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政策解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海关总署:三季度我国出口再度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今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2016年上半年进出口情况举行发布会,请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黄颂平介绍2016年上半年进出口情况,并答记者问。

以下为发布会实录:

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能否介绍一下6月份出口先导指数的情况,您对今年外贸形势有什么样的看法?下半年我国外贸发展质量效益有何新的情况?

黄颂平:我说一下出口先导指数。今年1月、2月、3月,中国出口先导指数分别为31.7、31.3和31.6,呈现低位波动。到二季度,4月、5月、6月分别为33.8、33.1和32.7,先是环比上升,再又连续两个月的回落,表明三季度我国出口再度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我们分析,未来国际国内经济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影响我国外贸发展的不确定因素仍然较多。

一是,全球需求疲弱状况未见好转,世界经济延续低速增长态势。世界贸易组织6月29日发布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前四个月,全球70个经济体出口总值同比继续下降6.1%,这70个经济体占全球贸易值的90%。其中无论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还是俄罗斯、巴西、印度和南非等金砖国家的出口都表现为下降。同时,世界贸易组织7月8日发布全球贸易景气指数为99,预示今年第三季度世界贸易增长仍将持续低迷,这是今年以来全球需求的总体表现。根据我们最近对2600多家外贸企业的调查显示,有67.6%的企业反映国际市场需求不足,是当前企业进出口面临的主要困境。

上半年,主要国际组织连续调低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比如世界银行在1月份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估从3.3%调降至2.9%,6月继续从2.9%调降至2.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1月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3.6%调低至3.4%,4月继续从3.4%调低至3.2%。而世界经济也面临较多不确定因素。例如英国脱欧、美联储加息预期、国际经济市场动荡、地缘政治局势、恐怖主义威胁等等对全球经济影响的不确定性,都将影响全球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抑制国际间经贸往来,导致全球贸易持续低迷。

二是,国内经济总体平稳运行,但下行压力在不断加大。国家统计局发布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从3月起恢复临界点之上,但仍呈现低位回落的态势,其中新出口订单指数、进口指数自3月份以来也呈回落态势。前5个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速、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均较去年同期有所回落,对进口形成抑制。

三是,企业成本居高不下,部分产业和订单向外转移。近年来,我国多项生产要素成本持续攀升,我们的调查显示,有61%的企业认为,劳动力、土地等要素成本上升,对企业外贸发展造成很大的压力。同时,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加速融入世界经济,并凭借劳动力、土地等低成本优势加快承接国际产业转移。欧美日等发达市场也在实现再工业化的战略,跨国公司调整全球产业布局,部分中高端制造业向发达国家回流,这使得我国出口面临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双重挤压。以加工贸易为例,今年6月份我国加工贸易进口、出口分别连续18个月和16个月下降,上半年加工贸易进出口下降拖累整体进出口下降约3个百分点。

对于如何看待今年的外贸形势,综合分析当前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多重因素,我们认为,今年虽然外贸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下行压力仍然较大,但促进外贸发展的积极因素也在不断释放,各项稳定外贸增长的措施正在逐步得到落实,同时外贸企业也在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原材料采购成本、积极培育新优势等方式应对外贸下滑压力。今年下半年,在各方面共同努力的情况下,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有望继续沿着回稳的趋势发展。

中央电视台记者:请问黄司长,您对今年上半年中国进出口贸易总体表现有何评价?第二个问题,二季度进出口有所回升的原因是什么?

黄颂平:谢谢你的提问。今年以来,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全球贸易持续萎缩,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仍然面临较为低迷的国际环境。一季度,进出口值双双下降,二季度,进出口值和出口值呈现了正增长,进口值降幅有所收窄,可以说整体上呈现回稳的势头。

对于第二季度我国外贸略有回升的原因,我们认为主要有这么几个因素:

首先,国内外贸领域的政策环境不断优化。今年我国经济增速继续在6.5%-7%的合理区间运行,这有利于对外贸易稳定增长和结构调整。近年来,国务院和相关主管部门也陆续出台了多项与外贸发展密切相关的政策文件,这些政策措施逐步落实到位。同时,今年国家更加关注外贸创新发展,鼓励商业模式创新,不断推动贸易便利化,实施更加积极的进口政策等等。现在看来,这些都为我国对外贸易营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有力地促进了外贸发展。

第二,多边、双边经贸合作不断拓展。例如,“一带一路”倡议得到沿线各国的积极响应,为我国与世界各国互联互通、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共享发展红利创建了重要平台。刚才我已经通报了上半年我国对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出口情况。在双边自贸协定方面,去年我国又与韩国、澳大利亚签署并实施了双边自贸协定,自此共有涉及亚洲、拉丁美洲、大洋洲和欧洲的22个国家或地区与我签署并实施自贸协定。去年我们还与东盟完成自贸区升级谈判并签署升级议定书。今年上半年,与上述国家或地区进出口同比下降2.1%,出口下降1.1%,进口下降2.9%,表现好于同期我国进出口总体降幅。

第三,大宗商品价格同比跌幅收窄。今年上半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回升,在此背景下,我国主要大宗商品在进口量保持增长的情况下,进口价格跌幅有所收窄。例如,上半年铁矿石进口均价同比跌幅较去年全年收窄23.3个百分点,原油收窄13.4个百分点,煤收窄1.7个百分点,铜收窄1.7个百分点。尽管进口价格仍然是拖累我国进口值下降的主要因素,但进口价格跌幅的收窄使得进口总值降幅也趋于收窄。

第四,近期全球贸易略有回暖迹象。衡量全球贸易走势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在今年2月初触及290点的历史低点后开始反弹,截至6月30日,已经回升至660点,全球贸易出现回暖迹象,对二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有一定的支撑。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