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宏观经济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中国经济主逻辑的边际变化

核心提示: 2015年发生的边际变化就是汇率问题。人民币出现贬值,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从2014年6月份开始,中国官方外汇储备开始降低,在此之前是一直往上走的。经济学里重要的原则是趋势的转折,它的意义远大于具体的数值变化。

2015年发生的边际变化就是汇率问题。人民币出现贬值,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从2014年6月份开始,中国官方外汇储备开始降低,在此之前是一直往上走的。经济学里重要的原则是趋势的转折,它的意义远大于具体的数值变化。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中国一直保持这两个大项双顺差大概30年时间。经常项目中国仍然是顺差,但是资本项目出现极大变化。经常项目2014年全年中国在货物贸易上顺差4350亿美元,而2015年3个季度就顺差4157亿美元,主要原因是进口的跌幅比出口的跌幅更大。但是服务贸易,比如美国大片,中国一直是逆差。2014年全年中国付了1510亿美元,2015年3个季度就付了1609亿美元。所以目前是两个矛盾的趋势,即商品方面衰退式的顺差扩张,服务贸易则是逆差扩大。

直接投资(FDI)是国外对中国的直接投资减去中国给对外的直接投资,过去30年中国的FDI一直是顺差。2004年到2014年,每季度有500亿美元左右FDI净流入中国,2014年降低到400多亿美元。2015年第三季度是24亿美元,为公布该数据以来最低点,就算是1990年代每个季度也是80到90亿美元之间。FDI净流入中国,代表着国际生产链条愿意将更多的生产环节放到中国来生产,反映了中国的竞争优势。过去二三十年不断有跨国企业将它的生产环节搬到中国来。现在,大量中国企业将自己的工厂搬离中国,搬到了比如说东南亚国家去。从500亿美元到24亿美元的变化,这背后发生的故事是中国在全球生产链条里的所占比例出现了逆转。

另外的指标,比如说证券投资,我们之前一直是顺差,但是2015年三季度出现越来越大的逆差。其他投资,2014年二季度之前一直是顺差,2014年二季度出现逆差,目前逆差已经从700亿美元左右上升到2250亿美元左右。其中的贷款,包括国外对中国的贷款减去中国对国外的贷款,以前是顺差,去年出现逆差。而且逆差越来越大,已经达到了2469亿美元。

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货币政策或者说宏观政策就受到约束,不能让这种状况失控。中国汇率波动以及资本流出的状况主要是跟跨境资本流出相关,而不是跟贸易状况相关。那么跨境资本流动背后的决策依据是什么呢?对资本而言就是投资回报率。风险资本回报率可以美国上市公司ROE代表,它一直非常稳定,均值15%,除非是在经济危机期间最低曾跌到9%,现在回复到15%。中国股改之后,上市公司的ROE大概也是15%左右。但是从2012年开始,中国的投资回报率出现持续稳步的下行,现在大概是10.3%左右。中国风险资产回报率比美国低了40%,这方面的劣势需要用无风险资本回报率的正利差来弥补。在此之前中美两国中长期国债收益率是大概相等的,随着风险投资回报率距离拉开,我们在无风险资产回报率的距离也开始拉开,这就为中国的货币政策和资本市场提供了底线,也就是你的无风险国债收益率不能比美国低,否则资本肯定会加速流出。我相信中国要的是我们的跨境资本流出不是不可控的状况,所以中国的国债收益率就会有一个底线,不能低于美国。中国投资回报率在降低,会也压迫利率下行。但是同样利率下行也有底线,即不能低于美国同样的利率水平。

(摘编自“港股那点事”,作者:刘海影)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