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券商通道业务变局将至:资管业绩受影响 招商中信等承压

曾如火如荼的券商通道业务正面临挑战。券商下半年或将在全行业范围内进一步缩减此类业务规模,并将业务重心转向以投行、主动管理型资产管理等传统资本中介业务。

在《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和《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这两份新规实施之际,近期从多个渠道,传来 “压缩通道业务”的声音,这或者正是通道业务大幅缩水之时。

券商下半年或将在全行业范围内进一步缩减此类业务规模,并将业务重心转向以投行、主动管理型资产管理等传统资本中介业务。业内人士认为,对于那些通道业务占比过高的资管影响是很大的,转型也较为不易,而券商资管在“去通道化”后也将面临洗牌。

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末,中信证券、国泰君安资管公司、华泰证券资管公司的主动管理规模在行业内居前,分别为4547亿元、2346亿元、1806亿元,占各自总管理规模的37%、39%、22%,也就是说其被动管理的通道业务占比为63%、61%和78%。根据公开数据计算,规模排行前20的券商资管中,通道业务规模占比普遍达到六七成。其中,申万宏源、中银国际、中信建投主动管理规模约为25%,而招商证券主动管理规模占比更是低至17%,也就是说,其通道业务超过八成。

上海一家大型券商资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减少对通道业务的依赖早就是业内共识,虽然各家资管都在积极开展主动管理业务,但通道业务仍占大头。而那些通道业务占比过高的资管影响是很大的,转型也较为不易。发展主动管理业务需要人才、投资策略等各方面的积累,是不可能像通道业务一样短期内大规模井喷式增长的。”

计提风险资本至少翻倍

自5月份以来,监管层陆续出台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控指标指引》和《证券期货经营机构落实资产管理业务“八条底线”禁止行为细则》。

随后的《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以及近日刚出台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都能看出监管降杠杆、规范影子银行、化解金融体系内潜在风险的决心。

其中,上半年修订出台的《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及配套措施将在今年10月正式实施。定向理财通道业务所需计提的风险资本准备比例将全面攀升。与目前根据各档券商分类评级结果执行的风险准备金计算表相比,连续三年A类券商通道业务所需计提的风险资本准备比例从0.2%提高至0.63%、A类券商从0.3%提高至0.72%、B类券商从0.4%提高至0.81%。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券商通道业务所需计提的风险资本准备全部翻倍,其中连续三年A类券商新规后的风险准备金是此前的3.15倍,而普通A类券商和B类券商也分别达到新规前的2.4倍和2.025倍。可以说,新的风控指标,给通道业务再度下了紧箍咒,券商需为此计提的风险资本准备金是原来的2-3倍,这对于资本金不够充足的中小券商影响巨大。

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一季度,中信、华泰、申万宏源、中银国际、中信建投、华福、江海、招商等11家证券公司的非主动管理资管业务规模均超过2000亿元。以2000亿元规模计算,普通A类券商需计提的风险资本将从6亿元上升至14.4亿元。

日前,监管层领导在内部培训讲话在网上流传,其中一个重点在于,要逐步压缩通道业务规模,通资业务早晚要消亡,不是资产管理业务的重点。其中提到,虽然业内认为《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对券商资管的规定过严,压缩了行业的空间。但从监管来说,通道业务风险责任说不清楚,虽然合同里约定原状返还,但实际运作中风险并未完全规避。对证券基金机构来讲,要真正重视资产管理的实质,提高核心竞争力。

券商资管业绩受影响

从2010年7月28日业内首家券商资产管理公司东证资管诞生至今,六年间,券商资管行业发展迅速。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3月31日,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约41.68万亿元,其中,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业务规模13.73万亿元,已经占据1/3份额,成为大资管领域中的主力军。

实际上,近年来券商资管的发展更可谓“突飞猛进”。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2012年底的资金规模为1.89万亿,2013年比2012年增加了3.3万亿,增幅达175.13%;而2011年的受托管理资本金总额仅为2818.68亿元,也就是说,2012年的规模增长幅度竟高达575%。

“那段时间是通道业务的快速增长期,2013年底券商资管总规模比2012年底翻了一番,其中主动管理规模约10%,90%是通道业务。券商资管从长期的不温不火到快速膨胀的背后,正是由通道业务来支撑的。”

此后,通道业务规模继续扩大,虽然在总规模中占比下降,但仍然是券商资管业务中占较大比例。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券商资管规模达11.89万亿,其中主动管理业务只有3.04万亿,占比仅约1/4。而券商通道业务的规模却高达8.85万亿,相当于主动管理的2.9倍。

不过,虽然通道业务占主导地位,其收益却与其规模不成正比,一家资管规模上千亿的券商负责人透露,规模占比超过一半的通道业务对该券商资管业务收入的贡献只有3%,纯属只赚规模不赚钱。

上述资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一个数十亿的项目最终的管理费可能只有几十万,收益率非常低。虽然钱不多,但聊胜于无,而规模越大,累积的通道费用也能积少成多变成可观的数字;此外掌握了客户,培养客户的黏性,维护客户关系,就有其他业务发展的可能。但通过通道业务实现的规模的飞跃,并非证券公司资产管理能力提升的结果”。

种种迹象表明,约占券商资管业务总规模约七成的通道业务将遭遇重创。一旦通道业务大幅下降,券商资管的资产总规模将大幅缩水。上述人士认为,“通道业务几乎不需要成本和管理能力,不应是券商资管的发展重点。券商资管要提高主动管理能力”。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