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期指受限投资者转战A50和恒指 券商裸奔自营盘巨亏

2015年6月29日IF1507曾创下成交288.2万手的历史纪录,而近一年来期指主力单日成交量始终维持在2万手以下,降幅高达99%。

时至9月,A股仍在3000点左右徘徊。沪指的这一点位与去年此时相差无几,而受限一年后的期指则已“冰火两重天”。

去年A股暴跌期间,中金所连续发布多项限制性措施。2015年9月7日,新规执行首日,期指主力IF1509合约成交量从上一交易日的59.5万手,锐减至3.8万手。自此,期指单日成交回归到2万手以下。

时隔一年,期指受限的“后遗症”显现,市场流动性锐减、避险工具缺失、机构股票仓位降低,部分投资者更转投新加坡A50期货、香港恒指期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失去避险工具的机构上半年出现了较大幅度亏损,其中较为典型的便是中信证券和东方证券自营盘巨亏。

“2010年4月上市以来,期指成交量、持仓量平稳增长,尤其是在2014年之前的熊市阶段,避险功能得到充分发挥,同时市场的波动率也在不断减小。”中信期货投资咨询部副总经理刘宾9月5日评价道。

西南期货研发中心总经理史光达5日表示,若期指“松绑”,存量资金的持股周期将延长,不仅有利于降低市场波动,同时以阿尔法策略为主的机构也会重新进场,这会加大对股票现货的配置需求,“长期不会改变市场走势,短期内偏向利好。”

成交量降幅99%

调高手续费、保证金,历来是交易所用来抑制市场过热的杀招,只是期指所遭遇的一切要远甚于此。

2015年7月31日,中金所宣布,对期指套利、投机交易客户单个合约每日报撤单行为超过400次、自成交行为超过5次,即被认定为“异常交易”。

不过,上述措施未能拯救市场, 2015年8月24日沪指再次暴跌8.49%。随后,中金所再度出招:投资者在单个品种、单日开仓交易量超过100手即被认定为异常交易。2015年9月2日,中金所更直接将异常交易认定标准提高至单日开仓超过10手,并将非套保持仓保证金从30%上调至40%。

“手续费、保证金太高了,根本没法操作。去年交易所限仓后,就把资金转出了一部分,剩下小部分资金做些商品期货”。安徽资深期指投资者王军(化名)9月5日告诉记者。

这并非个例。“我有一个做股票出身的客户,开户就是为了做期指,保证金最高时有800万,并且可以做到每月20%到30%的盈利,去年9月,他将资金转出投向股市和外盘期货了。”郑州一家期货营业部市场开发人员9月5日介绍。

他透露,期指受限后,部分期货公司很快便提供通过香港子公司开立外盘账户的服务,很多期指投资者转为操作新加坡A50期指、香港恒指期货,“当时郑州一家老牌营业部,单月开立的外盘账户达70个。”

打开期指主力连续K线图可以清晰的看到,自2015年9月7日以来,代表成交量的柱状图出现了一段长长的“空白”地带。上述K线图所代表的正是,极度缩量的IF主力合约。数据显示,2015年6月29日IF1507曾创下成交288.2万手的历史纪录,而近一年来期指主力单日成交量始终维持在2万手以下,降幅高达99%。

“对历史数据进行测算后发现,期指上市后的5年时间里,沪深300指数波动率有所下降”,史光达介绍称,目前尚无直接证据表明,期指会加剧股票市场的波动。

与投资者接触频繁的刘宾表示,从投资者的角度看,他们希望是越市场化越好,甚至不仅要尽快放开期指,更要进一步丰富风险管理工具。

“期指上市后的表现,证明了此前模式可行”,刘宾指出,由于市场未经历类似情况,逐步松绑可能会出现其他意想不到的情况,所以不如直接恢复到去年7月前的状态,这样风险也更小些。

史光达认为,市场平稳时选择放开期指较为合适,但目前一放到底的可能性不大。

华南一家期货公司副总经理9月6日则表示,“单个品种日内开仓交易量放到30手,对市场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后遗症

“去年高峰时,营业部保证金达到2.7亿元,但期指受限后,很多客户开始出金,加上资管产品到期,保证金规模已降至8000万左右。”华东一家期货营业部经理9月6日向记者表示。

“去年精力都放在开发期指客户、发行资管产品上了,但今年市场情况变化很大,所以也在考虑将业务重心回归到产业投资者的开发上,至少要先保证营业部的员工有饭吃。”山东一家期货公司营业部经理9月6日介绍道。

去年四季度至今,多数期货营业部都遭遇了保证金下滑的困境,带来的最直接后果便是业绩下滑。以中信证券子公司中信期货为例,其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5.19亿元、净利润1.89亿元,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17%和14.9%。

另一个直接影响便是,期指成交量锐减所带来的流动性下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2015年9月7日至2016年9月5日,沪深300指数期货日均成交持仓比为0.45,而在期指上市的5年时间里,这一数字多数时间维持在8左右,甚至去年市场大幅震荡期间更是超过20。

今年5月31日早盘,IF1606、IF1607合约曾毫无征兆地突然跌停。对此中金所公告称,“经查,是由于某套保客户398手市价卖出委托连续成交,并触发市场技术性卖盘所致。其间,交易对手高度分散。”如果在以前,数百手空单显然无法将期指打到跌停。

前述华南期货公司副总经理介绍称,受单日开仓交易量不得超过10手的限制,现在机构只能分批建仓,价格又难以把握,导致很多交易策略无法执行。

“这一年来,最大的感受就是市场功能发挥大不如前”,刘宾向记者表示,首先是避险功能的缺失,流动性不足导致机构套保难度增加,同时期指处于贴水状态,直至交割前基差开始回归,这吃掉了套保盘的一部分利润。同时,机构投资者无法通过期指对冲风险,只能减小仓位进场,并通过卖出股票的方式来规避市场风险。

套保难度的增加,也使机构投资者从期指上大批撤离,最终使其股票现货头寸面临“裸奔”的风险。

其中最为典型的便是券商自营盘,中信证券和东方证券上半年自营业务分别亏损55亿元和10亿元,而这亦与避险工具的缺失不无关系。

据接近中信期货人士介绍,2012年至2013年期间,为了提升子公司保证金规模、对冲自营盘风险,中信证券曾放有20至30亿的套保盘在中信期货。

虽然如今中信证券自营盘规模无从得知,但从半年报数据中却可以看出,期货持仓盈亏金额大幅降低,与之相对应的可能便是自营盘规模的缩减。

中信证券半年报显示,2016年1-6月,本集团未到期的期货合约之累计公允价值变动为-769.2万元,而去年同期则为10.92亿元。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