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高手续费困“死”期货炒客

核心提示: 一些媒体最近在聚焦中国期货市场时多用上了“热炒”“新赌场”等吸睛的词语,这让业内人士感受到了压力,甚至担心期货市场成为众矢之的。目前,大连商品交易所(下称“大商所”)的交易手续费出现了连续上调,以焦炭为例,已从原来的万分之零点六上调至万分之七点二,短短几个交易日内涨了11倍。

交易成本的大幅增长对于期货炒客来说是致命的。“去年10月,我的账户约有1000万元资金,做到现在的净利润是280万元,为此付出的手续费为300多万元,与其说是在为自己打工,还不如说在为交易所打工。”职业炒客王凯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交易费上提后,想要用同等的操作方法获得同等的净利润,就要交3000万元的手续费,利润无法覆盖交易成本,盈利模式已不复存在,但把炒客都“榨干”了,谁来给实体产业做套保对手盘呢?

也有观点认为,这波行情走势有现货基本面的支撑,并未完全脱离基本面。北京工商大学教授、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阶段来看,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其实是好事,这是经济企稳的一种象征。

炒客无奈出局

炒客,也称炒单者,可能是市场上最投机的一类参与者了。

他们频繁地在电脑前敲打键盘,为的往往只是一个单位的价差波动。因为单笔盈利相对较少,交易成本低、交易频率高是他们赖以盈利的要素。因此,炒客往往利用期货交易提供的保证金杠杆作用、T+0交易方式和极低的手续费等优势,在市场上反复进行交易,套取微薄的利润。

“以前铁矿石交易只收取万分之零点六的手续费,铁矿石价格最小波动为0.5元。来回最便宜的时候手续费就3元,而0.5元的价格波动可以带来50元的利润。”成为炒客已经20年的王凯告诉本报记者,他习惯以100手为单位交易,因此以前每笔交易顺利的话可以获利5000元,手续费只要300元,净利润很可观。

可现在就如文章开头所述,交易成本的大幅提升使得王凯这样的炒客几乎无法在市场上生存。他告诉本报记者,现在交易所把铁矿石手续费提升至万分之三,加上3月10日取消了当日平仓手续费减半的优惠,交易成本变为原来的10倍,也就是30多元,100手的手续费就达到3000元,“除非做得很精准,如果铁矿石同一个价位不做止损,反向波动一下意味着亏损1万元,这使得炒单的难度大幅提升。”

交易所刚提升保证金时,王凯虽然知道交易规则对炒单不利,但已经习惯了交易的他舍不得离开,硬着头皮继续做。结果,保证金40万的单子来回做,一周居然交了70多万手续费,他看着交割单实在心疼,只能转战其他市场。

王凯向本报记者表示:“开户的时候有填写做期货是为了套保还是投机,炒期货应该是允许投机的,现在感觉投机像犯法一样。其实期货市场每个品种刚上市的时候都需要炒客去活跃市场,没有炒客就没有套保盘的对手盘,焦炭、焦煤上市的时候根本没有成交量。”

“如果有人兴风作浪违规,应该按照国家法律处罚,而不是把所有炒单的都打死。其实炒客再牛,赚钱的人也不会超过5%,炒死的人其实很多,亏掉的人都打掉牙往肚里吞。”王凯说。

有业内人士表示,投机者都走了,谁来给实体产业做套保对手盘是应该考虑的实际问题。培育一个期货市场并不简单,不少老期货还想起了上一次期货严管时期。

2010~2011年,商品市场也曾是一个超级大牛市,一度十分活跃的燃料油期货为防止过度投机而改成大合约。上海期货交易所的180CST燃料油期货合约曾把合约乘数(每手的交易吨数)上调4倍,原来每手10吨的合约变成每手50吨,按照10%的保证金比例和目前市价,新合约面市后每开仓一手燃料油需要至少2.3万元,比原来占用资金量高出6倍左右。

结果是,投机者的确退出了,同时套保盘再也进不来了。2016年5月3日,上海期货交易所燃料油期货成交量为0,已经名存实亡。

期货市场真的过热了吗

商品期货是否真的被热炒?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种说法本身就有问题。

所谓热炒,必定是价格被炒得很高才能称之为热炒,虽然这波行情短期来看,很多品种反弹超过了50%,但长期来看,那只是基于暴跌基础上的一次小反弹。当然,对于交易者来说可以算是超级大反弹了。

2007年以来,不少商品触及了历史高点后回落,原油从2007年的每桶147美元跌至今年2月份的26美元,伦镍从2007年的每吨5万美元跌至7500美元。受此影响,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也出现暴跌,从11000点跌至300点,这样大幅下跌的大宗商品比比皆是。

NYMEX原油2008年以来价格走势

如今,螺纹钢主力合约从最低点的每吨1628元反弹至2700元,被冠以了“热炒”之名。然而,数据显示,1993年的螺纹钢价格已是每吨3000元的水平。

胡俞越表示,现阶段来看,大宗商品上涨其实是好事,这是经济企稳的一种象征,PPI(生产者价格指数)已经连续49个月为负,3月PPI降幅收窄,也释放出了底部企稳的信号。当然,期货市场反映的只是小阳春的行情,基本面变化是谨慎乐观,还不构成反转。

将期货市场比喻成“赌场”的表述,也似乎失之偏颇。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不熟悉金融市场的人很容易把赌场和金融产品画等号,他们不理解同样的行为你可以称之为赌,但在正确评估风险收益比之后,那种“赌”就是投资。以巴菲特2008年抄底银行股为例,在他们眼里可以认为巴菲特在“赌”银行股不会破产,巴菲特虽然承担了股价会继续下跌的风险,但是他知道银行的价值在哪里,就如同保险公司也会根据人寿险的数学模型合理评估保单的价值再销售给大众。

他同时认为,风险在金融市场是有自己标价的,期货作为现货产业套期保值的工具,期货投机者在帮助现货产业规避高风险的同时,也拥有了获得高利润的权利。

胡俞越表示,不能把散户赶尽杀绝,纯套保的市场是不存在的,现在有一部分资金转向期货市场本身并非不合理,交易所采取调控的措施,有主动调控的意味。在商品市场很难过度投机,因为商品期货市场有做空机制。这恰好是套保产业客户进场套保的时机,利用期货市场套保可以平抑市场投机。

“由于商品市场有现货交割制度,真有大规模投机资金入场,套保盘最后交割成堆的螺纹钢给做多投机者也够投机者‘喝一壶’的了,不必管理层出手,投机者自动会在期货市场消失。”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