煤矿产能相加已经超过50亿吨,而2015年官方给出的煤炭消费量仅为35.1亿吨。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在2015年12月3日召开的全国煤炭交易会上透露,各产煤省要制定煤矿退出机制的具体政策和确定退出的规模,而这也将成为各省考核机制中的一部分。

早在去年初,煤炭协会发布的《煤炭工业发展形势及“十三五”展望》便提道,在“十三五”期间要继续推进企业兼并重组,预计到2020年,全国煤矿企业数量由现在的6390家减少到3000家以内。这意味着将会有一半以上的煤矿企业被淘汰。

去产能难题

对于河北某民营钢厂负责人杨铭鸿来说,刚过去的2015年,可谓是中国钢铁业最受煎熬的一年。

兰格钢铁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由于钢材价格跌幅加重,钢价指数跌幅(29.6%)远远超越2014年的跌幅(2014年下降16.0%),这导致企业财务成本较高,钢铁业盈利大幅下滑。据中钢协统计,2015年1-11月,重点统计钢铁企业亏损531.32亿元,2014年同期是盈利243.87亿元;其中,51家企业亏损,较2014年同期增加27家。

杨铭鸿认为,低端产能和重复产能过剩,加剧市场恶性竞争,导致钢铁产业供过于求,去产能的难度较大。

据悉,中国钢铁产量占到全球一半,自去年开始,无论是钢材的需求量还是产量均出现下降,但相对而言,需求量降速快于产量。徐向春说,钢铁产能严重过剩、市场需求疲软,导致国内钢价连创新低,钢企连年亏损,负担沉重。

事实上,过去的4年间,国家部委出台了20多个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其间淘汰了一部分落后产能,但钢铁、煤炭行业的产能仍在不断上升,利用率却在下降。

一位不愿具名的钢铁企业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原来监管部门淘汰落后产能用的是“物理方法”,不断提高转炉和高炉的容积数量以设置准入门槛,所以钢厂不断提高容积量造成产能设计不断扩大,这是造成产能不断扩张的一个重要原因。

2013年底,国务院提出5年内压缩8000万吨钢铁产能。工信部曾预计2015年全年淘汰炼铁产能1300万吨、炼钢产能1700万吨。

但徐向春调研发现,虽然有了明确的压缩产能目标,但因政策难到位、不配套,为了社会稳定,地方政府宁愿为僵尸企业、僵尸产能提供输血而不让其退出市场,政府为此也花了大量财力,但企业已占用巨额银行信贷,导致钢铁行业出现停产而不破产、破产而不退产能等困局,好的企业活不好,差的企业死不掉。

此外,钢厂下岗工人的就业成为一个新的棘手问题。徐向春认为,压缩2亿吨钢铁产能,意味着几十万工人失去工作岗位,数千亿资产受到损失,“仅仅依靠企业和地方政府,显然无法完成这一任务”。

钢铁业去产能遇到的难题,煤炭业同样存在。据王显政介绍,去年前10个月,煤炭库存已经连续46个月超过3亿吨,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实现利润同比下降62%,行业亏损面达到80%以上,国有煤炭企业整体由去年盈利300亿元转为亏损223亿元。

此外,煤炭行业资产负债率数据显示,目前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67.7%,处于199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政策组合拳

李克强在1月4日的座谈会上表示,目前我国钢铁、煤炭装备大多处在世界先进水平,企业生产经营之所以困难,很重要的因素是富余人员多。

2015年12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将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支持地方在淘汰煤炭、钢铁行业落后产能中安置下岗失业人员。

“只有这样,通过国家层面在财政、税收、信贷等方面对企业破产予以一定的帮助,地方政府把僵尸企业、僵尸产能的巨额补贴用来鼓励企业破产、产能退出,并进行企业转型、职工再就业培训,才能实现过剩钢铁产能有序平稳退出。”徐向春称。

李克强指出:“产业结构调整优化不能只盯老产业,更要注重发展新产业、新业态等新动能,打造‘双引擎’,为传统产业减少富余人员、拓展新的就业创造条件,通过开拓创新、提高劳动生产率焕发新的生机。”

除了更注重下岗职工就业等民生问题,李锦还发现,新一轮去产能举措延续了2013年的市场化手段,而且手段更加丰富,更加多样。

例如,在优化存量产能方面,要理顺要素价格市场形成机制,提高产业准入能耗、物耗、水耗和生态环保标准,促进企业产品升级,加快向高端、智能、绿色方向转型转产。并鼓励企业开展上下游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引导扭亏无望企业主动退出。

这一切都是围绕化解过剩产能进行的。李克强明确提出了严控新增产能目标:国家2013年以来已停止备案新增产能的钢铁项目,要加强督查落实,严格问责。原则上停止审批新建煤矿、新增产能技术改造和煤矿生产能力核增项目。

在淘汰落后产能方面,国务院提出,对环保、能耗、安全生产达不到标准和生产不合格或淘汰类钢铁产能要依法依规有序关停退出,拆除动力装置。凡采用国家禁止的采煤方法、工艺且无法实施技术改造或安全生产不合格的煤矿要坚决关闭淘汰,彻底封闭井口。应依法关停的十三类落后小煤矿,必须在2016年落实到位。

“该淘汰的坚决淘汰,该重组的尽快重组,钢铁业才能轻装上阵、有序发展。”徐向春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