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下半年大宗商品投资策略峰会(二)

杭州象石实业有限公司投资总监宾益湘先生谈黑色

宾益湘:大家好,很高兴扑克家投资提供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见面,今年来说这个黑色三、四月份有轮大行情,然后6月份这次大涨,可能大家都比较关心,这个行情到底怎么走,说句实在话,上午徐老师和付鹏老师也讲了很多,我觉得付鹏老师给的解释非常好,因为近一轮说白了,黑色这块产业里的人都看不懂了,因为产业毕竟相对来说高度要低一些,因为从资金的角度来说,他看不到很多的东西,因为产业逻辑从供应、从需求,从方方面面,我们觉得拉到这个位置已经非常高了。但是你看昨天的盘面又是奔着涨停走了,所以我感觉就是有必要把这块从产业方面梳理一下。

按照林总给的要求,我先从上半年开始说。其实上半年三、四月份为什么大涨,上半年我发了很多微博,可能很多人也关注我,看了很多东西,上半年我觉着几个因素,最大的因素我觉得不是需求端的因素,而是供应端的因素,从开工率这块讲,可以看这是高炉产能利用率,下面的红线是2016年的,咱们再看上面那个蓝线是2015年的,上面是2013年、2014年的。也就是说正常的时候我们的产能利用率都是在90%以上的,但是你们看从去年下半年,跌的非常多的,那时候钢厂都是亏损的,平均高炉利用率是84.5%,也就是说最惨的时候,去年年底,螺纹钢是1600多,快到1600了,那个时候钢厂亏损的都很严重,而且都是一种超卖的行为,因为亏损非常严重,造成整个高炉的产能利用率非常低。到了2015年的年初,在80%以下了。

我们当时也统计过,因为我一月份当时发微博我说我开始看多了,为什么看多,因为在年初的时候我问了几家投资公司,我们对2016年对需求的判断,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就是—4%到—6%的增长,大家都看2016年不好,按照这个开工率,供应还是不能满足需求。然后我们看复产,因为价格起来了,复到了5月份,然后5月份以后,因为3月、4月的价格是暴涨的,到4月份的时候可能大家都有印象,螺纹最高达到了2787,当时现货涨到了三千多,那个时候有些钢厂的利润,咱们拿螺纹钢来举例,达到了一千块钱,平均下来都是七、八百,这是非常正常的。那时候钢厂,就是说前面的一些产能因为赚钱了,赚钱了供给肯定会增,大家一看能赚这么多钱,像我们唐山的类似的一些钢厂,前期停产的,在去年下半年停产的这些钢厂慢慢开始复产。至于说上半年暴涨的第一个原因就是供给严重不足。

我们在看第二个原因就是说库存,我觉得库存始终是造成价格暴涨暴跌的一个主要原因,也就是说从去年下半年以后,整个开工率非常低了以后,然后钢厂又一个超卖的行为,到去年年底我们再看库存曲线,一个特征是什么?每年的2月底、3月初,它的这个社会库存达到了一个峰值,然后一直到年底,它都是下降的,这中间有个稍微上升一点的是十月初,那是十一长假的因素,因为十一长假它可能没有消费,这块就是它微微上升以后接着往下走,现在很多人跟我说你看库存还在降,我说库存降是正常的,这个季节库存升反而说明需求非常不好,因为我们从历年的库存走势图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都是降的,偶尔个别的周会略升一些,你看2014年的7月份,那时候是走平了,说明需求已经不好了。

这就是说整个上半年,因为去年年底我们看这个社会库存800多万吨,什么概念呢?它是这么多年以来库存最低的时候,低库存造成的影响是什么?整个价格的波动大幅的上升。因为你没有这个贸易商库存这块的缓冲了,那实际上市场上稍微有一点利多的因素,或者说发现去库存了,价格一拉,如果在正常库存的情况下,可能二三十的波动,但是在低库存的情况下可能就是一两百,就这么一个概念,也就是低库存容易造成价格的暴涨暴跌。

这还是库存(PPT图图片),这是钢厂库存。

第三个因素是需求,年初原来我们估算整个需求这块,我们预判是—4%到—6%,因为大部分的投资公司包括一些机构,原来预判的2016年的需求都是负4到负6%的负增长,但是到一月份开始放水,整个投资开始增起来了,也就是说需求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弱。到了三月份的时候,有一次我去杭州开一个会,那个时候很多机构已经把2016年的整个需求调正了,调到正的1%到2%,所以原来我们认为需求是负的,现在是正的了,就是需求这块比我们想象的要好,所以造成了上半年供给不足,需求又比想象的要强,然后库存又低,所以我们看到上半年三四月份一轮暴涨就上来了,从一月份开始,实际上是一月份慢慢起动,一月中旬这个价格一直是往上的,到了三四月份刚好是钢材的一个消费的峰值期,因为三月份工地需要补库,有一个补库需求。但是整体看,上半年的需求,其实国内的需求同比各个机构可能统计的不一样,但是统计下来国内消费是微降或者持平的,并没有说增了多少,也就是原来三月份的时候很多机构说整个2016年的需求认为是1到2%的正增长,但是上半年因为出口增加了大概2%点多,你把出口的减掉,还有就是直销对外增加,整个统计下来我们认为整个需求,上半年和2015年应该是持平或者略降一点的。有的机构整个算下来可能是负1%到负2%的负增长,还是比较悲观的。

说说下半年,我觉得下半年首先要说6月份,因为6月份这次波动确实太剧烈了。

前两天我们几个朋友开了个小电话会也讨论了为什么6月份上涨那么多,当时我总结,我觉得是四点因素,第一还是低库存,低库存那个因素,第二是低供给,也就是我们从4月份开始暴跌以后,因为钢厂的原料成本是滞后的,很多钢厂在4月份拿了60美金以上的矿,他到了5月份开始亏损了,因为它原料成本下来的慢,这样一来6月份它开始检修,其实6月份发生在钢厂的规模化检修还是比较多的,然后又加了一项唐山的市研会高温闷炉(音),原来说全部闷炉,后来可能他们没那么厉害,但是确确实实,唐山这块闷炉造成的这些产能的减少也是非常大的。咱们开上面开工率的图,因为我是统计到6月20多号的,到了6月初应该说产能利用率达到了86%,然后直线下降,就是这个干扰了,这是第二项因素,就是供给,6月份本来是上来了,但是因为这些检修和行政性限产下去的非常多,也就是供给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减少了。

而且我们最近看各个区域你去划分,你会发现唐山的钢铁价格是最强的,他们跟我聊我说这很正常,因为这轮减产唐山是减的最多的,所以说从价格来说唐山近期的表现也是最强的,这逻辑上是相符的。

我说第三个理由,我感觉就是4月末,5月份的时候,价格冲高大幅的下跌以后有些需求是后移了,因为整个5月现货价格一直在跌,一些贸易商的囤货需求,还有一些终端的需求他会观望,也就是说他会控制库存,有个数据5月份到6月份的发货量的对比,也显示6月份的需求是比5月份好的,这块在季节性消费这块我们是解释不通的,也就是说6月份不应该比5月份好,只能解释说5月份的有一部分需求后移到6月份去了,也就是6月份的需求有一部分是5月份挪过来的。

第四个理由就是刚才付鹏老师说的,尤其是英国脱欧,人民币贬值,全球的货币放水,尤其现在中国外汇管制特别严,钱没处去,股市又没机会,那干什么?找不出一点逻辑的矛盾点,上去就做吧,当然这个不是我们产业资金的逻辑,我们产业资金可能没那么高深,但是刚才付鹏老师已经解释非常清楚了,我觉得我也赞同他的解释。而且最近非常明显的感觉到,这个解释主逻辑还是资金的宽松,刚才是那些都是表观的,这个行情启动的一些前提而已,但是最终的能拉这么高,说这个螺纹钢从这轮的1894拉到昨天晚上最高的2471,拉到这个位置,我觉得最重要的因素还是资金情绪,而不是说我们产业的逻辑。因为从产业逻辑,其实我跟很多钢厂有交流了,2200就开始套保了,因为2200块钱以上你算算它比出口已经合算了,你价格拉到这儿,你看我们黑色所有的品种都拉起来了,焦炭、焦煤、螺纹包括铁矿都升起来了,所以你要从基本面的逻辑说拉这么高,我觉得我是解释不通的,是不是有道理咱们再看后面我是怎么判断的。

我觉得还要从供应开始说起,供应我们看到去年下半年整个高炉的产能利用率平均下来我们算了一下84.5%,应该说比往年要低的多。我们看到红线最上面的一条线,2013年平均在85%左右,2014年这条绿线也在92%左右,蓝线我们看到的是2015年,因为整个需求确实降了很多,它是逐阶下滑的,年初的时候在95%左右。因为整个2014年我们去看,2014年整个行业,虽然价格跌的非常厉害,它的逻辑是什么,它是因为铁矿石产能错配造成的,也就是说首先是铁矿石的下跌,造成了整个这个行业的成本固支不断的下移,但是2014年其实钢厂的利润都还可以,但是2015年确实钢厂亏损是非常严重的,所以2015年主要是需求走弱了,需求下降的非常快。

我们看2015年的下半年,整个高炉的产能利用率,其实是股灾开始往下打,当时我们大家也都记得,铁矿石是三板跌停,那次跌的非常厉害,产能利用率整个下半年算下来平均是84.5%,我们再看2016年1到5月份,应该说三个月产能利用率平均下来也就是82%点多,不到83%。也就是说上半年的供给是非常非常少的。到了6月份初的时候,产能利用率达到了86%。后面怎么变化,我有个大前提,这些产品利用率,我暂时把这些像G20、唐山市研会把这些影响我先抛到一边,我先不考虑这些东西,当然这块肯定会有影响。那我们看后面,这是我们统计的今年新增的高炉,新增的高炉我们算下来是1260,也就是这些高炉从6月份以后,因为刚才我说的时间节点是6月初,那我从6月初开始,慢慢慢慢都会开炉的,这是大概1260。

我们再看新复产的产能,后面陆续,有的还没复呢,但是计划复产的。加在一起,这个是不完全统计,后来他们又告诉我有两三家,也要复产的,但是因为我这个PPT做的早我就没加进去。这个算下来也要一万六,如果加上那些我刚知道的那些大概是一万七千多立方,什么意思,加上刚才的新增高炉大致加在一起是三万立方,大概能把这个产能利用率提多少?3%左右。也就是说我们说6月初的产能利用率是86%加上这3%是89%了。这中间还有一个,因为我们现在需求是跟去年年底同比去比的,去年是什么情况?去年下半年是一直亏损的,钢厂都在亏损,亏损的条件下,因为它不敢停产,后来停产都是被逼,现金流断裂了,它不停产,它就要保留它最低的产能,所以高炉的利用系数都是走的变相减产的逻辑,通过各种方式把产量减下来。

但是今年不一样,当然有的钢厂还在亏损,但是沿海地区的钢厂应该全部是盈利的,而且现在利润还不低,拿我们唐山来说,唐山现在实际上按照前一阵我算过的,380的矿价,焦炭现在也降到130块钱了,那他的成本钢坯的完全成本,好的企业基本上是1700到1750,我们再说螺纹钢,螺纹钢我了解了山东几家情况,当然山东的那些民营企业确实搞的非常好,他们的完全成本,这里面费用不一样,我问了一家钢厂我不说具体名字了,规模也比较大,他的完全费用大概是150,现在螺纹钢的完全成本是1950左右。那你可以去做比较,盘面是多少钱。

咱们不说盘面,好因为今天好像山东又涨价了,涨了50,今天的价格大概在2200左右,也就是说他现在一吨钢,我说这家钢厂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他的成本在山东钢厂里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差的,他有250的利润。这种利润水平之下,我们说唐山钢坯,新拿的成本就是1700出点头,不到1750。那今天卖什么价格?可能我们做黑色的很多人看微信了,今天是2090出厂,你可以算他一吨刚差不多300多的利润。所以这个利润水平之下,你指望钢厂减产,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只会增产。所以我们看到这些钢厂,你看吉林新达,我问了他们的董事长,前两天(英文14:21)公布了一个消息,他们1080大约7月中肯定复产,那一个450,一个480的,后面1080的一开肯定也跟着开的,包括张钢也好,蓝钢也好,这些钢厂因为你能算出利润来,算出利润我们为什么不复?

我说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前面我们一直在说供需的关系,后面需求怎么怎么好,但是你也不要忽视供应端的问题,其实供应端后面增产是非常确定的事情,因为有利润,很简单。即便说7月份我们本来说是淡季,但是因为现在把盘面拉高了,有一部分投机需求,把现货又推高了,这个价格体系之下,你想钢厂怎么可能减产呢?是不可能减产的。

所以这是从供应的角度,也就是说后面的需求是非常确定要增加的,你如果说6月初到89%,后面有可能达到90%以上,你再考虑到高炉利用系数亏损和盈利的差别,至少是2%到3%的产能的波动,你实际算下来可能实际的产能利用率,比去年年底会增加6到7个点。

那现在问了,需求能增加那么多吗?那我们看看需求,需求当然我没有说服力,因为我不是研究宏观的,我只能从我的一些观察来的东西,我来论述这个东西。需求这块,7约文的出口不是太好,然后我们再去看因为这一轮制造业大家都知道是非常差的,到现在也不是太好,今年整个需求拉动是靠什么,靠的是基建和房地产,而且我们看到开工前期增的非常多,但是5月份开始这个增速回落了,6月份我们了解了一下可能新开工还会萎缩,当然6月份的信贷我了解的消息也不是太好,但是这个东西我不是做宏观的,我只是道听途说,从种种迹象我感觉需求的增加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这是其一。

其二,从中国整个经济,因为它需要转型,那这块需求,我认为国家拉动基建,刺激房地产,不想让房地产崩盘,因为毕竟房地产跟很多行业都是息息相关的,房地产崩盘的话,那好多行业都要崩了,基建这块就是在托底,既然说它托底,你就不要指望它能把需求顶上去多少,这是我的理解,我不知道对不对,当然后面会验证,说咱们9月、10月需求到底能有多好或者说多差,我现在也无法给定论,我认为上半年的一些需求它会延续,这是很确定的事情。也就是说你三月份、4月份的新开工,包括5月份也是正增长,这块需求肯定是要延续的,也就是说这块需求不会弱,后面基建项目也是有的,所以你说3月份的需求能有多差,我认为也不会差,但是能有多好呢?如果从我的理解,我认为政府是在托底而不是把你的经济顶上去,你能有多少也未必。

从这个角度,就是说我们要观察一个需求和供应的匹配情况,如果认为供应增加的更多,那你需求虽然增了,匹配不上的话,可能未来就是一个增库的结构了,当然这个增库首先要弥补什么,弥补现在的低库存,因为库存确实太低了。所以在这种低库存的情况下,很简单,它这个价格也是易涨难跌的。我们再看6月份,6月份多投的逻辑是什么,低库存,低供应力,还有一个人民币贬值,通胀的预期,这些东西都是大家看得到的,都是显性的东西。当然也有空头做空,就包括产业,产业说句实话都是比较悲观的,你去问各大钢厂为什么他们做套保?也是很难受的,得一轮一轮往上拉,但是他们确实对后市不是那么乐观。后面会怎么走?需求这块和供应端的匹配,我觉得未来我们会看到的,我现在因为盘面周五晚上还在大涨,那今天到会以后很多朋友问我,那后面怎么看?我说我看不懂。我说情绪来了就跟着情绪先看看吧,我觉得这个时候太暴利了,波动太大了,上半年我一直在看多,四月中旬以后我一直偏空了,但是你不好空进去,为什么呢,每天一两个百点的波动,你稍微仓重一点你就受不了,所以这种高波动的市场确实非常不好玩,当然我们做期限套无所谓,这种相对大家要回避一下,你做个套利,哪怕你等到明确的信号出来你再去右侧做也行。

当然到了这个位置,我说实话,你再让我去追涨我肯定不会,我认为短期它就是一个高位,而且如果从今年的整个行情,你看这一轮和三、四月份比,你可以发现很多不同,从基本面逻辑,三、四月份是什么?三、四月份是供应太低了,它确确实实有基本面的支撑,而且三、四月份盘面上涨,它始终是落后现货的,也就是盘面始终贴水现货300到400,所以它那种上涨是相对健康的。当然我说的健康也是因为低库存下边这种供应不足,造成了一些投机需求,因为不断的有贸易商他觉得要涨我赶紧囤货,所以一步一步,一轮一轮接盘把价格推高了,但是我们看后面的结果是什么样,就是在这么坚实的基本面矛盾之下,后面是掉头一个大跌。

那这轮和上一轮有什么区别?这轮我觉得区别在于什么,第一就是说最基本的一个问题是什么?供应不一样了。也就是说那时候的供应非常低,这次供应后面会慢慢挤,当然现在市场上还看不到,当然这个过程是比较确定的,因为钢厂都有利润,这是支撑供应起来的一个最核心的逻辑,钢厂都有利润,这是第一个,就是供应会起来。

第二个逻辑我觉得就是,跟三、四月份不同的地方,就是你去复制它,你现在盘面是期货拉着现货走,上次是现货拉着期货走,因为我们经历过三、四月份的那次暴涨之后,那轮其实后面追高囤货的贸易商受伤非常严重,后来跌下来很多人给我打电话,不知道怎么办了,那囤的货一吨赔个四五百的大有人在,你让市场短期内重复那种暴跌,我觉得是不可能的。经历了三四月份的暴涨之后很多贸易商很受伤的,这种谨慎的心态一直会有,那我们后面就要看,盘面拉这么高现货能不能跟。

当然这几天我确实问了一下,应该说最近的成交,我们感觉贸易商囤货的比重,和这个投资公司期限套的比重,确确实实在增长,也就是这块的投机需求,当然期限套因为是套利无所谓,就是贸易商囤货也在增多,但是能增到什么程度我们再观察。所以说你说这轮行情什么时候有拐点,我说这话好像是我是空头了,当然我是从产业出来的,从产业逻辑来说,我说的第三个逻辑就是什么,我们去看成本的逻辑,我成本的逻辑是什么?成本这块其实我们去想一想,其实铁矿石三季度没什么故事可讲,它的供需基本上平衡的,而且我们也看到,其实从钢存来说最近是不断上升的,其实它也不会支持铁矿石能有一个特别大的涨幅,现在铁矿石库存已经临四百吨了,它是从七千多万吨一路上来的,也就是从库存的角度。

而且我们再看四季度,四季度因为有新增的发货量,四季度的铁矿石,应该说供应略大于求,就是那个状况,所以你说铁矿石,我觉得很多人跟我说铁矿石怎么看,我觉得真的没什么故事,因为今年的核心逻辑我觉得是什么,就是螺纹。就是钢材而不是原料。其实铁矿石你没故事可讲的话,我认为它的波动可以限死了,也就是你50美金,上个5个美金再给你多打点,上下六、七个美金来回波动吧。

咱们再看焦炭,拉高以后,因为这一轮是因为煤矿限产造成了煤炭价格大幅上扬以后再次回落,因为焦化厂开工率一直在上升。这两天整个的盘面也好,现货也好都在涨,我觉得再打可能不现实了。但是你开工率起来以后,因为焦化厂它没有话语权,下面对煤矿,这边对钢厂,它一直是被欺负的主。从这个角度来说你说焦炭能涨价,这种概率不高。焦炭我认为哪怕到金九银十,价格的波动会非常小。我说这两点是什么概念,成本这块基本给你固化了,我们说50美金上下,六、七个美金去波动,从高点到低点也就是12、13个美金,影响钢材的成本也就一百多块钱,成本给你固化了。成本固化,刚才我也说到唐山的钢坯多少钱,山东的螺纹成本多少钱,也分析了,那你就往高里打,上100,螺纹是多少?2050,钢坯是多少?1850。还是赚钱的,你跟现在的盘面比差了多少,现在的盘面利润你去算,盘面利润现在差不多快400了。也就是说我们要看清一点,什么能支撑钢厂长期维持300以上的利润,300是什么概念?两千多块钱的东西,15%的利润率,什么能支撑?

而且这么高的利润,符不符合去产能的逻辑?当然我们现在看是产能不足,不是产能过剩,因为你库存低,供给也低,需要复产,如果不复产的话这种矛盾还会存在。我们其实现在要看的是什么?成本固化的情况下,钢厂的利润多少是可以?我个人的感觉,说这个库存低的情况下,100到200块钱我认为也还算正常,差一点的把它打到零,好一点的拉到200,0到200之间波动,你现在低库存,你想马上把钢厂打到亏损,逼着它停产,那你首先要把库存垒起来才行,垒不起来是不可能的。在低库存的情况下至少我不是太看空,但是有一点,刚才我和敦和的老总也聊到这个话题,低库存,通胀预期,低供应,这些都是显性的,都被市场认可的理由,这些逻辑大家都看得到,但是有一点,这些逻辑都已经兑现了,那后面它还能撑多久我不知道。

那空头的逻辑说这个供应会增加,需求没那么强,这些逻辑因为在低库存的情况下你短期看不到,它是隐形的,所以这个矛盾我觉得需要时间去走。你说我现在看空到多少多少钱,我也看不到,至少有一点,盘面都成水了。如果有现货公司做点期限套总是应该的吧,期限套实际上就是空盘面,说明盘面价格短期还是高估了,我只能这么说。包括前面跟一些朋友聊天,看多的人都不懂了,为什么价格能拉这么高。当然这个价格拉高不光是黑色的问题,其实其他的品种也都存在。

再说说供给侧改革,我感觉从中长期,就包括中午还有朋友问说怎么看武钢和宝钢的合并,诸如此类的问题。从我自己来说,我自己的认识,我觉得整个钢铁行业它是一个完全市场化,完全竞争的这么一个行业。我觉得你这个行政性的去产能,说环保的问题方方面面,它可能更多的是通过提高设备门槛,提高环保的门槛,来实现的,它不太可能用那种完全行政化的手段去强迫钢厂去产能,这种可能性你说个别地区有吗?会存在,但是我觉得整个市场不会是普遍现象,而且我们再去看,我打个比方,前面可能河北省发改委也写过类似的东西,我们去的是产能,去的不是产量,说的是什么?因为你差不多12亿吨的产能,你的产量实际上只有7亿多吨,也就是我们看河北省今年年底去产能的计划,说这个产能要去29万吨我记得。当然这里面我算了算,把现在关停的这些高炉加在一起,差不多也就够了,也就是在产的短期没什么大影响。也就是说如果市场好了让他们复不起来就行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中长期可能是一个逻辑,当然我们做期货说白了有一个时间价值,短期能不能影响,这块我觉得也未必。

这是对下半年整个逻辑的梳理,我觉得这个需求可能是微增的,三季度会延续整个基建和房地产的惯性需求,但是四季度因为这块从信贷和房地产新开工的需求的后延性来说,我觉得四季度可能会走弱。

第二点就是下半年的供应,我觉得是很确定的会增加的,因为现在都有利润。

第三点,钢厂的利润,我觉得让钢厂长期维持200以上的吨钢利润,在后面确定有新增产能,就是复产开工率会提高的角度下,我觉得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第四点,低库存,刚才都看到了,就不多说了。从这个逻辑我觉得1610你指望它能跌太深,恐怕不太可能了。

第五点刚才说了。

第六点说说这些会议的影响,因为这两天一直在传,唐山7月10号开始限产,限20天,我也问了一些朋友,应该是比较假的消息。具体怎么做,现在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我感觉可能会限产5到10天,这个概率会比较大。至于说G20对华东地区的钢厂会有影响,但是华东是一个主消费地,而不是一个主产地。G20杭州的钢材需求会大幅的降低。另外还说一点,同分行业来看,下半年可能一些品种要分化,主要在于什么,现在我们看支撑经济的,支撑需求的一个核心的东西是什么?是基建和房地产,其实制造业已经非常差了。而且还从开工率看,从库存的角度去看,其实螺纹的开工率相对是偏低的。如果按品种强弱的角度,我是更看空热拉剪板一些,但是这两个持仓是比较小,后面能不能起来我不知道,应该说多基建空制造业,我觉得这个逻辑应该是对的。

谢谢,我的演讲讲完了。

主持人:感谢宾总的精彩发言。现场有需要提问的朋友请举手示意一下。

提问:有两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你提到了下半年的整个供应应该是有一个很强的确定性会去增加,但是我有一个疑问,因为现在沿海的钢厂确实是有利润的,但是我觉得今年的主要焦点在国企,而国企现在整体的盈利还不是很好,而且我觉得今年国企对盈利的忍受程度也会降低,是不是会出现,以前国企是最不容易亏损和减产的企业,但是由于今年的供给侧改革,特别是宝钢和武钢的改革的拉响,会导致下半年会受到自己经营利润的不好,出现行政上对它的产能的一个压减,从而对冲掉一些可能破产,导致下半年的供给没有预期的那么明显,这是第一个问题,当然现在整个钢厂的资金也不是很好的,银行给他们的信用额度也收的比较紧。

第二个问题,看淡四季度,其实在2013年以前,商品金融整个熊市都或多或少出现了一个贸易商冬储的现象,四季度历年都是一个淡季,今年会不会出现冬储再现,从而导致看淡四季度,这个风险不知道您是怎么考虑的。

宾益湘: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国企这块可能有分化,那些大的国企,它还是有银行支撑的,而且我们了解到三月份、四月份、五月份,其实钢厂是有盈利的,就包括那些国企。我说的是一部分国企,它的效率确实源源不及民企,因为它三样费用太高了,吨钢费用好一点的差一两百,差一点的会差三四百,也就是说民企赚一两百的时候,国企可能是亏损的,这种现象确实有。但是三四月份的时候国企确实是赚钱的。

第二,国企这块大的国企一直有银行的支持,但是我担心,确实有你说的这个问题,地方性的国营钢厂他们的生存压力可能会大一些了,如果没有银行信贷的支撑,其实他们确确实实,因为这个东西长久的亏损,而且我看不到希望的时候,一些银行可能也不会有信贷支持了。当然大的国企因为国家要考虑就业方方面面的问题,我觉得这一块短期不需要考虑,说它减产、停产,现金流断掉,那是很难的事情,但是可能要注意一些地方性的国企,这块感觉有这个可能,确实有这个可能,因为它有可能银行就不支持它了。

至于你第二个问题说贸易商的冬储,我觉得要看什么,现在说这个话题稍微远了点,如果按照后面钢厂是复产的逻辑的话,其实你供应会起来,供应会起来,实际上这些东西大家都看得到,你库存不降了反而会微升,而且我自己的一个感觉就是说,你这轮拉涨,其实透支了金九银十的需求了,也就是把高点前移了,透支后面的需求导致的结果有可能我自己认为,这轮的高点可能是整个下半年的高点,你如果金九银十也不旺的话,如果需求不济,复产没有起来的话,九、十月份以后,说十一、十二月份包括一月份,贸易商做冬储的这种概念就完全弱化了。当然你要看真的需求比我们想象要好的多那就另说了,因为现在实际上一些贸易商囤货,就是他认为现在淡季都这么好,那金九银十会更好,就是这么一个理由。问题是金九银十一旦需求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虽然也不差,但是这些货会把价格砸下来。那四季度是一个道理,如果我们看不到下面有多好的话,贸易商它就没有理由去囤货,而且现在你还要注意到什么,其实银行对这个钢厂控制的非常严,资金也是一个问题。

主持人:掌声感谢宾总的精彩发言,谢谢。

上半年国内外宏观金融事件发生的还是挺多的,在大宗商品中金融属性比较强的有色金属也是受到了非常高的关注,随着国内外汇差、利差的收缩,有色金属的金融光环也在慢慢褪去,真实需求的权重也在逐渐的增加,下半年有色金属品种可能会有怎样的一些行情呢?让我们掌声欢迎敦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商品研究主管汪晓红女士上台演讲,大家掌声欢迎。

汪晓红:大家下午好。很高兴今天能够在这儿跟大家交流,因为很多都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想很多人也都进行过非常充分的沟通,所以如果大家觉得枯燥请见谅。

今天在这里讲有色金属整个市场的一些看法,在讲之前我觉得整个有色的交易,比之前要活跃很多。非常高兴不管是大家看对了还是看错了,博一点存在感总比没有存在好,因为今年上半年有色一直没有成为市场的重心,所以看到黑色和化工那么热,包括农产品,就咱们有色这边比较安静,我觉得也不是好事,总算看到它开始有交易量了,也算是一个不错的表象。

昨天也想了很长时间,觉得有色这个行业到底怎么讲会让大家稍微觉得我不一样点,因为每次都跟大家有很充分的私下交流,所以也不知道该讲些什么,想了半天,既然现在比较残酷,那么我就讲一点诗和远方,在讲诗和远方的时候我们再稍微讲一点现实。

因为昨天我也在想,有色的品种和其他几个板块不太一样,每一个品种都是单独的一个产业链,品种和品种之间其实它们之间的交错不是特别多,所以也有可能每个品种看一看它的前世今生,也有可能对其他的品种有一些帮助。我昨天想了一下,在整个有色的行业里面,走的比较淋漓尽致的行业就是从铝开始讲,如果我们仔细去看,在2000年之前,全球铝还是属于相对而言比较稀缺的品种,在中国整个铝行业起来之前很多依赖进口。但是很快随着中国整个铝行业的蓬勃的兴起,尤其是这个行业它的成本,在中国整个铝行业的快速发展之下,成本其实下跌的非常严重的。因为技术的突破,而且咱们中国人干起铝行业也确实挺厉害的,18个月就能造出一个很大的铝厂,所以铝这个品种在所有的有色品种当中是最先走入过剩的金属品种,这也使得它在过去十几年大牛市当中铝的涨幅是最少的。

咱们中国的铝行业的兴起来是大大提高了全球铝行业的水平,尤其是在成本端,我们在成本端这块,因为记得2014年之前我们在算铝的成本的时候,一吨铝的用电应该还在一万五千度以上,现在好一点的铝厂应该在一万三千度左右了,成本的下降是非常迅速的,而且行业的洗牌也是来的最早的,所以我们很快就看到,我们中国其实整个的铝行业的成本,由于成本巨大的分化,所以铝行业、铝厂的淘汰和更新,实际上是进行的最快的。在全球,海外市场也是长期滞留了大量的过剩的库存,所以到今天,我们看到整个国内的库存非常的低,但是实际上国外的库存依然非常的高,过去很多年堆积下来的铝的库存还在场外不断的向前挪仓。

再一个,铝这个资源在全球是一点都不稀缺的,所以即使在2014年对铝的需求有一个很大的促进作用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认为印泥的近况可能会对铝的资源产生一些影响,但是很快发现很多替代的铝资源国又冒出来了,所以它的资源的不稀缺性,也导致你可以去炒作它的时间非常的短。我们也看到在2014年非常短这一段时间,虽然铝价冲了将近两百多美金,我们看到2014年这一点走的比较快,但是它能延续的时间是非常短的。整个在中国,由于我们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国内国外整个产业链上面,从上至氧化铝,下至铝产品,包括铝锭,整个库存在2014年之前是非常厉害的,所以我们在去年四季度经历了非常猛烈的去库存的过程,而且也下降了相当多的产能,所以整个市场,尤其是中国的铝市场进入了相对安全的平衡期。

当然我们现在还是能够看到国外的市场上面,依然有一些过剩的铝,这就是铝在今年了上半年的猛烈的上涨之后,国外的铝市场相对而言是比较平和的,尤其是我们看到国外的现货市场它的波动实际上一直还是比较温和的,而且最近变的更加的容易受到攻击。整体来讲铝价从当前的状态下,成本的敏感度会更加的高一些。因为尤其是中国国内的市场,它已经完全进入一个紧平衡。我们看到库存都在持续的下降,列了几张图给大家看一下,去年这个时间里面我们降库存还是降的相当厉害的。

目前国内的库存的下降的幅度是非常快的,当然也有人会跟我说,铝产品的库存现在涨的比较多,而且铝材的加工的费用在过去的一两个星期里面下降的极为迅猛,而且我们会看到由于铝财库存的上涨,以及包括铝材的滞销,所以我们会看到铸锭的这个量会慢慢的提升起来,会后期的铝价会有很大的压制作用,但是至少在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库存仍然在持续而猛烈的下降,而且下降到了相对而言比较危险的状态。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有一个感觉,在所有的有色金属的品种当中,如果说当季的相比较而言的安全状态,我认为铝的安全状态比其他部分稍微好一些,因为表观的库存实在太低了。另一方面我认为铝的成本端这块最低点我们似乎也已经看到了,虽然我们在后面可能会看到氧化铝的成本端可能会有一些下降的空间,但是另一方面,由于铝的另外一个比较大的一块成本是来自于电力,电力这一吨下降的可能性现在对铝来讲,尤其是具备自备电厂的铝厂来讲,之前是他们的优势,之后可能反而是他们的劣势,因为煤炭的成本接下来上涨的可能性比下跌的可能性大很多。

所以铝已经经历了最残酷的去库存的周期,现在来讲它相对而言是比较舒服的一个阶段,在这样一个阶段里面,铝厂新增的产能在这块上面是有比较大的自主权的,它可以提前或者推后他们新增产能的上马或者不上马。所以目前国内供应的过剩量,实际上可以在比较短的时间里面处于相较而言可控的状态当中。

因为看到了铝再去看镍,因为经常和朋友讨论镍这个品种,事实上我对镍从一个稍微长一点的周期来讲,我认为它还没有完全经历过一次很好的产能和去库存的洗劫,这个行业。还没有像铝那样,真正的去进行一次清洗,整个中国的镍生铁行业,对全世界的镍行业来讲是有极大的贡献的,如果没有中国人发明镍生铁,今天的镍可能不会有这么高的价格。但是和铝不一样,它的资源集中度是过于集中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严重依赖于印尼和菲律宾这两个主要的供应国。在印尼禁矿之后市场也给了它足够的一轮预期,所以我们看到了整个镍价涨的幅度极为壮观。但是就是因为它的过于集中,以及当时国内对它的准备是非常充分的,因为这只是一个资源,它只是上游的品种,并不是我们交易的镍,所以在我们交易镍矿这一段的行情当中,市场上更多的时候是采取选择性忽略,对镍本身的供需状况的平衡的。

我们应该看到全球进行多年的积累之后,很多镍的场外库存,隐性库存是相当高的,高价促进了整个镍的隐性库存转为了显性库存,当然这中间还有一个刺激因素,就是当时讲的青岛事件,镍本身融资的属性也被打出,所以我们看到接下来在下跌的行情其实也是相当猛烈的,即使是到本周之前,应该讲下跌行情都没有完全走完。

镍的成本,国内的镍生铁这个行业,应该讲它的东移的趋势,全球镍的生产中心东移的趋势是刚刚才开始的,因为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镍铁厂它会在印尼不断的建企,接下来包括中国的镍铁的生产也会慢慢的转向印尼。从镍的成本来讲,随着这种转移的发生,实际上镍的生产的成本还在不断的下移之中,整个行业因为成本的下移对于价格的影响,因为我们始终在找价格和价值之间的差异,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就是整个镍的生产成本的下移,其实没有完成最后的过程。事实上它还是一个刚刚开始的行进过程。

从目前来看,我们国内的镍行业,由于我们今年其实大量进口了镍铁,从去年开始我们对镍板的进口包括镍生铁的进口,甚至镍豆(音)的进口,实际上已经增加了很多的。从数据上来看,今年国内镍铁的进口实际上比去年还要疯狂,镍板的进口同样也是很疯狂的,增幅都是很剧烈的,而且我们现在也能看到镍豆在市场上的出现,和低镍铁合在一起去创造更多的,因为镍铁的镍点价位更加高一点,所以镍豆可以放到镍板里面去进行生产,这样我们实际上会看到,5月份对于存镍的需求是有相当好的提高的。同时我们也会看到,伴随的就是我们镍铁的产量,也在迅速的回复。现在整个市场上面能够看好镍的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要去看菲律宾的资源问题,因为菲律宾现在对环保这一块的炒作,新总统的上任,确实会影响到接下来对镍矿进口的预期,这确实给大家打了一个比较好的时间差,因为我们现在交易的是09和约,目前镍矿的库存也确实比较低,整个港口的镍矿的库存。在这样的情况下对菲律宾的镍矿的炒作,确实给镍的行情带来了一个很好的支撑,至少这是一个很大的主要凿空的因素,所以我觉得在当前情况下并不是说镍的基本面有多少好,但是至少你有一个很强的因素在这个地方,阻碍大家去更进一步的看空镍。

再看一下我们的库存,整个镍的库存,如果大家仅仅看LME的库存,确实这个库存是有略微的下降,但是我们去看所有的库存都合在一起,它还是一个库存东移的状态,也就是说我们从LME的仓库还在不断的把更多的镍或者是含镍的这些产品不断的往中国运,国内的库存目前来讲,隐性和显性加在一起确实还是蛮高的一个库存。至少目前来看,因为镍的月差结构也是相当不错的,这么好的一个比例。也会导致伦敦的库存比较高,但是这个库存暂时对市场供应的压力是没有任何压力的,相反由于这么好的一个库存比,反而可以吸引更多的隐性库存,不出来去冲击整个市场。

从不锈钢的产量来讲,从上半年来看不锈钢绝对是一个很好的利多的因素,因为不锈钢的生产在经过四月份疯狂的上涨,这也是一个比较受益的产品。去年四季度到今年的一季度,不锈钢这个行业也是经历了一个比较好的清库存的过程,所以当行情启动的时候你会发现,不锈钢行业的库存水平其实也是停在了比较低的水平上的,很容易使得它价格的弹性显得非常足。我们也看到在今年的四五月份,不锈钢的生产提升的非常快,对镍的提振也是非常明显的。接下来我们会看到在镍行业里面它的反应是非常奇怪的,当我们去问上游的卖镍的贸易商,或者是镍的生产制造商,大家都对镍的行情是非常看多的。越往下游走,去问不锈钢的贸易商或者不锈钢的下游的时候,我们会发现,那儿的气氛就远远不足上游那么看多,也是反映出当前第一是在淡季,第二,确实不锈钢已经进入了一个慢慢的垒库存的状态。

昨天晚上基本上镍就达到涨停了,这轮镍的行情的上涨,对于整个行业来讲并不是一个清库存,在这个节点上它是有做多的一些理由的。同样我们看到在不锈钢这个体系里面,不锈钢的价格在5月份之后表现是非常吻合的,并没有随着镍价的上涨而受到很好的提振。除了是定单不好,其实不锈钢的价格也体现了它的难以跟随,然后你也看到钢厂的利润,因为这个做的比较早,钢厂利润如果含上这两天的涨幅,现在亏损已经出现的比较明显了。

讲完镍和铝把锌放在第三个讲,是因为今年上半年整个上半年,咱们锌的走势就仿佛在走2014年的镍,锌这个行业应该讲2014年咱们国内是经过一轮去产能和去库存的,当时整个行业的亏损比较明显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国内出现了大量的检修,最高的时候有将近70%的产能在进行检修状态,所以我们在2014年的时候,国内的一些富余的锌包括锌矿实际上都有一次比较好的清库。但是2014年的清库并没有波及到国外,国外锌矿的库存扎扎实实是在2015年经过了比较强的主动的去库存,我们在2015年看到中国进口了大量的锌矿,这部分锌矿很好的帮助了国外的锌矿的生产厂家,去掉了他们的库存。国内堆积了将近一百万吨的锌矿,停了将近65万吨的产能。所以不光是我们在讲我们看到锌有很好的减产,和它产能的到期,一些矿的关闭,另外一个我们这个产业确实是经过两年,2014、2015年国内国外的去库,整个行业的库存状况相较而言是比较干净的,在今年年初的时候。

今年上半年国内还有一些富余的锌矿都是从去年累积过来的,但是我们的锌的冶炼行业,实际上在2014年国内这个状态下,它的产能的复苏已经完全实现了。尽管经过了去年锌价的暴跌,那是因为开工率太高了,所以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库存相较而言也是不低的,那么一个过低的锌价曾经引起过整个行业的一次比较强烈的抵制,所以我们看到最新跳出来说行业要进行减产的,是锌率先跑出来说这个行业要进行行业自律的,也是因为有这样一个率先的表率作用,所以锌价在2014年4季度是率先起底回升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没有看到锌的行业真正的采取过一个进一步的减产的措施。

所以今年的话在年初的时候,随着锌矿在国内的,因为中国国内的冶炼厂依然还有一些锌矿的库存,包括国内的一些锌矿目前为止八千多块钱的品种有将近两千块钱的利润,利润是非常丰厚的,所以锌矿的复产还是有的,尽管大家和我有一些争议,大家可能觉得由于资金的问题,环保的原因,我们国内信矿的复产不是特别的激烈,但是我的感觉是北边还是比较松的,没有大家讲的那么的紧,不然的话北边早就跌破五千CT了。总体来讲今年下半年,经过上半年对锌矿的清库,锌矿本身的基本面来讲是健康的,因为下半年国内如果依然不能将进口窗口打开的话,国内将严重依赖于国内锌矿的供应,而国内锌矿充其量来讲也是在比较好的预期下,锌矿的利润能够保持比较好的吸引力的话,国内的复产会进一步的提高,但是能不能完全满足国内的需求这个很难讲。

但是把所有的跟锌矿有关的这些故事再把它重新方式到锌锭本身的市场来讲的话,它的故事看起来并不像锌矿这么美妙,因为从总体上来讲,国内的锌的开工率,相较而言还是属于比较高的状态,在今年。所以我们在锌的产量上面并没有看到很好的减幅,而且今年一季度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比往年多进口了将近十万吨的锌,应该是八万吨,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锌锭本身的市场尽管价格在涨,但是现货的升水实际上相较而言是比较疲弱的。如果今年下半年大家还能够预期锌矿会进一步的短缺,这也是建立在锌的开工率依然维持在相较而言的高位。如果我们看到冶炼厂有一个很好的比较直接的减产的这些行为,可能对于本轮行情的推动是有很好的作用。

目前来讲所有预期都是在期望中国的冶炼厂有减产,导致锌的供应局面会走的进一步的紧张。之所以说我们好像在演绎2014年镍的行情,就是我们也时不时的会看到一些杂音,比如说看到伦敦仓库的库存会上涨,高价必然会带动一些隐性库存到市场上套现,我们也知道场外,尤其是国外还有一些锌的这些库存,这些库存在什么样的价位会出来,会扰乱这个市场,这也是不得不引起大家注意的一个因素。

从总体上来讲,我觉得锌还是基本上在演绎2014年镍的行情,究竟当前这个位置是一万八的行情还是两万以上的行情,大家就各自字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判断它。

最后说一下铜,铜的话是所有的行业当中,唯一一个没有经过去产能去库存的品种,并不算过剩特别明显的品种,如果我们把全球作为一个市场的话,这是一个相对而言紧平衡的市场,但是我们看到库存在不同的区域里面来回移动,有的时候是欧洲的库存往中国走,有的时候是中国不要这些库存以后留在欧洲,在隐性和显性的转化过程当中对铜价产生压制或者支撑。相较而言也是因为这是一个相较而言比其他品种稍微紧张一点的一个品种,所以市场对供需的观点,它的对立,它持续的时间是比较长的,因为每个人在自己的行业当中,比如说冶炼厂更多的时候他们会比较的看多铜的供需链,而一些贸易商或者说来自投资界的人,大家可能对这个铜的整个行业,因为一直远离成本,所以说大家对它的偏空的情绪持续的更长一点。

但是今年讲是这个行业里面的转折点,因为随着上游的矿的产能的释放,青岛事件之后,铜的过剩已经进入到完全显性化的过剩当中了。从国内的持仓来讲我特意把铜的持仓放在这儿,因为实在是一种悲哀,这么多年来,曾经商品当中的龙头品种,现在我们去看它的持仓是低的过于可怜了,我们还要考虑到它的货值,三万多的铜跟当时六万多的铜,货值已经下降好多,但是现在看我们的持仓,几乎要创一个很低的位置了。昨天晚上看了一下63万手都没有,应该讲这也是蛮悲哀的一件事情。大家可能会说LME的库存、持仓都挺高的,去年年终之前场外的电子盘持仓是不放在这个里面计算的,现在这里面的持仓,含了很多我们之前讲的电子盘的一些持仓,都已经重新换到这个持仓里面了。

即使我们现在来看不论是LME还是国内的铜的持仓实在是太低了,这也证明了整个市场对它的关注度现在已经低到了不能再低的状态。有的时候大家还会说,可能LME的交易量转移到COMEX上面了,因为上个星期之前,很多文章都在说COMEX已经创了历史新高的空头,当然我们要想COMEX无论是它合约的量还是本身总的市场的容量来讲,它都是三大交易所当中最小的一个,所以说我本人觉得,铜的关注度实在是太低了,如果能够像本次行情能够让大家更多的关注铜,我觉得也是件好事。从铜本身来讲,尤其是上游的矿,真的是让人没法去看,因为在经历了多年的停滞不前,因为每年不光是非计划的减产,由于自然灾害或者由于罢工,每年铜的减产实际上它的量是非常可观的。今年是第一年,即使我们在讲这些拉尼娜的现象或者厄尔尼诺的现象,大家说会影响铜矿的发货或者生产,很可惜今年是第一年,我们肯定铜矿的生产异常的正常,没有出现过很好的一个中断。而且我们接下来还会面临铜矿的生产会有一个更好的高峰期,因为有更多的新项目和扩产都在进行当中,即使是我们在说的嘉能可关闭了一个非洲的矿,它现在做的也是将来有更好的效率和更大的量来复产,所以铜矿确实是进入了一个过剩的状态。

今年的铜矿和铜的主要的贡献地是在南美洲,这样一个贡献地之所以提到它也是因为在供应的问题上,整个南美洲现在生产的非标铜,它的量其实增加的是非常大的,因为整个市场很多人看多铜有一个很大的理由就是,我们一直在讲铜的废料的供应,这几年其实持续的在走紧,很多人把它作为看多铜的理由,但是这个理由在我看来确实比较牵强。因为第一个非标铜的供应增加了很多,而且它目前为止已经成为了替代,不管是欧洲市场还是中国市场成为替代废料的主要的主力。中国国内的电解铜由于产能并没有任何的瓶颈,所以整个电解铜的产量应该讲今年还是一个上升通道,因为官方的迟迟不能很好的公布,所以我们还是用了统计局的数据,这个数据看起来涨幅是非常惊人的。还是重新回到废铜的话题上,尽管我们看到进口的废铜它的量持续的在减少,但是因为基数已经很低了,所以如果我们依去讲这个进口废铜的话,进口废铜的市场应该还是比较紧张的,今年出现的是北松南紧,北方市场如果去天津这些市场了解的话,你会发现整个废铜的供应量还是比较宽松的,我们会看到很多粗铜的厂,现在开起来,然后这部分的这个产量是非常惊人的,而且我们会在今年的下半年看到,还有新增的产量会重新开启。那么我们会看到电铜的供应是增加的,同时粗铜的产量也是在增加的。从目前来看,整个废铜的供应从国外的市场上来讲,它还是比较紧张的,主要是因为相较其他金属来讲,整个铜的价值在这几年来讲,除了镍以外它都是最贵的,相较而言的高价也会减少它的使用的区域,所以说,因为使用的这些领域它在不断的减少,而且大家在不断的通过制造工艺的一个改进来提高损耗量,所以我们现在看废铜它的生产量是在减少,但是它的使用量其实也是在减少的。

从效率来讲,随着效率的提高,大家对很多设备里面使用铜的单耗来讲也是在减少的,所以我们会看到今年的三季度,如果铜价持续在一个地位的话,很有可能在欧洲废铜的供应还会持续的紧张,但是从目前来讲,这轮价格如果在这一轮能够继续推升上去的话,今年三季度连欧洲的废铜市场都不用过于的担心它会有供应的紧张。

全球的升水已经很疲弱了,今年一直以来现货的升水都是没法看的,非常低,所以我也没有列太多关于铜的其他的数据,因为这个市场没有太多的受到关注,总体来讲,从基本面的角度来讲,它不是一个特别好的看多的品种,但是从当前来讲,正如宾总说的,当前这个市场如果过多的关注基本面的话,可能会给大家带来一些错误的指引,所以我觉得,当前我们还是要更多的去关心一下资金链,趁着现在比较好的氛围,最好的结果就是我希望有色金属这个市场更加的活跃一点,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机会,谢谢大家。

主持人:我们看看现场有没有做有色的朋友,对有色有这方面的问题可以举手示意一下。

如果现在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稍候在茶歇的时候大家可以跟汪总这边进一步交流,再一次掌声感谢汪总的精彩发言。

(茶歇)

随着市场热点的切换,在上半年的后半段,农产品接着过程了黑色系行情的交接棒,相对而言农产品的行业研究会比较复杂一些,有很多机构都会做一些套利来规避单边的风险,今天非常有幸邀请到了上海神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研总监高艳滨先生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高艳滨先生来给大家分享一些农产品套利方面的知识,大家掌声欢迎。

高艳滨,大家下午好。农产品今年行情不小,但是很多人好像都没赚到钱,我们说农产品里面要赚到钱特别难,我们发现最近这几年的大佬在油粕里面都没有形成大佬的状态,不像棉花,不像铜好像很容易赚到钱。今天给我的题目是套利,中午有两个朋友叫过去问,我说套利,他们说套利没什么可讲的,无非是跨期,跨品种,跨市。主要分三种,一种是纯统计的套利,今年实际上都没怎么赚到钱,上周在苏州开了一个会,苏州有朋友做纯统计的套利,好像有亏一个亿的,纯粹是按照价差来套利的,确实比较难。难点在于大量的市场资金都在等着套利。实际上也还有机会,但是赚钱的机率可能比较小。

另外第三种套利更宏观了,就是宏观的对冲,咱们细想回来,更多的对冲,强的对冲可能是最近这几年来,乃至于后几年比较好的方式。我们实际上回过头来想一想三四月份的时候,农产品这个系列的大家看空哪个?又看多哪个?大家可能都说看空玉米,那个时候市场铺天盖地说1400、1200你可以空玉米,那你那个时候多什么呢?大家回头一想,那个时候菜籽调研之后减产,水产季节四月以后开起来,那你可以多菜粕,空玉米。现在回头一看菜粕涨了一千多,玉米才涨了不到两百,这个套利非常好。所以整个宏观套利和强弱对冲才是后边一段时间乃至半年甚至一年的所在。今天来讲我还是侧重油脂油料这一块来讲。

刚才我举了三个例子,纯统计套利来讲比较难,因为大量的资金在考虑,因为都知道统计套利以往的情况,按照那个去做了,不论如何各个商品的套利来讲,都是跟着基本面,今天来讲我们在回顾一下基本面,还有后半年这个基本面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演变

过去这二百多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很清楚,油脂油料最根本的还是美国的大豆,大家现在很清楚,三月份的时候雷亚尔有点升值,随后出现了阿根廷的减产降雨,导致出口继续转向美国,从而推动了美国。后面这一段的行情是什么呢,就是五月份报告美国新季度的平衡表,包括前天美国的面积数据和库存数据,这个里面体现了价格包含了这些因素。有人说现在1200美分的美豆涵盖了什么?已经涵盖了南美的减产因素,出口转向的因素,以及部分美国的产量因素,或者是天气因素。

那后续的演变是什么,我们系统的可能根据几个去看,首先看一下国际的大环境,刚刚有朋友问油脂比较低,能不能去慢慢的抄底,有这样的疑问。那我们从整个的豆类粕类和油脂全球大的年度的数据来看的话,最近的这几年,特别是去年和今年,大豆油和粕消费增速都比供应增速要好,大豆的增速因为南美减产,所以它的增速是负的,而消费增速是负的所以今年出现了一个转折,那么16、17年度我们预计大豆的增速超过3,供应增速是2.2,消费增速还是比供应增速好的,我们考虑库存会降。包括粕也是这样,消费的增速比供应增速要好,消费增速全国豆粕应该是4.4左右,供应增速是3点几,它也是消费比供应要好的。

回头来说油,油上面来讲,消费增速预计只是3.1,供应增速是3.2,它没有特别形成多的库存,但是它也没有更多的消化库存,这里边特别要说的就是棕榈油。我们看棕榈油现在的预计明年的供应增速,大概是6.2,而消费增速只是3.9。可想而知整个油的偏弱还是来自于棕榈油的压制,在这种情况下就很难说油是不是到了一个很低的位置,我都油空粕这种低价格的套利可不可以照做,目前基本面来讲并不合适,可能并不支持。

刚刚数据可能看的不直观,我们从图表来看,大豆,大豆的过剩的状态,或者说库存供应偏高的状态已经在改变了,已经是第二年,如果说明年真的是南美减产、美国也减产,它的库存会更降,但是现在只是预期。

油脂上来讲,它也是这样的状态,特别是左下角看到这个棕榈油,现在的棕榈树的生长的壮年,80%左右还是壮年期,还是高丰产的时期。这样的话它未来的一到两年乃至两到三年左右,还是高的棕榈油的旺季,年份上是旺季,当然这里边排除10月、11月以后,是不是有降雨季节,导致人工不能正常工作,减产,季节上会有,但是整体的年份上一定还是丰收的。

基于这样的大环境,油一定还是比粕要弱,它们两个年度更长周期衡量的话一定比粕要弱,而且从油和粕的消费来看,我们看到粕的消费增速比油的增速要好。所以说去年的11月以后,有一部分人在多油空粕,三月份之前都是赚的,三月份之前又赔回去了,只是短周期会有这样一个事件和行为会影响这样一个油粕比,但是整体上还不支持这样一个油粕比。

这只是年份上甚至一两年上的一个周期,这样折合过来的话我们就倾向于豆油、豆粕这个油粕比,可能长期在1.8到2之间,能不能更低,可能很难更低,原因就是美豆毕竟已经起来了,成本在那里,压榨利润可能固定在那里,你就可能不会有更低或者更强这样的状态,这个比例已经维持在这里一段时间了,可能会延续维持一年或者说更长时间。所以这个操作只能是按照更短周期,一两个月这样的现货的状态去进行操作。

回头来说一下最终的根本,就是美豆。我刚刚说了美豆才用是决定了油脂油料或者油粕市场的根基所在,对于美豆来讲,大家无非就是关注两点,一个是美国的大豆的出口怎么样,包括它的压榨,就是消费怎么样,另外就是美国大豆的供应,现在更直接的看就是产量怎么样。对于美国大豆的出口量我们回顾的时候已经说了,从南美的出口被美国代替,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阿根廷新总统上任之后,它虽然调整了关税,但是阿根廷的老百姓还并不是很积极的卖他的大豆,所以并没有出的很多,没有实现,相应的又回到了进口美国。那美国它新年度到底能不能够达到更高的出口量?现在美国的平衡表给出的新年度的出口是5100万吨,但是我们现在它很旺盛的季节给的数据是4800万,比现在出口旺盛的季节又提高了一部分了。也就是说现在1200美分应该对应了5100万吨的出,这里面回头来看一下如果能实现的话,中国就要进口8700万。全球是4点多的增幅,按这个比例去算8700万是正常的。但是这里面有个问题,国储的大豆拍卖如果流到市场会把它先抵消掉,比如说三百万吨都拍出来,我们之前可能也听说2900、3000的价格,比进口大豆还要便宜七、八百块,压榨是有利润的,肯定都会要。这个流到市场就会相应的抵消掉进口的量,即便不完全替代和抵消,还进口8700万,那加上300万的拍卖,中国不会再额外的进口到8800万,8900万,应该不会,这样的话中国没有新的进口增量,美国5100万目前的数据就很难形成新的出口增量。

回头来讲美国压榨,它的压榨利润去年比较好,接近两美元这样的压榨水平。目前有些回退,但还是在1到2美元之间,也还是比较好的利润。但是这个利润放在常年的数据来看只是处在一个中游水平,美国周五给出了400多万吨的压榨,新季的平衡表给的是5200万,在去年高压榨的水平之下已经提高了100这样的量,也就是说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再提高的量,现在来看起码未来的一两个月里面不会调这个数据。那我们回我头来就很明确了,新季出口给了5100万,压榨给了5200按,都比现在的陈季要高,高四五百万。那你们说在这个基础上继续上调,实际上我们说做美豆,就是做美国的平衡表。它现在给出了这样一个消费的平衡表,后面的几个月,会不会继续调它的新季出口和新季压榨,它不会这么马上积极的去调整,因为新季还没有来,还没有出现,这个就表明市场已经把它的因素涵盖在里面了。

比如说它给了一个新年度的产能要降和消费非常旺盛的平衡量,基本上算是一步到位,或者后面微调的平衡量,在这个基础上已经对应了现在的状况。那消费端如果它后面的两三个月不去调,那它的供应端会不会调?或者说它陈季的消费端会不会调?那我们先说一下它的供应端,前天美国已经给出了种植面积,大概是8300万英亩,比去年要高了100万英亩。单产去年是48,可能有的朋友不认可,但是无论如何这个数据暂时放在那儿,新季的单产现在给的是46.7,略微降一点,但是我们核算下来它的产量还是一亿零五百万到七百万吨的,比去年丰收的状态只减少了200万吨。后面大家都说了天气会不会让它大量的减产?整个来讲天气影响可能不会如预期的那么严重,我同意上午吴总说的问题。

我们回头再去说的更细一点,如果说现在的价格都被市场反映了,按照以往九月之前会有一个收割的低点,就是你大量上市,老百姓腾库积极卖货会有一个低点,低点会到什么位置,我们从基本面来衡量那就是种植成本,按照往年来讲,低于种植成本,咱们说老百姓,特别是美国的老百姓他会惜售,会不卖货,去年已经有一年半年左右已经跌破成本了,但是他出售比较快。后面老百姓剩余的大豆如果低于他的种植成本他就可以不卖了。今年的种植成本大概是多少?我们核算大概是480美元左右,如果按照46.7的单产大概是1027左右。这也符合现在的状况,为什么呢?一个是成本在这里,另外一个确确实实南美减产带动了美国的价格,去年的低点是850,我们说你涨起来一百多个美分把这个低点抬高也是正常的,所以说后面如果调整可能种植成本是一条线。到这个位置农户可以惜售,可以改变美国的出口预留的问题,这个时候价格可能就会受到支撑,这是我们往下看,或者调整里面的一个低点,类似于几年之前大家去巴西调研了一拨,说回来说原糖那时候11、12,八、九美分成本,能不能到不一定,我们只是把它当成一个线,这是一个下调的成本线的支撑。

回头继续来说天气和单产会不会有变化,面积已经说了,今年的大豆面积比去年还增加了一百万英亩,已经是历史创记录的面积。还有一个问题,前天给的小麦的面积,玉米的面积,棉花的面积,只有小麦的面积是略降的,玉米在美国增加了六百多万英亩,棉花增加了140万英亩,只有棉花是降了不到400万英亩,最后四个品种多出来370万英亩,这个土地哪儿来的,我们说如果有其他转种的,它唯一能表现的问题就是老百姓非常认可目前的市场的价格,他可以不计较保险盒补贴,我种这个东西。如果说被市场认可了这个价格,它继续往上涨的空间就有限了,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愿意去卖货,所以这个就形成一个反推的状态,就说明现在的价格,如果说新去操作现在的油粕市场,特别是粕类和美豆市场,我并不是不看涨,只是说一定要注意风险了,调整的风险。

说道这里,面积当中说了,美国公布了,也算基本上确定了,后面调也应该是微调不影响。那产量上怎么影响,我们把五月、六月、七月这几个月的降水和历史单产,我们只能做一些数据统计,看一下到底有什么影响,我们对重发现相关性并不高。我们把它归结为几个原因,第一个就是美国的灌溉技术实在太好了,2012年百年一遇的干旱产量并没减多少,只是杀了三四百万吨,美国的灌溉技术并不是靠天吃饭的状态。第二个转基因的问题,种子抗旱能力,抗灾害能力都比以前增强,种子每一年都在更新,包括我们做进口的时候也有不同的转基因的品种,一年一年被重新批复,这个种子在更新,它的抗灾害能力在变强,对天气的反应能力在变强。总体来讲这个单产已经比去年在降了,而且从目前来讲,天气腾给出后半个月的状态,现在来看七月中旬之前没有特别的干旱的问题,下周三又是一场大雨,玉米、小麦还会下雨,所以看星期五玉米、小米又大跌,那个产区又是大豆产区,它并不存在特别高温的状态。

今年的高温在哪里,在西南。可以有拉尼娜的天气,如果天气不在主产区,灾害也不会有特别的影响。像内布拉斯加、加利福尼亚42、43度,可能那个时候做天然气更好,人多,但是它不是主产区,农产品不会受影响,虽然天气灾害是有,但是它不在主产区它的影响就会压缩了。

那天气对于农产品的影响在逐年递减,类似去年的厄尔尼诺,包括现在我们看到的拉妮娜,对于商品的影响,大家都不敢去特别的炒作,可能我了解的有一些外边的公司,就等着天气摸清在晚上的时候公布,他只是依照天气温度来做这个操作,能不能形成实质的减产和影响是要打问号的。棕榈油里边带一笔,虽然最早说的棕榈油它的产量周期还在增速的年份,但是它的季节性还是有的,四季度的降雨毕竟是雨季,只要是雨季人就要休息,特别是马来、印尼这样的地区。只要人工不去采摘这个棕榈果它就是要减产,放在树上采不下来,所以影响它的并不是天气,而是它的人工,所以说每年的四季度即便我们是丰产周期,但是它是马来的雨季它也会形成减产的状态,所以说它的短周期的季节性还是有的。那这种短周期就带来了相关品种的套利机会,这是插的一句话。

我们回头来还是说美豆,面积确定,单产的天气影响比较小,那天气到底有没有影响,我们也把它做了一些数据上的统计和回顾。以往的拉尼娜的年份我们看一下它的单产,对于巴西来讲影响是微乎其微的,对阿根廷的影响确实比较大。我们发现过去的十几年里边,二十几年里边有十几次的拉尼娜,平均对阿根廷的单产的减幅将近10%,最严重的那几年,跟美国也有减产周期,阿根廷甚至减了20%甚至30%单产。也就是说现在普遍预期拉尼娜是八月份以后出来,就跟厄尔尼诺一样出来以后不可能是一个月就结束,如果影响到南美的种植周期,影响的是2017年的阿根廷的大豆的供应情况,那个时候才是市场的焦点,或者说一个更新的动力,但是现在还没有,因为拉尼娜目前只是预期在8月以后。

对于美国来讲我们看,对于美国的影响,88年、95年这样的影响比较明显,但是后面的都是零点几的单产的增幅减幅,影响变小了。也就是说按照目前的46.7这样的单产,如果真的拉尼娜在七月中旬甚至八月份出来,有可能减产美国的单产是多少呢?从46.7减到46,产量并没有减了多少,因为它的面积比去年又增了一百万,所以对于美国来讲它的数据上应该不会有额外的变动,起码目前看不到,因为你到八月份过了一个月,九月份就收割了,无论如何你影响不到了。

所以说从整个天气状况来讲,倾向于2017年南美可能有问题,目前从南美的货币也好,南美的种植的预期也好,巴西因为货币问题,它有可能会增加一定的大豆的播种,但是阿根廷不一定。所以说因为阿根廷的关税谷物很有利,所以它基本上大豆可能不会特别的种。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问题就出在阿根廷。这是天气的问题。

实际上我们回头来看整个大豆的市场目前的价格,基本上反映了目前美国的状态,那对于美国后续的平衡表的调整可能是一个微调,这样的话八月、九月里边继续冲高的因素也差不多被我们考虑到了。

回头再说一下油粕,大豆基本平稳和预期到以后,油粕怎么样,供应端大豆一稳定,油粕的供应端也稳定了,唯一的就是油粕的消费端。油粕的消费端特别是新增消费有没有,对于油来讲,最终是人吃或者工业用,但是更多的是人吃,包括粕也一样,生猪吃了也好,禽类吃了也好最终还是被人类消化掉,所以人口大国才是最重要的油粕的消费国,那自然而然印度、中国都是这样的问题。印度这几年的油粕消费都在增,但是它的影响并不大,毕竟它是常年化的,如果出现新增的消费的话,还是短时间比较难出现的。而且对于印度的粕来讲也是这样,消费也是在增,但是它出口也在降,就说明它都是在增,但是并不是特别的新增速,这样对于油粕的增速从印度端并没有特别的支持。

那其他的国家呢?会看到美国,美国的生猪存栏、母猪存栏都是高位水平,所以美国的粕比我们的粕涨的更好更快,我们看一下美国给出的三、四季度的状况,三、四季度的火鸡、禽蛋、肉类的消费都是非常高的,所以美国的市场会被看好。在这之前我们说会被看好的时候,这个时候的饲料肯定是提前备的,所以说过去的这一段时间,美国的粕类、中国的粕类都有这样的问题,养殖略微转好,我的消费端,我的饲料端就备货,有这样的支持,美国也有这样的情况,但是这个平衡表在一两个月之前大家就清楚了,那你既然一两个月前出了,你的备货周期和节奏也是提前完成的,所以现在这种因素又被价格被带到了,所以缺乏新的因素,如果实现了现在的价格正常,如果不实现,就说明现在被过分的看好消费了这也是我提示的,我不看空,但是这个时候新去做有风险。

另外油脂消费,食用上比较平衡,那工业上怎么样?工业上就看原油,如果说生物柴油的利润低下,你就很难市场化,不市场化就很难形成新兴消费,一个是消费差,一个是利润差,许多补贴的话它不能市场化。这样的话对于油脂来讲并不是特别好的预期,中油年度的供应增速未来一两都年是这样,消费增速现在来看整体又没有,所以油只能说维持在一个四、五年下降通道的一个底部去波动。

国外是这样,国内来讲就很简单,国内油粕它是大豆或者说菜籽产能过剩的一个产业,过剩的产业就意味着你是低利润,高库存的。如果是低利润,高库存,自然而然对于这个市场来讲,可能在利润和库存的时候,就会有一些短周期的操作可行性,我们看大豆和菜籽,大豆压榨今年平均每周都是170、180的压榨,菜籽却比较低。所以说有一部分的操作说九月的菜粕是不是容易形成低仓,因为压榨确实少,货确实少,即便配方变了之后也有这种可能。所以最近发现价差一直在缩,从原来的六、七百缩到四、五百,但是这个东西能不能持续,因为它毕竟已经把配方改完了,因为达到了相互替代,相互互补的极致,很难说持续性,特别大的差距也是比较难的,不断扩大还是缩小都是几十个点的收益,而且比较快,因为太多的资金都在看这方面,看跨期的或者说互补品、替代品的套利,资金关注它的的话,可能两三天就回复,所以这个操作是比较难的。

对于油上也一样,有没有短周期的机会,整个油是偏差的,如果短周期来看,我们说最近就可以关注一个,棕榈油的库存在40万吨左右比较低,但是豆油库存90万吨比较高,所以大家觉得说是不是缩小,我说不一定。因为这里还有个问题,棕榈油的利润一旦进口利润给出来,马上进口船就来了,那十几天的到船很容易就把它的供需环境改掉,所以你最近反而是要做扩大。

到了四季度会怎么样,我们四季度可能要缩小,因为棕榈油马来可能是减产的,季节性的周期,那个时候有减产的可能,可能有人说冬天棕榈油不是我们的消费高峰,为什么要做这个,我们唯一的点刚刚说了,供应和消费端都比较清晰,唯一不确定的是成本端,棕榈油是百分之百进口,如果说减产季节,我们的成本是偏高的,所以那个时候只有缩小的一个方向,这是周期性目前的一个预测。

这是油脂,整个粕类来讲也是这样,高库存的状态,刚刚提到了。利润上就不用说了,整个利润也是,因为既然是过剩产业必然是低利润,如果是高利润的话就说明价格虚高了。这几天为什么开始提示风险,因为美豆我们发现从1208开始往下调,调到1150,而国内的粕创出新高,实际上利润也在恢复,恢复到一定程度上你就要注意了,美豆偏弱之后我们会更大踏步的偏弱,有这种可能性,现在走的是两个方向,两个趋势,两个状态,国外比国内要弱,当然说不定国外真的继续猛的继续往上涨,新的继续冲高的动能起码在三季度之前看不到,除非四季度南美出问题,或者美国出口非常好,南美油进口,可能才会推动四季度以后美豆的情况,像三季度之前美国的大豆是有风险的,我们的粕即便继续升高也是风险会更高,你的利润回归很好,这样对于我们的进口节奏,库存供应都会有问题,所以这是要注意的,这也是我提示风险的所在。

对于其他的方面,比如油粕比,刚才也说了,为什么去年做油粕比的套利比较难做,几个月就回来,就是因为大环境并不支持,所以你做的就是那几个月的短周期,油的消费好你就做一下,油的消费不好转差,那你就要注意,它就不适合。所以说在去年有多少做统计套利的被打亏又砍掉,所以做统计套利特别难,没有任何一个以往的历史规律是不容易被打破的,都是可以被打破的,菜油、豆油以前负二百块有过吗?没有,今年有了。你如果只按零利润或者负一百去做,你到负二百的时候你肯定被砍出来,类似前几年的多农价差跨到两千多,大家都认为1500、1200差不多了,2000差不多了吧?还可以再破,所以那种通过套利往往受基本面影响会容易被打爆。

国内的消费来讲对于油粕也是有双向的,油的消费相对比较稳定,原因就是从14年的9月以后我们发现平稳了,新增比较难。粕类的消费有没有呢?粕类来讲有新增消费,但是不是在今年,也是在明年,这里面有一个数据,那就是温室的一季度的财报,我们看它的投入大概是4180%多,因为它的投入是40倍,当一个企业它的投入在短时间内很大的时间,按照养殖来讲一般都是第三年第三年才会好,所以现在养殖猪之前大家说三季度会好,但是三季度之后可能会变差一点,最好的时候是在2017年。所以跟我们说的国际的因素又重叠了,大的行情还在后面,近期基本体现了,它需要一个调整修复之后再重新的走另外一波的状态,这是国内的市场状况。

包括刚刚说的国外的粕比国内涨的高,所以出现了国内最近有出口,但是出口的绝对数值也不高,所以有这样的一个状况,但是这个并不足以形成新的刺激国内市场的因素,当然了,最近国内比国外强,也可能有人民币的问题,所以国内要比国外强。但是一定要注意,利润一旦恢复风险自然就增强了。

对于政策来讲,实际上今年更多的是影响到了谷物,玉米,对于其他的政策那就是大豆和菜籽。所以说,我说为什么之前一段时间可以去多菜粕空豆粕,或者做它们的价差缩小,就是因为菜籽大家都清楚,上周四又被退一船,这样的事情出来你短周期是可以做的,但是这个短周期不意味着说我现在做进去一个月两个月之后才了结,它一定是短周期很快速的出现。

整个趋势上来讲,也类似于我目前的一个观点,就是三季度注意风险,四季度在17年才会有真正的好的状态。这也是从以往的收割季节低点这个时间来看的,每年的九、八月份确实都有收割低点,所以说我在跟大家聊的时候也都说,七月份中旬要么形成最高点,要么就是六月之前是最高点了,后面的反弹基本上都是一次比一次会偏低的状态,类似于上面的两个图一样,十年和三十年的平均都是这样。它这个因素涵盖了现在的供需环境,不会因为你陈季库存降低和新季产量下降而受影响,原因对于美国来讲今年虽然产量有可能降,但是它还是有一千万吨的库存的,你现在没有看到它的新麦,但是八月份它给新豆腾库必然要卖,那个时候必然有压力,这是这个情况。

包括油粕也是这样,也是短周期具有油粕操作的题材,也根据它们自身的供需环境,我们说四季度节日比较多,油相对会容易偏强,只能说容易偏强,并不是说绝对偏强所以相对来讲可以做这样的多油空粕的四季度以后的套利。但是在这之前还是粕比油强,而且更长的年份上应该是粕比油强,所以一定是季度上或者月度上这样去操作的,这是大概十年左右的数据。如果说把十年的数据拉成平均的话,基本体现了它的供需环境,符合这样的周期和状态。

几个点,对于油粕的总结来讲,如果天气是真存在的话,自然油比粕强,如果不存在,三季度之前也还是粕比油强,四季度之后才会油比粕强。当然了四季度里边关注的还是马来减产,可能会带动棕榈油偏好,那个时候当然就会有豆宗价差的一系操作。对于豆粕菜粕来讲的话,从前年到今年配方已经改到了极致,当配方改到了极致之后它们的相互替代关系就会减弱,它们可以变成两个不同的品种,类似于一个玉米和菜粕了。不同的品种,但是又有一点相关性的去操作,短周期的强弱。你听说了又退船了菜籽,那菜粕可以多一些,空一下对应,如果说正常贸易,你发现美国天气有问题了,那就多一下豆粕空一下菜粕,这是短周期的,它并不具备特别长周期的操作,这是我的演讲内容,谢谢大家聆听,会后也希望大家多交流,谢谢。

主持人:我们来看一下现场有没有农产品方面的问题,也可以先举手示意一下。

提问:刚刚您提到菜粕比豆粕最近一段时间都比较强,您觉得最近或者将来的几个月内,有没有可能多豆粕空菜粕的套利组合,可不可以做?

高艳滨:多豆粕空菜粕,因为最早做它们的套利无非是替代关系,包括其他的配方的替代关系,现在经过两三年配方更改之后,把它孤立来看,如果从现在开始往后看的话,倾向于豆粕要看美豆,我刚刚给出的就是大概,美豆如果偏弱,国内的豆粕可能也会有偏弱的格局。这里要特别注意九月的菜粕,因为不论是调研也好还是反馈过来的也好,国内的菜籽产量是不够的,肯定是缺的。如果说九月以后加拿大的菜籽盐碱依然存在的话,进口也是不通畅了,所以菜粕相应的还会被豆粕要强,而且豆粕有风险,就是天气如果正常,美豆下滑,豆粕也容易下滑,就是它们这个套利,像你说的多豆粕空菜粕,目前从单个品种分析来讲,空菜粕比较难,难就难在现货比较缺,比较少,这个是大风险。我们做套利也是这样,你一定考虑好你的获利点是哪儿。你的获利是多豆粕还是空菜粕,如果你分不清哪一个是你的获利点那你就不要去做,就说明存在风险。最开始举的例子多菜粕空玉米,为什么,因为两个都可以成为获利点。因为玉米确实供应很充足,拍卖的话可以达到1400甚至1200,大家很清楚有这个获利点。菜粕当时也是后面水产季,菜籽减产也可以成为获利点,这个就是很好的套利的品种,虽然说最终都涨了,但是弱的毕竟涨的少,所以说它会有这样的获利点要想清楚,所以我刚才说的油的套利也好,油粕的套利也好或者粕之间的套利也好,如果说你想不清楚你的获利点是什么,过去我们说统计套利和市场最忌讳的问题就是你就价轮价(音)去做,你觉得会到1200就空玉米,那不到了怎么办,就是说你不要觉得他们价差过小了可以获利。谁能想到菜油从正400到负200,而且持续了那么久,历史上也就是负几十,像棕榈油和豆油之前扩大到2200、2300,谁能想到有那么大的差价,所以一定要想清楚你的获利点,才能获得更大的收益,这是我个人的意见。

主持人:再次掌声感谢高总的精彩发言。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