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IPO监管风暴背后有深意 或根据市场运行确定是否加快IPO

面对证监会在年中启动的新一轮IPO核查,谁也不敢掉以轻心,800多家IPO排队企业、上百家的中介机构,都绷紧了心弦在忙活着,企业急自查机构忙梳理,唯恐“带病申报”的帽子落在自身的项目上。

市场人士指出,此次IPO核查是与资本市场改革相互交织、滚动前进的,除了缓解越积越多的IPO排队企业外,更是针对性治理IPO领域频发的证券市场违法违规,为注册制改革铺路的必然举措。

监管风暴的深意:或根据市场运行确定是否加快IPO

今年以来,证监会在市场监管方面不断出台重大举措,从规范并购重组到推出借壳上市新规,这些都让市场各方感受到了监管升级的气息,在借壳上市越来越难之下,企业不得不重新回到IPO上市的方向上。但由于历史问题,目前排队等待IPO的队伍非常庞大——截至7月14日,中国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883家,其中,已过会116家,未过会767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720家,中止审查企业47家。

业内人士指出,考虑到当A股市场逐渐趋于稳定,A股的融资功能也会逐渐恢复,为了尽快让这些符合条件的企业能够上市融资,证监会未雨绸缪,开始启动新一轮IPO大检查。

据了解,此次核查将全面覆盖IPO各个环节,全面覆盖发行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中介机构等各类主体,全面覆盖不披露、不及时披露、虚假披露等各种违法行为,在具体检查方法上,证监会将进行分类核查筛选,结合IPO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制度,针对“信息披露风险较大的项目”集中展开线索筛查;根据抽查工作情况,对内控不力、风险较大的审计评估、法律服务等中介机构进行专项核查。同时,证监会也会根据市场热点问题追踪挖掘各种财务造假线索,并广泛收集各类市场信息情报,通过稽查执法大数据系统和专门的财务分析工具,对历史财务报表、媒体揭披问题、市场关联信息进行数据挖掘。

市场预计此次力度更大范围更广的检查会让更多的企业主动终止IPO。以现有制度安排,排队企业一旦违法,就算主动撤回申请,该负的责任也逃不了,所以那些“带病申报”的企业也会因此大为减少。

一位市场人士指出,在大检查结束后,IPO审核发行节奏有望加快,但是,谁也不知道这轮核查啥时候会画上句点。普华永道中国内地及香港市场主管合伙人林怡仲预计,考虑到当前经济大环境及监管部门IPO专项核查行动等多方面因素,预计下半年A股IPO数量或将维持与上半年相当,预计2016年全年A股IPO为120宗左右,融资规模在600亿-800亿元左右。

上半年,证监会共下发了70家首发企业批文,其中63家公司首发上市,共募资317亿元,平均每家企业募资5.03亿元。

不过,一位券商投行人士稍显乐观,这源于近期的一个细微监管动作,即7月8日,证监会按法定程序核准了13家企业的首发申请,这是今年证监会下发的批文中数量最多的一次。该券商投行人士指出,业内都在观望,看这一趋势会否持续。

上述投行人士指出,这或许是监管层开展IPO核查的要义,在开展IPO核查风暴的过程中,根据市场运行情况来确定是否要加快IPO发行步伐, 毕竟当前的从严、全面的监管信号已经让不少市场参与主体开始谨慎起来。

从发审委询问审核企业问题逐渐增多和趋细,到欣泰电气、大有能源(5.970, -0.01,-0.17%)涉嫌欺诈发行被调查,再到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表示“最近36个月内存在环保方面违法违规企业不得IPO”的表态,监管层对IPO的审核明显收紧和放缓,而这一趋势还将长久持续。

券商投行人士表示,此次IPO核查是与资本市场改革相互交织、滚动前进的,除了缓解越积越多的IPO排队企业外,更是针对性治理IPO领域频发的证券市场违法违规,为注册制改革铺路的必然举措。在启动注册制之前,信息披露制度、退市制度等会逐渐完善。

市场参与者的百态图:企业急自查机构忙梳理

欺诈发行强制退市的下场、信披不合格被否的先例已经让正在排队队列中的IPO企业和中介机构开始焦虑:“监管层来真的,下一个触及红线的违法违规者会是谁,千万不要是我。”

一家处在排队中段的拟上市企业董秘指出,从监管层前期集中查处6家审计评估机构开始,保荐方就灵敏地感觉到了IPO监管正在趋严,他们帮助我们在做自查,主要是梳理财务数据是否符合规定、信息披露是否完整,这一工作开展有一段时间了。

手持多个保荐项目的一位券商投行高管也证实了此事,他指出,当前基本大部分中介机构都在协助企业就上市手续展开自查,以确定其是否符合当前的上市发行资格,毕竟不少企业已经排队多年,受这两年经济波动影响财务数据有了较大变化。

目前,有两类拟上市企业较为着急,一种是产业处于下行周期,或经营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可能导致在IPO申报期间业绩大幅下滑的行业,如传统制造业企业;一种是发行人募资金项目不符合国家环境法律法规,未能保持经营、财务独立性,与大股东产生的关联交易较多,且关联交易价格公允性容易产生争议的企业。

“上述两类现在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主动退出IPO通道可惜,但若不退出审核被否或者核查时未通过,则耽搁了大量的时间成本”。上述投行高管表示,一般这种情况,保荐方也会审慎考量,毕竟做一单可能会被否的项目风险较大,行业内声誉也会受影响。

据悉,今年前五个月,证监会终止审查了17家企业的首发申请,其中主要问题就在于“企业申报时符合发行条件,但随着生产成本、市场价格、行业竞争等经营环境的变化,企业不再符合公开发行上市的条件”或“少数企业、保荐机构急于先上报、先排队,隐瞒企业存在的影响发行条件的问题,在条件尚不成熟时就上报材料,在审核过程中问题逐渐暴露”。

该投行高管分析,监管层认为目前排队的公司存在类似的财务造假、信息披露等问题,核查的主要目的是打击违规行为,利润只要是真实且符合上市条件即可,并不意味着非要劝退多少IPO公司,但也不排除有些企业达不到发行标准,主动撤回首发申请,未来被终止审查公司的家数可能会增多。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