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能源化工 >> 能化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连续三年无视需求高峰 谁给原油施加了"7月魔咒"

  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会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这是心理学中有名的墨菲定律。就像贝利的乌鸦嘴一样,资本市场上也有些难以置信的“规律”,比如去年上半年期指令人咋舌的“逢9必跌”。如今,在原油市场上,7月又成为一个注解墨菲定律的诡异时点。

  回顾原油走势,6月,国际油价一度攀升至每桶51.67美元的年内高位,多头情绪沸腾。然而,进入7月需求旺季之后,原油却义无反顾地掉头向下,这一“变脸”打了多头措手不及。更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现象并非罕见,近三年来,原油逢7月必跌已成“规律”。

  有人说,历史其实一直照旧,只不过我们是新来的而已。那么回溯过往,原油“7月魔咒”背后有何玄机?

  无视需求高峰油价夏季依旧冷

  今年以来,作为商品龙头的原油涨幅一度逼近90%,一举推动大宗商品成为上半年最受瞩目的大类资产之一。然而,就在多头欢庆油价升破每桶50美元之际,原油却摇摇欲坠,逐级回落。截至记者发稿时,NYMEX原油期货主力合约报每桶43.85美元,7月以来已经累计下跌了9.38%。油价持续走低至三个月低位,无疑给多头浇上一盆冷水。

  另一组数据也显示原油市场不再如此前乐观。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19日当周,基金经理押注WTI原油期货下跌的头寸已经创一年最高,净多头仓位也跌至3月以来最低。

  “越来越多的传言称油价将跌至每桶40美元,投资者因此开始做空。”一位业内人士说。

  对于原油停止“牛蹄”,世元金行研究员李杉表示,就目前来看,原油近期持续下跌,原因主要有三点:首先,消息面上,伊拉克原油出口料将回升,这加重了市场对中长期供应过剩问题的担忧。目前油价回落是对当下市场预期的直接反应。其次,从近期美元指数走势来看,市场对于美联储加息的预期逐渐升温,美指短期走强成为打压价格的另一大原因。最后,从技术面来看,自今年2月以来,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大幅上扬,因此本轮回调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视为对前期涨势的短暂修正。

  金石期货分析师黄李强也表示,近期原油走弱是由很多原因构成的。首先,受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经济数据利好的影响,美元维持强势,压制了原油;其次,上半年原油价格反弹之后,炼油企业的经营压力得到了明显缓解,美国钻井数上升,供给增加;最后,美国商业原油库存仍然处于高位,考虑到美国的库容只有6亿桶左右,降价去库存仍然势在必行。

  纵观今年油价走势,产量下降、尤其是美国页岩油平台关闭导致页岩油产出下滑是原油反弹的主因,而全球流动性充裕、中国上半年经济短周期企稳和美国经济二季度回暖都在需求端给予一定支撑。但是,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表示,反弹过后,原油供需面出现微妙变化。首先是供给端上,美国页岩油平台开始增加,这意味着美国页岩油产出在7月份可能回升;而需求端中国6月份原油进口的回落意味着需求可能再度走弱,叠加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在油价反弹下难以执行冻产协议,因此美国夏季需求高峰到来也无法改变原油供需重新走向过剩的趋势。

  逢7月必跌 全都是套路?

  油价无视夏季需求高峰而回落,是一只意料之外的“黑天鹅”吗?答案可能是否定的。数据显示,近三年来,原油逢7月必跌似乎已成规律。除了今年7月至今9.38%的跌幅之外,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发现,2015年7月国际油价大幅下跌21.36%;2014年7月国际油价也下跌了6.83%。

  资料还显示,随着油价回落至45美元/桶,产油商已不再贸然冒险,越来越多的原油生产商正在对冲生产,以保护自己免受油价暴跌冲击。本月稍早,拉雷多石油公司就对冲了其2017年产量的逾200万桶原油。

  在华泰期货原油研究员陈静怡看来,前期二季度油价上涨有非常强的基本面支持,无论是美国需求的季节性回升,还是东南亚干旱导致柴油发电需求的提升,或是中国买兴的强劲都在需求上给予油价支撑。此外,今年以来美国产量持续减少,钻机数量也不断走低,为美国基本面好转提供基础。而且,二季度油价强势仍有产油国意外减产的支撑,从4月中旬科威特工人罢工到5月加拿大工人罢工、尼日利亚和利比亚国内局势动荡导致减产等都提振油价持续走高。二季度可以说是年内基本面最好的时候。

  “但是,三季度油价弱势明显,主要是由于前期的支撑因素逐步消退。一方面是需求的见顶回落。虽然美国5-9月是汽油消费的旺季,但是主要的环比提升阶段在5月份已经完成了,也就是说虽然是旺季,只是说明绝对消费量在高位,但是环比边际增长的空间却不大了。所以在过剩的市场格局下,才会出现旺季不旺、油价下跌的情况,也就是2014年以来出现的情况。”陈静怡说。

  此外,印度的柴油需求也有明显的季节性特点,三季度雨季到来降低了柴油发电的需求。此外,前期意外减少的产量也逐步回归,特别是加拿大大火并没有直接损坏油田或者输油管道,因此火势消退后,6月底产量已经逐步回归。尼日利亚和利比亚的产量虽然没有明显增加,但是局势已有较大的改善,特别是利比亚方面,除了hariga港口重开之外,东西部政府就联合石油公司的管理问题达成一致,致力于重开2014年12月以来便开始关闭的第一和第三大出口港口。

  “每年7月原油下跌可能和预期差有很大关系。”程小勇指出,传统上原油市场参与者都对原油季节性规律都有预期,尤其是美国夏季出游带来的汽车消费增长,但是最近三年,包括欧洲、中国等经济体经济都出现或多或少的问题,美国自身经济复苏也有波动,这使得夏季实际需求经常比预期要差,从而导致原油最近三年可能出现旺季不旺的行情。

  “统计往年的数据发现,从1983年至今,WTI原油在7、8、9三个月上涨的概率分别为66%、50%、52%。由此可见,虽然三季度是成品油的消费旺季,但是由于原油的金融属性更强,受宏观、地缘政治的影响更大,因此消费旺季对于油价的走势影响不大。”黄李强表示。

  不过,在李杉看来,相似的数据可以解读为,从长期来看所谓“7月魔咒”并不具有代表性。“根据历史数据统计发现,自1989年至2015年26年间,原油价格在夏季,特别是6、7、8月出现上涨的概率较大。由于作为重要的能源品种,原油受到的季节性因素影响较为明显。而近年来,大宗商品价格整体处于熊市,因此,从短期来看出现了该现象。”

  龙头垂首 警惕冲击波

  供给端的压力仍是一座大山。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Baker Hughes Inc)上周五公布的报告显示,上周美国石油钻井数连续第四周增加,近期钻井数回升料抑制美国原油产量下滑趋势。贝克休斯称,截至7月22日当周,美国石油钻井数量大增14座至371座,创去年12月以来最大单周增幅,上年同期则为659座。

  高盛集团上周也表示,OPEC6月产量料增加0.7%至3290万桶/日。俄罗斯接下来三年的产量将攀升59万桶/日,有望超过前苏联的纪录高位。

  展望后市,陈静怡认为,当前市场仍较为关注成品油市场供应过剩的情况,中国市场已经出现较为明显的主动去库存情况,中国原油进口量出现环比回落,炼厂开工率也出现下降。由于美国市场炼油毛利的低迷,以及后续美国炼厂逐步开始检修前的准备,预计对于原油的购买兴趣也会出现下降。叠加当前出现的美国原油生产不断复苏的情况,近期油价走势料仍不乐观,维持美原油40美元/桶的第一目标价不变,若美国钻机回升到减产放缓甚至产量回升的逐步兑现,或者尼日利亚以及利比亚产量回归速度超出预期,油价下方空间仍可打开。

  作为所有商品的能源成本的源头,原油走弱在成本上会削弱对大宗商品的支撑,另外在市场领先指标和情绪上会使得商品面临一些抛售。另外,原油价格可以视为衡量经济冷暖的一个指标,会在风险偏好上影响商品资金的流向。程小勇认为,展望后市,在全球高收益资产荒下,原油金融属性会对其有支撑,但是供需关系走弱会压制原油价格上行空间。需要警惕全球资产泡沫潜在的破灭风险,警惕原油遭遇系统性风险的黑天鹅冲击。

  “作为大宗商品的龙头,原油此次走弱会对大宗商品产生很大的影响,如果原油持续下跌可能会扼杀大宗商品整体回暖的势头。对于大宗商品整体来说,之前期是宏观因素和货币因素提供了大宗商品上升,而没有原油支撑,大宗商品市场上行动能基本失去。”李杉表示。

  不过,也有乐观的声音。黄李强就认为,原油下跌虽然对于大宗商品产生了一定压制,但并不会改变今年商品的牛市格局。首先,原油的下跌主要是对目前原油供给过剩的再平衡,考虑到沙特和OPEC挺价意愿强烈,油价回调的深度有限。其次,上半年商品的牛市更多的是建立在流动性充裕的基础之上,油价下跌并不会改变商品牛市。最后,目前很多商品已经处于成本线甚至可变成本线附近,即使油价下跌,下跌的空间有限。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